08






  此后,毛开始了他的武装生涯,秋收暴动,井岗山的生涯,与李立三的斗争,他成为政治委员,被人叫做朱毛中的毛。

  一九三○年,国民党开始第一次围剿。全国各处都是捉土匪的风潮。湖南军阀何键就捉了杨开慧,并将她斩头,头颅挂在长沙城门边示众。

  中共地下组织,将毛岸英和毛岸青送往上海,寄住在普通人家中。毛岸勤寄养在湖南另一农民家,经过抗日战争,从此不知音讯。

  毛岸英和毛岸青的童年生活,十分凄楚。寄养家庭对兄弟俩不好,他们逃了出来,在街边行乞渡日,等到宋庆龄将他们找回来,送到苏联去上学,才结束了这痛苦一年。

  毛岸英战死朝鲜,是为抢救彭德怀的一卷地图,被汽油弹活活烧死的。令毛对彭德怀的压恶,增加怨恨。毛在千人大会上流泪说:“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宣告了彭德怀的命运。当然,彭与毛的冲突,根源是彭德怀好大言不忌,仗才处处迫人。彭气魄大,本性豪爽,却善于以此行奸伪,撞在毛的多疑及理智手中,就将他投闲置散。他知彭养不得大,养大了也不领情。因此,毛宁愿养唯利听话的林彪,而不喜彭的不服人,口叫只服真理的为人。这些恩怨,我们将在下一章再行分析。

  毛泽东与贺子贞的婚姻,是中共党组织同意的。贺子贞那年廿一岁。她是一个小地主兼书店老板的女儿,是井岗山苏维埃政权永新县永新中学的女学生。

  龚楚在回忆中说:贺子贞是一个面孔可爱,说话爽朗,两眼闪闪生光,非常明媚的少女。她跟毛泽东认识的第一天,便跟毛泽东一块吃饭。翌日,毛泽东召开永新党青年团会议时,贺子贞是最活跃的一位,她提出了许多有用的意见,会议过后,毛泽东把她留下,跟她作了长谈。第二天俩人又谈了许多问题,仅来往了几天,便同居一起,令人乍舌。

  如果毛泽东和贺子贞在井岗山时结婚,就不会有一九三○年尾,一九三一年中共中央通过他俩结婚的决议。可见当年毛与贺只在战火中同居。这是生活在战争中的浪漫,也是一种事理。龚楚回忆到骨节眼,因为对毛的怨恨,将同居改为结婚,以此降底毛的人格,又是知识份子温文而歹毒的手段,也是中国人现实里的卑鄙特质。

  贺子贞在长征时产下李敏,产后体弱的她,在敌机轰炸中,竟然伏在伤员身上,保护对方安全,全身为弹片所伤,多枚弹片至老未能取出。

  贺子贞替毛泽东生下四个孩子,两个寄养在农民家中也失了踪。长征后,夫妇吵架,倔强的贺子贞用去苏联开刀取弹片借口离开他,他留泪挽留不果,贺子贞晚年,承认自己的不懂抑制暴燥缺点种下恶果。

  后来,毛遇上江青。

  毛泽东到延安马列学院演讲时,江青例必坐在讲坛前,毛演讲完毕,她就站起来提出问题,她常自动跑到毛住的地方提出问题。

  很快地俩人同居,中共中央因此开会,他们不能忘记江青的历史背景和贺子贞为保护战友的牺牲精神,但江青怀了孩子。在周恩来调停下,毛与贺子贞办了离婚手续,与江青结婚。但是,他们对这个女人(当年叫蓝苹)的泼辣和钻营手段,都有顾虑,因而要江青答应,她只能作为毛妻子身份照顾他的生活起居,不能干涉和影响毛的工作。传说双方同意为期三十年。

  江青海派,对人有热情,说话可爱,善布机阱,她的利害是做事的派头和神色不变。她有才气,却不知人间大信,故只问手段成功。这种狠是在上海见过大场面,有一种刘少奇、彭德怀不明白的深沉。她狠在知时机,这是女人的通性。

  毛与贺子贞、江青的结合相好,太平盛世变成滑稽好玩。他欣赏美,速战速决。分明是对方倾慕,自己异性相吸,表面糊涂、实际是为性欲。对贺、江,都是用自己的地位换来少女崇拜的享受,一半是假,到了年老,才加上半点情缘,令这感情游戏,不至掩眼沉没。

  贺子贞在五十年代回到中国,住在东北和兰州,毛找机会与她见了面,但江青的阻拦,令她不得露面。毛也是一点计划都没有,党是他的家,就让党替他安排贺子贞,自己不甚在心,无思无虑。

  毛愿意和贺子贞见面,对毛这种人来说,应该是有了决定才来行动。因为多年相处,发觉江青性格上缺点太多。对与江离婚?重纳贺子贞?对党对国影响多大?左思右虑,犹豫不决之时,也是江青命运正旺,贺子贞的一番话使毛打消思虑周详的打算,送贺下山,再不见面。

  贺子贞到老还不明白毛对人对事底线不容侵犯,她竟然在见面的短短散步时间里学长孙皇后劝导唐太宗,请毛不要误会彭德怀的万言书原意。

  那时的毛应该感觉到一盘冷水从头淋下,冷冷地说:“你不明白的。”

  芦山会议已经从书生意气之争转变为路线的斗争,党内路线斗争一向没有退路可走。毛不容人侵犯的底线、死穴就在这里,他可以容忍梁漱溟在千人大会上公然顶撞,永不能容许出生入死的战友怀疑、侮辱他为国为民的诚意和想法。

  贺子贞不知轻重,不懂时机的轻描淡写几句话,对毛来说不蒂为晴天辟雳,想把她视为最亲密的人竟然“支持”对头?直斥自己在冤枉好人?怀疑自己的道德?这是天下有志气男人对女人最不能容忍的思想背叛!也是天下小女人永不明白的最显浅道理。 

  毛对江青也是如此,江青能在文革时掌握大权,断人生死,是毛认为她可养。江成为他的手下,正如林彪的可用一样,只看价值,不理亲疏。

  到江成了气侯,拉朋结党,已是毛制不了,也不想制的时候。毛到了年老才情太多,只懂做表面人情,要找相谈对手,要人做他的知音。

  但他又聪明,对手下大将个个明了在胸,互为牵制的权术,运用自如。他从一生经验,知道人的好斗,知道权的重要,知道“利”可以使人用人。他又厌恶人性卑下,想改造人性,就放纵助长卑下,来为自己服务,他的矛盾正如对待贺子贞及江青。不格物致知,故千般好处,总为自己。

  叶剑英、陈毅、李先生念这些老帅大将,只敢拍桌子发怒,可不敢动江青毫毛,是因为不了解毛。毛对江青,只是牵制其他派别的一粒棋,老帅们如下得辣手,毛自会顺势推舟。但没有一人知毛的性格底细。

  毛在后期说过:“江青不代表我。”他的深沉手段令麾下不敢相信这是心里话。毛江彼此是互为利用。正如他曾与林彪、刘少奇互为利用过一段时间一样。

  理想化的人怀念的只有充满理想的爱人,悔恨的是代表自己将来的儿女夭折。毛敬爱的只有杨开慧,想念的只有毛岸英。故他写道:

  我失娇杨君失柳

  杨柳轻扬

  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

  吴刚奉出桂花酒

  寂寞娥嫦舒广袖

  万里长空

  且为忠魂舞

  忍报人间曾伏虎

  泪飞顿作倾盘雨

  毛爱杨开慧,利用了贺、江。晚年对贺生活的照顾,对江青的利用,总不是丈夫对妻子应尽情义。他将情义给了人类、宇宙、生命、国家和民族的大题目。

  老子说“治大国若烹小鲜”,毛修了身,却不齐家,就要去治国平天下。一生不懂下厨烹煎。就不知煎小鱼的道理。他读了许多线装书,都只在大题目上去看。煎小鱼是慢火工夫,与他性格不合,而且他没有时间去厨房,看杨开慧如何煎鱼不焦的过程。

  不懂齐家,就不懂处理贺子贞和江青关系,不懂为自己的儿女将来和生活加以照顾。大题目上下工夫的人,本性是自私的。不知委婉顺从可贵,就令家庭四分五裂,不知享受家居之乐的人,怎会珍惜百姓的家庭,别人父母妻女的幸福?生为毛的妻儿,是天数世运,也是悲伤,完全是假,都在做戏,戏一完就消耗永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