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当年两方对叠,步步分明,人材全在中共。国民党中会打仗也有许多,但心中只知道三民主义,只对蒋介石效忠。不像共产党,除了党,还念念不忘国家人民,这种思想,才是民间大气,是真气魄。

  当时的毛,能知一代人的好恶,故成长壮大,统一江山,气势雄伟。

  毛挥洒自如,蒋介石和手下的策略,都在他的估计之中。他是知己知彼,潦沈战役,关起门来打狗,断送蒋全部家当的一半,美式装备化为飞灰。平津战役,兵不血刃地得了北京,把东北军队如排山倒海拥入关内。有了大后方,毛马不停息,他的“急”将蒋的“缓”打得手忙脚乱。淮海战役,刘伯承才是战术真正决策者,毛将指挥部搬到西柏坡,运兵遣将气魄无人可及,但刘伯承的深壕术和围点打援,运兵神速,相信连安坐西柏坡的毛,也实佩服不及。刘开国之后自甘退隐,深懂“飞鸟尽,良弓藏”真谛,刘是真正人物,看透了历史和人性,所以直到四人帮前后,连林彪都不敢动他分毫。

  淮海一战,蒋全部家当输个干净,他手中的战将有小聪明,却缺乏人情世故的大聪明,蒋眼光必竟高,已经有中策退守台湾构思。毛缚了苍龙,气势万千,无可阻挡,他说:

  钟山风雨起苍黄

  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据龙盘今胜昔

  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进穷寇

  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间正道是沧桑

  到了一九五○年解放海南岛,是一面倒的接收。毛在天安门上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时势造了英雄,英雄就创造了新朝代、新时势。

  蒋介石是输在重权术,不重用兵,他喜欢竖对立力量和派别,让他中间平衡,用享受、金钱贿赂收买人心,蒋在上面来指挥。

  这一套方法,九十年代的李登辉在台湾照柜搬碗,不但头头是道,还加点时髦的“民主”动作,就成为知识份子口里的“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民主英雄”,可见天下来来去去只有三十六计,变的是酒瓶而已。

  蒋对李宗仁,白崇禧,冯玉祥等是利用和分化,一点点来拆。但时不与蒋,毛一轮狂风扫落叶,将他的满肚算盘打个稀烂。

  毛行事有丈夫的洒然,去重庆可举杯叫蒋委员长万岁,到天安门上被千人呼“毛主席万岁”。只有毛的强横狂扬,才吹散得蒋阴柔韧劲。这韧就是旧军阀手法。

  毛泽东的一生,与蒋介石是争天下的领袖,并没有恩怨两字可言。要看毛的动机、手段、善恶,应该从他与刘少奇、林彪、彭德怀和邓小平间的纠缠网络里寻找。

  毛对人世的冷酷,对未来的追求,对完美的热情,令他气慨不凡。事情应从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开始。

  那时候,毛是中共党内公认的领袖,三年内战打下来,人人对他从心里贴伏。刘少奇首先提出“毛泽东思想”口号,向毛示意臣服,毛是聪明人,既已扬眉吐气,让一个公开表示服从的人作助手,有一种亮直的豁达,何乐不为。

  命运的摆弄从抗美援朝开始,陈云是不同意的,在政治局会议上第一个顶撞毛。毛说:陈云这个人从来右倾,不可重用。于是,陈云坐冷板凳数十年,他我行我素,从此不与人言心里话,等待时机。他的阅人阅世脸相机警刁滑,人人忌他三分,拿他无奈。

  毛在政治局会议上郁了一肚气,加上军衔制评级别时,二、三、四野将领的分裂,罗瑞卿大吵大闹,毛只得抬彭德怀出来收拾大局,林彪打仗以慎细安稳为上策,左思右想,怕了美国的机械化部队,就称病不去朝鲜战场,又是彭德怀去朝鲜打这场硬仗。这是毛彭第二度密月期。

  毛岸英叫彭为彭伯伯,毛安插儿子在身边,是要儿子学习彭气魄宏大的指挥本领。结果,儿子反而为抢救彭德怀一张地图,被汽车弹活活烧死。

  彭德怀为这件事写了检讨书,在第二次战役间回北京见毛,毛拍看他的肩膀说:岸英与其他牺牲的千万志愿军一样,我是牺牲战士父母之一。

  彭错在未尽长辈照顾子侄之责,见毛之后回朝鲜,对岸英之死作普通战士牺牲处理。以常理论,毛岸英的英勇行为,彭德怀为当事人,应为他的牺牲发出某种纪念。以一位能指挥几百万军队的大将,粗中带细的彭竟不加理会,可见并非忘记。彭是持功而骄,故意向部下炫耀。他不知毛的深沉,最吃得面子。林彪可以无中生有用“面子”把毛棒上神台,彭德怀应做不做,毛当然痛在心中。

  毛成功了,他在朝鲜战争中失去了心爱儿子,更不知天伦之乐为何物,毛岸青神经迟钝,为他不喜,他没有家庭作调节,狂扬无地可息,于是,七十未知天命,他想与天斗,要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要全无敌。

  毛不知月无全圆,缺才能万年悬挂。时势命运总有起落,不可能永遂心意,毛不肯面对命运,时势就离开了他。

  彭回国后就解除国防部长职,林彪真除。罗瑞卿的炮仗牌气又发作说:此人又爬上来了。林彪爬上来了,开始有计划的安插亲信在三军掌权。

  北京的领导层除了政治局人员开会见面外,平常不尚往来。喜欢上俱乐部的成为朋友,喜欢打牌的成为牌友,要不然就各上各的班,管自己的权。通常由毛、周、刘等看到某篇文章、有某种意见、见到呈上来的各部门报告,签一个名字,改动语句,画一个圆圈,写多一两行意见而已。

  于是,坐下去评人,站起来被别人评就成为小道新闻,也就是毛之下派别的成因,恩怨的来由。毛高高在上,免不了因部下有了派别而更控制自如。他说:党内无派,稀奇古怪。可见他是人,知道人性,免不了利用,人之常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