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土改、三反、五反到大鸣大放,毛的自信,逐浪叠高。他能够与梁漱溟争论治国手法争得面红耳赤,原是想学古人集贤纳材。有一种民主胸襟,双方争持不下,就在内部会议上大发牢骚,要其他的人相信,自己的想法比梁高一筹,对国家有益。

  毛得意前未经历官场的中层生涯,不懂得政府的基础是建立在中层官僚身上。世界上的中层官僚,是善于抓鸡毛当令箭,个个对奉承和戴高帽巧妙手段都有一套独门本领,是叫口号、念正义的能人。中层官僚缺少是良心,热情的是机会。知识份子毛泽东的牢骚话,就是每一个中层官僚讨好毛的机会。

  就像大鸣大放,毛不懂大鸣大放的结果是让他有机会,觉察政府中层干部结构及传统的风气里的毛病,反而因大鸣大放出现言语过份勃然大怒,整责鸣放的人。毛想表示胸襟和自信,到后来,在中层官僚放纵下,不得不以“阳谋”来自我解释。中层官僚与毛不一样,不愿意适可而止是因贪得无厌千年传统。

  毛口中的“阳谋”,说的是中国式含蓄幽默,指的是双方乃在意识形态上“真刀真枪”交战,不搞险谋诡计。这种兜圈子譬喻一向是中国读书人显示机智和学识说话方式。

  反“右”关“右派份子”是邓小平主持的,第一次把对中共中央忠心耿耿人物打入地狱,也将毛与中共领导层赶入牛角尖。此后高层每一次权力斗争、清洗,中层以下,社会上倒下去的每一批人,不管“右派”、“走资派”、“造反派”、“四人帮残除”、“左毒”,大多数的悲剧人物,都是真正对中共忠心,对正义认真的。每一派倒下去,支持新一派的人民,都相信“党中央”决定是英明的,相信倒下去的一派是像宣传所指的“卖国”和“无耻”,自己跟从了正义、理想的一派。他们支持了党中央新决定,等到某一天,这个党中央又倒下去,他们才明白,自己的认真和单纯已成了罪。

  中共在二十年执政中,几乎杀光了最忠心的支持基础。教训了机灵的人懂得高层没有“是非”。使千万高、中、底层中共党员相信理想是错误的,金钱和享受才是最重要的,这种关系上的糊涂,是毛、周、刘设想之外。

  开国的得意,左右的敬服,令毛在反右和去除彭德怀事件上得心应手。领导层不服毛是从大跃进后才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