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彭德怀好指人鼻子骂街,在他来说是坚持正义,必竟不知世景,先看不清自己,因此,树敌大多。彭批评过刘少奇、邓小平、周恩来、彭真、邓子恢……只有刘伯承和朱德他不敢动。发牢骚时,总会“想当年毛主席错了什么,只有我看得清楚,我的话证明是真理。”故芦山会议上,他来一篇万言书,毛和被他评述的人,立刻敏感地想到阴谋。必竟大跃进这件事,是中央连彭在内小数服从多数一起通过的,大家都热昏了头,彭这封信印发出来,当事人一看,就觉得彭在说大跃进的错不关己事,他是一贯正确。毛不听他的话错了,其他人也错了。彭树敌太多,口舌招尤,连陈云都投毛一票,可想而知。如果当年毛承认错,其他人也认错,就只有彭正确,则彭应成为中央主席,这个变动,因彭性格中的缺点,是中央每个人不愿看到成为事实。

  会议中途,发生了一件令形势急转而下的插曲,毛和政治局常委沿山而下,剃光头的彭德怀迎面上来,交错而过时,毛停下来说:彭总,咱们找时间谈一谈好吗?众目睽睽之下,彭德怀铁青脸挥动手臂大叫:有什么好谈的?有什么好谈的?头也不回而去。

  第二天会议上,再没有人愿意为彭讲话。彭一手关上和解之门,是性格使然。此时大家都是五十多岁,是人生最成熟阶段,懂得世上的任何险谋鬼计,知道意气之争和下台阶方法,熟知毛说话的天马行空,口舌之争时与常人一样希望一古脑搞臭对方。毛谈话说过头、过重的例子大家耳熟能详,他摆出姿势要求和解就是间接的认错,必竟他是“主席”,那时候,大家觉得毛的面子就是中国的面子,党的面子。这是时代局限问题,不是对、错问题。彭德怀的断然态度不但侮辱了全体政治局成员的智慧,也是他自取其辱的源头。

  彭德怀事件,毛虽胜没趣。他明知彭说的事都对,但个人的面子、地位令他使出裁赃手段,快刀砍乱麻杀彭措手不及。毛在千人大会上承认错误说: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他流了泪,自愿退居第二线,让年青一代上来。

  这时候,彭真、邓小平、习仲勋、万里、余秋里等都是第二代。政治局决定,毛退居第二线,专心作理论工作,由刘少奇、周恩来等扶助第二代管理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