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林彪将枪杆子里出政权和个人崇拜,视为夺权两宝,他视周恩来为手无缚鸡之力的谋士,缺乏与他对抗力量,只要他伸出手指,周就无法抗拒。在资历上,他是周恩来的学生,对周恩来控制指挥的中央警卫局无可奈何,动不得分毫,正如后来的四人帮,都败在这一招中。

  中央警卫局摆明是首长级警卫部队指挥部,暗中分布全国每一地方。从行政系统向外伸展,安排首长级人员到全国访问的安全,一向不为人注目。也使每一位首长的动态,都为周恩来熟悉。林彪与什么人通话、见面的内容,周恩来一一在目。

  林的失败,正如后来毛的失败一样,整天坐在书房中,幽深寡出,让妻子叶群和儿子林立果出面与手下联络。周恩来的成功就是天天接见中外人士,一去一失,就是现代政治的关键。

  毛与周下了两步重要旗子,首先:宣布不设国家主席,让林彪无法与毛分权分名。然后,使用芦山会议上对付彭德怀一套,和各省领导人和政治局成员打招呼,取得大多数,于是,双方在一九七○年八月下旬的芦山会议上摊牌。

  林彪利用副统帅地位,不理会议原定议程,第一个抢在会上讲话,坚持要设国家主席。然后,陈伯达、吴法宪、叶群、李作鹏和邱会作等同时在几个小组上发起攻势。毛泽东嘲笑说:大有炸平芦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

  他们将毛泽东架空为神,却令绝大多数高层干部,知道人民不敢反抗心目的“神”,林彪的弱点就在这里,毛故技重施,八月廿五,毛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大多数支持下,亲身批判陈伯达,先去了林彪的“宰相”。周恩来下令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作出检查,林彪夺权不成,反了给毛泽东有了反击籍口。

  毛、周所以能得到大多数支持,另一原因,是林彪为了扫除阻碍,打击面过大,林彪的党羽,动不动就指人恶骂。他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就指陆定一骂:我恨不得一枪打死你!

  康生更以“相面”替内蒙古党委书记王逸伦定罪,他说:我不认识王逸伦,但是有一次自治区党委会议上,我见了他,在见的中间,使我一看觉得这个人根本不是一个共产党,而且也不是一普通的人,他的一些表现,他的一些做法,他的一些神态……总觉得这个人像个特务。于是,王逸伦就成为“特务”被关起来。不知收敛,穷凶极恶,他们自以为的天下,事实只有一个小圈子,摊牌之后,就是林彪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