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林彪的死,到一九八三年止,出现了三种说法。江青对美国记者说:她只用一滴毒酒,就消灭了林彪。这是妇人在建立威信,竖碑立传时的大诳。何况,江青成气候,是毛的娇纵,林彪的看不起和周恩来看毛面上的忍让。以她挟天子撒娇本领,动不了林彪的深沉。

  第二种说法,是美国记者,自夸经过多年调查得到“内幕”:毛、周请林彪开会,会后用反坦克炮对准汽车开火。这种说法,不但不符毛、周性格,更不合中共党内的斗争规律。

  芦山会议之后,林彪在战略上已一败涂地,他只有走对毛、周暗算一路。毛泽东根本不需对林彪下手,是林彪将他捧成不可伤害的神,是林彪自掘坟墓。美国记者的所谓内幕报导,相信与当年全世界刊登,“证实”为事实的周恩来在德国的情妇和孙子一样,数十年后真相大白,西德自揭是一种有计划的人格丑化。这手法,在毛身后,创作出来的谈话和书籍,有更多的丑化和渲染,我们将会一一分析。

  反而中共发表的林彪飞机坠毁蒙古的经过,合乎情理,当年蒙古与中共不和,不会为中共串演戏剧,事实上,林彪已死,未死之前已一败涂地,如何死法,已非重要。

  这里不可能将中共发表,林彪摔死过程完全抄出来。但双方的斗智,可见毛、周胜券在握,林彪所用的儿子和四大金刚,江腾蛟、李伟信、周宇驰、鲁氓等,恰巧生肖大都属羊,有羊的“好谋无断”,“大事不敢亲为”缺点。陈励耘和王维国有搁出去勇气,却一早被毛看破。

  八月十四日,毛坐专车到全国布棋子,准备结束林彪的美梦。在武汉停了五天,在长沙和南昌停了六天,分别见了湖南、湖北、广东、广西、江西、江苏、福建等地党政负责人,当面点名问丁盛、刘兴元、陈励耘“干了些什么?”由九月五日到十日,林彪用电话、信件和儿子、妻子及部下,决定了暗杀毛的指令。但这一切,经过中央警卫局,毛了然于胸。

  九月八日午夜,毛故意将专车移到秘密地方,防止陈励耘安炸弹,十日下午,不要陈励耘送行,立刻就走,到了上海,专电叫来了许世友护驾,杜绝了王维国上车暗算阴谋,然后专车不停,直驶北京,在丰台停车与北京部队负责人谈了两小时,让许世友和他们,布置了全国的军队警戒行动。毛行动快且具有一向出人意料之外的特点,避过了林立果的炸桥、炸火车暗杀、飞机轰炸计划。

  由于许世友亲下广东,断绝了林彪在广州另立中央计划,林走头无路,就只能在吴法宪、李作鹏帮助下,走逃亡的最后一路。机毁人亡于蒙古荒原。

  周恩来两天一夜没有休息,直接指挥中央警卫局对林彪的监视工作,到他驱车去中南海向毛报告林彪逃亡时,毛泽东气愤地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林彪如果不逃,只会像彭德怀一样,投闲置散,最大不了是开除党藉。他可能知道毛、周会养他成反面教材,但自己一手策划谋杀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等将领,大势一去,对头手下报仇。就一样可以毛、周不知的死于惨酷中,他选择了自己应得的死亡方法。

  林彪的文相武将跟倒下去,就给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和姚文元有了空白填补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