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周恩来逝世,激发了天安门广场上的花圈热潮,人民和干部,以对周恩来的悼念,表达了对忠心耿耿,为国为民领导人的尊敬。

  天安门事件是中国历史上的大事之一,事件脉落,要弄个清楚可不简单。当事人不辩白,历史就永无真相大白之日。我们试以情理来加以分析。

  天安门事件之前,周恩来垂危在医院里,邓小平和四人帮两个集团的斗争,已到了短兵相接地步,江青要王洪文与丁盛,搞好上海民兵武装作为退路,运用张春桥和姚文元,在文艺领域上,展开批儒批孔批周公激流,企图以批臭周恩来为名,一举搞垮邓小平集团,这只是传统手法,四人帮不懂战略上出奇不意,就是失败所在。

  邓小平忙于大量解放牛棚中的干部,出来执掌实权。他是打过仗的人,上了一次红卫兵经验,对四人帮的批儒批孔批周公老手法,一笑置之。他自信这一次,只要基层力量足,批儒批孔是小玩意。邓小平毫不理睬,任对方所为。他疏忽了,对方已架空了毛,手中有毛,小玩意随时足以致命。

  毛远新每天,将四人帮精心策划的报告,交给毛泽东阅读,邓小平解放了多少腐化官僚,毛忧心在意说:他说永不翻案,不可靠啊不可靠。在这种环境里,毛觉得四人帮在报章杂志上提倡法家,斥儒家就是不令千万人头落地好法子。他相信周恩来是邓小平后台,他更相信翻文革案,就想翻了他自己死后之名。

  华国锋接掌了中央警卫局,靠汪东兴的帮助,对四人帮一举一动明了在胸。他也明白邓小平势力澎涨,许世友、李德生、陈锡联和杨得志等实力派军人都听老首长邓小平的话。华和汪找了叶剑英,听叶剑英的话。

  两派不理对方所为,自向觉得必胜的路上努力。毛在疾病里看得最清楚,知道每一位幸存的老帅,都在等自己死亡,可向江青下手。他此时已相信四人帮的话,相信邓小平是想复辟的右派。他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我死后,右派会夺权。但他不明白邓小平在残酷斗争中,善于汲取经验,已非吴下阿蒙。毛只以从前经验,以缺乏天马行空,不懂追穷寇的邓小平来判断说:不过,右派夺权只是一段短时间,左派会重掌政权。

  双方各以小道消息来吸引群众。这边是毛主席说:今年上半年不解决四人帮,下半年解决。那边是:这个人不可靠啊!不可靠。大多数群众,却是满腔国家、民族,相信了那一段小道消息,就激愤的要替国家“除害”。

  掌握既得利益的有组织民兵和文化圈领导人物,是相信四人帮的一套。基层干部和少数红卫兵,是相信邓小平一套。更大多数的人民,只觉得斗争没有止境,国家似乎在危机中,黯淡不知前途。

  此时,周恩来去世了,对中国人来说,周三十年来,置身斗争之外,忠心耿耿只顾国家、人民。其他的,不管说话如何漂亮,威望如何高,总缺乏周恩来的任劳任怨,大局为重精神。

  如果要说人民眼睛是雪亮的,人民雪亮的是这种感觉,历史上民间的知心人,就是这种情高意真。毛理论太多,手段更多,就将一段真戏,做成了假,失了人民的亲切。天下最好的东西不是教,而是示范,毛不懂而周懂。

  人民的想法是单纯的,一位大家公认的尊贵人物逝世,去天安门放一个花圈,是一种应当。故此,他们带儿女,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立誓,希望下一代懂得理想和国家的道理。此时,相信邓小平的人就写了一些暗示四人帮祸国标语,来人民英雄纪念碑前表示自己的看法,也是一种应当。

  相信四人帮的人,也来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前,见一个心目中的“坏人”受到崇拜,满心激怒,就叫口号说周是走资派,他们也觉得是一种应当。全国各地公安部门,接到江青以政治局名义,发出拘捕写标语骂四人帮的人而抓人,也觉得一种应当。

  天安门骚动中,有意识的两派群众只是少数,烧警车、毁公安局派出所,打“骂周恩来的人”,都是觉得前途黯淡,个人和国家都郁了一般闷气的青年。

  由于批周公是四人帮搞的,他们的反应最为迅速。邓小平错在周恩来追悼会上,念完文章,还以为时间充裕。他自以为精明,却缺乏叶剑英捉“四人帮”的敏锐。当然,毛在世是他束手缚脚主因,由此可见,毛的威严人僵犹在,无可匹敌。北京和政治局,被四人帮控制,华国锋这一派只能袖手旁观。四人帮有了政治局名义。下令先后拘押邓小平夫妇,再派出了民兵镇压,有了借口报告毛泽东。

  一直到四人帮覆灭,邓小平才能在不能读书、没有报纸、没有电视的六个月单独囚禁里重见天日。四人帮企图用此方法困死他,所以,不管主观、客观,叶剑英和华国锋都是他的救命恩人。

  新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天安门事件,只是民兵挥动木棒驱赶人群的骚动,四人帮肯适可而止,是知道毛泽东对这块共和国圣地的感情。

  毛泽东看了天安门诗抄,当然会觉得矛头直指自己:秦皇的时代已经过去。分明指责毛为现代秦始皇。毛虽病,快刀砍乱麻本领犹在。条子一下,邓小平就由高处跌下。

  但毛聪明,知道提升张春桥会引致内战。他提拔了华国锋,令对峙两派,无法反脸撕杀。

  周恩来逝世后,护士在读报时候告诉毛,吉林下了一场前所未见的殒石雨,其中三块大如房屋。毛让护士扶到窗边,盯天空说:天人感应啊。他知道在世时间不多了!

  相信唯物主义的无神论者毛泽东,骨子里还是中国人,就像周恩来把“运气”称为“机缘”一样,中国文化传统深入骨髓,不是马克思主义可以代替的。毛最后的预测还是准确的,果然天人感应:一九七六年,周恩来、朱德、毛泽东先后去世。

  此后一段时间,叶、华与四人帮一样,双方快速部署,一起等毛去世。四人帮加紧把批判矛头对准邓小平。“永不悔改走资派”的推动,一步步加剧,他们感到时间短促,但是,各大军区和行政实权上,都是邓小平先前安插亲信,四人帮缺乏毛的魄力,就无法用运动来改变力量对峙。

  华国锋不把邓派出的干部调换,四人帮所做的一切都成镜花水月。他们不懂形势自我而生,死期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