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大江东去,毛在现世功过灰飞烟灭。死后,连“多数不一定对,有时真理是在少数手中”这些话,也成为叛逆、封建的代表。

  毛的气慨,是对政治没有性情的人不明白的。他们写起文章来,仿佛国家栋梁,公余之暇宁可打牌、泡女人、喝酒胡调,不谈政治,要用嗜好来调剂生趣。毛与周性格上,都没有公私之分,国事和政治放在嘴边,私生活别无嗜好,对人事自有大人物气慨。

  毛生前要求三七分,邓小平给他五五分,右派文人将他全盘否定,这都是现世有利害关系的定论。一百年后,我们的子孙,与毛没有恩怨,对毛的评价,将是历史性的、时间性的。正如今天台湾海峡的年青一代,尽管思想分左、右倾,但是,前几代的恩怨,已与他们毫无关连。当李登辉在地球上消失后,统一希望,一代会比一代浓。故对毛泽东,还盖棺未定。

  毛泽东的一生,证明辩论唯物论者,具有企图改变人性的理想,却以本身的行为手段,证明人性是不可改变的,或者难以改变的!

  毛与亲属间的恩怨,本已随逝世,与其一代之人,永藏山河,但今世、后世,岁月有尽,就需一一看个分明。

  毛泽东这一代,马上得天下,疏忽了治天下的“教育”两字,结果全盘皆输。

  这里说的“教育”,除了指大、中、小学制度,还有政权对中下层干部的全盘重新训练。

  毛和邓小平都是打仗能手,知道没有打不得的兵,只有打不得的官,因此,中共军队中的干部质素甚高,决定了国内战争的胜利。一九四九年到今天,毛与邓都不把教育的对象对准干部,反过来对准百姓。他们忘记了,兵与百姓都是一样,什么官就有什么百姓,干部质素决定一切。

  毛的一代,从抗日战争到国内战争,中共军队的纪律可以看出,他们都有认真,对国族人民,有一般爱意。毛和朋辈,豁达且有胆略,故江山有思,行事风光繁华。毛席卷大陆之后,管理的不是延安的小地方,原来的骨干全有了中上层官职,下层职位,就由“看得顺眼”的顶上,这就是祸根所在。

  “看得顺眼”的是以下几类人:地方上善于叫口号表态的;一九四五年至一九四九年见时势不对,摇身一变“反正”;各中层“首长”个人认为“老实”、“听话”的。

  到了大跃进、人民公社时代,这批人已有“革命历史”,百分之八十已晋升为中级干部,下层干部,就是这些中级干部“提拔”的。

  此时,高层领导人长处安逸中,受权力的腐蚀,开始出现派别对抗。十几年里,中共只讲究政令能否下推,而不设训练班,来铲除中、下层干部脑中的自私、投机、和腐化品性。

  五十至六十年代,刘少奇、邓小平掌权,国家上了轨道,干部的提升,都是从热情横溢的党员中来,此时的中共普通党员,务实可爱是上一代的事。新入党的,只学会不搭架子的权诈,工作拖延推责,运动一到,凶狠如狼,党八股朗朗如背书的习气深入骨髓。就将人世大信,看作笑话。

  他们令百姓,对共产党有了黑白之分,幸亏高层的威望,还足令世人,觉天下有道,可以谅解。

  其后毛以红卫兵夺权,藉的是民间一点怨气。中、下层干部的腐化,使高层领导人打打桥牌,在俱乐部中谈天,也成为罪行。

  此所以林彪要权,四人帮要斗,高层抵制不理时,中、下层干部,却如蚂蚁吮蜜,世上政权的巩固,总要中下层官僚,组成“利益”网络,使易受权力腐蚀的高层,不能任意脱网妄为。

  毛过份自信,不知网已化腐,不懂以学历任官的巧妙,贪图别人听自己的话的方便,一错再错,网络不但无力制他自己,连江青之流,都能对之狎弄。

  刘、邓提拔的干部,大多只会听话。说话和待人接物刚硬,对自身多番怜惜,一到乱局,缺乏大信就不能护主。

  林彪看透了这一点,只要干部搞忠字舞,谂毛语录,这都是无出息小干部最乐予典示的魄力,他们果然搞得全国上下一片红,如风如火,就架空了毛。

  林彪是员狠将,视权力如秃鹭攫鸡,他个性阴惨残忍,无情无义无趣。毛豢养恶犬就要有被反啖的准备,不被其畏惧就没尊严。毛明知林彪没有志气而有野心,却放任他到处霸占僭越。终落入自己布置的机阱。

  周恩来做事有派头,说话能得体,逢事神色不变,平易可亲、对人世之情能说客自喜,这都是天生的气质才能。他的似真似假,就有引人的魅力。毛对他的豁达明快,甚为赏识,他对刘少奇、和邓小平,去姓连名,叫“少奇、小平”,对彭德怀,就当面称为你而不名。只对周恩来,称“总理”至死而已。

  周对毛,有由心理发出的尊敬,可以说,是他个人的偶像。他与毛连手对付彭德怀、刘少奇、林彪,都是大局为重。

  后期江青的轻佻,才使他对先前的一切,“以改造人性作解释”,觉得好像不对。周认为自己理解毛,为毛的手段,作一系列的提升和理论化,置自己于实际权力争夺中,死心塌地为毛策划,耗费生命。到毛与他重病缠身,见面一少,周与四人帮的权力直接对垒,周与毛间,就有了心病。周是能吏,又有才气。死前与毛相互猜疑,互不投机,都因权力关系。

  毛与彭德怀的恩怨深远,早期王明路线时期,彭德怀拥护王明,多番与毛争吵,汉口会议上,彭指毛大戴“帽子”,这都是“怨恨”的来源。高层中,周恩来井冈山时,就公开敬服,朱德和刘伯承站毛身边,林彪是死跟的,这个人,就是毛由心里觉得舒服的。贺龙、刘少奇都曾在权力争夺里,使他跌脚,邓小平对他敬而远之,这些人是见面笑但心里不舒服。毛是一个人,一样以个人喜恶定亲疏。

  双方在建国卅年后纠缠中,只提路线,不提来因去脉,下意识中,怕“自己”和“别人”知道了这点凡人劣性,就沦落为假公济私之辈,这都是人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