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毛对刘邓及如狼似虎将领,恰如曹操之对震诩、蔡琰以及许褚、徐晃等谋士猛将,始终不及江青及毛远新之亲。必竟曹仁、曹洪为曹氏宗族,故曹仁怒骂许褚:吾乃曹氏宗族,汝何敢阻挡?毛不及曹操之处,分不清许褚是真忠臣,于是江青可任意而为。只眼开只眼闭,令往日猛将,个个心冷。

  刘伯承、彭德怀、徐向前、贺龙、陈毅,都有豪爽的才气,缺乏林彪肆无忌惮之外的急切,就令毛觉得无法听话如小孩子,毛用林彪一人在众将领中造对立面,是生平权术败笔。放纵林彪一个个收拾众将。

  彭德怀跋扈而聪明,当然首当其冲,他们比不上林彪的,就是不懂得紧攫权力的聪明。这些将领,后半生对毛敬畏臣伏,只有林彪,有取而代之异心,以此而推,毛任林彪削除左右手,就只有两种心态:

  毛想传位于江青,故先藉林彪之手,替江青扫除有能力抗江者。然后再除林彪让江青统一江山。

  或者,毛认为一万年太久,他要在生之年,定万世基业,他要年青人与他年青时一样,将志气看得比野心重。因此,谋士战将,有显出成为这个比现实更高理想的阻碍时,就应该扫除,他需要的,只是听他的话去做的人,而不是商量的人。所以,毛可以和心里轻视的旧文人吟诗作对,容不了出生入死战友的“路线”不同。这是毛“出世”后未“入世”的做人败笔。

  两种心态,那一种才是事实?我们可看看文革的发展。彭德怀的警卫员在回忆文革时说。开始时的红卫兵,来求见彭德怀时,先递条子,很尊敬的来谈话请教,他们带备简单的行李,学习当年红军,要过草地爬雪山体验生活。渐渐地,再来的红卫兵就只是叫口号骂街,拉人批斗的。

  像这样的许多回忆录告诉我们以下的事实:文革初起时,号召的是大串连,是青年人见世面锻炼自己,故坐火车不化钱,走到那里都有饭吃。

  跟接,是掌握权力者的对抗,有人支持这种乱,向毛泽东表示听话,有人反对这种乱,表示不同意这种手段。毛支持听话的一派,结果,真实人世里到处是利用机会公报私仇,扩张势力,去除异己都在造反派和红卫兵的名目下出现。这就是毛过份自信,管不了的事实!

  林彪成为副统帅及宪法接班人前后,就是刘少奇、彭德怀、贺龙及手下死亡之日,也是忠字舞,谂毛语录成为形式主义的时候。中下层干部联合叫口号能手,斗倒高层人物,坐直升机晋升,他们就提升了新的只懂叫口号的损人利己者。

  到四人帮成气候时,干部和百姓,都没有了志气,百姓只懂混日子,干部却不做只说。

  所以,我们说毛发动文革的心态是后者。封建、自信、固执是他自己的敌人,毛将梁山泊忠义堂的北京,搞成阴惨激昂。将人情世故骂为骗人,自己却拿来拉拢亲信,就是毛一生另一败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