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毛去后的二十年,有关他的传记此起彼落。捧毛、立毛、骂毛、辱毛各色各样,毛的“百家争鸣”理想竟然用这样的方式出现,相信毛地下有知,会啼笑皆非。

  毛晚年最喜欢送人的是“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十六个字。从来真正的大人物,总有一种气势和量度,不理会身后褒贬。就像那高山崇岭一样,不在乎什么人在山脚挖泥掘沙,拿去起大厦也好,筑茅厕也行,都是风光依然!

  在我看来,李志绥的“毛泽东的私人医生”一书是最大的笑话,这本书不能搞臭毛,只会使未来研究“文明学”的学者,对西方人不择手段的下流心态更为了解。

  这本书的破绽多如牛毛,任何喜读传记的读者可以随便举出多个例子:

  (一)大段大段的抄袭此书出版前的许多毛身边侍卫员回忆录,大抵为了赶上机付印,许多情节照柜搬碗,只改动上句接下句的词汇。当然,关键的是抄袭之后加上与原文不同的贬毛新解释。

  (二)许多为了搞臭毛的描写只能骗普通读者,稍对中共高层生活和习惯有所知者都会觉得“作者”把读者看作不懂思想的福头!譬喻:书中说,毛喜欢在跳舞时,把舞伴拖进舞池旁边的小室睡觉。这种“创作”接近天方夜谭,以毛、周、刘的生活态度和自信,党内斗争的残酷,怎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干如此荒诞行为。相信此书的“总编辑”是有学识的西方人,他以为奥古斯都可以在丈夫面前拖其妻子去寝室奸淫,肯尼迪可以在和议员开会中途去邻房和情妇性交,中国人也和他们一样随便,旁人不敢置啄了!

  (三)全书的情节和发展与李志绥自称在毛身边的时间性不符。也就是说,所有书中的重要情节都是已经有人写出来后,“作者”东抄西袭借题发挥。没有人写过的,就算李志绥这段时间是在毛身边,都含糊的一笔带过而已。像滴水洞生活,谁都知道对文革起源关系重大,但有关滴水洞回忆,却在此书出版后才现世,“作者”就无法可写了。如果李志绥未死,书来第?次版时,“作者”的记忆一定突然重返,大量加添喽!

  中国历史上所有的开国人物都不会沉迷女色,这是“创作”此书的导演不懂的文化传统关键所在。反而,以西方文化传统来揣测,这一本为了政治目的出版的巨著,总编辑一定是西方人,从书里的三种不能完全连贯的行文看来,负责东抄西袭的应该是三个人(逃去美国的六四“智囊和精英”?)动笔后,再根据挂名者李志绥的时间表修葺、编排而成。

  我想,李志绥如果不是想用内幕威胁、争取更多利益,从没有心脏病的他不会被干脆灭口,以心脏病死亡定案。这种揣测比“毛泽东的私人医生”一书的可信性更为真确。

  政治的污秽就是这样:愿意被人利用的人,就应该有被利用至尽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