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生01






  有许多有关人生意义的话,过份“正义”,太过虚无而不实际,因此,相信这些“话”的人,唯有智力如同小孩子,或者未经心智折磨的人。当然,害怕苛刻的考验,害怕在人生某一段时间里失去答案的人,更相信这些虚无而漂亮的说话。

  譬如“生命虽然布满苦难的荆棘,但当你去爱的时候,你就肯定了生命”。

  譬如“因为上帝就是爱,上帝差他的独生子到世间来,使我们藉他得生,上帝爱我们的心,就在此显明了。”

  相信这些话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活在缺乏比较的简单世界里,可以把天生的欲望从物质上移开;另一种是将信仰和理想作为本身依靠的人。用信仰取代思想是最轻易的生存方法,是为了存在而用“出世”理论来自圆其说,为个体的入世找寻理由的人。这两种人最大兴趣是整天想“渡人成仙”,拖对方“落水”,与自己一样。

  毫无疑问的是,宗教理想与政治信仰在理论层次上都是一个爱字,前者出世,后者入世。但是,现有的宗教理论不能够使占大多数的中国人接受,原因就在太强调一个“爱”字。在现实世界中,人组成的社会和人与人的关系中,是太多的纠缠和仇恨,太少爱的存在。所以,政治信仰只能在富翁、知识份子及穷无立锥的人中存在,前者因怜悯或存心利用,后者因不平想改变。宗教信仰只能进入老弱之辈和智力幼稚者心中,前者因无依靠、无温暖或未入社会,后者想在复杂的人事纠缠中退缩。

  真正为了政治信仰和宗教信仰奋斗终生的人,知道一切宣传推广伎俩,不能够在占大多数的心智成熟,敢面对社会和人生的人心中落根。

  大多数的九十年代中国人面对生活只想名和利。所谓大丈夫在世,立功名、定富贵。你对他们说“我们爱,因为上帝先爱我们。”是对牛弹琴。要他们说:“主啊,使我成为你和平的工具,在仇恨的地方散布爱;怨艾的地方散布宽恕;怀疑的地方散布信仰;沮丧的地方散布希望;黑暗的地方散布光明;忧愁的地方散布喜乐……”要他们说:“应舍身为人,大公无私,一不怕死,二不怕苦去为未来理想奋斗。”他们一定视你为白痴,怀疑你在利用他们成名。

  历史上,中国人只会在重大的变动里相信情真意切的领导,在“身教”里知道纯洁,欣欣向荣的新时代到来。

  要与大多数的人说人生意义,必须让他们在现实的人与人纠缠中看到是与非,看到意义和非意义的问题。而不应该说:要相信上帝,相信领袖。如果谁提出怀疑和异议,就是“魔鬼”和“异端”。因为,这一种建立人生意义的方法和目的,尽管包装上写了千万个“爱”,内里是“愚民”而已。

  为什么说愚民?因为这种信仰和理想,使人的独立思考能力,困束在上帝和领袖的书本里。违反现代独立思考精神。故哥白尼曾受迫害,异教徒会被咒诅入地狱,不能上天堂;说一句异端会成为右派份子和左毒;这都是藉人生意义的名目作出的恶行。

  从古至今,大多数的中国人所谓人生意义,是现实而不虚幻的,是以能摸得到的,感觉得到,看得到,听得到的来衡量。立功名是名,定富贵是利,故儒家探讨的不是“爱”的字多大?多小?而是在名利之间,替人定下一套是非原则,如君臣、父子、夫妇,能遵守道德原则的人就有被尊敬的名,名就是“人死留名”的意义。

  孔子说:虽执鞭之士,吾也为之。说得平实入世,指出一个“利”字对人生的重要性,然后再用因果,用人与人关系和家族荣誉,来衡量取“利”的是与非。

  对真理的坚持,对善美的执着,对理想的追求,对民族国家的舍身是一小撮知识份子的事,在广大中国民众里,人生的意义是对利益的坚持,对名利的执着,对势力范围的追求,对得失的舍身。

  世界上,许多宗教宣传及政治信仰,总要求对方先将上帝和领袖作为主人,无条件服从、听话,却无法替他们解决现实生活中自己的面具和别人的面具背后的纠缠、恩怨、争夺、欺骗等切身生活问题,反而要跟从的人用信仰和理想来淡化,来解释身边的尔欺吾诈现象。也就是说,要跟从的人背负一个新的十字架,如果“他”死心塌地信任“主人”,就会在现实生活中失去竞争力,否则,就成为更歹毒的人,做了坏事之后,可以忏悔一番就重新一条好汉。

  中国人一起为什么必定一盘散沙?因为,这个民族有一个强烈的个体至上精神,互看对方不起,互不相信,能够成为中国人“集体崇拜”的人绝不简单。

  中国人的现实人生,不是根据“演出”性格,而是根据生活实践,能否合乎情理。

  中国人认为,人生一世,在名利追求和人与人关系里做到合乎情理,懂得适可而止,这是不简单人物。这种人在自己的信心里和其他人的眼中,都有肯定了的意义。

  社会是人与人关系的体现,人要生存就必须与其他人发生关系,决不能想做就去做。行动上应有一定的规则,思想上应不受任何规则所限制,因此,懂得明白其他人与自己一样是一个人,血肉之躯的人,就知道尊敬比自己行为高尚的人,卑视比自己行为下流的人,知道对人对事,应适可而止,知道个体的能力受到大自然局限,故尊重比自己坚强的,怜惜比自己软弱的,对不平的要争取,对公平的要维护。

  中国人现实,故中国人的道德观里,个体只是脆弱的肉体构成,不会对其他肉体加以仇视,不会自视过高,懂得人伦的重要,懂得人异于禽兽的地方,就是行为的樽节……所以,中国人比西方人更懂得何为人权,懂得存异求同才是真正的民主和人权。

  事实上,这一种人生态度立足于尊重知识,一直是中国民间的道德基点。老百姓敬重读书人不是看功名,而是因为读书人有“学识”,懂分办“情理”。可惜今天的知识份子一代比一代更懂得利用手段愚民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