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我们都爱自己,不满意镜中的投影。面对镜子的一刹那,思想向肉体的直接反射有不满足反应,这一种感觉就是思想超越肉体编织而成的“理想”,思想超越肉体技能局限而想达到的境界。这一种对肉体的不满是人性的最重要部份,他决定了人性的自私、博爱等其他部份。是一种动力,也是一种祸害。问题的关键在于,用什么方法去融洽思想与肉体间的矛盾,不同的“并存”过程就是人生观的建立基础,也是不同性格的根源。

  性格决定命运,不满足的性格决定命运的多灾多难。“不满足”就是思想对肉体的反感结果,人生的复杂就在于,我们除了要满足肉体正当的需求,思想的正当和过份需求外,还要解决思想与肉体间的矛盾。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处身立世的方法,用自己的一套人生观来支持自己面对他人,面对社会,我们总会寻找许多理由来强调自己存在的价值。

  大多数的人每天都在欺骗自己过活,思想同意肉体的需求是人生唯一希望。表现肉体已足够令思想为之陶醉。就像色欲一样,肉体的需求指令思想,思想“被迫”接受指令,把这些不满足转化为肉体的进一步需求。因此,大多数人以为思想与肉体是合一的、融洽的。当然,无论他如何沉迷在肉体要求的世界中,思想也会间中替他带来纯思考的灵光,会问自己,人活为什么?活是多么奇怪!多么不可思议!这些灵光一闪而过,只会增加肉体需求就是加添价值的感觉。因为,大多数人不愿意追究这些不实用又无法证明的脑细胞活动,他们宁愿运用思想力量使肉体得到更实在的享受。他们感受不到思想和肉体间的矛盾。

  第二种人的思想欲望比肉体需求大得多。他要的不单是衣、食、住、看,这些肉体感受得到的东西。他要的是精神上的满足。权力、名气这些虚荣感的幅度是无止境的!随权力、名气而来的荒淫生活和草菅人命诸如此类的剌戟和快感:华厦、名衣、豪宴等享受,在第二种人眼中并非第一位置。他们只不过在利用肉体的享用来展示思想虚荣上的成就而已。

  第二种人已成功的驾驭了肉体,他没有肉体需求的痛苦,也没有肉体与思想矛盾的痛苦,他有的是思想上的无限欲望,这些由肉体加以表达的欲望,得失间的痛苦煎熬更加惊心动魄,不管成功与否,他们是最能感受到现实世界得失的人物,生存在任何时代里都是“幸运”一直眷顾的人。

  第三种人在现实世界里以几类形态存在:

  第一类是天生的悲剧人物。他们不注重肉体的享受,思维系统却抵受不了现实的刺激,对眼前的一切又恨又鄙又难割舍,放在他们眼前的只有唯一的路,就是故意表示不肯迎合潮流,不投身到现实中去。他们的痛苦就是思想和现实的矛盾,并没有思想需求和肉体需求的痛苦。

  第二类是弃世者。他们有意识的停止思想需求,自以为道德高尚,他们鄙视现实世界上的一切,我行我素,在群体里被公认为自私透顶的人。事实上,他们忍受不了现实世界的引诱,又不肯放弃自信,就只能在身边筑起一道围墙,替自己圈出“尊严”的势力范围。他们没有思想需求的痛苦,没有肉体需求的痛苦,只有被现实引诱折磨下的苦痛。

  第三类人是朝气勃勃者。他们肯投身到现实社会中去,知道要清理沟渠污水,只有把手伸进污水中。他们对得失看得开,能够运用分析能力建立社会地位,以便用此地位来实践理想。在相互相承中他们没有肉体需求的痛苦,没有肉体与思想的矛盾,只有永不满足的思想苦痛。

  在这种情况下,就出现了不同的人生观:

  第一种人认为人不为己,天殊地灭。民以食为天,生活享受是人生唯一希望。

  第二种人认为人生于世,根本就是弱肉强食,没有公平、正义、理想的问题,重要是谁胜谁负。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在尔欺吾诈社会中取得名利地位就是人生的意义。

  第三种人(不管那一类)认为理想比现实重要。人生的意义是在乎保持人类的尊严,保持思想带给个人的自尊,他们是理想主义者。这一种人大多数是充满理想的知识份子。

  第二种人大部份也是知识份子,可能是悲观主义者,也可能是现实主义者。通常,他们是现实社会的既得利益阶级。也是社会誉论的发言人。无论他们的学识修养如何高深,都成为在现实社会里拼抟的武器,成为沉迷名利的借口。孔子口里的“乡愿”大多数就是这一种人。他们得到第一种人尊敬。是社会道德的捍卫者,也是历史巨轮的拦路石。

  第一种人(大多数)所以尊敬第二种人,是因为名利带来看得见的肉体享受,既然享受是人生唯一意义。因此,第一种人才把第二种人尊为偶像。

  但第三种人带给第一二种人的是由内心深处透出的敬畏。这是思想价值的直接反射,第一种人尊敬知识,尊敬第三种人的思维痛苦。他们最多是把第三种人视为傻子。但第二种人却对第三种人又畏又恨。因为他们是现实社会的成功者,又是知识份子。欲望使他们不愿意让人分去第一种人的尊敬。对“分了他一块名”的人是恨之入骨的,因此,通常第二种人会运用他控制的社会誉论、媒介力量来分化,恐吓敌人,像“理想主义者”、“捣事份子”等等帽子大量供应……

  从第一种人对知识的敬畏,第二种人对理想的恐惧,第三种人对第一、二种人的怜悯和鄙视,彼此间的关系使我们知道:人类用行为、业迹,证明思想是唯一价值,人生的意义就是对理想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