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人生本来简单如单细胞微菌。吃、喝、睡、排泄,与其他动植物一样,个体不过是种族衍续的小环节而已,历史上千千万万的人在生时如何追求幸福、快乐、享受,到如今也不过是在生者的地下及空气中的尘埃、泥土而已。在实体上来说,人生恰如一场梦而已。

  当然,在生是快乐的,我们从肉体的各种感觉器官,感受到物质,感受到痛苦和快乐。这种感受加上人类独有的七情六欲,使人为之沉迷至死不愿清醒。我们比不会思想的动物更热爱生命,更迷恋现实的世界,因此,我们才会永不满足的问自己,到底什么才是人生的意义?

  难道真是由泥土而来,结果归返泥土的一场游戏?一场梦?难道个体和种族显示出来的生命,都是为大自然(上帝)的尊严而出现?思想使人进一步沉迷名利深渊?使我们比禽兽更技巧的使用肉体而己?

  可是,会思想的人能够主宰自己的高短?肥胖吗?能控制面貌美丽吗?不能。大自然(上帝)只给予人思想的能力,但还是紧紧的控制包容思想(灵魂)的肉体所有秘密,大自然才是真正的主宰者。

  我们连自己的肉体上一根毛发都不能控制,我们还能控制什么?能真正运用自如的,似乎只有思想而已。因此,我们说欣赏有个性的人,意思是说,他(她)能够将自己的思想功能尽量发挥。

  事实上,每一个人(连不理会有没有人生意义的人)的一生,都是在极力利用肉体表达思想功能,表达肉体以外的无形价值。我们为什么要把追求交合美化为追求爱情?便是企图在解决肉体需求时能同时解释比禽兽更高一属的意义。我们为什么要追求名利?肉体的本身需求是可见有限的,躺下去长不及八尺,宽不及三尺,为什么要豪华睡床?广厦?土地?三餐吃饱肚子所需食物有限,为什么要追求可购买几生几世吃不完的金钱?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思想向其他个体表示占据的肉体比他们更为有价。

  大自然像如来佛一样用肉体控制会思想的人走不出掌心之外,它随时可用毁灭肉体的方法毁灭会思想的你,因此,就算你口里说不理会人生意义,你在现实世界的一切超越肉体需求以外的行为,已经是肉体对主宰的无奈反抗,这就是某种广义的人生意义。

  真正不理会生存意义的是不会思想的动植物。摄取养份,交配生育,直到死亡都是因个体的需要而需要。

  人生是唯心(思想)的,没有心(思想),何来知物质的意义?没有思想感觉出来的一切,何来勾心斗角?野心家?理想?国家、家庭和人与人间的纠纷?人希望用思想来表明自己的价值,行动的得失(肉体行为)产生了快乐和痛苦。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西方传播媒介把谈论人生意义的人视为不求上进的傻瓜,所以,行为(肉体)手段成为衡量好歹的标准。也就是说,他们用思想表示了思想的毫无价值。他们觉得,人生的意义是肉体享受的得失多寡,这一种只看手段,不理动机准则由许多所谓中外“学者”提倡鼓吹下,不但令懒惰的青年一代称快,底层次上也带动社会走向物质至上的更现实境况里。青年学生只注重名牌,名牌衫裤和鞋子成为断定对方价值的最直接方法,这种纯动物化的现代文明。又给那些永远正确的民主知识份子有机会站出来抨击青年人缺乏分析力了。事实上,他们也是在利用“手段”达到成名而己。

  这一种精英,既不入世,也没有出世。他们懂得的只是投机取巧手段,是看到社会及人生的表面,抓住一点时髦的哲学理论就吹嘘。为了成名无意和有意加剧人类欲欲都是恶行,尽管这种“手段”看起来光明磊落的。有许多香港民主知识份子的一生,西方时髦什么思潮就说什么话,西方社会“中国热”就宣扬孔子,骂中国成风的年代就恨不得去漂白皮肤。思想行为数十年在潮流里翻来覆去,见不到丝毫的独立思考。

  事实上,思想的本身不需人去催促,思想用分析力表现了对大自然的反抗,表现了思想本身的价值,不甘于只具有肉体的追求而已。尽管民主知识份子为统治者服务,用手段的借口把肉体追求提升到最高位置,他们不断跳来跳去表演的“天真、无邪和民主”品性,也是超越肉体满足之外,一样是在表达肉体之外的价值,只不过要大众沉迷肉体,衬托自己的思想而已。

  所以说,思想表演免不了被利用的邪恶倾向,知识份子转弯抹角,兜一个圈,口中大叫民主、开放,用阳一套、阴一套手段来达到肉体得不到的名利地位;商人运用思想攫取金钱来证明具有其他肉体得不到的成功;手握权力者唯有用指挥、杀害其他肉体来表现自己的高高在上地位;普通人在生活里用恩怨肯定肉体之外的存在感。

  人生的价值是因为思想的需要而需要的,这种“心”是每一个人生存的起点,优劣好歹只能唯动机是问,手段只是单纯的手段。

  如果现实看得见的一切才有价值,才有“是”与“非”,人只会走向追求名牌物质,满足肉体需求的道路,把“心”理的满足留给统治者和统治者的打手独家享受。此时,思想运用真正成为民主社会独裁者的“专利电脑”。

  我们说过,西方民主体制是全新的“独裁”体制,因为,这种体制产生自纯物质文明,把人类心理上的不满足转化成纯肉体的不满足。

  心理不满足根源是对生之为人的痛苦,是一种希望知道包含在肉体之内的思想到底是什么的欲望!

  你的胸襟就是广宽的,对现实得失会一笑置之,却走不出肉体和思想的交战,现实社会的危机,肉体存亡的威胁,经济自尊心的折磨,都是一个个需要勇气的思想抉择。

  如果你的心理不满足是根源于肉体所处现实的不满足,你就会运用自己的思想、知识去夺取一切,死抱名利地位,觉得自己的一切过份行为及带有灾害手段是“正义”的,对别人的任何轻微抵触到你的名利利益的手段看成“不正义”的。所以,尽管你平常写文章,谈天说地如何潇洒,到老板与你为利斗气时,你就不能一笑置之,所用的一切手段与对方所施不相伯仲,只不过你向自己说自己的手段是对的,对方是错的。世界上一切的邪恶,人为灾害都是如此而来,这些人为灾祸正是你往日潇洒的,充满正义感,愤慨评论的。

  人生的一切复杂就在这里。肉体之外的不简单也就在这里。人生的意义所以越来越没有人敢提的原因就在这里。

  最佳的人生意义应该是个体的思想分析,理念追求,相信命运(大自然的命定)而不肯屈服于命运。是一种纯心里上的满足,用心理上的满足反击大自然控制下的肉体。如果你想把思想分析上的价值在另一个肉体身上表现出来。轻者是有伤害和被伤害的情况出现,重者就会出现屠杀、腐化

  ……的种种恶果

  用自己的思想(灵魂)分析、感觉,指挥自己的肉体,用行动来满足思想里的无奈感,向大自然表示你制造了我,我却能分析“你”的存在与否,这就是最基本,也就是最真实的人生意义。

  连自己手臂上的一根毛发生长你都不能控制或影响,谁给你力量去影响或控制另一个肉体和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