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01






  毛泽东的逝世,替整个世界,带来了理想主义的破灭。毛用他的一生,把中国从积弱带向安定,又从安定带上大乱。今天的青年,对国家民族淡然处之,对更高一层的人生理想追求更不作梦。他们不懂得追求“不可能的梦”的价值了。

  你看那些自命民主知识份子的中、老年文化人,将任何具有理想的青年,嘲笑为“狂妄”和“左毒”;你看世界上所有的统治者都认为,追求物质丰富是唯一正确政策;你看世界上,无论西方国家还是社会主义国家,推动庞大舆论工具,宣传理想没有用,对人民生活,对社会繁荣有害。只有电脑、电视机、冷气机才是最真实的。国家以此来衡量成败,人与人间,也以拥有财产的多少,来衡量成败及地位,甚至道德。“金钱”比历史上任何时代更成为被敬仰尊崇的偶像,是正义的图腾。

  到今天为止,理想主义者彻底破产了。当然,世界上每个角落,还躲藏若干理想主义者,他们似乎已日暮途穷。这是理想主义破灭的时代。

  但是,人生是否只用电脑,用金钱来衡量的吗?理想主义者因时代局限反被卑劣的人性弱点剩虚而入,造成文化大革命的失败,这个过程足以证明理想主义对人有害?

  当然,今天的知识份子笔下还有理想,不过,这些理想只是个人的追求,是个人与社会压力的对抗,是怨恨的发泄,他们看不起“改造人性”、“为人民服务”这些更高层次的东西。他们认为,这是不切实际的。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骂,而是兜一个圈,强加上各种帽子。再用帽子混淆问题真相。

  四人帮的一套,是假理想之名,满足个人的权力欲,因此,才有帮派的出现,他们的极左是假的。原来的左,应该有生活朴素行为,极左是朴素到虐待自己。但是,四人帮的每一个人,都极力追求权,追求享受,追求政治势力。这是左的理想主义者终其一生,想要消灭的人性劣根性。四人帮及世界上假理想名目追求利欲的,根本上就是行资本主义和西方民主社会的一套,终一生为个人名利奋斗,甚至不惜损害别人和社会利益,这不是左。

  但是,知识份子们对理想主义恨之入骨(因自己没有崇高理想从自卑变成怨恨),故意用“极左”、“左毒”的名字加在四人帮头上。从此,凡有说一声国家、民族利益和改造人性理想的青年,都是“极左”徒孙、全是“左毒”遗毒,这种乱戴帽手法多高明!

  更重要的是,中共用实际的行动,证明了理想主义的破灭。如今中共施行的经济政策,全以物质为前提,用来审定是非。他们一古脑地将社会上刮起的贪污、滥权、走后门、腐败推向文革和四人帮身上,这只是掩耳盗铃的自欺。文革和四人帮确将人们带向唯权力主义高潮。但是,在没有适当配合的宣传下,突然以富为是,才让全国人民顿时失去信仰,令贪污、腐败风气大盛。

  人民见到统治者突然宣布朴素的生活态度是失败,有钱才是成功的,立刻觉得理想在现实生活中失去价值。

  当然,四人帮宣传穷是光荣,是对理想主义的故意曲解,要别人穷自己享受就是十足十资产阶级思想。如果中共还具有立国的理想,就应该一点一点的纠正这种曲解理想看法。中共没有,而是忽仑吞枣的一口否定过去。

  中共的失败,不单是林彪、四人帮问题,而是开国之初整个策略出现了错误,删节掉治国手段里的最重要部份。不懂得从别人的成功历史里汲取经验,不懂得“教育制度”是国家之本。以为自己开创新朝,什么都是新。不懂得,世事没有新的,只有新瓶旧酒。理想主义是人类自有历史以来就在追求的东西,几千年来内容一样:“改造人性、去掉自私劣根性”。

  中共在一开始错在以下三点:

  (一)易经既济卦: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用。意思是说,殷高宗讨伐鬼方,经过三年的苦战,才得以胜利,但对有战功的小人,只给以重赏,不予重用。

  殷高宗明白会打仗的小人,出发点是为功名地位,不是为建立一个理想社会而出生入死,小人的出生入死带有赌博原意。这些人心中没有国家、民族及人民利益,只有自己利益。由于会打仗,故有一套高明策略及狠辣手段。如果让他们在政治上占据高位,逐渐形成势力。结果好人必然遭秧。会打仗的小人最懂用正义堂皇名目,搞个人名欲私利。道德败坏,社会腐烂就从他们开始。

  这是三千年前,简单农业社会中,我们的祖先在生活中体验到的经验,中共高层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全不理会。

  毛泽东故意重用林彪来与其他将领形成对立面,又放手让他们用“利”吸收积有战功的另一批小人: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黄永胜等人,联合康生、谢富治、江青、张春桥,政治势力一成,就连毛泽东本人都制不了,反而一步步被架空。

  毛泽东他们的错,正如既济卦中指出的:濡其首,厉。被成功冲昏头脑,就一败涂地。

  (二)中共在建立国家之后,从三反、五反开始,大部份运动,都是向人民头上开刀。孔子强调以身教,但是,中共数十年来,从上而下策略,使高、中、底层干部,觉得自己的思想总是正确,人民有许多错,有许多思想毛病需要改造。

  长久以来,干部特权出现,连个人享受,贪污都因自己是“正确的干部”找到理由解释。其身不正,任何运动,只会令人民觉得不平,干部就唯有以“批”、“拉”、“杀”来使不平不能上达,天下安定繁荣,怨恨却潜伏根基中。

  不懂以身作则,是中共立国后,自满而不时刻自我检讨的另一个错误。如果所有中共高、中、底层干部,都能像周恩来一样尽心尽意为人民服务。中国不需任何运动。人民一定以自动学习干部作风为荣,大治可想而见。

  (三)当然,某些教育人民的运动是可以展开的,不过,中共几十年来,没有把理论上的阶级斗争在现实生活中学术化,而是被各阶层干部,利用来直接“字面”解释,斗争就是“骂”、“打”、“杀”,是毫不留情的手段。

  对干部、对人民都要用百年树人的耐心教育,要有信心一代代由小教起,一代代慢慢用灌输理想知识,一代代慢慢淘去自私等劣根性。理想社会的实现要有十代、百代、千代做下去的信心及恒心。决不能只争朝夕。只争朝夕就误会大乱之后可以大治,误认为现实“斗争”可解决问题。须知现实斗争只会更进一步刺激人类卑劣的自私、斗争、杀戮等性格,与理想主义是南辕北辙的。只有要求个人思想上作公私的斗争才是有意义的。

  中共在实现理想社会过程中,由于手段的错误而失败。但是,失败并非代表理想主义没有意义,没有用了。今天对理想主义的一捧子否定是失败之后的另一种极端。

  一种手段错不是全盘理想皆错。人生如果只庸庸碌碌追求个人名利,尽管家财万贯,受人“尊敬”,这段人生还不是充实的。充实的人生是知道自己对未来,对下一代有所贡献,令他们比自己在道德上更为纯洁。

  穿上时髦的衣服会显得漂亮和具有自信。但是,看见儿孙比自己更聪明、更忠直,心中的自信是永恒的。这就是人生,也就是人性追求光明一面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