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中华文化根源自生活探讨,深究人与人的关系,重视现实而轻视抽象。

  所以,中国人的虚伪根源于生活,中国人的世界是“道理”最大,故常有自疚,卑视玩弄是非、玩弄名辞、玩弄大众的人,孔子称这些人为乡愿,是“恶之首”,是将人类社会带向兽性的人。

  中国人有“唔好意思”这种态度,西方人完全没有。他们欣赏不择手段、玩弄正义、民主、人权、自由名辞的人。他们所以不觉下流而且自以为“成熟”,是因为面对生活的态度可随时抽离现实,以魔鬼引诱来自我解脱,自我完整,还有天堂等他们。

  中国人的一切荣辱要自我承担,不能推斥责任,重视个人品格。故分为君子和小人。没有自疚的人是“小人”(常人和兽性的人),这是从生活现实出发的理性划分。中国人轻视为利忘义、性放纵、投机取巧。这恰巧是今天西方社会视为繁荣动力,民主、自由必然产品。

  中国人重视“义”,价值比生命重要,故水浒传中,李逵为了一个看得起他的宋江,挥动板斧沿江不分皂白砍去,砍倒二、三百人,直到手软才罢休。中国人读书时觉得理所当然,被李逵无理砍倒的人只是“劫数”,李逵的“义”更为重要。

  中国人凡事追究动机、追究结果,要求随时随地在人与人关系上作理性判断:情理、人伦、责任维系一生。西方人断定是非习惯抽离现实,将情理、人伦、动机交给上帝,冷漠父母子女关系、冷漠恩义,只论手段结果,利害计算,乖巧口舌小事一件,故西方人不会追究美国总统为何会忘记一九七○年政府屠杀美国学生事件,而向今天学生说,美国没有这种残酷屠杀。西方人只重视总统现在的谈话打击“专制、极权”社会,欣赏他的词锋锐利,言之有物,欣赏美国国务卿指责中国宣传讲大话,而视为美国自己讲大话只是“机智的乖巧”。

  中国人观念中几乎没有真正的个人崇拜和迷信。孔子、老子之为“圣”,是因为他们对现实生活和社会提出宝贵的经验指引、做到凡人不能做到的伟人地位。毛泽东所以能被崇拜,因为人民欣赏他的“理想”,不是出于恐惧和祈福。

  中国人当然知道,要达到十亿人民皆尧舜社会,要做到“无为而治”,做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漫长而艰苦的,但他们相信这种理想,崇拜为这种慨念奋斗终生的人。从《尚书》、《春秋》到《史记》,中国文化推崇的是义,是俭朴,不是享受,不是奢侈。

  中国人把信仰、迷信都落实到现实生活方式上,追求生活中平安是福。烧香给“五方五土财神”和“观音”、“佛祖”都是一样,是对自己的道德作下“信用状”,因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因果报应”是中国人对生活动机论的升华。这里,只有“良知”最重要。中国人没有迷信这回事!

  真正的自由就是格物致知,据有良知才能组织真正公平社会。追求物质消费,提倡放纵灵欲、欣赏机巧的西方人建立的社会,只是假民主之名的繁荣社会。

  中国历史是世界上最独特的历史,数千年来,朝代的更迭,永远是贫穷的打倒富裕的,廉洁的更换奢侈的。这种从现实生活出发的改变,彻底肯定英雄好汉。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所谓“大民主”,不少的中国人有可能会被相信民主的知识份子和媒介洗脑,从以前“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民主幻想里,走向另一个幻想:“人民用选票作主”的“民主”。由于中国人的现实、怯懦和容易自卑,当这个社会走向今天西方社会的追求消费,追求欲念自由、欣赏取巧和欺骗的道路时,会比西方更加腐化,人民的反抗更甚。因为,中国文化是卑视腐化的。

  近百年来,中国知识份子对自己文明丧失信心,令西方文明一次次的侵入中国。结果,中国文明已被重复“污染”,道德的堕落令西方观念在今天的中国大地上横冲直撞,似乎无可阻挡。

  以前,中国人自觉为礼义之邦,是世界中心,现在,却认为不择手段的投机取巧是“变通以守道”。知识份子党同伐异,认为中国文化落后,只有彻底西化才能繁荣富国。

  从殖民地西方教育培养成长的香港知识份子言行里,就可以看到,如果中国人全盘西化,不但是中国的悲哀,也是罗素口中的世界文明的末日。香港的民主知识份子认为“一国二制,井水不犯河水,中国人来香港遵守香港法律,香港人去中国遵守中国法律”不合理。因为中国“落后、专制、腐化”,所以,中国人来香港要遵守香港法律,不应对香港事务多开口,没有资格干涉;香港人去中国可以不承认其法律、干涉其施政都是合理的,只有这样,才合乎他们心里的“一国两制”。

  这种彻底的以我为是,利我损人的“西方民主逻辑”,完全是西方式取巧观念和心态,“真理”在手的唯我独尊,极权、专制道德和是非观念。

  西方教育培养成长的香港民主知识份子,在判断是非时,像西方人一样作概念的抽离,作抽象的判断(用神的观点),落实下来是“格物致物”,以变通来作是非尺度。这种逻辑思维,沿袭西方人玩弄是非的“正常”手段。

  他们当中,许多是二十多年前保卫钓鱼台,争取中文合法化时,我所认识的朋友,我相信他们的真诚和追求真理、是非的观念。所以,我也认识到,培养出认同制度的新一代知识份子,愚弄他们,令他们为自己利益、制度服务的西方制度优点,的确值得中国统治者学习。

  如果受香港教育培养成长的知识份子,受洗成为基督徒,他们的思维路线,会更彻底的西方人化,更自觉正义在握,理直气壮。

  要中国全盘西化,唯有使全中国人民成为基督徒,才能干净铲除中国文化的影响及思维方式。否则,西化的知识份子在中国鼓吹民主,会把中国带上分裂、内乱、积弱的社会,达到西方社会所希望的目标。

  当今世界,只有介绍西方思潮、肯定西方文明才有影响力,才是“开明、进步”的思想。肯定或暗示中国文明比西方文明更适合人类社会,结果是被屑笑、被轻视。但我相信,是非功过,由时间判定。

  正义、邪恶谁胜谁负,躲不过命运的巨大力量和掌握。历史的命运,人类的命运才能得出是与非的结论,任何人在他的面前,没有反抗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