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中国共产党在建国至今的数十年里,在政治理论到治国手段上,还没有走上成熟。

  初,他们沉迷在“共产国际大家庭”的幻想里,以为在苏联老大哥领导下,大公无私的为国际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他们不懂,世界上的其他共产国家,是以理论来为本国利益服务。口叫共产主义,手段上利用它国为自己利益服务。赫鲁晓夫之后,中共高层开始懂了一点。

  但在政治手段和政治理论上,到今天还学不懂美、英西方国家的“现代化手法”。

  中国共产党被中国文化中的责任、自疚、道德所困囿,对外讲究言行合一、有信用、不干涉外国内政和坚守和平五项原则。所以,中国没法在国际舞台上扮演更重要角色,为自己国家夺取更多利益。

  你看英国、国力微弱,但其影响力和声势,在戴卓尔、贝理雅领导下,比日、德过之而无不及。关键的一点,就是老牌英国人已把翻云覆雨手段运用瑧第一流境界。

  自卡特之后,西方国家咬紧“人权”作武器,这是最成功的策略,配合讲一套,做一套,面不改色,毫不自疚,西方道德手段经庞大传播媒介为之鼓吹、宣传、掩饰,令共产国家分崩离散。

  中共为甚么不咬紧“人道主义”呢?为甚么不学美国,不时颁送“人道主义奖”给印第安人,送一个“孙中山人道奖”给黑豹党领袖?送一个“人道先锋奖”给爱尔兰共和军领袖呢?

  中共总以为不干涉外国内政,才国格高尚,日久见人心。他不懂,历史已经来到道德沦丧的时代,玩弄是非和不择手段是真正现代化手段。人家出动枪炮打你,你还在说必须有国格,下令军队用大刀、拳头抵抗,不被敌人杀个尸横遍野才怪?你以为保持国格,西方人会手下留情?笑话!这个时代,最佳的防守一样是进攻,西方民族永远卑视弱者。你要叫他们坐下来公平讨论,只有学他们一样,干涉他们的内政,支持爱尔兰共和军,援助美国国内的争取人道团体。他既然送奖项给中国的民运人士,中国为什么不送奖项给美国的人道份子呢?所化不多,足以叫美国人和英国人三思而后行。多送奖、多送帽子、多唱高调,将来与美国、英国在经济、政治谈判上就有筹码。这不是恢复“冷战”,而是政治现实。

  “‘人权’和‘人道’是不分国界的,是世界性原则。”这是西方国家的高谈阔论,干涉其他国家内政时的漂亮借口,现在,连共产党国家人民都信服这种漂亮解释,可见手法多成熟!

  中共以为束手冷静自辩,人家会日久同情?可怜你?抬高手臂放一条生路?不会的!你认为不对抗,人家会让你有安定环境把经济搞上去?不会的!人家不是吃素的,西方人从没有慈善救贫的真心传统,你的委曲求全只会令人家更看不起你,放手组合各种势力,形势一到突然合围,你死无葬身之地。   

  你自以为退让,用联合国安理会席位引诱日本不在钓鱼岛和台湾海峡上搞事,让自己有时间搞好经济,壮大军事力量,到军力足够时才去收复钓台岛?唉!这是小孩子的如意算盘,人家会白等十年让你赶上来?不会在这十年里增强武力?这是一个先下手为强,善用政治宣传者胜的世界。南韩军力不到日本十分之一,先下手占领竹岛,日本就不敢派出自卫队,因为,他不敢打,一打就使东南亚国家产生军国主义复活的恐惧。反之,日本先占领钓鱼岛,中国不能打,一打就中了“中国威胁论”的圈套。所以,邓小平去日本倡议的“双方搁置钓鱼岛争议”不但是对日本心态的无知,也证明对现代政治和战略形势不了解。日本人在邓小平生前就不含糊的派兵占领钓鱼岛,不但煽他一个干脆耳光,也令今天的中国政府失去先。

  这些不成熟,是因为建国以来,一直不愿意把精力放在壮大培养自己知识份子队伍上,不去壮大媒介队伍,不去壮大舆论力量,只在国内小局面里互斗,结果,国际舞台上当然被动被欺。

  中共怕知识份子是另一种不成熟,他不懂知识份子是一个最容易控制的阶层,只要施之以利,就会无耻的为任何人服务,还吠吠自吹正义。

  化两亿人民币修西安城墙,如果把两亿人民币改善西安教师生活,感激的教师为政府自动说好话筑起的无形城墙,比西安城墙有用得多,中共就是不明白。

  化六亿多人民币在深圳建微型游览区。把六亿人民币给广州教师改善住房环境,教师们自动替政府说好话,会令政府得益更多。但中共就是不明白、就是不懂、不做。

  几十年里,中共化在教育上的款项占国民生产比例甚少。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施行后,不是没有钱,是宁愿把钱化在古庙古物翻新上(因为可赚钱),这完全不是治国手法,只是一群急功近利的商贾,想短时间暴富而不惜把祖宗摆上柜面卖钱一样。

  对内,中共不懂建立知识份子大军,对外,又不懂国际上“光明正大”两面手段。结果,他和西方国家的舆论对抗里节节败退(只能不断吃老本),在行动上失败,在战略上被动。

  从邓小平开始,中共提倡不谈是“社”是“资”,只把经济搞上去。那么,为什么又不断要求“防左”优于“防右”?事实上,“左”、“右”就是“社”、“资”的争论。我想,如果今天的共产党认为把经济搞上去,使人民富起来,贪污和腐败是经济繁荣不可避免的副作用。老百姓有权提出一个历史性的问题:如果这是目的,中共牺牲了千万人民夺取政权的行动就不是正义的革命,而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为什么当年不让国民党继续统治下去,像今天的中共一样逐渐改革,清除贪污腐败呢?当年的革命家为的是什么?我不相信毛泽东和周恩来出生入死是为了享受统治的权力!如果是这样,中共夺取政权的行为失去了进步的历史意义。

  今天的中共还不成熟,不但不懂治国之道,更失去了统治中国的基本信念。

  中国人在近一百多年来,也从未成熟。

  从前,以对方品格高低来决定受尊敬尺度,以“明理”与否?“自疚”与否来决定其成就和地位。现在,中国人的自信在“改革开放”之后彻底崩溃,以金钱多寡来作一切事物判断基础。以“能否活得好”来作是非尺度,“是否活得对”被指为封建落后看法。

  本来,用这种尺度去世界舞台,确能与西方国家争一日之雄,可惜,一旦使用物质多寡决定优劣标准,西方人身材高大,大多数中国人顿时矮了一大截抬不起头。贫穷和次等感觉使中国知识份子不懂分辨西方国家手段与理论上的巨大差距。

  反共的西方人在用刀子刺中国时,有可能因对中国文明的敬畏而刀下留情。

  反共的中国知识份子在反中国时,会心狠手辣连中国文明一把抛进屎坑而毫不怜惜。

  他们不懂得,马克思主义和民主思想,一样是从西方来的。与中国文明没有关联。近一百年来,相信共产主义的人和相信西方民主的人,都不理会本国文化,鄙视本国文化,要西化,要共产或要民主。他们并不求融洽理解、分辨何为手段、何为本体。

  中国人对西方人手段与理论的两极化,对现实生活里的阴一套、阳一套从未认识清楚。只懂敬仰,为之狂热解释、粉饰。从不懂得用西方的虚伪来对付西方,反而帮助西方用虚伪来对付自己国家,强迫改变自己国民,美其名为爱国。事实上,所有迷信“民主”的知识份子,都是被西方洗脑、教育、用机器嵌出来之后,为之服务者。

  中国的知识份子从未成熟。

  第三种不成熟是以香港作例子,香港的实例可看到未来的中国,看到未来中国知识份子西化之后的卑下、无耻和狂妄无知。

  香港的民主知识份子完全承受了西方文明的虚伪圆滑手法,而用此成熟手法来欺骗香港市民、对付自己的国家。

  他们以前批评共产党封建极端,不能客观中庸。在长达十年的中、英主权斗争里,他们说凡是共产党的话都是谎话。香港记者、西方媒介说的都是真话,不会误解、不会说谎。

  一九九七年之前,中国大陆非法入境者被判监不说“人权”、“人道”,对香港贫民,对医院病人物资不足不说话,而要市民“人道”对待非法入境越南人。因为西方国家已肯定越南人是“难民”,故要“人道”对待。这一种对自己人残忍,对外人人道的人,是何等无耻!为了迎合西方国家胃口,不惜出卖中国人和香港人,这种虚伪的人道不单是政治上的不成熟,更是人格上的不成熟。

  一九九七年之后,为了不让香港特区有好日子过,使西方各国欣赏他们的忠心,民主知识份子突然“醒过来”,在英国领事馆里的“心战室”指挥下,大叫非法入境小孩的“人权”,媒介、律师、党团、社工分工合作,向特区政府施压,用“法治”名目迫政府放弃法治,使没有“出生证明书”的小孩子“合法”成为市民。这种玩弄舆论压力,公然假法律名目,颠倒黑白本领,的确全盘承受西方的全套衣钵,原汁原味,叹为观止。

  如果中国国内知识份子学足了香港知识份子这一套对自己人残忍,对外人仁慈的手段,不但是中国人另一苦难的开始,也是中国共产党数十年来不给予自己培养出来的知识份子利益的报应,这报应会令中国灭亡,更不公平的落到中国老百姓身上。

  我们眼见的大部份中国知识份子已经彻底丧失自信心,以崇拜香港知识份子和西方理论为荣,中共若不尽快改变对知识份子政策、中国将不得安宁。

  幸亏,我们突然看到撰写“中国可以说不”的新一代知识份子站出来了,他们才是中国的良心和脊梁!是十二亿中国人不至于被西方人玩弄、欺骗的希望,是国运的所在。是构组成未来中国大殿那穹窿顶上不可动摇的栱梁和栱心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