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七泽散记》周沙尘


  三湘七泽散记
  周沙尘
  
  今年夏天,我和朱语今等同志到湖南旅行,三湘七泽泛指湖南,我的散记故以此命题。
  四月十七日从北京乘车出发先到湖南的第二大城市——衡阳,经南岳衡山,沿湘江北去,在省会长沙小住,二十八日晨乘车离开长沙,经益阳市横跨资水,过常德市摆渡沅江,抵达澧水之滨的大庸县,丽阳还高挂在西天。全日旅程400多公里,湘、资、沅、澧湖南四大河,都在我们的车轮底下滑过。现代舟车之便,比之徐霞客旅行的年代,我们则是时代的“宠儿”。
  旧地重来北雁南归
  我参加新文化工作,是1941年在衡阳开始的,时年21岁,受聘《力报》记者,三年有余。我对这片旧地是有过爱与恨的。四月十七日晚一住进招待所,我就想起了许多往事。
  记得最清晰的是那时写的两篇文章:《请衡阳看巴黎》和《千元的钞票发着香味》。前者是向市长赵君迈进言,请他正视战时衡阳纸醉金迷,荒淫无耻的现实,勿重蹈巴黎陷落的覆辙;后者淋漓尽致地揭露了奸商们怎样勾结官僚把衡阳变成了发国难财的乐园,两文都充满着深深的恨!
  第二天,起了个早,出了招待所的门就是解放路,沿街仔细地看,连一点旧的痕迹都没有。店铺、机关、马路全是新建的。拐个弯沿着中山路向南走,也找不到旧的遗迹。到了南部的尽头,回雁峰呈现眼前。历代相传,衡山七十H峰,回雁为首,岳麓为足。信步登峰,公元769年杜甫在衡阳写的诗:“万里衡阳雁;今年又北归……”忽然涌上我的脑海,一转念我从诗句化出自比北雁,我离开这开始走向人生的土地四十多年,今日又回来了。初唐王勃赋:“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他说鸿雁南飞衡阳,只是为了避寒取暖,我却不然,在离去的岁月中,我历尽坎坷的生活,尝遍了人间的甜酸苦乐,才欣然南归的,并非“惊寒”而来,也非到了“春近”而又北返。
  回雁峰,梁天监十H年(公元513年)就已敕建乘云禅寺,历经唐、宋、元、明四代,屡毁屡建,清代顺治、康熙年问大加扩建,宝殿经阁,禅堂精舍,遍及全峰。南来北往的高僧禅师,多在此登台说法,驻锡讲经,盛况持续三百年之久。
  抗战期间,由于国民党政府腐败无能,战无不败。我那《请衡阳看巴黎》的忠告,衡阳市长只当成耳边风,公元1944年夏天,衡阳终于弃守,任凭日寇蹂躏。回雁峰上的茂竹幽林,大小佛像,荡然无存,仅留大门一排,小屋几间,残瓦颓垣,惨不忍睹。公元1965年陶铸同志莅衡,倡议修复。于是,根据清同治时雁峰寺住持释彼岛写的一篇文字,所记规制,兴工修建。重建的建筑群,以赵朴初题写的“南岳第一峰”为起点,环峰绕以长廊,廊间隔筑大小亭台,曲折相通,殿宇居中,宛如一鸿雁伸颈昂头,舒足展翅作迎风飞翔之状。栏杆窗棂,院落石壁,均饰以鸿雁图形,置身峰上,随处可见鸿雁翔飞,令人深信无疑“雁知春近到衡阳”(唐·杜苟鹤句)了,设计颇具巧思。
  从前,回雁峰有“雁峰烟雨”,为衡阳八景之一。相传峰下的烟雨池,若烟雾冉冉上升,乃天雨朕兆。现在烟雨池已不复存在。我们登上峰顶,纵目四顾,只见四城烟囱林立,新建筑物掩映在法国梧桐的绿荫下,风韵非凡。这才使我死了心,不再在这片旧地上寻找旧日的遗迹了。再望远处,左边,衡山诸峰,若隐若现;右边,湘江北去,莽莽苍苍,京汉、湘桂两路的列车南来北往,显示着它在交通上的头等重要性,商业、工业都在开拓、扩展,令人相信,衡阳换了人间,它正在走向繁荣。
  诗境连绵物华随处
  四月十八日晚抵南岳。
  南岳是我国“天然去雕饰”,以自然风光取胜的游览区之一。清代学者魏源有句诗描写得好:“唯有南岳独如飞。”山有朱鸟展翅欲飞的气势,无容置疑,它必然是处处都有诗一般的意境的。历代学士文人莫不为之倾倒,留有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唐朝李白盛赞它的雪景:“回飙吹散五峰雪,往往飞花落洞庭。”杜甫咏叹它的神趣;“有时五峰气,散落如飞霜。”宋黄庭坚惊呼它的高大峻伟:“上观碧落星辰近,下视红尘世界遥。”唐朝王维赞叹它的奇巧:“瀑布松杉常带雨,夕阳苍翠忽成岚。”宋朝朱熹赞叹它的秀美;“月晓风清堕白莲,世间无物敢争妍。”唐朝卢肇和元胡汲都赞叹它的幽深:“半夜云开月,流水满空山。”“半山落日樵相语,一径寒松僧独归。”今人陶铸则大赞它的开阔:“眼底奔流湘水碧,峦巅追逐白云深。”近代的思想家魏源、谭嗣同和当代的文学家、艺术家郭沫若、田汉等,都曾在南岳“拔仞千尺,高唱人云”。
  南岳的美好景物随时随地都有欣赏的。山环数百里,层峦叠蟑,梵宇琳宫,物华奇绝。山中的八桥,九潭,九溪,十五洞,三十八岩,二十四泉,九池诸胜,以及祝融峰之高,藏经殿之秀,方广寺之深,水帘洞之奇,无不为游人所赞赏。其他如珍禽瑶草,佳木奇花,烟云异彩,日出壮观,名人翰墨,无不令人神往。
  长沙一席话胜读几卷书
  二十三日到长沙。是夜,湖南出版界、新闻界的老朋友们先后来到我的住处,多为叙旧。有几位老朋友为我出谋划策,选择旅行点,使我受益匪浅。
  有位朋友建议我去凭吊炎帝陵(又名天子坟)。他说炎帝和黄帝都是中原各族的共同祖先,海内外炎黄子孙,不少人熟知黄帝陵,在今陕西黄陵县桥山上,知道炎帝陵在何处的就不多。他认真说。“我读过你写的《谒轩辕黄帝陵》那篇游记,你也应该去写篇炎帝陵游记。”
  炎帝陵建设于北宋年间,位于今湖南贝县城西15公里的炎陵山。据明万历四十八年(公元1620年)酃县知县吴道南所撰碑记,宋太祖登极(公元960年)、遍访古陵不得,梦中有神灵暗示,遂在茶乡寻得帝陵,便在乾德五年(公元967年)建祠庙奉祀。祠分前后二殿。大殿四周古树参天,郁郁葱葱。历代文人学士留下墨迹甚多,清书法家何绍基所撰碑文至今犹在。历代封建王朝都视炎陵山为圣地,立有祭祀制度,每年派御祭官前往朝拜。公元1954年帝殿中栋失火被焚,十年浩劫中,帝陵重遭厄运。现有关部门正积极准备修复。
  另一位老朋友凑趣说,应该去洪江市旅行,探望103岁的周金莲老人。她六代同堂,一家现有人口三20多。去年三月中旬,头发早已变白的周金莲的后颈部,长出几束青丝,到今年一月中旬,老人的一头白发,竟有六成变成乌发。老人百岁那年到医院体检,医生发现她的心、肺等内脏器官的功能不亚于常人。“你应该去调查这位百岁老人长寿的奥秘,为我们这些老家伙积德!”他这富有幽默感的结束语,引得哄堂大笑。
  有一位老朋友提议我到石门县去旅行。这个县的南坪河乡的山涧林海中有不少白猴、白獐、白麂、白野猪和白段蛇等珍稀白色动物。有人见过云麓村的白猴,行动乖僻,出山尾随花猴之后,撤退却跑在最前面。据分析,这些野生白色动物很可能是第四纪冰川浩劫后的于遗物种。
  他又说;“永顺县列夕乡也应该去。”那里有古木参天,银河飞泻,天桥自生,怪石嶙峋,真是步步有景,景景奇观。每个景点又都有一个传说或掌故。“摇舟猛洞访深闺”,最富自然情趣。游人把一条船从石壁上拉进“银河洞”内,然后,在洞内荡舟畅游。
  常德倡议环游洞庭
  二十八日,我们按原计划到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去。车抵常德,时已近午。司机同志找了一家沿街的当地风味饭店就餐。我们趁厨师炒菜之际沿街散步,街上熙熙攘攘。车辆成串,市场上农副产品堆积如小丘,成群的高大建筑物显示小城的时代风貌。我不禁向旅伴们惊呼;“变了,大变了!”记得公元1945年冬天。我随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一位特派专员到湖南各地调查抗战胜利后的灾情,6O万常德人民,抗战胜利后,却正面临着深沉苦难的冬天。现在,政通人和,人民安居乐业,市场繁荣,物资丰富,常德真的变了。
  餐桌上,我了解到.沿途的游人大多数是到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去的。我又惊呼起来,张家界发展太快了。公元1980年《旅行家》杂志第一期刊载了肖离同志写的张家界游记,这是全国报刊第一次介绍张家界。五年间,张家界的旅游事业发展如此迅速,是当时未曾料及的。
  接着,语今同志说,我国的旅游资源,内涵极其丰富。只要我们积极去开发,不少地方都有奇山秀水,名胜古迹,流泉飞瀑,奇花异木,无不令人自豪。
  我们边吃边聊,我的脑海忽然起了个念头,应该开辟一条环游洞庭湖的旅游路线。八百里洞庭,烟波浩淼,水天一色,宏阔壮观。洞庭湖是楚文化的摇篮,在历史的长河里,民族英雄辈出,文人学士留下的文物古迹比比皆是,传说掌故也很丰富。
  下午,在去张家界的车上,我设想了以岳阳为起点的环湖旅行路线。游岳阳楼——江南第一楼,人们可以从“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言得到启迪。游刘禹锡称道的“白银盘里一青螺”——君山,山上的杨么起义遗址,柳毅传书的井洞和东边的二妃墓(娥皇与女英)等名胜古迹,掌故传说,够人颇费思索。第二站,游屈原怀沙自沉的泪罗江。第三站,游湘阴的“岳州窑址”,唐代茶圣陆羽称“岳州窑”为全国青瓷名窑之一。接下去游沅江,过汉寿,抵常德。这一段,可以从沉江乘船去游“坐看红树不知远,行尽清溪忽值人”(唐·王维诗)的桃花源,也可游常德的“明荣定王墓”和“铁经幢”等古迹。
  接下去游览临醴、安乡、南县、华容等县境的波光潋滟等风景名胜。然后,向北闯入湖北石首、公安两县的怀抱,东返监利,直下洪湖,无需介绍,这一段游程,将引发游人极大的游兴。先可参观伟大的荆江分洪工程,然后品尝洪湖的菱藕鱼虾。
  终点站游三国时代的古战场——黄盖湖。它濒临长江,风物长宜。据《临湘县志》载:“‘赤壁之战’黄盖屯兵于此,故名。”游人在此可以演习骑射,凭吊先贤忠魂,内心定当感到充实。
  这条旅行路线,应该说是大自然的赐予,中华民族历代的豪杰为我们创造了不少条件,环湖风光绮丽,文物古迹丰富。在相应的景点还可举办专题旅行,如“横渡洞庭旅游”,“端午龙舟竞渡旅游”,“洞庭戏鱼旅游”,“洞庭新婚旅游”
  这条旅行路线开辟容易,不用搞基本建设,投资也很少,车游船游所需设备,一律租用。招聘一二位开拓型人才,负责组织、培训称职的导游,印一些精美的图片和文字说明。无疑,无需多久,和《旅行家》杂志最先宣传张家界一样,环游洞庭湖势必名扬中外。
  我的设想,仅勾画一个轮廓,现实中的风光千百倍丰富于此。故我把车上的设想名之曰:“常德倡议”。
  奇峰三千幽谷万丈
  车抵大庸,红霞尚满天,我们下榻中国旅行社,洗过澡,吃了晚饭,沿着解放路散步。“这儿要比长沙、常德凉爽多啦。”陪我们来游的湖南人民出版社胡征同志拉开了谈话的序幕。接着,我问:“在北京听湘西画家黄永玉说,他去过世界上许多地方,但像青岩山的风景这样集中,这样美丽的地方,他是头一次看到!你对此说有何看法?”
  
  “永玉说得对,也不全对。”胡同志着实地说。“说他说得对,是因现在一些名家对张家界的评价,几乎趋向一致,即,青岩山有泰山之雄,华山之险,桂林之秀,黄山之奇,峨眉之峻峭,匡庐之叠翠;说他说得不全对,因说青岩山一处具备诸山之胜,恐也难以令人诚服。如果把整个武陵风景区(包括索溪峪和天子山等)的全部景观综合评比,我看永玉之言,犹为贴切……”
  人夜,我翻阅《张家界简介》,中云:张家界,古称青岩山,又名马鬃岭,位于大庸以西,距县城32公里……国家第一流风景区。它号称“峰三千,水八百”,有一处瀑布,两座天桥,三座古庙.九条溪流,五个天门,六大山寨,四十八大将军岩。它“集诸山之秀于一体,纳南北风光于一身。”真是洋洋大观。掩卷而思,我感到困惑,面对这么多“秀色可餐”的景点,如诗如画的神趣。一级景点就有三十五个,如夫妻岩、金鞭岩、云海金龟、山里钟馗、望郎峰、凤冠岩、千里相会、九重仙阁、一口玉印、天书宝匣、龙虾花、重观树、蟒松仰卧、百年珙桐……二级景点五十个,还不包括新近发现的砂刀沟内的大溶洞,无不令人眼花缭乱,揣摩难定。思量间,青岩山“峰三干”一语又浮现脑际。于是,我想青岩山的景观既是以峰为主,我们到了这武陵山中,探幽寻胜,自然是以游览奇峰为主了。
  可是,一转念,又想青岩山千峰竞秀,势如碧笋,危峰石柱,层出不断,它们集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它们蕴含着一种夺人灵秀之气,且能像游桂林山水,选择其中一二,如独秀峰、叠彩山、伏波山、月牙山等等,逐个漫游,—一览胜。实际上我们所处的地方是盆地中心一个向下凹陷的“石桶林”,三千奇峰集中到不足四万亩的士地上。它们拔地而起,鳞次栉比,星罗棋布,陡峭嗟峨,鬼斧神工,千姿万态,其气势如龙腾虎跃,似波涌云流,磅礴壮观。奇峰诡谲神秘,变化多端,横看侧望,上下俯仰,玲珑剔透,各尽其妙。想来想去诚如古老民谣所说,“远看不见山,见山在眼前。”我们从何处始游呢?久久思索,不得其门,昏昏入睡了。
  第二天,一清早,胡同志宣布:“今天我们游青岩山四条游览线中最富精华的一条——黄狮寨。”这条路线是青岩山风景最集中的地带,游了黄狮寨,我们对青岩山就算管中窥豹了。那里的奇峰,其状其形,其巧其美,无不显得风雅高洁,令人叹为观止。
  黄狮寨游览线,从张家界森林公园的金鞭岩饭店出发,全程来回约12公里。南天门是个天然大石洞,是游黄狮寨必经之路。弯着腰穿过石洞不久,便手脚并用地爬上了黄狮寨绝顶的观景台,站到一块一半悬空的巨石上,青岩山胜景一览无余。东望可见纸马岩、海螺峰、金壁江山、天书高挂……诚如古代摩崖诗刻所云;“两壁对插白云中”,影影绰绰的峰柱在雾海中浮荡……壮哉!大好山河;南看,大庸城廓,天门对峙,公路蜿蜒,澧水白帆,尽收眼底;西观,深山古刹,山花青松,历历在目;北览,穿云洞、望涧岩、香果树、摇钱树;沉浸在烟雾缭绕之中,奇峰被幻化了,成了不可思念的“仙山琼阁”!看到这般雄奇无比的景观区,我不能不说句今人该说的话,“泰山之雄”的令誉,实应让位给青岩山了,这绝非危言耸听!
  顺着山间石级徐徐而下,我们出了黄狮寨的后卡门,迎面呈现的是一幅独具一格的山水画,它虽不如观景台雄奇壮阔,却是峰回路转,曲折多姿,五步一景,十步一层天,各有情趣,令人目不暇接。站在一处山岩上,只见奇峰石丛间,白云显现百般神趣,时作棉絮一团,时化绫罗万匹,向我眼下的奇峰飘拂而来,又慢悠悠地向旁矗的奇峰飘忽而去,像有万般仙术,神秘莫测!犹令人心醉的是,松涛、泉声、鸟鸣、猿啼等天籁,此起彼落,回荡不绝.实为超凡之境,正视这原始野性美,从心底里说:“吾爱青岩山!”
  青岩山,这武陵风景区的明珠,水困山而秀,山因水而奇,山水相映,处处都有妖媚幽深的景观,—一览胜,时间是不够的。我们不得不放弃“批把界路线”和“腰子寨路线”上的景观,选游“金鞭溪游览线”诸景,奔索溪峪而去。
  金鞭溪的佳丽风光,不像黄狮寨那样开阔,只需登上绝顶,便可“一览众山小”了。人说金鞭溪是“石桶林”,我说,还不如说它是“组合洞”更贴切,一个洞套一个洞,看来洞已临绝境,前行还是有洞。奇峰与奇峰之间,时而狭窄,时而开阔,有的拔地而起,直指蓝天;有的倾斜度大,似摇摇欲坠,置身其间,令人又惊又怕,确有“泰山压顶”之感。金鞭溪的水比之漓江更好。“宜人独桂林”那条漓江,韩愈说它是“江作青罗带”,也无非是舒缓和“人来对鉴照眉须”而已。金鞭溪则不然,它汇集了几条溪水,婉蜒东流,发出叮叮当当之声,悦耳如环佩作响。沿溪两岸,削壁万仞,奇峰千叠,倒映溪间;离合明灭,迷人至深。孤峰绝顶下清泉汩汩流入溪中,峭壁谗岩间有流云飞瀑,幽谷罅隙,径流淙淙。红岩绿树与清溪碧潭相映,构成一幅幅天然山水丹青,把金鞭溪点缀成了令人陶醉的水彩画廊,珠联壁合,沁人肺腑。
  金鞭溪游览线全长6公里,“水绕四门”是张家界与索溪峪两个景区的交界处,北面的矿铜溪,南面的楠竹溪在此与金鞭溪汇流,东西南北四道隘口均有山溪穿流,前后左右都有溪水盘绕奇峰,因以得名。
  我们告别“久旱不断流,久雨水长绿”的金鞭溪,到达索溪峪第三招待所时,已经是华灯初放。是夜,有位李君为我们介绍了神秘难测的“地下迷宫”。
  “地下迷宫”老地名叫“神堂湾”。它位于慈利县和桑植县之间,是个大断层,是由海拔1500多米的高山陷落所形成的一个大坑;实际上是个巨大的圆弧形的深不可测的幽谷,面积有多大,谁也说不准,据说绕着大坑走一圈,也许花上几天的时间。目前,幽谷尚未开发,不少地方还是荒僻的林莽,无路可通。从索溪峪去桑植的途中,谁都能遇上一阵寒气侵袭,抬头张望,就能看到平地下陷百米,绝壁千仞,幽谷冥冥,云雾滚滚上升,狂风卷过,幽谷中便会传出人喊马嘶声,以及种种怪异可怖的声音。无疑,这就是神堂湾到了。
  人们站在湾边上,向下俯瞰,只见一眼望不见底的坑中,怪石拔地而起,绿澄澄、黑黝黝地苍茫一片,浑似海洋。坑壁,直如刀削,你使劲向下张望,会感到头晕目眩,胆战心惊。虽未下去,心里已是很害怕的了!继续往下瞧,你会发现那万丈深渊的底层,黑乎乎的一片,分不清是山石还是树木,抑或是灌木丛?它与镜泊湖的地下森林全不一样。无数笔直的石柱,从深渊的底部,向上挺立着,人称“天兵列阵”,或谓“八百神兵”。其实,何止八百,少说,数以千计,难以确数。
  不只是大坑中的石柱说不出确数,就是幽谷底部究竟是什么样子,都有些什么东西,丛莽还是大水,猛兽抑或巨蟒,白骨或是乱石,谁也说不明白。因为,从来没有人下去过,不是不想下去,而是下不去。曾经也有人下去探险,但都没成功。不是中途坠落,丧身谷底,就是一去不复返,杏无音信。所以,幽谷底部,是什么样的形状,有没有生物,无人知道。
  有一个传说,说的是南宋末年,有个农民起义军领袖,人称向王天子,被官兵打败了,他带着起义队伍,从水绕四门退到神堂湾边,追兵尾随而至。向王天子躲避不及,纵马跳下神堂湾,接着他的部属也一个紧跟一个跳了下去。从此以后,神堂湾中,就常常看到烟云弥漫,浓雾腾腾,如遇下雨阴天,常能听到幽谷深处,金鼓齐鸣,杀声震天,听起来,真禁不住直打寒颤。后来,我捉摸老李的话,也许是狂风暴雨在万丈幽谷深处所引起的回声。
  次日,我们沿着明丽、晶亮的索溪漫游,又看到许多气势不凡,丰富多彩的景观,如“十里画廊”和“黄龙洞”等。它们既有田园风光的纯朴,又有童话世界般的稚真。游兴方浓,时间却催人归去,奈何!武陵风景区呀!你如此充满神韵,确也值得留恋。老画家刘海粟说得好:“说也不信,到此方知。”
  摘自: 《旅行家》 1985年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