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绍兴》佚名


  在绍兴
  佚名
  
  撩起窗幕,看初升的红日,可把它五彩的光华撒在湖上了么?可是,湖水呈现着一片冷清清的铅色,天空也去气沉沉。难道今天的旅行又要被风雨来阻拦么?
  好久以来“故乡”就在吸引着我;百草园和三昧书屋,这些美妙的名称,象童话一样,时时在我思想上盘桓。我想看看咸亨酒店,土谷祠,还想看看祥林嫂放过菜篮子的小河边……在那浓雾弥漫的黑暗时代,鲁迅先生在那里开始磨砺他的剑锋,终生把持它,划破黑暗,露出曙光。今天我决定要去瞻仰磨剑的圣地。
  湖水轻轻地拍岸,象是赞同我的决心,天空也对我显出无可奈何的气色。七点我人闵从北山下乘车前去。
  车轮卷着灰尘,迅速的前进。这时云雾渐渐稀散,清风吹送着月桂的芳香,阳光从薄云后面透射出来,象放下轻轻的纱帐,爱护似的,笼罩着大地。
  汽车一转弯,将要到钱塘江大桥了,我看见高大的六和塔,岿然坐在林木蓊郁的山岗上,背负着远山与高空,下临浩 涉的白水,气象非常雄伟。
  在高楼一样的大桥上,俯看江水,象一条潇洒的阔飘带,从西面群山之下,一撇而来,越来越宽,向东长逝,到眼睛所能见到的尽头,水和云都溶合成一片混沌。
  山川的壮丽和我心里正在思想的巨人形象,也溶合在一起。
  车在奔驰,风在欢笑,瘭要成熟的晚稻,沉沉地压在整片大地上。远处是重重叠叠、边绵不断的山峰,山峰青得象透明的水晶,可又不那么沉静,我们的车子奔跑着,远山也象一起一伏的跟着赛跑;有时在群峰之上,又露出一座更秀隽的山峰,象忽地昂起头来,窥探一下,看谁跑得快。
  近处,又看见碧油油的大地上,一条明亮的小河蜿蜓流过。河身不宽,可有时也象伸出双臂,抱住几个小绿洲。
  萧山、柯桥,刚刚落到眼前,却又远远退到车的后面。
  中午到了绍兴城。
  我们走在青石铺成的古老的街道上,心情是这样严肃又欢愉,眼睛四处张望,处处都象有生动的故事在牵引人。
  一片粉墙反映着白日的光辉。新台门的门口簇拥着一群“红领巾”。他们一看到新来的客人,便又簇拥过来,牵牵客人的衣袖,抚弄客人析围巾,亲密地交谈,并争先要求领路。我就和这些孩子们一道拥进了黑漆的大门。
  这是一座古老朴素的房屋空阒无人,可是,这方桌,这条台,这窗前的一把椅子都告诉了我们许多故事,连那盆草叶茂密的建兰也不甘寂寞,唠叨地诉说着它是怎样被一双宽厚的手培养起来。
  就是在这座房子里,鲁迅先生幼年和农民的儿子结成朋友;在父亲的病中分担了母亲的忧愁;从这里他认识了封建社会的欺骗与毒辣;被侮辱与损害的究竟是哪一些人!十七岁的时候,在一个刮风下雨的早晨,带了一点简单的和行装,辞别了母亲,走出这座黑漆大门,奔向他一生战斗的长途。
  百草园是芳草萋萋的后院。这是幼年鲁迅的乐园。断墙、菜圃依然保留着。高大的榆树和皂荚树那边,新建了一座亭子,鲁迅先生塑像端坐在亭中间。
  孩子们在园里跑着,笑着,也跑到断墙下,在那儿寻觅,可还有象人形一样的何首乌?他们又围在亭子旁边,仰着头,望着塑像;孩子们的脸,象朝阳照耀下初开的百合花,眼睛象星星一样的明亮,亮着无限亲切爱慕的光。
  一座曲折如画的小石桥把我和孩子们引到三味书屋。我们也是从那扇黑油的竹门走进去的,并且大声的数到第三间。
  书房里的陈设,正象鲁迅先生《从百草园到味书屋》中写的一样,正中的书桌上,现在还放着寿老先生手抄的唐诗。好象这儿刚刚放学,老先生和学生们都吃饭去了。
  我默默地站在匐迅先生幼年读书的桌旁,很想看看他所描摹的《荡寇志》和《西游记》的绣像。
  这间房不很大,只有前面一排窗户。后园也很小,墙也高,花坛上的才能腊树还顽强的活着。
  孩子们在唧唧哝哝的讲话。
  是的,今天,我们的孩子,有了明亮的课室,有了大块的草地,还有细沙铺成的球场。他们有了自由广阔的天地。我这样想着。突然在脑中出现一座勇士的雕像:
  背着因袭的重担,户住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
  我抚摸着身边一个孩子的头发,心中油然生出感激的深情。
  我正在默默地寻思,一只小手伸过来了,又一只,又一只。原来时间已经不早,他们要整队回去了。我们热情地握手,说着:我们还要见面。
  回来的路上,我们让车在河边慢慢开行。在静静的黄昏里,发光的小河上,滑着一只乌篷船。船尾坐着一个农民,戴着毡帽,有节奏的划动一根大桨。河岸上,有时是稻田,有时又是开着红花、黄花的青草地,草地上有一群牧童在放牛,牛背平得象一块石板,牧童从牛角间爬上爬下,牛万般温存的驯服着。又是芦苇迎着河边来了,芦花轻轻飘拂,象老人银白的胡须。
  我不知道这可就是著名的山阴道?
  鲁迅先生在一篇《好的故事》中描写过:
  我仿佛记得曾坐小船经过山阴道,两岸边的乌桕,新禾,野花,鸡,狗,丛树和枯树,茅屋,塔,伽蓝,农夫和村妇,村女,晒着的衣裳,和尚,蓑笠,天,云,竹……都倒影在澄碧的小河中,随着每一打桨,各各夹带了闪烁的日光,并水里的萍藻游鱼,一同荡漾。……凡是我所经过的河,都是如此。
  生活本来应该是这样和平、美丽,而且光明,鲁迅先生所说“好的故事”,正是他所想望的好的生活。然而,在昏沉如夜的时代里,人们只能在朦胧的梦中见到,即使是梦,也被打碎!
  今天,鲁迅先生在三十年前朦胧中看见的“许多美的人和美的事,错综起来象一天云锦,而且万颗奔星似的飞动着”的“好的故事”,不是在天上,也不是在水底,而在我们祖国的大地上,到处出现了。并将“永是生动,永是展开,以至于无穷”。
  在路上,车又经过这样一个地方:四山环绕,又高又黑,山下溪水潺潺。象在朝鲜的山中。记得当时我走在那些大山里,觉得象是走在坚强战斗英雄队伍的身边,今天我仍有这样的感觉,在我刚才到过的地方,和正要去的地方,以及走在祖国任何城市和乡村里,都有这样的感觉。
  转过山路,就看见了反映出幕天幽蓝色的湖水。远远的城市,电灯通明,烘托着天空,象一片光的海。
  1956年10月,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