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选胜》马公愚


  济南选胜
  马公愚
  
  一提起济南,自然而然地令人联想起“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大明湖和“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的历下亭。
  我首先要看看解放以后济南名胜的新面貌,所以大明湖是我第一个目标。果然不出我所料,大明湖,也跟国内其它的风景区一样,已经整理兴修,焕然一新,与从前的面目,大不相同了。入口处的牌楼,是一九五二年新建的。湖四周的石岸,也是新砌的。湖上和湖旁的建筑物,也一一新加修理。湖水也变澄清了,游鱼可数。湖中的翠柳亭,也穿上了新装。大明湖本来不大,湖面又半被荷占。叶圣陶先生说:看过太湖,再看西湖,不免小了些,仿佛是小摆设。那末,看过太湖和西湖,再看大明湖,更是小小摆设了。可是大明湖自有它的佳处,正因为小而紧凑,而且有荷和柳的掩映,亭榭点缀期间,格外明媚可爱,别有风趣。乘了游艇,放乎中流,真有“人从锦回文里过,舟在画屏风上行”的景象。可惜我这次来游的时候,是寒冷的季节,不可能看见入画的荷柳,但是不难想像那荷柳茂盛时候的景象。
  大明湖的游艇,跟西湖、玄武湖或其他著名的风景湖的游艇,都不相间。船虽不大,而上有盖,旁有窗,进口处有对联匾额(我乘的那艘匾额上还有乾隆时刘石庵写的字),内有方桌子和凳子,可以品茶饮酒,也可以打牌,还有□床,可以躺卧,天寒时,四面玻璃紧闭,内装火炉,融融如春,毫不觉冷。这种形式的小游艇,和我故乡永嘉的“盆汤船”,颇相似,不过我离开故乡已经很久,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这种船存在。从前永嘉的“盆汤船”,不但是游玩用的,每年春天,有钱人家上坟扫墓,都用这种船,船上还有音乐锣鼓,这是宋朝的遗风。因此我揣想,大明湖的游艇,也许是宋朝的遗制。
  历下亭早著名于唐朝,历史很古。天宝初年,李邕、李甫、李白、高适和济南人蹇士等曾在此宴会赋诗,当时李邕任汲郡北海太守,杜甫诗集里有“陪李北海宴历下亭诗”,其中有“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之句,清代书家何绍基,即用此句书作对联,至今还悬挂在历下亭,是在大明湖中一个岛上,前有亭,后有大厅,系明朝李攀龙所修葺,清代屡有重修,亭内有咸丰九年何绍基写的碑记,大厅内有李邕杜甫石刻像,是清画家董观潮所绘。
  北极庙在大明湖之北,庙虽不大,而建于元初,也有悠久的历史。庙里有元时的朔像,虽明清以来,每次重修庙宇的时候,多少加以修补,塑像的本来面目,不无改变之处,而大体上还保存着原有的优美的艺术风格。北极庙之西,有月下亭,结构颇为别致。北极庙之东,有南丰祠,祀宋朝文学家曾巩(一O一九——一O八三),他是南丰人,学者称为南丰先生,熙宁年间知刘州(即今济南),据记载说:当时的大地方曲提周氏,横行里中,州县莫敢诘,曾巩取置于法,民心大快,他又振兴农田水利,为民造福,深受人民的爱戴,因之建祠纪念他,祠内有戏台,是诞日演戏用的。这祠也是新修过的,祠前联语:“北宋一灯传作者,南丰二字属先生”也颇切当。南丰祠的东首有晏公台,登台眺望,全湖胜景,尽收眼底,山岚如绘,即在目前,老残所谓赵千里画稿,在此处庶几可以得之。
  济南地方有大量的地一水,所以随处涌泉,相传历下有七十二泉,其实何止此数。这是因为自南方一的地下伏流,在地势低洼,潜水面高于地表之处,即形成喷涌的泉水,而趵突泉最为突出。古来说,天下名泉,扬子南零水第一,惠山第二,可惜趵突泉未经品评过,否则,当列为第一,也未可知。前人所作趵突泉记里说:“夫泉之著名,在甘与洌,趵突甘而淳,清而洌,且生而有力,故潜行远而矗腾高,若水晶三峰,欲冲霄汉,而四四时若雷吼也”,这些话并非全是过分夸张。济南自来水公司,即在趵突泉近旁,因为济南的泉水,很是洁净,所以济南的自来水,可以直接取之于泉水,即可使用。趵突泉虽是济南的名胜,但在解放以前,环境不好,地方窄小,现在比从前地址扩充到三倍,还要继续扩充,成为优美的公园。
  在济南的山东博物馆和山东图书馆里所见到的古物,真是如入宝山,应接不暇。我仅举出其中一二件来说:最古的石刻文字,是秦朝的琅琊台刻石,其年代之古,仅次于石鼓,距今有二千余年。当秦始皇兼并六国之后,巡游天下,曾在七个地方刻石,颂秦功德,他的儿子二世,又于每处石上,加刻他的诏书,都是丞相李斯写的字,现在仅存这块琅琊台刻古刻石,蓁六处地方的刻石,早已不存在了,所以是非常宝贵。汉朝的壁画,是我从严所未曾见过的,那是在梁山县九区后银山汉墓里发现的,阔六尺,高二尺,所画人物车马的姿势,与武梁祠孝堂山等石刻画像是一致的。六朝隋唐的壁画,在今日已经很稀罕,何况是汉朝。这不但是中国现存的最稀有的壁画,也是全世界最古的绘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