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的雪》古清生


  北国的雪
  古清生
  
  今年的初冬见识到一场北国的雪,且是小雪。便是这样的一场小雪罢,忽的飘飘然自空中而下,稍许的时间里,地便开始白。车辆行人便也开始白。而那尚青着的柳也开始白。这是在南国未曾有过的体验。在南国下雪,尚还未下,天就阴沉,或者小雨、或者北风开道,气候是要那么翻来覆去地变幻几次,这才先撒下小米粒一般的雪子儿,然后,才是蚊子般的小雪从天空中钻出来,落了地上,眨眼便不见了踪影。这就跟南国人干什么事都沉不住气极爱大惊小怪一样,下上那么丁点儿的雪罢,何以还要把天气变过来变过去呢?倒是北国的雪来得大度,即是小,也足以让南国人惊讶的了。
  尚是没有经历北国的大雪。我想,看过这样一场小雪,便可知北国之雪的大了。而这样的大雪,我是很想早些看到的。但时时又想,也不能太早地看到,到真正地看到了,心里的那一份猜想,便也随之消失。少时读过一首诗,号称“燕山雪花大如席”,如是这样的大雪,那情境一定是非常美好了。我想这样的大雪,它像一片大席那样地下来,覆盖住我们的上地,让我们的目光和心情都纯洁一次。如是北国也有冬阳,那种玫瑰色的散发着暖意的冬阳照临到雪上.甚而还有几只鸟,它们在积雪的某些枝头起起落落,这终是一个好冬天。
   一个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冬天?我最是珍惜这样的冬天。我 总把冬天当做最后的一些日子,它总给我以为数不多的感觉。它总是用一种不变的方式冷我,令我感受季节的更替。它还用下雪这种方式来区别于别的季节,我想冬天是有心思的。甚而想,冬天就是叫你在这一年里做一次生命的总结罢,它用雪洁白洁白地把我们这个世界铺盖,似乎还有一层象征意义,那就是说,这一年过去了,什么都没有了,有的是这样一张白纸,你得在以后的日子里重新描绘你的人生了。
  但终究是北国真正的大雪还没有下来。我所想象的,如同“席”一般大的雪花它还没有下来,只是在我的心情里,它就要下来了。而我也就只要席那么大一片雪花罢,有那么大一片雪花,就足以纯洁自己了。我把我的梦画在上面,然后,在那上面长出一株青葱的苗,拂摇在冬天之后的春天里。
  摘自: 选自《漂泊者的晚宴》作家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