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間集》08 五代後蜀·趙崇祚 緝





  花間集卷第捌 五十首
  孫少監光憲四十八首
  菩薩蠻五首
  其一
  月華如水籠香砌,金環碎撼門初閉。寒影墮高簷,鉤垂一面簾。
  碧煙輕嫋嫋,紅戰燈花笑。即此是高唐,掩屏秋夢長。

  『註』
  月華——月光。張若虛《春江花月夜》詩:“此時相望不相聞,願逐月華流照君。”金環——門環。碎撼——無節奏地搖動。寒影句——意思是月光下,高高的屋簷垂下暗影。鉤垂句——簾鉤空垂,簾幕放下。一面:一幅。紅戰——紅火閃動。高唐——夢境,即用楚懷王與巫山神女在夢中相會的典故,表示男女眷戀的美好境界。見韋莊《清平樂》“其三”注。

  『析』
  這首詞寫良夜的戀情。上片繪出月夜明淨清幽的景色,“金環碎撼”,使人如聞其聲。下片寫室內的情景:“紅戰燈花笑”一句,境界全出,使人如睹其形。
  後二句用楚王在高唐與神女相會的故事,來比擬眼前相戀的美好意境。此詞寫男女相聚之情,含而不露,環境與心情,在作者筆下得到了和諧的配合,仿佛燈花也感到愉悅,《雨村詞話》評道“戰笑字新”。


  其二
  花冠頻鼓牆頭翼,東方淡白連窗色。門外早鶯聲,背樓殘月明。
  薄寒籠醉態,依舊鉛華在。握手送人歸,半拖金縷衣。

  『注』
  花冠——公雞。鼓——扇動。背樓——樓的背面。鉛華——指脂粉之類。半拖句——金絲繡的衣裙在地上拖曳,寫送別時衣著不修之狀。

  『析』
  這首詞承上首,寫幽會後送別的情景。上片寫金雞報曉,早鶯啼叫,殘月西下,東方漸白的清晨景象。下片寫女子送情人時的情態:通過“籠醉態”、“鉛華在”、“握手”、“半拖”等一連串的描繪,突現了她情意纏綿和嬌媚的形象,她的感情是真摯的。


  其三
  小庭花落無人掃,疏香滿地東風老。春晚信沉沉,天涯何處尋?
  曉堂屏六扇,眉共湘山遠。怎奈別離心,近來尤不禁。

  『注』
  疏香——殘花。東風老——暮春之時。湘山——即君山,在洞庭湖中,傳說湘君之所遊處,上有湘妃廟。這裏,指屏風上所繪湘山遠景色,黛色彌漫,如眉色之秀麗,故言眉色同山色一樣。不禁——受不住。

  『析』
  這首詞寫閨人懷別。上片寫在春暮時節,女主人公得不到所懷男子的資訊,感到孤單,海天茫茫,到何處女尋找他呢?下片寫室內的陳設,面對這些屏風,以及屏上所繪的湘山景色,更觸動了她的思念之情。這些東西,都是她與她的心上人共同欣賞過的。


  其四
  青岩碧洞經朝雨,隔花相喚南溪去。一隻木蘭船,波平遠浸天。
  扣舷驚翡翠,嫩玉抬香臂。紅日欲沉西,煙中遙解觽。

  『注』
  浸天——與天相接,即水天一片。扣舷——扣,敲打。漁人唱歌時或打魚時常扣船舷。翡翠——又名翠雀。羽有藍、綠、赤、棕等色,可為飾品,雄赤曰翡,雌青曰翠。解觽(xī西)——解下佩角以贈。觽:古時用骨頭制的解繩結的錐子。《詩經·衛風·芄蘭》:“藝蘭之支,童子佩觽。”朱熹注:“觽,錐也,以象骨為之,所以解結,成人之佩,非童子之飾也。”《說苑》:“知天道者冠缽,知地道者履■,能治煩決亂者佩觽。”

  『析』
  這首詞是寫風土人情的。上片寫溪上船家姑娘與其所愛者相招喚的情景。“一隻木蘭船,波平遠浸天”,乃是一幅境界開闊的江天圖。下片寫船家姑娘的活潑形象:她也能扣舷唱漁歌,搖船時露出嫩玉般的玉臂。當紅日西下時,她與他相愛的人一起,解佩相贈,以表深情。


  其五
  木棉花映叢祠小,越禽聲裏春光曉。銅鼓與蠻歌,南人祈賽多。
  客帆風正急,茜袖偎檣立。極浦幾囬頭,煙波無限愁!

  『注』
  木棉——熱帶落葉喬木,初春時開花,大而紅。結實長橢圓形,中有白棉,可絮茵褥。元稹《送嶺南崔侍禦》詩:“大布垢塵須火浣,木綿溫軟當綿衣。”木綿即木棉。叢祠——叢林中的神詞。“谷口寒流淨,叢祠古木疏。”越禽——泛指南方飛禽。又解:《本草·釋名》:“孔雀一名越禽。”李清裕《嶺南道中》:“紅槿花中越鳥啼。”“越”通“粵”。銅鼓——賽神用的打擊樂器,高而大。蠻歌——南方人唱的山歌。祈賽——求神保佑,祭神。見溫庭筠《河瀆神》“其三”注。茜袖——紅袖,代指女子。偎檣——緊靠著桅竿。極浦——遠處的水邊。

  『析』
  這也是一首寫風土人情的詞。上片寫南方居民祈神的熱鬧場面,使人好像聽到了銅鼓鏗鏘,蠻歌喧嘩。下片寫了一條客船急駛而過,船上靠著桅竿的紅袖姑娘,正在凝情而望。
  船已行到遙遠的水際,而她還多次囬首相望,見到江上煙波茫茫,她不禁情懷惆悵,無限愁意,她也許是看到岸上居民賽神的熱鬧,而感到自己離鄉飄泊之苦。

  河瀆神二首
  其一
  汾水碧依依,黃雲落葉初飛。翠華一去不言歸,廟門空掩斜暉。
  四壁陰森排古畫,依舊瓊輪羽駕。小殿沉沉清夜,銀燈飄落香灺。

  『注』
  汾水——水名,即汾河,今山西境內,流入黃河。翠華——用翠羽飾於旗竿頂上的旗子,儀仗之一種。這裏指執此儀仗的神仙們。有時特指君王,如杜甫《韋諷錄事宅觀曹將軍馬圖歌》:“憶昔巡幸新豐宮,翠華拂天來向東。”瓊輪羽駕——用玉做的車輪,用翠羽裝飾的車蓋,指古畫上的神仙所乘車輿。灺(xiè)——燈燭燒後的餘灰。《說文》:“灺,燭燼也。”

  『析』
  這首詞寫了一座神廟的景象。
  上片頭二句寫出廟詞的環境,境界深邃。“翠華”二句,是寫神仙們已去,空留廟宇,含
  下片寫廟內清淒的景象:古畫猶在,舊日仙人們的車駕猶存,而仙人們已去,清夜沉沉,銀燈隱約,一派陰森氣象。


  其二
  江上草芊芊,春晚湘妃廟前。一方柳色楚南天,數行征雁聯翩。
  獨倚朱欄情不極,魂斷終朝相憶。兩槳不知消息,遠汀時起鸂鶒。

  『注』
  芊芊(qiānqiān千千)——形容草木茂盛。湘妃廟——堯的兩女,後為舜之二妃,舜涉方死於蒼梧,二妃死于江湘之間。立廟於洞庭君山之上,曰湘妃廟。見張泌《臨江仙》注。柳色——碧藍色。兩槳——借代為舟,舟又借代為乘舟之人。汀——水洲。

  『析』
  這首詞寫湘妃廟前懷人。上片寫湘妃廟周圍的景象:野草繁茂,南天澄碧,征雁聯翩,江畔春晚。下片寫女主人公的情懷,她倚闌悵望,情緒不盡,思念著她心上的人。
  但極目天涯,不見帆影。只是時而飛起雙雙鸂鶒,便更引起她的傷感。


  虞美人二首
  其一
  紅窗寂寂無人語,暗淡梨花雨。繡羅紋地粉新描,博山香炷旋抽條,暗魂消。
  天涯一去無消息,終日長相憶。教人相憶幾時休?不堪■觸別離愁,淚還流。

  『注』
  繡羅句——花底子的繡羅帳上有彩粉新描的圖案。“地”通“底”。博山句——博山香爐內正燃著香炷,一縷縷的細煙在室內旋轉。旋抽條:形容噴煙的狀態。■(zhēng蒸)——觸動。《康熙字典》作“揕”,並注曰:“《廣雅》,‘觸也,撞也。’謝惠連《祭古塚文序》‘以物■撥之,應手灰滅。’注:南人以手觸物曰■。《集韻》或作■。”

  『析』
  這首詞寫閨中懷遠。
  上片寫室內外景象:室外細雨濛濛,梨花疏淡,寂靜無聲。室內繡羅帷幕,富麗堂皇。“博山香炷旋抽條”,通過細煙嫋嫋來表室內清靜,寫得細膩入微。
  下片寫她終日相憶之情。“教人相憶幾時休”一句,表示不能再忍受相離別的痛苦了。最後二句是說,本來不忍去觸發離愁別緒,但思念之心怎能禁住呢?往往還是暗中流淚。


  其二
  好風微揭簾旌起,金翼鸞相倚。翠簷愁聽乳禽聲,此時春態暗關情,獨難平。
  畫堂流水空相翳,一穗香搖曳。教人無處寄相思,落花芳草過前期,沒人知。

  『注』
  簾旌——簾幕。金翼鸞——鸞翼以金色繪成,指簾上花紋。春態——美好的容態。畫堂句——畫堂裏所繪的流水圖景、漸漸變得模糊不清。流水,指室內所繪的山水圖。這是女子神情恍惚的想像和幻覺。過前期——超過了所約定會面的期限。

  『析』
  這首詞寫閨人春思。
  上片寫女子見簾上所繪的鸞鳥相倚偎的圖形,聞乳禽喳喳的叫聲,相思之情更難平靜。
  下片寫她由於相憶入神,畫堂的山水畫隱約可見,一縷香煙浮動,宛如進到了夢境。後三句寫她沒法向她所思念的人表達心意,落花時節已到,原來約定的日期已超過,怎教她心中不急,但這種心情,又有誰理解呢?

  後庭花二首
  其一
  景陽鐘動宮鶯囀,露涼金殿。輕飆吹起瓊花旋,玉葉如剪。
  晚來高閣上,珠簾卷,見墜香千片,修蛾慢臉陪雕輦,後庭新宴。

  『注』
  景陽鐘句——景陽鐘聲晌了,宮內黃鶯也叫了起來。景陽鐘:宮內報時之鐘。見顧敻《虞美人》“其二”注。輕飆(biāo彪)——輕風。瓊花——這裏泛指色澤鮮麗如玉的花朵。瓊花本為花木之一種,葉柔而瑩澤,花色微黃而有香。舊傳揚州後土祠有瓊花一株,為唐人所植,是稀有珍異的植物。李白《秦女休行》:“西門秦氏女,秀色如瓊花。”墜香——落花。修蛾慢臉——長眉嬌臉。修:細長。慢:嬌美。雕輦——皇帝所乘之車。後庭新宴——在後宮擺設新宴。據《南史·後妃列傳下》載:陳後主每引賓客,對張貴妃等游宴,使諸貴人及女學士與狎客共賦新詩,互相贈答。采其尤豔麗者,以為曲調,被以新聲。其曲有《玉樹後庭花》、《臨春樂》等。內容多贊張貴妃、孔貴嬪之容色。如“壁月夜夜滿,瓊樹朝朝新”之類。又:《南史·陳本紀下》:“陳後主愈驕,不虞外難,荒於酒色,不恤政事。左右劈佞珥貂者五十人,婦人美貌麗服巧態以從者千餘人。常使張貴妃、孔貴人等八人夾坐,江總、孔範等十人預宴,號曰‘狎客’。先令八婦人襞采箋,制五言詩,十客一時繼和,遲則罰酒。君臣酣飲,從夕達旦,以此為常。”

  『析』
  這首詞詠陳後主宮中事,屬懷古之作。上片寫宮中曉景:景陽鐘聲悠長,露凝金殿,輕風吹拂,瓊花飛旋,一派明麗的春色。
  下片頭三句寫宮中晚景,“墜香千片”,是盛變衰的表現。後二句寫那些漂亮的宮娥,陪著君王在後庭歡宴。這首詞作者雖是客觀地敘當時之事,然而也透露了他對陳後主沉緬酒色,不恤國事的譴責之意。


  其二
  石城依舊空江國,故宮春色。七尺青絲芳草碧,絕世難得。
  玉英凋落盡,更何人識?野棠如織,只是教人添怨憶,悵望無極。

  『注』
  石城——石頭城,亦稱石首城。戰國楚威王滅越,置金陵邑。漢建安十六年,孫權徙治秣陵,改名石頭。吳時為土塢,晉義熙中始加磚累石。因山為城,因江為池,地形險固,為攻守金陵必爭之地。故址在今南京西石頭山后。陳高祖霸先,起兵時,與齊兵爭戰於此城,破齊軍。後受梁禪,國號陳,占長江珠江兩流域各省地,都南京。劉禹錫《石頭城》詩:“山圍故國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囬;淮水東邊舊時月,夜深還過女牆來。”此詞意與此詩相似。故宮春色——意思是陳後主的宮殿春色依然如故。七尺二句——七尺長髮如春草碧色,這樣的美人世上難得。據《南史·後妃列傳下》載:張貴妃(麗華)發長七尺,鬢黑如漆,其光可鑒;特聰慧,有神采,進止閑華,容色端麗,每瞻視眄睞,光彩溢目,照映左右;嘗於閣上靚妝,臨於軒檻,宮中遙望,飄若神仙。及隋軍克台城,貴妃與後主俱入井,隋軍出之,晉王廣命斬之於青溪中橋。玉英——玉之精華。這裏指張貴妃如玉英般的美色。

  『析』
  這首詞詠陳後主亡國之事。
  上片寫城池依舊,江水空流。“七尺青絲”二句,是描寫陳後主所寵愛的張貴妃之美色,以揭示後主貪色亡國的歷史事實。
  下片寫陳亡國後,美人如玉英凋落,再也無人欣賞她了。結尾三句是說野棠花繁盛似錦,還如當年,而人事已非,只是教人怨歎。《栩莊漫記》:“《後庭花》二首吊張麗華,詞意蘊藉淒怨,讀之使人意消。”


  生查子三首
  其一
  寂寞掩朱門,正是天將暮。暗淡小庭中,滴滴梧桐雨。
  繡工夫,牽心緒,配盡鴛鴦縷。待得沒人時,偎倚論私語。

  『注』
  鴛鴦縷——繡鴛鴦的彩線。偎倚句——緊緊相依竊竊私語。

  『析』
  這首詞寫繡女的閨情。上片描寫了富貴人家天將暮時,小庭中寂寞的景象。“滴滴梧桐雨”一句,雖有聲而愈靜。下片寫姑娘們繡鴛鴦時,精心配彩線,由此而牽動了她們的*。結尾二句寫得委婉含蓄。


  其二
  暖日策花驄,嚲鞚垂楊陌。芳草惹煙青,落絮隨風白。
  誰家繡轂動香塵?隱映神仙客。狂殺玉鞭郎,咫尺音容隔。

  『注』
  策——驅、騎,作動詞用。驄(cōng聰)——青白色相雜的馬。嚲(tuó妥)——下垂,動詞。鞍——馬勒。嚲鞍:讓馬慢慢地走。繡轂——華麗的車子。轂:車輪軸。隱映句——隱約顯現出美麗如仙女的佳人。咫只句——意思是雖相隔極近,但還是不能接交。咫(zhǐ只):八寸。

  『析』
  這首詞寫春遊時的戀情。上片頭二句寫少年公子春遊。風輕雲淡,芳草落絮,他策馬於陌上,悠遊瀟灑,十分愜意。
  下片頭二句寫他發覺繡車動塵,隱約可見車上女子如神仙一般美麗,引動了他的愛慕之心,可惜的是,雖近在咫尺,卻不能與之相互傾訴感情。一種對美好人兒的傾慕之情溢於言表。


  其三
  金井墮高梧,玉殿籠斜月。永巷寂無人,斂態愁堪絕。
  玉爐寒,香燼滅,還似君恩歇。翠輦不歸來,幽恨將誰說?

  『注』
  永巷——皇宮中的長巷,幽閉宮女之有過錯者。斂態句——收斂了笑容,心中愁悲欲絕。翠輦——帝王所乘車輿。

  『析』
  這首詞是寫宮怨的。上片寫宮中寂寞的景象。頭二句寫秋夜月色,梧桐葉墜。“永巷”二句,寫宮女被幽禁在深巷的寂寞和愁苦的心情。
  下片是寫宮娥的幽怨。頭三句是寫環境的清冷,用“寒”、“滅”來表示沒有溫暖,比喻君恩難臨。“翠輦”二句,是傾吐宮女們的幽怨。這首詞表現了宮女們的苦悶。作者對她們枉度青春是同情的。


  臨江仙二首
  其一
  霜拍井梧乾葉墮,翠帷雕檻初寒。薄鉛殘黛稱花冠。含情無語,延佇倚欄幹。
  杳杳征輪何處去?離愁別恨千般。不堪心緒正多端。鏡奩長掩,無意對孤鸞。

  『注』
  薄鉛殘黛——淡妝。稱(chèn趁)花冠——人面與花冠相稱,配得合適。延佇(zhù住)——長時間地站立。征輪——借代乘車遠征之人。孤鸞——鏡中孤影。鸞:鏡子。

  『析』
  這首詞寫閨婦懷人。
  上片頭二句,寫秋天淒寒的氣氛,霜打梧桐,枯葉墜落,寒意侵入雕欄翠帷。“薄鉛”三句,寫閨婦的妝扮和情態:她雖淡施粉黛,聊著花冠,但仍然很美麗、很勻稱。她默默含情,長久地倚欄而望,其思念之情可以想見。
  下片寫她對遠人的懷念,那載著郎君的車兒,又不知行往何處?離愁充滿了她的心頭。結尾二句,既寫她掩鏡無意自照的現象,又寫出了她內心的苦衷。全詞語句清麗,含情深沉。


  其二
  暮雨淒淒深院閉,燈前凝坐初更。玉釵低壓鬢雲橫。半垂羅幕,相映燭光明。
  終是有心投漢佩,低頭但理秦箏。燕雙鸞耦不勝情。只愁明發,將逐楚雲行。

  『注』
  初更——初夜之時。更(gēng庚):古時將一夜分為五更,每更約二小時,初更相當於晚八、九點鐘。漢佩——漢皋遊女的佩珠,“投漢佩”表示愛情。見牛希濟《臨江仙》“其六”注。秦箏——古時傳說箏為秦蒙恬所造,屬秦聲。《風俗通。聲音》:“箏,五弦築身也。”燕雙鸞——燕成雙,鸞成對。指室內所見彩飾的圖形。明發——天明。《詩經·小雅·小宛》:“明發不寐,有懷二人。”朱熹注:“明發,謂將旦而光明開發也。”楚雲——楚天行雲。此用“楚雲”,略露閨人妒嫉之意,唯恐所念之人另有所歡。

  『析』
  這首詞寫閨中戀情。
  上片頭二句,寫在暮雨淒淒的深院裏,女子對燈凝情而坐。“玉釵”句,寫其形態。“半垂”一句,繪出室內明麗的環境。
  下片寫她的戀情。頭二句借“漢皋遊女贈佩”的故事,來表示她有心相愛,“低頭”是表示嬌羞的情態。“燕雙鸞耦”是比喻她與男方的情感深厚。結尾二句,是寫她的心情:只是愁天明時,她的情人又不知要行往何處。


  酒泉子三首
  其一
  空磧無邊,萬里陽關道路。馬蕭蕭,人去去,隴雲愁。
  香貂舊制戎衣窄,胡霜千里白。綺羅心,魂夢隔,上高樓。

  『注』
  磧——沙漠。陽關——古代關名,在今甘肅省敦煌西南古董灘附近,因在玉門關之南,故稱陽關。它與玉門關同為古時對西域交通的門戶,出玉門關者為北道,出陽關者為南道。王維《陽關曲》:“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去去——走了又走,越離越遠。曹植《雜詩》:“去去莫複道,沉憂令人老。”隴西——隴山以西,今甘肅省臨洮一帶,唐置隴西郡,又名渭州。香貂句——征人所穿的舊日所制豹貂皮軍服已不合身,意思是因天寒必穿多,故外衣嫌窄。貂(diao 凋)——像狐一樣的動物。胡霜句——胡地千里,白霜無邊。綺羅心——婦人懷夫之心。

  『析』
  這首詞寫閨婦懷念征夫。上片頭二句,寫出了沙漠無垠,道路悠遠的遼闊境界。“馬蕭蕭”三句,形象地寫了征夫越去越遠,連塞上風雲亦帶愁容的情景。
  下片寫閨婦思夫。她想舊日製作的征衣,恐怕已嫌其窄小,怎能耐胡地千里霜雪之寒?後三句是說,往日那種歡樂的情景和美好的心意,如今都成了夢境。有時,她只有獨上高樓,望斷天涯路,以消離愁。


  其二
  曲檻小樓,正是鶯花二月。思無聊,愁欲絕,鬱離襟。
  展屏空對瀟湘水,眼前千萬裏。淚掩紅,眉斂翠,恨沉沉。

  『注』
  鬱離襟——離愁鬱結在胸中。襟:借代為胸懷。淚掩紅——淚水掩住了臉上的胭脂,言淚水之多。

  『析』
  這首詞寫閨怨。上片頭二句繪出鶯花二月的小樓風光。“思無聊”三句,寫閨婦愁思,鬱結難解。
  下片寫閨婦的孤淒。她獨對展開著的畫屏,望著屏上的瀟湘山水而發癡,她眼前仿佛出現了千山萬水,關河阻隔。後三句寫她的悲傷,淚水流滿紅粉面,翠眉含愁,怨意深沉。


  其三
  斂態窗前,嫋嫋雀釵拋頸。燕成雙,鸞成影,耦新知。
  玉纖淡拂眉山小,鏡中嗔共照。翠連娟,紅縹緲,早妝時。

  『注』
  斂態——整理面容。態:容態。嫋嫋句——雀釵嫋嫋垂于頸邊,這是指宿妝,尚未重新妝飾。燕成雙二句——指頭上妝飾品的形狀。耦新知——遇到了新的知己。“耦”通“偶”,遇見,動詞。韋應物《幽居》:“時與道人偶,或隨樵者行。”玉纖句——用玉指淡拂小山眉。鏡中句——意思是對著鏡子自照自覺嬌羞。嗔(chēn郴):生氣、怪怨,這裏有撒嬌之意。共照:相照,自照。翠連娟——眉細長而彎。翠:翠眉。紅縹緲——臉泛著紅光。縹緲:飄浮的樣子,這裏指臉著胭脂而紅光隱約可見。

  『析』
  這首詞寫女子早妝的情態。上片頭二句寫女主人公正在窗前梳妝。“燕成雙”三句,寫她高興地打扮著,戴著燕雙飛的首飾,對鏡成影,因她近來正結識了新的伴侶。下片頭二句寫她的面妝,她用手指淡拂蛾眉,自己臨鏡相照,又感到害羞。後三句寫她光彩照人的新妝,顯得極其秀美。

  清平樂二首
  其一
  愁腸欲斷,正是青春半。連理分枝鸞失伴,又是一場離散!
  掩鏡無語眉低,思隨芳草萎萎。憑仗東風吹夢,與郎終日東西。

  『注』
  青春半——仲春二月。連理——連理枝,比喻夫妻相愛。白居易《長恨歌》:“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析』
  這首詞寫傷別離。上片寫正值青春節,卻遇別離時。“連理分枝鸞失伴”一句,比喻恩愛夫妻別離。“又是一場離散”,說明這樣傷心的分離不只一次。下片寫別後的思念之情。掩鏡無語,思隨芳草,言思情之盛;東風吹夢,與郎東西,言思情之真摯。《白雨齋詞話》曰:“柔情蜜意,思路淒然。”


  其二
  等閒無語,春恨如何去。終是疏狂留不住,花暗柳濃何處?
  盡日目斷魂飛,晚窗斜界殘暉。長恨朱門薄暮,繡鞍驄馬空歸。

  『注』
  疏狂——放蕩任性。此指女子的情人。花暗柳濃——指遊冶的地方。這句的意思是:又不知在何處尋花問柳。目斷~一望斷,眼睛所能看到的最遠處。斜界——斜射。殘暉——殘陽,夕陽。

  『析』
  這首詞寫閨怨。
  上片寫女主人公責怨男子情意不真。頭二句寫平素相處少言寡歡,冷若冰霜,春愁難消。“終是”二句,寫男子行為放蕩,留之不住,又不知到何處尋歡去了?真是又怨又悔,其情樸質感人。
  下片寫由於男子的薄情,使得她終日喪魂落魄。每到傍晚,殘暉入窗,更恨朱門之內,歡情淡薄。有時,薄情人沉醉而歸,如同泥人,了無樂趣。從詞中,可見女子所追求的是真情實意的丈夫,而不是貪歡一時的男子。


  更漏子二首
  其一
  聽寒更,聞遠雁,半夜蕭娘深院。扁繡戶,下珠簾,滿庭噴玉蟾。
  人語靜,香閨冷,紅幕半垂清影。雲雨態,尊蘭心,此情江海深。

  『注』
  蕭娘——泛指少女。據《南史·列傳·梁宗室上》載:臨川靖惠王蕭宏,文帝第六子也。四年,武帝詔宏都督諸軍侵魏,宏聞魏援近,畏懦不敢進,召諸將欲議旋師。呂僧珍曰:“知難而退,不亦善乎?”宏曰:“我亦以為然。”魏人知其不武,遺以中幗。北軍歌曰:“不畏蕭娘與呂姥,但畏合肥有韋武。”按:蕭娘,嘲笑蕭宏如怯懦女子;呂姥,嘲呂集中膽小如老婦。韋武,言合肥韋矍叡也,其為南朝名將。《通志》作韋虎,因避唐諱改。以後“蕭娘”在唐詩中常見,如元稹《贈別楊員外巨源》詩:“揄揚陶令緣求酒,結托蕭娘只在詩。”楊巨源《崔娘》詩:“風流才子多春思,腸斷蕭娘一紙書。”稱所愛之男子亦稱“蕭郎”。《全唐詩話》雲:崔郊有婢鬻于連帥,郊有詩曰:“侯門一入深如海,從此蕭郎是路人。”又無名氏《醉公子》:“門外禍兒吠,知是蕭郎至。”扃——關門栓的意思。噴玉蟾——灑月光。雲雨——代指合歡或求愛。蕙蘭心——形容女子賢淑之心。

  『析』
  這首詞寫夜半女盼郎歸。
  上片頭三句,寫蕭娘深院,夜半沉寂,唯聞寒更遠雁之聲。“扁繡戶”三句,寫女主人公已閉戶垂簾,男子還未來,只見滿庭月光如水,整個院落一片沉靜。
  下片頭三句,寫閨閣內也是靜寂的,月光映著半垂的簾影。後三句,是指女子情態默默地等待著男方的來到,真是一片芳心,這種柔情蜜意,深同江海。


  其二
  今夜期,來日別,相對只堪愁絕。偎粉面,撚瑤簪,無言淚滿襟。
  銀箭落,霜華薄,牆外曉雞咿喔。聽咐囑,惡情悰,斷腸西複東。

  『注』
  期——約會。撚瑤簪——用手指搓弄玉簪。銀箭落——刻漏上的標箭已降下。意思是黑夜將盡。咿喔——象聲詞,此指雞啼聲。儲光羲《射雉詞》:“遠聞伊喔聲,時見雙飛起。”惡情悰——厭歡情。惡(wù誤):厭煩,動詞,這裏有悔恨之意。悰(cóng從)——歡樂的心情。李商隱《樂游原》詩:“無悰托詩遣,吟罷更無悰。”

  『析』
  這首詞寫男女幽會。
  上片頭三句,寫在快樂的相會時,就想到了痛苦的分別,這是更深一層的寫法,既說明感情真切,也說明了相見不易。“僵粉面”三句,寫男女相憐愛的情形。“無言淚滿襟”,包含著內心的無限苦衷。
  下片寫分別時的情形。頭三句寫相會的時間很快地過去了。後三句寫別時千叮萬囑,只恨雙方情意太深,故難分難舍。最後一句表示魂隨郎而去。

  女冠子二首
  其一
  蓖風芝露,壇際殘香輕度。蕊珠宮,苔點分圓碧,桃花踐破紅。
  品流巫峽外,名籍紫微中。真侶墉城會,夢魂通。

  『注』
  惠風芝露——風露清香,芬芳撲鼻。蔥、芝:均香草名。壇際——拜天祭神之壇邊。蕊珠宮——神仙所居之處。見牛嶠《女冠子》“其三”注。苔點二句——意思是一叢叢青苔分佈為碧色的圓影,一片片墜落的桃花被踏成碎塊。品流——等級輩份。唐裴廷裕《東觀奏記》上卷:“李宗閔為相,以品流程式為己任。”名籍——名冊。紫微——星座。《晉書·天文志》:“紫微,大帝之座,天子之常居也。”又《神異經》:“青丘山有紫微宮,天真仙女,多游於此。”這裏也是泛指仙宮。真侶——得道成仙一類的夥伴們。墉(yōng雍)城——神仙所居之地。《水經注·河水》:“承淵山又有墉城,金台玉樓,相似如一,..西王母之所治,真官仙靈之所宗。”

  『析』
  這首詞詠女道士。上片寫女道士住所的氣象:香風玉露,神壇高壘。“苔點分圓碧,桃花踐破紅”二句,描寫細膩,用語新奇,將暮春時地面上的情形點染如睹。下片寫女道士的名望和法術。她是名列紫微宮裏,品流高貴;她常參與神仙們的聚會,可與真仙們來往。這類詞作毫無真情實感,不足玩味。


  其二
  淡花瘦玉,依約神仙妝柬,佩瓊文。瑞露通宵貯,幽香盡日焚。
  碧紗籠絛節,黃藕冠濃雲。勿以吹蕭伴,不同群。

  『注』
  淡花二句——意思是淡色的花飾,素淨的穿戴,仿佛是神仙的打扮。依約:好像、仿佛。佩瓊文——佩帶著有文采的玉石。瑞露二句——通宵貯藏露水,整日焚燒香料,這兩項指煉丹的事。絳節——作法術時所用的一種道具。黃藕句——黃藕色的帽子戴在頭髮上。黃藕:道士帽子之色。濃雲:喻頭髮。吹蕭伴——指蕭史、弄玉,見牛希濟《臨江仙》“其三”注。

  『析』
  這首詞也寫女道士之事。上片寫女道士的妝束和她所處的幽靜環境。“瑞露”、“幽香”,充滿了仙氣。下片頭二句寫其作法時的模樣:碧紗繹節,黃冠濃雲。尾二句寫她可與真仙同群。


  風流子三首
  其一
  茅舍槿籬溪曲,雞大自南自北。菰葉長,水葓開,門外春波漲綠。聽織,聲促,軋軋鳴梭穿屋。

  『注』
  槿籬——以木槿樹作的籬芭。槿(jǐn謹):落葉灌木,高達六八尺,花有白、紅、紫色,葉緣鋸齒形,農家多種以為籬笆。菰(gū姑)——多生南方水澤中,高五六尺,多年生草本植物,嫩莖即茭白,可作蔬菜;至秋結實,稱為菰米,可以煮食。唐儲光羲《田家雜興》詩:“夏來菰米飯,秋至菊花酒。”水葓(hóng紅)——又名葒草,一年生草本植物,高五六尺,莖有毛,花白色或粉紅色。聽織二句——聽織布聲,其聲急促。《詞譜》將此二句作一句,《詞律》作二句,依《詞律》作兩個二字句。軋軋(gágá)——象聲詞。鳴梭:梭子響,即織布聲。

  『析』
  這首詞寫田家風光。
  頭二句寫了茅舍槿籬,雞犬來往,是田家住所的景象。“菰葉長”三句,筆墨展開,寫周遭景物。後三句,寫屋內傳出的織布聲。作者的觀察點,是在室外,好像攝影一樣,拍了一幅田舍圖,生動樸質,具有濃郁的生活氣息。《栩莊漫記》評:“《花間集》中忽有此淡朴詠田家耕織之詞,誠為異彩。蓋詞境至此,已擴放多矣!”


  其二
  摟倚長衢欲暮,瞥見神仙伴侶。微傅粉,攏梳頭,隱映畫簾開處。無語,無緒,慢曳羅裙歸去。

  『注』
  衢(qú渠)——大道。傅粉——擦粉。攏——收束。隱映句——意思是姑娘隱約出現在畫簾揭開的地方。

  『析』
  這首詞寫男子對姑娘的傾慕之情。
  頭二句寫在長街暮色之中,瞥見如仙女般的漂亮姑娘。“微傅粉”三句,寫姑娘隱約映現在畫簾揭開的地方,素淡的妝束,宛如畫中之人。“無語,無緒”四字,刻畫妙極,姑娘是那麼沉靜。結尾句,更妙,姑娘飄然而去,神態自若;而少年傾慕留連,久久難舍。《白雨齋詞話》曰:“情態逼真,令人如見。結三語有無限惋惜。”


  其三
  金絡玉銜嘶馬,系向綠楊陰下。朱戶掩,繡簾垂,曲院水流花謝。歡罷,歸也,猶在九衢深夜。

  『注』
  金絡玉銜——配有金絡頭玉嚼子的馬。歡罷——歡宴已完。九衢——四通八達的大路口。沈約《歲暮憨衰草》:凋芳卉之九衢,寶靈茅之三脊。”

  『析』
  這首詞寫男子冶遊之事。
  頭二句繪出了一幅綠蔭系馬的圖畫。從畫面上,我們可以看出某富家子弟已來到此處,但作者只寫“嘶馬”,不寫人,曲筆妙語。“朱戶掩”二句,暗示男方已入室內,“曲院”一句,寫室外景,略去內景的描寫。“歡罷,歸也”四字,寫尋歡已罷而歸,用筆簡略。結尾一句,說明天尚未明,可見全為男女幽會之事,然含而不露,境界深幽,並無猥褻之感。


  定西番二首
  其一
  雞祿山前游騎,邊草白,朔天明,馬蹄輕。
  鵲面弓離短韔,彎來月欲成。一隻鳴{骨孝}骸雲外,曉鴻驚。

  『注』
  雞祿山——山名,在今內蒙古自治區杭錦後旗西北部。東漢時,竇憲出雞鹿塞,與北匈奴戰於稽落山(即雞祿山),得勝後,登燕然山刻石記功而凱旋。遊騎——流動的騎兵。邊草白——塞上草枯,經霜後一派白色。朔天——北方的天。鵲面弓——弓名,弓背上飾有鵲形。韔(chàng 倡)——裝弓的袋子。《詩經·秦風·小戎》:“虎韔鏤膺,交韔二弓。”毛傳:“交二弓於韔中也。”彎來句——意思是拉開弓來如圓月一般。彎:拉開,作動詞用。月欲成:將成滿月形。鳴{骨孝}(xiāo肖)——響箭。

  『析』
  這首詞寫邊塞生活。上片寫一位邊防戰士騎著駿馬,在一望無際的霜雪草原上行進。“白”字,可見原野的荒涼冷落;“輕”字,見馬之輕快。下片寫他射鴻鳴鎬的情形:他拉弓如滿月,一箭曉鴻驚,英武姿態可睹。文學研究所《唐宋詞選》評道:“全詞風格雄健,節奏緊湊,色調明朗。”


  其二
  帝子枕前秋夜,霜幄冷,月華明,正三更。
  何處戍摟寒笛?夢殘聞一聲。遙想漢關萬里,淚縱橫。

  『注』
  帝子——原指帝王之子女。《楚辭·九歌·湘夫人》:“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朱熹集注:“帝子,謂湘夫人,堯之次女女英,舜次妃也。”此處帝子疑指烏孫公主。漢元封中,烏孫王昆莫遣使求婚,武帝飾江都王建之女細君為公主而嫁之,世稱烏孫公主。昆莫年老,言語不通,公主悲郁,自作歌以寫優,曰:“吾家嫁我兮天一方,遠托異國兮烏孫王。穹廬為室兮氈為牆,以肉為食兮酪為漿,常思漢土兮心內傷,願為黃鵠兮還故鄉。”幄(wò臥)——帳幕。戍樓——戍所的城樓。

  『析』
  這首詞詠烏孫公主之事。
  上片寫秋夜,三更時分,她還未睡著,在枕上,看月光如水,覺霜露淒清,鄉戀之情湧上心頭。
  下片寫她思漢的心情,時而在歸夢朦朧中,聞戍摟上傳來聲聲寒笛,更引起了她的家國之思,遙想家山相距萬里迢迢,何日能歸?不禁淚珠漣漣。這首詞,寫了身在異國的帝子思漢的情緒,是愛國思想的表現。


  河滿子
  冠劍不隨君去,江河還共恩深。歌袖半遮眉黛慘,淚珠旋滴衣襟。惆悵雲愁雨怨,斷魂何處相尋?

  『注』
  冠劍句——昔日用過的冠和劍還留在家。有物是人非之意。江河句——意思是恩情同江河一樣深。眉黛慘——眉目帶所悲慘之色。旋——隨即。意思是先心悲而隨即流淚。

  『析』
  這首詞寫懷人。
  頭二句寫女主人公見所懷之人的冠劍尚在,而人已去,想到他們恩深江河;“歌袖”二句寫她思念的悲傷情態,即使是在勉強歌唱時,也掩飾不住她帶愁的面容,有時還流下了思念的淚水;結尾二句寫她內心痛苦不堪,周圍的一切在她的眼裏都帶著愁意,終日難過,不知到何處去尋找她心愛的人。全詞情緒低沉,色彩暗淡,淒苦之狀,不忍思量。


  玉蝴蝶
  春欲盡,景仍長,滿園花正黃。粉翅兩悠颺,翩翩過短牆。
  鮮飆暖,牽遊伴,飛去立殘芳。無語對蕭娘,舞衫沉麝香。

  『注』
  景仍長——意思是景色仍然美好。長:善。鮮飆——春風。蕭娘——指代少女。見孫光憲《更漏子》“其一”注。沉麝——香料名,沉香與麝香。

  『析』
  這首詞詠蝴蝶。上片寫春將過時,美景尚在,翩翩起舞的雙蝶,時而戲花,時而相逐過牆。
  下片寫蝴蝶雙雙,自得其樂,在少女面前,引伴翩躚,它雖則無語;但這自然而然地會觸動少女的*,少女們看著蝴蝶輕盈的舞衫,怎不念及自己的羅裙。此首本詠蝶,而插進“無語對蕭娘”一句,使意境深入一層了。


  八拍蠻
  孔雀尾拖金線長,怕人飛起入丁香。越女沙頭爭拾翠,相呼歸去背斜陽。

  『注』
  金線長——指孔雀尾長如條條金線。丁香——樹名,常綠木本植物,高二丈餘,花淡紅色,花蕾芳香。這裏指孔雀伯人飛入丁香樹叢中。拾翠——原意是拾取翠鳥的羽毛作妝飾品,後多指婦女春日嬉戲的景象。曹植《洛神賦》:“或采明珠,或拾翠羽。”杜甫《秋興》詩之八:“佳人拾翠春相問,仙侶同舟晚更移。”背斜陽——背著夕陽而向東歸去。

  『析』
  這首詞寫南方小景之一。前二句寫了南方最珍貴的禽鳥孔雀,“拖金線”,繪出了孔雀的特徵。後二句寫越女們在沙洲上拾翠羽的活潑場面。全然是一幅風俗畫。


  竹枝二首
  其一
  門前春水竹枝白蘋花女兒,岸上無人竹枝小艇斜女兒。商女經過竹枝江欲暮女兒,散拋殘食竹枝飼神鴉女兒。

  『注』
  竹枝、女兒——都是唱歌時的和聲,女伴甚多,一人唱“門前春水”,眾和“竹枝”,又唱“白蘋花”,眾和“女兒”。與皇甫松《採蓮子》中的“舉棹”、“年少”的作用相同。商女——歌女。杜牧《泊秦淮》詩:“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飼神鴉——喂烏鴉。因烏鴉棲息於神祠之上,故稱“神鴉”。杜甫《過洞庭湖》:“護堤盤古木,迎棹舞神鴉。”宋辛棄疾《京口北固亭懷古》:“可堪囬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又據《岳陽風土記》載:巴陵鴉甚多,土人謂之神鴉,無敢弋者。穿堂人庖略不畏,園林果實未熟,耗啄已半。

  『析』
  這首詞也是寫南方小景。
  前二句繪出岸邊景象,“岸上無人小艇斜”,與“野渡無人舟自橫”(韋應物《滁州西澗》)的意境相似,清空古雅;後二句繪出船過此處,商女喂鴉的情景,生動樸質。全詞將脂粉味洗卻乾淨,充滿著濃郁的生活氣息。
  “竹枝”、“女兒”,是歌調的和詞,“枝”與“兒”相押,與《米蓮子》的和聲的位置不同,後者都在每句尾(見皇甫松《採蓮子》),此首和聲句中句尾都有。


  其二
  亂繩千結竹枝絆人深女兒,越羅萬文竹枝表長尋女兒。楊柳在身竹枝垂意緒女兒,藕花落盡竹枝見蓮心女兒。

  『注』
  亂繩句——這句話比喻情網陷人之深。絆:糾纏。越羅句——意思是越羅雖長萬丈,但製成衣物也只不過八尺。比喻女子無限深情,而表現出來還是有限的,含而難露之意。表:外衣。在身——自身、本身。藕花句——荷花凋落盡了,就見到了蓮子。比喻女兒的真心,終究會見到的。蓮心:蓮子,這裏雙關,也指女子的芳心。

  『析』
  這首竹枝是一首情歌。第一句用“亂繩千結”比喻女子陷入情網之中,第二句用“越羅萬丈”
  比喻情意無限,“表長尋”比喻感情難以外露。“楊柳垂意緒”比擬女子默默含情,“藕花落盡”暗示總有一天,“見蓮心”表示真情能為情人所知。全詞含蓄深沉,耐人尋味。


  思帝鄉
  如何?遣情情更多!永日水堂簾下,斂羞蛾。六幅羅裙窣地,微行曳碧波。看盡滿池疏雨,打團荷。

  『注』
  遣情——排除怨情。這句的意思是越是想消愁,而愁越是多。與“舉杯銷愁愁更愁”意相似。永日——整日。水堂——臨近池塘的廳堂。斂:皺。六幅羅裙——羅裙的樣式。六幅:六褶的意思。曳(yè夜)碧波——指女子在池邊微步而行,羅裙拂地,宛如池上蕩起的碧波。

  『析』
  這首詞寫閨情。
  頭二句開門見山,寫女主人公怨情似不可忍,所以無可奈何地呼喊而出:怎麼辦?想排除怨情,然而越排越多,真有“抽刀斷水水更流”之概。“永日”二句承上而來,因怨情更多,自然整日地愁眉不展了。“六幅”二句,寫她美麗的裝束和柔媚的舉止,“微行曳碧波”,刻畫絕美。未二句,描寫了她思緒不寧,百無聊奈的心情:只好看著稀疏的雨點,打著圓荷,那點點滴滴的聲響,宛如她破碎的心聲。清末王闓運《湘綺摟詞選》評道:“常語常景,自然丰采。”

  上行杯二首
  其一
  草草離亭鞍馬,從遠道此地分襟,燕宋秦吳千萬裏。
  無辭一醉。野棠開,汪草濕。佇立,沾泣,征騎駸駸。

  『注』
  草草——匆匆之意。分襟——分別。燕宋秦吳——春秋時國名,這裏表示北東西南各方。燕,主要部分在今河北北部;宋,主要部分在今河南東部;秦,主要在今陝西一帶;吳,主要在今江蘇南部。江淹《別賦》:“況秦吳兮絕國,複燕宋兮千里。”沾泣——位淚沾衣。駸駸(qīnqīn 侵侵):馬走得很快的樣子。《詩經·小雅·四牡》:“駕彼四駱,載驟駸駸。”朱熹注:“駸駸,驟貌。”

  『析』
  這首詞寫送別。上片頭二句,寫離亭分別,“鞍馬”,表明去程為陸路。“燕宋”句說明此別遠去,再難相見。
  下片頭句承上,由於別情悲傷,所以飲酒不辭一醉。“野棠”二句,寫送別時景象。“佇立,沾泣”,僅四字,刻畫出依依難舍之情。結尾一句,是送行者見馬而去。“駸駸”,本是馬快走的樣子,這裏是送行之人覺得馬行太快,其實未必如此,而是他難分難舍心理的外射。


  其二
  離棹逡巡欲動,臨極浦故人相送,去住心情知不共。
  金船滿捧,綺羅愁,絲管咽。囬別,帆影滅,江浪如雪。

  『注』
  離棹——將離別的船。逡巡(qūnqún 囷循)——徘徊不前。賈誼《過秦論》上篇:“秦人開關延敵,九國之師,逡巡而不敢進。”又白居易《重賦》詩:“裏胥迫我納,不許暫逡巡。”去住句——意思是走的人和留的人心情是不太相同的。金船——大酒杯,又稱“金鬥”。綺羅——指宴別時的恃女和歌女們。以其衣著惜代其人。囬別——囬首告別,依依不捨貌。

  『析』
  這首詞也寫送別。上片頭二句寫江浦送別,“離棹逡巡”,表示行舟難發,依戀之情可見。
  “棹”,說明去程是水路。“去住”句,是寫行人和留人心情總不會是一樣的,這是送行人的想法,他覺得自己心情更難過些。
  下片“金船”三句,寫離別飲酒,酒滿情深,別時,侍女們也感到難過,音樂聲低沉,如泣如訴。“囬別”句,寫行人囬首,依依而別。結尾二句,寫送者留連忘返,直到帆影消逝,唯見江浪如雪,其深情與李白《送孟浩然之廣陵》詩中“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相似。


  謁金門
  留不得!留得也應無益。白紵春衫如雪色,揚州初去日。
  輕別離,甘拋擲,江上滿帆風疾。卻羨彩鴛三十六,孤鸞還一隻。

  『注』
  白紵(zhù注)——白細麻布。《樂府詩集·白紵舞歌詩》:“質如輕雲色如銀,愛之遺誰贈佳人。制以為袍餘作中,袍以光軀中拂塵。”此言白紵春衫之色美。揚州——隋唐以來江南的重鎮。卻羨二句——意思是羡慕彩色鴛鴦鳥都是成雙成對的,而自己還是孤單一人。彩鴛三十六:鴛鴦三十六對。《西京雜記》:“霍光園中鑿大池,植五色睡蓮,養鴛鴦三十六對,望之爛若披錦。”《樂府詩集·雞鳴高樹巔》:“舍後有方池,池中雙鴛鴦,鴛鴦七十二,羅列自成行。”又《玉台新詠·古樂府·相逢狹路間》:“入門時左顧,但見雙鴛鴦;鴛鴦七十二,羅列自成行。”這裏指錦被上所繡的鴛鴦圖案,不必實指池中鴛鴦,也不必局限於三十六對。

  『析』
  這首詞寫閨人怨別離。
  上片寫她所愛之人離去時的情景。頭二句是說留不注他,即使留得住也沒有益,語中帶著無限憤怨。“白紵”二句,囬憶男方初往揚州去時的潰灑風流之狀,可見在怨憤中又懷念著男子的可愛形象。
  下片前三句,是言男方“輕別離”,甘心拋棄她,乘舟很快地離開了,與上片首二句相應。在她心中,仍怪怨男子的無情,而去者未必就真的那麼無情,全是她主觀上由愛而生怨的感覺而已。末尾二句,描寫她痛苦的心情,她羡慕那雙雙對對的鴛鴦,而歎息自己如孤鸞一隻。全詞筆墨沉鬱哀惋,字字含淚。劉永濟評:“此寫別情而特為強烈。”
  對此詞還有另一種解釋,認為是寫飄泊之感與相思之苦。唐圭璋先生《唐宋詞簡釋》雲:“此首寫飄泊之感與相思之苦。起兩句,即懊恨百端,沉哀入骨。‘白紵’兩句,記去揚州時之衣服,頗見潰灑豪邁之風度。下片換頭,自寫江上流浪,語亦沉痛,未兩句,更說明孤棲天涯之悲感。通篇入聲韻,故覺詞氣道警,情景沉鬱。”


  思越人二首
  其一
  古台平,芳草遠,館娃宮外春深。翠黛空留千載恨,教人何處相尋?
  綺羅無複當時事,露花點滴香淚。惆悵遙天橫綠水,鴛鴦對對飛起。

  『注』
  館娃宮——吳王夫差為西施而建。見溫庭筠《楊柳枝》“其五”注。翠黛二句——意思是美貌的西施早已不在人間了,教人何處去尋呢?剩下的只有千載不絕的恨意。翠黛:翠眉,借代為美女,此處特指西施。露花句——露珠點點如西子思鄉之淚。

  『析』
  這首詞是懷古之作,詠西施事。上片頭三句,寫館娃宮春色。“翠黛”二句,是說物是人非,當年的絕代佳人西施,如今不知何處尋,只有那綿綿不絕的遺恨垂千載。
  下片頭二句,寫吳王當時繁華豔美之事已不復存。露珠灑花,如西施的香淚點點。未二句,憶昔撫今,懷著惆悵,遙對天際綠水,看著對對飛起的鴛鴦。全詞意境幽遠,氣氛冷靜,韻味深沉。


  其二
  渚蓮枯,宮樹老,長洲廢苑蕭條。想像玉人空處所,月明獨上溪橋。
  經春初敗秋風起,紅蘭綠蕙愁死。一片風流傷心地,魂銷目斷西子。

  『注』
  諸蓮——諸洲上的荷葉。宮樹——館娃宮院內的樹木。長洲——吳王闔閭游獵之苑,在今江蘇吳縣西南。玉人——指西施。紅蘭句——花草也為往事而含愁枯死。

  『析』
  這首詞也是懷古之作,詠西施之事。上片頭三句寫吳宮廢苑的荒涼景象。“想像”二句,追懷西施,悵然有懷,“月明獨上溪橋”,充滿了詩情畫意。
  下片頭二句,寫春去秋來,蘭蕙愁死,既是自然界季節的更迭,也是當年吳國敗亡的慘景。結尾二句,是寫如今空剩當年風流而又個人傷心之地一片,再也看不到美麗的西子了。《白雨齋詞話》評:“筆致疏冷,‘經春’二語,淒豔而筆力甚道。”


  楊柳枝四首
  其一
  閶門風暖落花乾,飛遍江城雪不寒。獨有晚來臨水驛,閒人多憑赤欄於。

  『注』
  閶門——蘇州西北的城門。賀鑄《鷓鴣天》:“重過閶門萬事非,同來何事不同歸。”落花乾——落花為風吹盡。雪不寒——花絮如雪,然而不寒,指楊花柳絮。

  『析』
  這首詞詠柳。頭二句寫暮春風暖,江城柳絮紛飛如雪,寫景。後二句寫臨水驛邊,人們憑欄賞柳之閒情,寫人。全是一幅春柳圖,碧柳紅欄,分外好看。


  其二
  有池有榭即濛濛,浸潤翻成長養功。恰似有人長點檢,著行排立向春風。

  『注』
  有池句——意思是有池有榭的地方,常常就有柳絮紛飛。榭:在臺上蓋的高屋。宋玉《招魂》:“層台累榭,臨高山些。”濛濛:這裏指柳絮紛飛如細雨飄灑的樣子。浸潤句——意思是池水浸潤柳樹,反而成就了長期養育柳樹的功德。著行——排成行列。

  『析』
  這首詞也是詠柳。頭二句寫柳絮濛濛,而柳樹要靠池水滋養才能生成。後二句寫柳樹排立成行,如有人修剪,迎風婀娜,情意依依。


  其三
  根抵雖然傍濁河,無妨終日近笙歌。驂驂金帶誰堪比?還共黃鶯不較多。

  『注』
  根抵——樹根。驂驂(cāncān餐餐)——應作“毿毿”(sānsān),枝條細長的樣子。不較多——差不多。指柳絲與黃鶯相共,兩者均不遜色。較,差的意思。粱朝柳惲《牡丹》詩:“近來無奈牡丹何,數十千錢買一顆。今朝始得分明見,也共戎葵不校多。”皮日休《汴河懷古》詩:“若無水殿龍舟事,共禹論功不較多。”其中“校”與“較”通。

  『析』
  這首詞也是詠柳。
  頭二句寫柳雖生長在濁河之畔,但成長後,也常常接近富豪家的笙歌。後二句寫柳枝美如金帶,無與倫比,但與黃鸝相配而存,一靜一動,還是很和諧的春色。柳從“傍濁河”而後“近笙歌”,似有寓意,作者家世業農,獨好學而成材,步入惟幄,與柳頗有相似之處。


  其四
  萬株枯槁怨亡隋,似吊吳台各自垂。好是淮陰明月裏,酒樓橫笛不勝吹。

  『注』
  怨亡隋——隋大業元年,發民十萬,開邗渠,入江,築河堤,植楊柳,長一千三百里。見毛文錫《柳含煙》“其一”注。這句話的意思是因隋亡而柳也隨之枯槁。吳台——春秋時吳王所築台閣。又解:吳公台,今江蘇揚州市北,南朝宋沈慶之攻竟陵王誕時所築弩台。吳臺上多柳樹。淮陰——地名,今江蘇省淮陰縣西南,隋唐時設郡。酒樓句——意思是酒樓中,橫笛吹不盡《楊柳枝》曲調,不勝吹:吹不盡,《楊柳枝》為樂府《近代曲》名,白居易《楊柳技二十韻》題下自注:“《楊柳枝》,洛下新聲也。洛之小*有善歌之者,詞章音韻,聽可動人。”因曲調是在古樂府《折楊柳》或《折柳枝》的基礎上改編的,又稱“新翻《楊柳枝》”。白居易《楊柳枝》曰:“六麼水調家家唱,白雪梅花處處吹。古歌舊曲君休聽,聽取新翻楊柳枝。”

  『析』
  這首詞仍是寫柳。
  頭二句寫萬株柳樹枯槁,仿佛是在責怨已經滅亡了的隋朝。柳枝下垂,又仿佛是在憑弔吳王古台。後二句是說人們喜愛楊柳,常在明月夜裏,吹奏起以楊柳為題的樂曲,情意不盡。


  望梅花
  數枝開與短牆平,見雪萼紅甜相映,引起誰人邊塞情?
  簾外欲三更,吹斷離愁月正明,空聽隔江聲。

  『注』
  數枝——指梅花。雪萼紅跗——寫梅花形態,晶瑩的花萼,紅色的花房。附(fu夫),通“柎”。本為花的萼房。《管子·地員》:“朱跗黃實。”尹知章注:“跗,花足也。”沈約《郊居賦》:“銜素蕊於青跗。”萼房即指“花托”,其色多為青色,此言“紅跗”,是就梅花整個顏色而言,不必拘泥於“花托”。吹斷二句——意思是明月照耀,離愁索繞,又聞隔江吹奏梅花曲調,其音淒清,斷斷續續,更令人銷魂,這裏的梅花曲調是指以梅花為題的曲子,如漢橫吹曲有《梅花落》等。李白《與史郎中欽聽黃鶴樓上吹笛》:“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析』
  這首詞詠梅花。
  上片寫梅花數枝,橫子短牆,紅白相間,不知引起了多少閨婦的思邊之情。
  下片寫在月明之夜,聞隔江傳來的梅花小曲,聲音斷續,離情別緒,深含在這清淒的笙笛之中。


  漁歌子二首
  其一
  草芊芊,波漾漾。湖邊草色連波漲。沿蓼岸,泊楓汀,天際玉輪初上。
  扣舷歌,聯極望。槳聲伊軋知何向?黃鵠叫,白鷗眠,誰似儂家疏曠?

  『注』
  芊芊——芳草茂盛的樣子。 漾漾——水波動盪的樣子。連波漲——意思是草色與波浪相映連成一片。泊楓汀——船停泊於有楓樹的水汀邊。玉輪——明月。駱賓王《在江南贈宋五之問》詩:“玉輪涵地開,劍匣連星起。”聯極望——向四邊遠望。伊軋——象聲詞,搖槳之聲,同“咿呀”。黃鵠(hù胡)——天鵝,游禽類,體長三尺多,形似鵝,頸長,上嘴有黃色之瘤,多為白色,棲于水濱。儂家——我,自稱。疏曠——自由自在,曠達放縱。

  『析』
  這首詞抒寫漁家情懷。上片頭三句寫湖上風光,突出了湖上的草色濃郁。“沿蓼岸”三句,寫舟泊楓汀,月華初上,境界開闊靜美,水天一色。
  下片寫漁家之樂。扣舷而歌,騁目而望,搖著槳兒在湖上自由自在地蕩漾。聽著黃鵠的叫聲,見到白鷗棲息,漁人更感到自己同鳥兒一樣的自由,於是就有“誰似依家疏曠”之感。


  其二
  泛流螢,明又滅。夜涼水冷東灣闊。風浩浩,笛寥寥,萬頃金波澄澈。
  杜若洲,香鬱烈。一聲宿雁霜時節。經霅水,過松江,盡屬依家日月。

  『注』
  流螢——飛行的螢火蟲。杜牧《秋夕》詩:“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金波——月光遍灑如金波。《漢書·郊把志》:“月穆穆兮金波。”杜若——香草名,又稱“社蘅”。屈原《九歌·湘君》:“采芳洲兮杜若,將以遺兮下女。”霅(zhà乍)水——即霅溪,水名,在今浙江省吳興縣一帶,東北流入太湖。松江——即吳松江,今江蘇吳縣一帶,是太湖最大的支流。

  『析』
  這首詞寫漁人泛舟的情景。上片寫秋夜泛舟東灣,感夜涼水冷,見流螢明滅,迎浩蕩江風,聽寥寥笛聲,在遼闊無際的萬頃月光裏,漁家是感到那麼開朗舒坦。下片寫漁人的情懷,在寂靜的江夜裏,水洲上送過來杜若的芬芳,時而也聽到宿雁的叫聲。漁人在清秋霜寒中,乘著輕舟,經霅水,過松江,江上萬物,都入其心目,好不囪在自樂,所以有“盡屬儂家日月”之感。魏承斑,生卒未詳,字裏無考。據《十國春秋》所載,只知他是王建養子齊王王宗弼(原姓魏,名弘夫)之子。承斑仕蜀為駙馬都尉,宮至太尉。他的詞如李冰若在《栩莊漫記》中所評:“濃豔處近飛卿,間有清朗之作,特不多耳。”

  魏太尉承斑二首
  菩薩蠻二首
  其一
  羅據薄薄秋波染,眉間畫時山兩點。相見綺筵時,深情暗共知。翠翹雲鬢動,斂態彈金鳳。宴罷入蘭房,邀人解佩璫。

  『注』
  秋波染——如碧波之色染成,即深藍色。山兩點——指眉畫得如遠山兩點,眉色美麗。絝筵——華麗的筵席上。彈金鳳——彈奏飾有金鳳圖形的琴。蘭房——芳香華麗之房。佩璫——指代妝束。

  『析』
  這首詞寫一女子宴罷縱情。
  上片寫宴上傳情。“羅裾”二句,用她在筵宴上的裝束,顯示其美麗:薄裙深藍,如秋水染成,眉色娟秀.如黛山兩點。她不僅是個美女,而且是個情女,“相見”二句就是寫她與情人在筵宴上眉目傳情。
  下片寫宴後縱情。“翠翹”二句,緊接上片的美女、情女,寫其還是個才女。在她“斂態”撫琴的媚姿中,似乎可以體察出她卓越的琴藝,聽到她委婉動聽的琴聲,表達了她心中的厚意深情。最後兩句寫其邀人縱情。


  其二
  羅衣隱約金泥畫,玳筵一曲當秋夜。聲戰覷人嬌,雲鬟嫋翠翹。酒醇紅玉軟,眉翠秋山遠。繡幌麝煙沉,誰人知兩心?

  『注』
  羅衣句——羅衣上隱約可見泥金的繡飾。金泥:塗金色。耿筵二句——秋夜之時,在富麗堂皇的筵席上,她一曲清歌,聲音微顫,含情相視,無限嬌燒可愛。酒醺句——酒氣薰薰,使她的面容更加嫵媚。紅玉:指女子臉色。《西京雜記》:“趙後(飛燕)體輕腰弱,善行步進退,女弟昭儀不能及也;但昭儀弱骨豐肌,尤工笑語,二人並色如紅玉。”

  『析』
  這首詞寫酒宴上的美人。上片寫她筵上清歌。首句以服飾之美寫出人物之美。後三句寫她秋夜當筵清歌,含情動人,以及其歌唱時姿態的嫵媚。下片寫她酒後的玉容形象和她難以傾訴的心曲。“誰人知兩心”,隱藏著環境不能使她與情人自由相愛的苦衷。

  落落校録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