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莊《浣花詞》





  歸國遙
  春欲暮,滿地落花紅帶雨。惆悵玉籠鸚鵡,單棲無伴侶。
  南望去程何許?問花花不語。早晚得同歸去,歸無雙翠羽。

  歸國遙
  金翡翠,為我南飛傳我意:罨畫橋邊春水,幾年花下醉?
  別後只知相愧,淚珠難遠寄。羅幕繡帷鴛被,舊歡如夢裏。

  歸國遙
  春欲晚,戲蝶遊蜂花爛漫。日落謝家池館,柳絲金縷斷。
  睡覺綠鬟風亂,畫屏雲雨散。閑倚博山長歎,淚流沾皓腕。

  更漏子
  鐘鼓寒,樓閣暝,月照古銅金井。深院閉,小庭空,落花香露紅。
  煙柳重,春霧薄。燈背月(一作小)窗高閣。閑倚戶,暗沾衣,待郎郎不歸。

  荷葉杯
  絕代佳人難得,傾國。花下見無期。一雙愁黛遠山眉,不忍更思惟。
  閑掩翠屏金鳳,殘夢。羅幕畫堂空。碧天無路信難通,惆悵舊房櫳。

  荷葉杯
  記得那年花下,深夜。初識謝娘時。水堂西面畫簾垂,攜手暗相期。
  惆悵晚鶯殘月,相別。從此隔音塵。如今俱是異鄉人,相見更無因。

  河傳
  何處?煙雨,隋堤春暮。柳色蔥蘢。畫橈金縷,翠旗高颭香風。水光融。
  春娥殿腳春妝媚。輕雲裏,綽約司花*。江都宮闕,清淮月映迷樓。古今愁。

  河傳
  春晚,風暖,錦城花滿。狂殺遊人。玉鞭金勒,尋勝馳驟輕塵。惜良辰。
  翠娥爭勸臨邛酒。纖纖手,拂面垂絲柳。歸時煙裏,鐘鼓正是黃昏。暗銷魂。

  河傳
  錦浦,春女,繡衣金縷。霧薄雲輕。花深柳暗,時節正是清明。雨初晴。
  玉鞭魂斷煙霞路。鶯鶯語,一望巫山雨。香塵隱映,遙見翠檻紅樓。黛眉愁。

  江城子
  恩重嬌多情易傷。漏更長,解鴛鴦。朱唇未動,先覺口脂香。緩揭繡衾抽皓腕,移鳳枕,枕潘郎。

  江城子
  髻鬟狼籍黛眉長。出蘭房,別檀郎。角聲嗚咽,星斗漸微茫。露冷月殘人未起,留不住,淚千行。

  酒泉子
  月落星沉,樓上美人春睡。綠雲傾,金枕膩,畫屏深。
  子規啼破相思夢,曙色東方才動。柳煙輕,花露重,思難任。

  木蘭花
  獨上小樓春欲暮,愁望(一作望斷)玉關芳草路。消息斷,不逢人,卻斂細眉歸繡戶。
  坐看落花空歎息,羅袂濕斑紅淚滴。千山萬能水不曾行,魂夢欲教何處覓?

  女冠子
  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別君時。忍淚佯低面,含羞半斂眉。
  不知魂已斷,空有夢相隨。除卻天邊月,沒人知。

  女冠子
  昨夜夜半,枕上分明夢見。語多時。依舊桃花面,頻低柳葉眉。
  半羞還半喜,欲去又依依。覺來知是夢,不勝悲。

  菩薩蠻
  紅樓別夜堪惆悵,香燈半卷流蘇帳。殘月出門時,美人和淚辭。
  琵琶金翠羽,弦上黃鶯語。勸我早歸家,綠窗人似花。

  菩薩蠻
  人人盡說江南好,遊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
  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雙(一作霜)雪。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

  菩薩蠻
  如今卻憶江南樂,當時年少春衫薄。騎馬倚斜橋,滿樓紅袖招。
  翠屏金屈曲,醉入花叢宿。此度見花枝,白頭誓不歸。

  菩薩蠻
  勸君今夜須沉醉,尊前莫話明朝事。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
  須愁春漏短,莫訴金杯滿。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

  菩薩蠻
  洛陽城裏春光好,洛陽才子他鄉老。柳暗魏王堤,此時心轉迷。
  桃花春水綠,水上鴛鴦浴。凝恨對殘暉,憶君君不知。

  清平樂
  春愁南陌,故國音書隔。細雨霏霏梨花(一作蕊)白,燕拂畫簾金額。
  盡日相望王孫,塵滿衣上淚痕。誰向橋邊吹笛?駐馬西望消魂。

  清平樂
  野花芳草,寂寞關山道。柳吐金絲鶯語早,惆悵香閨暗老。
  羅帶悔結同心,獨憑朱欄思深。夢覺半床斜月,小窗風觸鳴琴。

  清平樂
  何處游女,蜀國多雲雨。雲解有情花解語,窣地繡羅金縷。
  妝成不整金鈿,含羞待月秋千。住在綠槐陰裏,門臨春水橋邊。

  清平樂
  鶯啼殘月,繡閣香燈滅。門外馬嘶郎欲別,正是落花時節。
  妝成不畫蛾眉,含愁獨倚金扉。去路香塵莫掃,掃即郎去歸遲。

  訴衷情
  燭燼香殘簾半(一作未)卷,夢初驚。花欲謝,深夜,月朧明。何處按歌聲?輕輕。舞衣塵暗生,負*。

  訴衷情
  碧沼紅芳煙雨靜,倚蘭橈。垂玉珮,交帶,嫋纖腰。鴛夢隔星橋,迢迢。越羅香暗銷,墜花翹。

  上行杯
  芳草灞陵春岸。柳煙深,滿樓弦管。一曲離聲腸寸斷。
  今日送君千萬,紅縷(一作鏤)玉盤金鏤盞。須勸。珍重意,莫辭滿。

  上行杯
  白馬玉鞭金轡。少年郎,離別容易。迢遞去程千萬裏。
  惆悵異鄉雲水,滿酌一杯勸和淚。須愧。珍重意,莫辭醉。

  思帝鄉
  雲髻墜,鳳釵垂。髻墜釵垂無力,枕函欹。
  翡翠屏深月落,漏依依。說盡人間天上,兩心知。

  思帝鄉
  春日遊,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天仙子
  悵望前囬夢裏期,看花不語苦尋思。露桃宮裏小腰肢。眉眼細,鬢雲垂。唯有多情宋玉知。

  天仙子
  深夜歸來長酩酊,扶入流蘇猶未醒。醺醺酒氣麝蘭和。驚睡覺,笑呵呵。長道(一作笑)人生能幾何?

  天仙子
  蟾彩霜華夜不分,天外鴻聲枕上聞。繡衾香冷懶重熏。人寂寂,葉紛紛。才睡依前夢見君。

  天仙子
  夢覺雲(一作銀)屏依舊空,杜鵑聲咽隔簾櫳。玉郎薄幸去無蹤。一日日,恨重重。淚界蓮腮兩線紅。

  天仙子
  金似衣裳玉似身,眼如秋水鬢如雲。霞裙月帔一群群。來洞口,望煙分,劉阮不歸春日曛。


  浣溪沙
  清曉妝成寒食天,柳球斜嫋間花鈿。捲簾直出畫堂前。
  指點牡丹初綻朵,日高猶自憑朱欄。含顰不語恨春殘。

  浣溪沙
  欲上秋千四體慵,擬交人送又心忪。畫堂簾幕月明風。
  此夜有情誰不極,隔牆梨雪又玲瓏。玉容憔翠惹微紅。

  浣溪沙
  惆悵夢餘山月斜,孤燈照壁背窗紗。小樓高閣謝娘家。
  暗想玉容何所似?一枝春雪凍梅花。滿身香霧簇朝霞。

  浣溪沙
  綠樹藏鶯鶯正啼,柳絲斜拂白銅堤。弄珠江上草萋萋。
  日暮飲歸何處客?繡鞍驄馬一聲嘶。滿身蘭麝醉如泥。

  浣溪沙
  夜夜相思更漏殘,傷心明月憑欄杆。想君思我錦衾寒。
  咫尺畫堂深似海,憶來唯把舊書看。幾時攜手入長安?

  望遠行
  欲別無言倚畫屏,含恨暗傷情。謝家庭樹錦雞鳴,殘月落邊城。
  人欲別,馬頻嘶,綠槐千里長堤。出門芳草路萋萋,雲雨別來易東西。不忍別君後,卻入舊香閨。

  喜遷鶯
  人洶洶,鼓冬冬,襟袖五更風。大羅天上月朦朧,騎馬上虛空。
  香滿衣,雲滿路,鸞鳳繞身飛舞。霓旌絳節一群群,引見玉華君。

  喜遷鶯
  街鼓動,禁城開,天上探人囬。鳳銜金榜出雲來,平地一聲雷。
  鶯已遷,龍已化,一夜滿城車馬。家家樓上簇神仙,爭看鶴沖天。

  小重山
  一閉昭陽春又春。夜寒宮漏永,夢君恩。臥思陳事暗消魂。羅衣濕,紅袂有啼痕。
  歌吹隔重閽。繞庭芳草綠,倚長門。萬般惆悵向誰論?凝情立,宮殿欲黃昏。

  應天長
  綠槐陰裏黃鶯語,深院無人春晝午。畫簾垂,金鳳舞,寂寞繡屏香一炷(一作縷)。
  碧天雲,無定處,空有夢魂來去。夜夜綠窗風雨,斷腸君信否?

  應天長
  別來半歲音書絕,一寸離腸千萬結。難相見,易相別,又是玉樓花似雪。
  暗相思,無處說,惆悵夜來煙月。想得此時情切,淚沾紅袖黦。

  謁金門
  春漏促,金燼暗挑殘燭。一夜簾前風撼竹,夢魂相斷續。
  有個嬌嬈如玉,夜夜繡屏孤宿。閑抱琵琶尋舊曲,遠山眉黛綠。

  謁金門
  空相憶,無計得傳消息。天上嫦娥人不識,寄書何處覓?
  新睡覺來無力,不忍把(一作看)伊書跡。滿院落花春寂寂,斷腸芳草碧。

  『補遺詞』
  定西番
  挑盡金燈紅燼,人灼灼,漏遲遲,未眠時。斜倚銀屏無語,閒愁上翠眉。悶殺梧桐殘雨,滴相思。

  定西番
  芳草叢生結縷(一作縷結),花豔豔,雨濛濛,曉庭中。塞遠久無音問,愁消鏡裏紅。紫燕黃鸝猶生(一作至),恨何窮!


  清平樂
  綠楊春雨,金線飄千縷。花折香枝黃鸝語,玉勒雕鞍何處。
  碧窗望斷燕鴻,翠簾睡眼溟濛。寶瑟誰家彈罷?含悲斜倚屏風。

  清平樂
  瑣窗春暮,滿地梨花雨。君不歸來晴(一作情)又去,紅淚散沾金縷。
  夢魂飛斷煙波,傷心不奈春何。空把金針獨坐,鴛鴦愁繡雙窠。

  怨王孫
  錦裏,蠶市,滿街珠翠,千萬紅妝。玉蟬金雀,寶髻花簇鳴璫,繡衣長。
  日斜歸去人難見,青樓遠,隊隊行雲散。不知今夜,何處深鎖蘭房,隔仙鄉。

  謁金門
  春雨足,染就一溪新綠。柳外飛來雙羽玉,弄晴相對浴。
  樓外翠簾高軸,倚偏欄杆幾曲。雲淡水平煙樹簇,寸心千里目。


  『存疑詞』
  小重山
  春到長門春草青。玉階華露滴,月朧明。東風吹斷紫簫聲。宮漏促(一作金爐冷),簾外啼曉(一作曉啼)鶯。
  愁絕夢難成,紅(一作殘)妝流(一作和)宿淚,不勝情。手挼裙帶繞階(一作花)行。思君切,羅幌暗塵生。

  小重山
  秋到長門秋草黃。畫梁雙燕去,出宮牆。玉簫無複理霓裳。金蟬墜,鸞鏡掩休妝。
  憶昔在昭陽。舞衣紅綬帶,繡鴛鴦。至今猶惹禦爐香。魂夢斷,愁聽漏更長。

  玉樓春
  日照玉樓花似錦,樓上醉和春色寢。綠楊風送小鶯聲,殘夢不成離玉枕。
  堪愛晚來韶景甚,寶柱秦箏方再品。青娥紅臉笑來迎,又向海棠花下飲。




  作者簡註:

  韋莊,公元八三六年至公元九一零年,字端已,京兆杜陵(今陝西西安市)人。他是沒落官僚家庭的子弟,身世孤貧而才敏過人。昭宗乾甯元年(公元八九四年)進士及第,任校書郎、左補闕(門下省諫官)等官職。六十六歲時到四川,節度使(管教數州的地方軍政長官)王建任他為掌書記。唐亡,王建自立為蜀帝,以韋莊為宰相。黃巢起義入長安時(公元八八零年)年,韋莊正在城中。他的長詩《秦婦吟》即是描寫起義軍入城時的情況,全詩的主要傾向是反動的,此後軍閥混戰,他長期流寓在河南、江蘇、江西、湖南和湖北等地,各地的山水風物和民歌曾給他難忘的印象,並對他的小詞產生很大的影響。

  韋莊是繼溫庭筠之後開創新風氣的詞人,他打破了以雕琢豔麗為詞的特色看法,改用白描手法抒寫個人情感,得疏朗秀之致。他雖名列花間,詞風卻迥異于溫詞及花間其他詞作。他的詞作對南唐李煜詞及宋代一些詞起過較大的影響。有《浣花集》,詞散佚甚多。《花間集》收他的詞四十八首。

  落落校録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