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殊《珠玉詞集》





  點絳唇
  露下風高,井梧宮簟生秋意。畫堂筵啓,一曲呈珠(一作笙歌)綴。
  天外行雲,欲去凝香袂。爐煙起,斷腸聲裏,斂盡雙蛾翠。

  浣溪沙
  閬苑瑤颱風露秋,整鬟凝思捧觥籌。欲歸臨別強遲留。
  月好謾成孤枕夢,酒闌空得兩眉愁。此時情緒悔風流。

  浣溪沙
  三月和風滿上林,牡丹嬌豔直千金。惱人天氣又春陰。
  爲我轉囬紅臉(一作粉)面,向誰分付紫台(一作檀)心,有情須殢酒杯深。

  浣溪沙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台。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

  浣溪沙
  紅蓼花香夾岸稠,綠波春水向東流。小船輕舫好追遊。
  漁父酒醒重撥棹,鴛鴦飛去卻回頭。一杯銷盡兩眉愁。

  浣溪沙
  淡淡梳妝薄薄衣,天仙模樣好容儀。舊歡前事入顰眉。
  閑役夢魂孤燭暗,恨無消息畫簾重。且留雙淚說相思。

  浣溪沙
  小閣重簾有燕過,晚花紅片落庭莎。曲欄杆影入涼波。
  一霎好風生翠幕,幾回疏雨滴圓荷。酒醒人散得愁多。

  浣溪沙
  宿酒才醒厭玉卮,水沈香冷懶熏衣。早梅先綻日邊枝。
  寒雪寂寥初散後,春風悠颺欲來時。小屏閑放畫簾垂。

  浣溪沙
  綠葉紅花媚曉煙,黃蜂金蕊欲披蓮。水風深處懶回船。
  可惜異香珠箔外,不辭清唱玉尊前。使星歸覲九重天。

  浣溪沙
  湖上西風急暮蟬,夜來清露濕紅蓮。少留歸騎促歌筵。
  爲別莫辭金盞酒,入朝須近玉爐煙。不知重會是何年?

  浣溪沙
  楊柳陰中駐彩旌,芰荷香裏勸金觥。小詞流入管弦聲。
  只有醉吟寬別恨,不須朝暮促歸程。雨條煙葉系人情。

  浣溪沙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閒離別易銷魂。酒筵歌席莫辭頻。
  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

  浣溪沙
  玉碗冰寒滴露華,粉融香雪透輕紗。晚來妝面勝荷花。
  鬢嚲欲迎眉際月,酒紅初上臉邊霞。一場春夢日西斜。

  清商怨
  關河愁思望處滿,漸素秋向晚。雁過南雲,行人回淚眼。
  雙鸞衾裯悔展,夜又永、枕孤人遠。夢未成歸,梅花聞塞管。
  按:此首又見《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

  菩薩蠻
  芳蓮九蕊開新豔,輕紅淡(一作嫩)白勻雙臉。一朵近華堂,學人宮樣妝。
  著(一作看)時斟美酒,共祝千年壽。銷得曲中誇,世間無此花。

  菩薩蠻
  秋花最是黃葵好,天然嫩態迎秋早。染得道家衣,淡妝梳洗時。
  曉來清露滴,一一金杯側。插向綠雲鬢(疑是鬟),便隨王母仙。

  菩薩蠻
  人人盡道黃葵淡,儂家解說黃葵豔。可喜萬般宜,不勞朱粉施。
  摘取承金盞(一作摘承金盞酒),勸我千長算(一作壽)。擎作女真冠,試伊嬌面看。

  菩薩蠻
  高梧葉下秋光晚,珍叢化出黃金盞。還似去年時,傍(一作倚)欄三兩枝。
  人情須耐久,花面長依舊。莫學蜜蜂兒,等閒悠颺飛。

  訴衷情
  青梅(一作樓)煮酒鬥時新,天氣欲殘春。東城南陌花下,逢著意中人。
  回繡袂,展香茵,敘情親。此時(一作情)拚作,千尺遊絲,惹住朝雲。

  訴衷情
  東風楊柳欲青青,煙淡雨初晴。惱他香閣濃睡,撩亂有啼鶯。
  眉葉細,舞腰輕,宿妝成。一春芳意,三月和風,牽系人情。

  訴衷情
  芙蓉金菊鬥馨(一作芬)香,天氣欲(一作近)重陽。遠村秋色如畫,紅樹(一作細葉)間疏黃(一作篁)。
  流水淡,碧天長,路茫茫。憑高目斷,鴻雁來時,無限思量(一作淒涼)。

  訴衷情
  數枝金菊對芙蓉,搖(一作零)落意重重。不知多少幽怨,和露泣西風。
  人散後,月明中,夜寒濃。謝娘愁臥,潘令閑眠,心事無窮。
  按:此首又見《張子野詞》。

  訴衷情
  露蓮雙臉遠山眉,偏與淡妝宜。小庭簾幕春晚,閑共柳絲垂。
  人別後,月圓時,信遲遲。心心念念,說盡無憑,只是相思。

  訴衷情
  秋風吹綻北池蓮,曙雲樓閣鮮。畫堂今日嘉會,齊拜玉爐煙。
  斟美酒,祝芳筵,奉觥船。宜春耐夏,多福莊嚴,寶貴長年。

  訴衷情
  世間榮貴月中人,嘉慶在今辰。蘭堂簾幕高卷,清唱遏行雲。
  持玉盞,斂紅巾,祝千春。榴花壽酒,金鴨爐香,歲歲長新。

  采桑子
  紅英一樹春來早,獨佔芳時。我有心期,把酒攀條惜絳蕤。
  無端一夜狂風雨,暗落繁枝。蝶怨鶯悲,滿眼春愁說向誰?

  采桑子
  陽和二月芳菲遍,暖景溶溶。戲蝶遊蜂,深入千花粉豔中。
  何人解系天邊日,占取春風。免使繁紅,一片西飛一片東。

  采桑子
  櫻桃謝了梨花發,紅白相催。燕子歸來,幾處風簾繡戶開。
  人生樂事知多少,且酌金杯。管咽弦哀,慢引蕭娘舞袖回。
  按:此首又見杜安世《杜壽域詞》。

  采桑子
  石竹
  古羅衣上金針樣,繡出芳妍。玉砌朱欄,紫豔紅英照日鮮。
  佳人畫閣新妝了,對立叢邊。試摘嬋娟,貼向眉心學翠鈿。

  采桑子
  時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長恨離亭,滴淚(一作淚滴)春衫酒易醒。
  梧桐昨夜西風急,淡月朧明。好夢頻驚,何處高樓雁一聲?

  采桑子
  林間摘遍雙雙葉,寄與相思。朱槿開時,尚有山榴一兩枝。
  荷花欲綻金蓮子,半落紅衣。晚雨微微,待得空梁宿燕歸。

  酒泉子
  三月暖風,開卻好花無限了,當年叢下落紛紛。最愁人。
  長安多少利名身。若有一杯香桂酒,莫辭花下醉芳茵。且留春。

  酒泉子
  春色初來,遍被(一作拆)紅芳千萬樹,流鶯粉蝶鬥翻飛。戀香枝。
  勸君莫惜縷金衣。把酒看花須強飲,明朝後日漸離披。惜芳時。

  望仙門
  紫薇枝上露華濃,起秋風。管弦聲細出簾櫳,象筵中。
  仙酒斟雲液,仙歌轉繞梁虹。此時佳會慶相逢。慶相逢,歡醉且從容。

  望仙門
  玉壺清漏起微涼,好秋光。金杯重疊滿瓊漿,會仙鄉。
  新曲調絲管,新聲更颭霓裳。博山爐暖泛濃香。泛濃香,爲壽百千長。

  望仙門
  玉池波浪碧如鱗,露蓮新。清歌一曲翠眉顰,舞華茵。
  滿酌蘭英酒,須知獻壽千春。太平無事荷君恩。荷君恩,齊唱望仙門。

  謁金門
  秋露墜,滴盡楚蘭紅淚。往事舊歡何限意,思量如夢寐。
  人貌老於前歲,風月宛然無異。座有嘉賓尊有桂,莫辭終夕醉。

  清平樂
  春花秋草,只是催人老。總把千山眉黛掃,未抵別愁多少。
  勸君綠酒金杯,莫嫌絲管聲催。兔走烏飛不住,人生幾度三(一作樓)台。

  清平樂
  秋光向晚,小閣初開宴。林葉殷紅猶未遍,雨後青苔滿院。
  蕭娘勸我金卮,殷勤更唱新詞。暮去朝來即老(一作老盡),人生不飲何爲?

  清平樂
  春來秋去,往事知何處?燕子歸飛蘭泣露,光景千留不住。
  酒闌人散草草(一作忡忡),閑階獨倚梧桐。記得去年今日,依前(一作然)黃葉西風。

  清平樂
  金(一作西)風細細,葉葉梧桐墜。綠酒初嘗人易醉,一枕小窗濃睡。
  紫薇朱槿花(一作初)殘,斜陽卻照欄杆。雙燕欲歸時節,銀屏昨夜微寒。

  清平樂
  紅箋小字,說盡平生意。鴻雁在(一作穿)雲魚在水,惆悵此情難寄。
  斜陽獨倚西樓,遙山恰對簾鈎。人面不知何處,綠波依舊東流。

  更漏子
  蕣華濃,山翠淺,一寸秋波如剪。紅日永,綺筵開,暗隨仙馭來。
  遏雲聲,回雪袖,占斷曉鶯春柳。才送目,又顰眉,此情誰得知?

  更漏子
  塞鴻高,仙露滿,秋入銀河清淺。逢好客,且開眉,盛年能幾時?
  寶箏調,羅袖軟,拍碎畫堂檀板。須盡醉,莫推辭,人生多別離。

  更漏子
  雪藏梅,煙著柳,依約上春時候。初送雁,欲聞鶯,綠池波浪生。
  探花開,留客醉,憶得去年情味。金盞酒,玉爐香,任他紅日長。

  更漏子
  菊花殘,梨葉墮,可惜良辰虛過。新酒熟,綺筵開,不辭紅玉杯。
  蜀弦高,羌管脆,慢颭舞娥香袂。君莫笑,醉鄉人,熙熙長似春。

  相思兒令
  昨日探春消息,湖上綠波平。無奈繞堤芳草,還向舊痕生。
  有酒且醉瑤觥,更何妨、檀板新聲。誰教楊柳千絲,就中牽系人情。

  相思兒令
  春色漸芳菲也,遲日滿煙波。正好豔陽時節,爭奈落花何。
  醉殺(一作來)擬恣狂歌,斷腸中、贏得愁多。不如歸傍紗窗,有人重畫雙蛾。

  喜遷鶯
  風轉蕙,露催蓮,鶯語尚綿蠻。堯蓂隨月欲團圓,真馭降荷蘭。
  褰油幕,調清樂,四海一家同樂。千官心在玉爐香,聖壽祝天長。

  喜遷鶯
  歌斂黛,舞縈風,遲日象筵中。分行珠翠簇繁紅,雲髻嫋瓏璁。
  金爐暖,龍香遠,共祝堯齡萬萬。曲終休解畫羅衣,留伴彩雲飛。

  喜遷鶯
  花不盡,柳無窮,應與我情同。觥船一棹百分空,何處不相逢。
  朱弦悄,知音少,天若有情應老。勸君看取利名場,今古夢茫茫。
  按:此首又見杜安世《杜壽域詞》。

  喜遷鶯
  燭飄花,香掩燼,中夜酒初醒。畫樓殘點兩三聲,窗外月朧明。
  曉簾重,驚鵲去,好夢不知何處。南園春色已歸來,庭樹有寒梅。

  喜遷鶯
  曙河低,斜月淡,簾外早涼天。玉樓清唱倚朱弦,餘韻入疏煙。
  臉霞輕,眉翠重,欲舞釵鈿搖動。人人如意祝爐香,萬(一作爲)壽百千長。

  撼庭秋
  別來音信千里,恨(一作悵)此情難寄。碧紗秋月,梧桐夜雨,幾(一作夢)回無寐。
  樓高目斷,天遙雲黯,只堪憔悴。念蘭堂紅燭,心長焰短,向人垂淚。

  胡搗練
  小桃花與早梅花,儘是(一作自逞)芳妍品格。未上東風先拆,分付春消息。
  佳(一作美)人釵上玉尊前,朵朵穠香堪惜。誰把彩毫描得,免恁輕抛擲。

  秋蕊香
  梅蕊雪殘香瘦,羅幕輕寒微透。多情只似春楊柳,占斷可憐時候。
  蕭娘勸我杯中酒,翻紅袖。金烏玉兔長飛走,爭得朱顔依舊。

  秋蕊香
  向曉雪花呈瑞,飛遍玉城瑤砌。何人剪碎天邊桂,散作瑤田瓊蕊。
  蕭娘斂盡雙蛾翠,回香袂。今朝有酒今朝醉,遮莫更長無昨。

  滴滴金
  梅花漏泄春消息,柳絲長,草芽碧。不覺星霜鬢邊白,念時光堪惜。
  蘭堂把酒留嘉客,對離筵,駐行色。千里音塵便疏隔,合有人相憶。

  燕歸梁
  雙燕歸飛繞畫堂,似留戀虹梁。清風明月好時光。更何況,綺筵張。
  雲衫侍女,頻傾壽酒(一作桂醑),加意動笙簧。人人心在玉爐香。慶佳會,祝筵(一作延)長。

  燕歸梁
  金鴨香爐起瑞煙,呈妙舞開筵。陽春一曲動朱弦,斟美酒,泛觥船。
  中秋五日,風清露爽,猶是早涼天。蟠桃花發一千年,祝長壽,比神仙。

  望漢月
  千縷萬條堪結,占斷好風良月。謝娘春晚先多愁,更撩亂、絮如雪(一作飛絮如雪)。
  短亭相送處,長憶得、醉中攀折。年年歲歲好時節,怎奈(一作怎奈尚)、有人離別。

  少年遊
  重陽過後,西風漸緊,庭樹落紛紛。朱欄向曉,芙蓉嬌豔,特地鬥芳新。
  霜前月下,斜紅淡蕊,明媚欲回春。莫將瓊萼等閒分,留贈意中人。

  少年遊
  霜華滿樹,蘭(一作庭)凋蕙慘,秋豔入芙蓉。胭脂嫩臉,金黃輕蕊,猶自怨西風。
  前歡往事,當歌對酒,無限到心中。更憑朱檻憶芳容,腸斷一枝紅。

  少年遊
  芙蓉花發去年枝,雙燕欲歸飛。蘭堂風軟,金爐香暖,新曲動簾帷。
  家人拜上千春(一作秋)壽,深意滿瓊卮。綠鬢朱顔,道家裝束,長似少年時。

  少年遊
  謝家庭檻曉無塵,芳宴祝良辰。風流妙舞,櫻桃清唱,依約駐行雲。
  榴花一盞濃香滿,爲壽百千春。歲歲年年,共歡同樂,嘉慶與時新。

  雨中花
  剪翠妝紅欲就,折得清香滿袖。一對鴛鴦眠(一作睡)未足,葉下長相守。
  莫傍細條尋嫩藕,怕綠刺、罥衣傷手。可惜許、月明風露好,恰在人歸後。

  迎春樂
  長安紫陌春歸早,嚲垂楊、染芳草。被啼鶯語燕催清曉,正好夢、頻驚覺。
  當此際、青樓臨大道,幽會處、兩情多少。莫惜明珠百琲,占取長年少。

  紅窗聽
  淡薄梳妝輕結束,天付(一作意)與、臉紅眉綠。斷(一作連)環書素傳情久,許雙飛同宿。
  一餉無端分比目,誰知道、風前月底,相看未足。此心終擬,覓鸞弦重續。

  紅窗聽
  記得香閨臨別語,彼此有、萬重心訴。淡雲輕靄知多少,隔桃源無處。
  夢覺相思天欲曙,依前(一作然)是、銀屏畫燭,宵長歲暮。此時何計,托鴛鴦飛去。

  睿恩新
  芙蓉一朵霜秋色,迎曉露、依依先拆。似佳人、獨立傾城,傍朱檻、暗傳消息。
  靜對西風脈脈,金蕊綻、粉紅如滴。向蘭堂、莫厭重新(一作深),免清夜、微寒漸逼。

  睿恩新
  紅絲一曲傍階砌,珠露下、獨呈纖麗。剪鮫綃、碎作香英,分彩線、簇成嬌蕊。
  向晚群花新(一作欲)悴,放朵朵、似延秋意。待佳人、插向釵頭,更嫋嫋、低臨鳳髻。

  玉樓春
  東風昨夜回梁苑,日腳依稀添一線。旋開楊柳綠蛾眉,暗折(一作拆)海棠紅粉面。
  無情一去雲中雁,有意歸來梁上燕。有情無意(一作無情有意)且休論,莫向酒杯容易散。


  玉樓春
  簾旌浪卷金泥鳳,宿醉醒來長瞢松。海棠開後曉寒輕,柳絮飛時春昨重。
  美酒一杯誰與共,往事舊歡時節動。不如憐取眼前人,免使(一作更)勞魂兼役夢。

  玉樓春
  燕鴻過後鶯歸去,細算浮生千萬緒。長於春夢幾多時,散似秋雲無覓處。
  聞琴解佩神仙侶,挽斷羅衣留不住。勸君莫作獨醒人,料醉花間應有數。
  按:此首又見《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

  玉樓春
  池塘水綠風微暖,記得玉真初見面。重頭歌韻響錚琮,入破舞腰紅亂旋。
  玉鈎欄下香階畔,醉後不知斜日晚。當時共我賞花人,點檢如今無一半。
  按:此首又見《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

  玉樓春
  玉樓朱閣橫金鎖,寒食清明春欲破。窗間斜月兩眉愁,簾外落花雙淚墜。
  朝雲聚散真無那,百歲相看能幾個?別來將爲不牽情,萬轉千回思想過。

  玉樓春
  朱簾半下香銷印,二月東風催柳信。琵琶旁畔且尋思,鸚鵡前頭休借問。
  驚鴻去後生離恨,紅日長時添酒困。未知心在阿誰邊,滿眼淚珠言不盡。
  按:此首又見《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

  玉樓春
  杏梁歸燕雙回首,黃蜀葵花開應候。畫堂元是降生辰,玉盞更斟長命酒。
  爐中百和添香獸,簾外青蛾回舞袖。此時紅粉感恩人,拜向月宮千歲壽。

  玉樓春
  紫薇朱槿繁開後,枕簟微涼生玉漏。玳筵初啓日穿簾,檀板欲開香滿袖。
  紅衫侍女頻傾酒,龜鶴仙人來獻壽。歡聲喜氣逐時新,青鬢玉顔長似舊。

  玉樓春
  春蔥指甲輕攏撚,五彩條垂雙袖卷。雪香沈透紫檀槽,胡語急隨紅玉腕。
  當頭一曲情無限,入破錚琮金鳳戰。百分芳酒祝長春,再拜斂容擡粉面。
  按:此首又見《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

  玉樓春
  紅條約束瓊肌穩,拍碎香檀催急袞。壟頭嗚咽水聲繁,葉下間關鶯語近。
  美人才子傳芳信,明月清風傷別恨。未知何處有知音,長爲此情言不盡。
  按:此首又見《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

  鳳銜杯
  青蘋昨夜秋風起,無限個、露蓮相倚。獨憑朱欄愁望晴天際,空目斷,遙山翠。
  彩箋長,錦書細。誰通道、兩情難寄。可惜良辰好景歡娛地,只恁空憔悴。

  鳳銜杯
  留花不住怨花飛,向南園、情緒依依。可惜倒(一作欹)紅斜白一枝枝,經宿雨,又離披(一作披離)。
  憑朱檻,把金卮,對芳叢、惆悵多時。何況舊歡新寵(一作恨)阻心期,滿眼(一作空滿眼)是相思。
  按:此首又見杜安世《杜壽域詞》。

  鳳銜杯
  柳條花纇惱青春,更那堪、飛絮紛紛。一曲細絲清脆倚朱唇,斟綠酒、掩紅巾。
  追往事,惜芳辰,暫時間、留住行雲。端的自家心下眼中人,到處覺尖新。

  踏莎行
  細草愁煙,幽花怯露,憑欄總是銷魂處。日高深院靜無人,時時(一作穿簾)海燕雙飛去。
  帶緩羅衣,香殘蕙炷,天長不禁迢迢路。垂楊只解惹春風,何曾系得行人住?

  踏莎行
  祖席離歌,長亭別宴,香塵已隔猶回面。居人匹馬映林嘶,行人去棹依波轉。
  畫閣魂消,高樓目斷,斜陽只送平波遠。無窮無盡是離愁,天涯地角尋思遍。

  踏莎行
  碧海無波,瑤台有路,思量便合雙飛去。當時輕別意中人,山長水遠知何處?
  綺席凝塵,香閨掩霧,紅箋小字憑誰附?高樓目盡欲黃昏,梧桐葉上蕭蕭雨。

  踏莎行
  綠樹歸鶯,雕梁別燕,春(一作時)光一去如流電。當歌對酒莫沈吟,人生有限情無限。
  弱袂縈春,修蛾寫怨,秦箏寶柱頻移雁。尊中綠醑意中人,花朝月下(一作夜)長相見。

  踏莎行
  (一題作春思)
  小徑紅稀,芳郊綠遍,高臺樹色陰陰見。春風不解禁楊花,濛濛亂撲行人面。
  翠葉藏鶯,朱(一作珠)簾隔燕,爐香靜逐遊絲轉。一場愁夢酒醒時,斜陽卻照深深院。

  臨江仙
  資善堂中三十載,舊人多是凋零。與君相見最傷情。一尊如舊,聊且話平生。
  此別要知須強飲,雪殘風細長亭。待君歸覲九重城。帝宸思舊,朝夕奉皇明。

  蝶戀花
  一霎秋風驚畫扇。豔粉嬌紅,尚折(一作拆)荷花面。草際露垂蟲響遍,珠簾不下留歸燕。
  掃掠亭台開小院。四坐(一作座)清歡,莫放金杯淺。龜鶴命長松壽遠,陽春一曲情千萬。

  蝶戀花
  紫菊初生朱槿墜。月好風清,漸有中秋意。更漏乍長天似水,銀屏展盡遙山翠。
  繡幕卷波香引穗。急管繁弦,共愛(一作慶)人間瑞。滿酌玉杯縈舞袂,南春祝壽千千歲。

  蝶戀花
  簾幕風輕雙語燕。午醉醒來,柳絮飛撩亂。心事一春猶未見,餘花落盡青苔院。
  百尺朱樓閑倚遍。薄雨濃雲,抵死遮人面。消息示知歸早晚,斜陽只送平波遠。
  按:此首調下毛晉原注:一刻《六一詞》,一刻《東坡詞》。

  蝶戀花
  六曲欄幹偎碧樹。楊柳風輕,展盡黃金縷。誰把(一作抱)鈿箏移玉柱?穿簾海燕(一作燕子)又(一作驚)飛去。
  滿眼遊絲兼落絮。紅杏開時,一霎清明雨。濃睡(一作醉)覺來鶯亂語,驚殘好夢無尋處。
  按:此首又見馮延巳《陽春集》。

  蝶戀花
  南雁依稀回側陣。雪霽牆陰,偏覺蘭芽嫩。中夜夢餘消酒困,爐香卷穗燈生暈。
  急景流年都一瞬。往事前歡,未免縈方寸。臘後花期知漸近,寒梅已作東風信。
  按:此首調下毛晉原注:上二首或刻《六一詞》。

  蝶戀花
  檻菊愁煙蘭泣露。羅幕輕寒,燕子雙飛去。明月不諳離恨苦,斜光到曉穿朱戶。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欲寄彩箋無(一作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

  蝶戀花
  紫府群仙名籍祕。五色斑龍,暫降人間媚(一作世)。海變桑田都不記,蟠桃一熟三千歲。
  露滴彩旌雲繞袂。誰信壺中,別有笙歌地。門外落花隨水逝,相看莫惜尊前醉。

  玉堂春
  帝城春暖,禦柳暗遮空苑。海燕雙雙,拂颺簾櫳。女伴相攜,共繞林間路,折得櫻桃插髻紅。
  昨夜臨明微雨,新英遍著叢。寶馬香車,欲傍西池看,觸處楊花滿袖風。

  玉堂春
  後園春早,殘雪尚濛煙草。數樹寒梅,欲綻香英。小妹(一作姝)無端,折盡釵頭朵,滿把金尊細細傾。
  憶得往年同伴,沈吟無限情。惱亂東風,莫便吹零落,惜取芳菲眼下明。

  玉堂春
  鬥城池館,二月和風煙暖。繡戶珠簾,日影初長。玉轡金鞍,繚繞沙堤路,幾處行人映綠楊。
  小檻朱欄回倚,千花濃露香。脆管清弦,欲奏新翻曲,依約林間坐夕陽。

  漁家傲
  畫鼓聲中昏又曉,時光只解催人老。求得淺歡風日好。齊喝(一作揭)調,神仙一曲漁家傲。
  綠水悠悠天杳杳,浮生豈得長年少。莫惜醉來開口笑。須通道,人間萬事何時了。

  漁家傲
  荷葉荷花相間鬥,紅驕(一作嬌)綠掩(一作嫩)新妝就。昨日小池疏雨後。鋪錦繡,行人過去頻回首。
  倚遍朱欄凝望久,鴛鴦浴處波文皺。誰喚謝娘斟美酒。縈舞袖,當筵勸我千長壽。

  漁家傲
  荷葉初開猶半卷,荷花欲折(一作拆)須(一作猶)微綻。此葉此花真可羨。秋水畔,青涼綠(一作傘)映紅妝面。
  美酒一杯留客宴,拈花摘葉情無限。爭奈(一作苦恨)世人多聚散。頻祝願:如花似葉長相見。

  漁家傲
  楊柳風前香百步,盤心碎點真珠露。疑是水仙開洞府。妝景趣,紅幢綠蓋朝天路。
  小鴨飛來稠鬧處,三三兩兩能言語。飲散短亭人欲去。留不住,黃昏更下蕭蕭雨。

  漁家傲
  葉下鵁鶄眠未穩,風翻露颭香成陣。仙女出遊知遠近。羞借問,饒將綠扇遮紅粉。
  一掬蕊黃沾雨潤,天人乞與金英嫩。試折亂條醒酒困。應有恨,芳心易(一作拗)盡情(一作絲)無盡。

  漁家傲
  罨畫溪邊停彩舫,仙娥繡被呈新樣。颯颯風聲來一餉。愁四望,殘紅片片隨波浪。
  瓊臉麗人青步障,風牽一袖低相向。應有錦鱗閑倚傍。秋水上,時時綠柄輕搖颺。

  漁家傲
  宿蕊鬥攢金粉鬧,青房暗結蜂兒小。斂面似啼還(一作開)似笑。天與貌,人間不是鉛華少。
  葉(一作華)軟香清無限好,風頭日腳乾催老。待得玉京仙子到。剛(一作憑)向道,紅顔只合長年少。

  漁家傲
  臉傳朝霞衣剪翠,重重占斷秋江水。一曲采蓮風細細。人未醉,鴛鴦不合驚飛起。
  欲摘嫩條嫌綠刺,閑敲畫扇偷金蕊。半夜月明珠露墜。多少意,紅腮點點相思淚。

  漁家傲
  越女采蓮江北岸,輕橈短棹隨風便。人貌與花相鬥豔。流水慢,時時照影看妝面。
  蓮葉層層張綠傘,蓮房個個垂金盞。一把藕絲牽不斷。紅日晚,回頭欲去心撩亂。

  漁家傲
  粉面啼紅腰束素,當年拾翠曾相遇。密意深情誰與訴?空怨慕,西池夜夜風兼露。
  池上夕陽籠碧樹,池中短棹驚微雨。水泛落英何處去?人不悟(一作語),東流到了無停住。

  漁家傲
  幽鷺慢來窺品格,雙魚豈解傳消息。綠柄嫩香頻採摘。心似織,條條不斷誰牽役?
  粉淚暗和清露滴,羅衣染就(一作盡)秋江色。對面不言情脈脈。煙水隔,無人說似長相憶。
  按:此首又見《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

  漁家傲
  楚國細腰元自瘦,文君膩臉誰描就?日夜鼓(一作聲)聲催箭漏。昏後晝,紅顔豈得長依(一作如)舊。
  醉拆(一作折)嫩房和蕊嗅,天絲不斷清香透。卻傍小欄凝望(一作坐)久。風滿袖,西池月上人歸後。
  按:此首又見《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

  漁家傲
  嫩綠堪裁紅欲綻,蜻蜓點水魚遊畔。一霎雨聲香四散。風颭亂,高低掩映千千萬。
  總是凋零終有限,能無眼下生留戀。何似折來妝粉面。勤看玩,勝如落盡秋江岸。

  破陣子
  海上蟠桃易熟,人間好月長圓。惟有擘釵分鈿侶,離別常多會面難,此情須問天。
  蠟燭到明垂淚,熏爐盡日生煙。一點淒涼愁絕意,謾道秦箏有剩弦,何曾爲細傳。

  破陣子
  燕子欲歸時節,高樓昨夜西風。求得人間成小會,試把金尊傍菊叢,歌長粉面紅。
  斜日更穿簾幕,微涼漸入梧桐。多少襟懷言不盡,寫向蠻(一作鸞)箋曲調中,此情千萬重。

  破陣子
  憶得去年今日,黃花已(一作正)滿東籬。曾與玉人臨小檻,共折香英泛酒卮,長條插鬢垂。
  人貌不應遷換,珍叢又睹芳菲。重把一尊尋舊徑,所惜光陰去似飛,風飄露冷時。

  破陣子
  湖上西風斜日,荷花落盡紅英。金菊滿叢珠顆細,海燕辭巢翅羽輕,年年歲歲情。
  美酒一杯新熟,高歌數闋堪聽。不向尊前同一醉,可奈光陰似水聲,迢迢去未停。

  瑞鷓鴣
  詠紅梅
  越娥紅淚泣朝雲,越梅從此學妖顰。臘月初頭、庾嶺繁開後,特染妍華贈世人。
  前溪昨夜深深雪,朱顔不掩天真。何時驛使西歸,寄與相思客,一枝新。報道江南別樣春。

  瑞鷓鴣
  江南殘臘欲歸時,有梅紅亞雪中枝。一夜前村、間破瑤英拆,端的千花冷未知。
  丹青改樣勻朱粉,雕梁欲畫猶疑。何妨與向冬深,密種秦人路,夾仙溪。不待夭桃客自迷。

  殢人嬌
  二月春風,正是楊花滿路。那堪更、別離情緒。羅巾掩淚,任粉痕沾汙。爭奈向、千留萬留不住。
  玉酒頻傾,宿眉愁聚。空腸斷、寶箏弦柱。人間後會,又不知何處。魂夢裏、也須時時飛去。

  殢人嬌
  玉樹微涼,漸覺銀河影轉。林葉靜、疏紅欲遍。朱簾細雨,尚遲留歸燕。嘉慶日、多少世人良願。
  楚竹驚鸞,秦箏起雁。縈舞袖、急翻羅薦。雲回一曲,更輕櫳檀板。香炷遠、同祝壽期無限。

  殢人嬌
  一葉秋高,向夕紅蘭露墜。風月好、乍涼天氣。長生此日,見人中喜(一作嘉)瑞。斟壽酒、重唱妙聲珠綴。
  鳳管移宮,鈿衫回袂。簾影動、鵲爐香細。南真寶籙,賜玉京千歲。良會永、莫惜流霞同醉。

  連理枝
  玉宇秋風至,簾幕生涼氣。朱槿猶開,紅蓮尚拆,芙蓉含蕊。送舊巢歸燕拂高簾(一作簷),見梧桐葉墜。
  嘉宴淩晨啓,金鴨飄香細。鳳竹鸞絲,清歌妙舞,盡呈遊藝。願百千遐壽比神仙,有年年歲歲。

  連理枝
  綠樹鶯聲老,金井生秋早。不寒不暖,裁衣按曲,天時正好。況蘭堂逢著壽筵開,見爐香縹緲。
  組繡呈纖巧,歌舞誇妍妙。玉酒頻傾,朱弦翠管,移宮易調。獻金杯重疊祝長生,永逍遙奉道。

  長生樂
  玉露金風月正圓,台榭早涼天。畫堂嘉會,組繡列芳筵。洞府星辰龜鶴,來添福壽(一作福壽來添)。歡聲喜色,同入金爐泛濃煙。
  清歌妙舞,急管繁弦,榴花滿酌觥船。人盡祝、富貴又長年。莫教紅日西晚,留著醉神仙。

  長生樂
  閬苑神仙平地見,碧海架蓬瀛。洞門相向,倚金鋪微明。處處天花撩亂,飄散歌聲。裝真筵壽,賜與流霞滿瑤觥。
  紅鸞翠節,紫鳳銀笙,玉女雙來近彩雲。隨步朝夕拜三清。爲傳王母金籙,祝千歲長生。

  山亭柳
  贈歌者
  家住西秦,賭博(一作薄)藝隨身。花柳上、鬥尖新。偶學念奴聲調,有時高遏行雲。蜀錦纏頭無數,不負辛勤。
  數年來往鹹京道,殘杯冷炙謾消魂。衷腸事、托何人?若有知音見采,不辭遍唱陽春。一曲當筵落淚,重掩羅巾。

  拂霓裳
  慶生辰,慶生辰是百千春。開雅宴,畫堂高會有諸親。細函封大國,玉色受絲綸。感皇恩,望九重、天上拜堯雲。
  今朝祝壽,祝壽數,比松椿。斟美酒,至心如對月中人。一聲檀板動,一炷蕙香焚。禱仙真,願年年今日、喜長新。

  拂霓裳
  喜秋成,見千門萬戶樂升平。金風細,玉池波浪縠文生。宿露沾羅幕,微涼入畫屏。張綺宴,傍熏爐、蕙炷和新聲。
  神仙雅會,會此日,像蓬瀛。管弦清,旋翻紅袖學飛瓊。光陰無暫住,歡醉有閑情。祝辰星,願百千爲壽、獻瑤觥。

  拂霓裳
  笑(一作樂)秋天,晚荷花綴露珠圓。風日好,數行新雁貼寒煙。銀簧(一作箏)調脆管,瓊柱撥清弦。捧觥船,一聲聲、齊唱太平年。
  人生百歲,離別易,會逢難。無事日,剩呼賓友啓芳筵。星霜催綠鬢,風露損朱顔。惜清歡,又何妨、沈醉玉尊前。

  [補遺]

  浣溪沙
  青杏園林煮酒香,佳人初試(一作著)薄羅裳。柳絲無力燕飛忙。
  乍雨乍晴花自落,閑愁閑悶日偏長。爲誰消瘦減容光。
  按:此首據唐圭璋《全宋詞》補。唐氏原按:此首別見歐陽修《近體樂府》卷三,未知孰是。

  訴衷情
  海棠珠綴一重重,清曉近簾櫳。胭脂誰與勻淡,偏向臉邊濃。
  看葉嫩,惜花紅(一作意),意(一作恨)無窮。如花似葉,歲歲年年,共占春風。
  按:此首據唐圭璋《全宋詞》補。唐氏原按:此首別作蘇軾詞。

  訴衷情
  壽
  幕天席地鬥豪奢,歌妓捧紅牙。從他醉醒醒醉,斜插滿頭花。
  車載酒,解貂貰,盡繁華。兒孫賢俊,家道榮昌,祝壽無涯。
  按:此首據孔凡禮《全宋詞補輯》補。

  訴衷情
  喧天絲竹韻融融,歌唱畫堂中。玲女世間希有,燭影夜搖紅。
  一同笑,飲千鍾,興無窮。功成名遂,富足年康,祝壽如松。
  按:此首據孔凡禮《全宋詞補輯》補。

  漁家傲
  粉(一作彩)筆丹青描未得,金針彩線功誰敵。誰傍暗香輕採摘?風淅淅,船頭觸散雙鸂鶒。
  夜雨染成天水碧,朝陽借出胭脂色。欲落又開人共惜。秋氣逼,盤中已見新蓮菂。
  按:此首據唐圭璋《全宋詞》補。唐氏原按:此首別見歐陽修《近體樂府》卷二。

  蝶戀花
  玉碗冰寒消暑氣。碧簟紗廚,向午朦朧睡。鶯舌惺松如會意,無端畫扇驚飛起。
  雨後初涼生水際。人面荷花,的的遙相似。眼看紅芳猶抱蕊,從中已結新蓮子。
  按:此首據唐圭璋《全宋詞》補。

  蝶戀花
  梨葉疏紅蟬韻歇。銀漢風高,玉管聲淒切。枕簟乍涼銅漏咽,誰教社燕輕離別。
  草際蛩吟珠露結。宿酒醒來,不記歸時節。多少衷腸猶未說,朱簾一夜朦朧月。
  按:此首據唐圭璋《全宋詞》補。唐氏原按:別又見歐陽修《近體樂府》卷三。

  破陣子
  春景
  燕子來時新社,梨花落後清明。池上碧苔三四點,葉底共鸝一兩聲,是長飛絮輕。
  巧笑東鄰女伴,采桑徑裏逢迎。疑怪昨宵春夢好,原是今朝鬥草贏,笑從雙臉生。
  按:此首按唐圭璋《全宋詞》補。

  玉樓春
  春恨
  綠楊芳草長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樓頭殘夢五更鍾,花底離情(一作愁)三月雨。
  無情不似多情苦,一雨還成千萬縷。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
  按:此首據唐圭璋《全宋詞》補。


  詞人簡介:
  晏殊(公元九九一年至公元一零五五年)字同叔,撫州臨川(今江西撫州)人。七歲能寫文章,十五歲時,賜同進士出身,任秘書省正字。屢擢知制誥、翰林學士。慶曆初,拜集賢殿大學士、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樞密使。後出知永興軍,徙河南,以疾回京師。卒,贈司空兼侍中,諡元獻,世稱晏元獻。范仲淹、歐陽修等皆出其門下。其詞多描寫四季景物、男女戀情、詩酒優遊、離愁別恨,反映富貴閒適的生活。風格與形式同南唐馮延巳相近。語言婉麗,音韻和諧,工巧凝煉,意境清新。善於捕捉事物特徵,熔鑄佳句,膾炙人口。也能詩,詩意活潑輕快,但多已散佚。原有文集二百四十卷,今僅存《珠玉詞》一卷及清人所輯《晏元獻遺文》。
  晏殊自幼聰明,七歲能文,被稱爲“神童”,十四歲中進士, 歷任太常寺奉禮郎、光祿寺丞、集賢校理、太常寺丞、戶部員外郎、翰林侍讀學士、三司使、樞密副使、參知政事等職。五十三歲時,任樞密使加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官居宰相位。第二年罷相,被貶爲工部尚書,接著又出任穎州(今安徽阜陽)、陳州(今河南淮陽)、許州(今河南許昌)等地的地方長官,後升任兵部尚書。六十四歲病逝,宋仁宗親臨喪事,死後贈司空兼侍中,諡號元獻。

  晏殊知人善任,當世名人范仲淹、孔道輔都出其門下,韓琦、富弼、歐陽修、宋祁等人均被重用,他庭前“門前桃李重歐蘇,堂上葭莩推富範”的對聯,是他選賢任能的真實寫照。晏殊還很注意培養人才,熱心教育事業,公元一零二七年,他留守南京(今河南商丘)時,“大興學校,以教諸生”,使五代以來荒廢了的教育事業,很快由衰復興,體現了他爲國興學,培養人才的戰略眼光和實幹精神。

  晏殊善長詩詞尤工小令,他的詞,承襲南唐風格,追宗“西昆體”,以情致勝。文詞典麗,雍容華貴,妙語天成,韻味獨特,又不失清新雅淡,含蓄委婉,溫潤圓融,意趣橫生的藝術風格。有“導宋詞之先路”,“爲北宋倚聲家之初祖”的美譽。“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和“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風”等佳句,爲千古傳頌。作品有《珠玉詞》、《晏元獻遺文》傳世。

  落落校錄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