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国风·邶风.凯风






  凯风

  题解:永恒的母爱亲情

  【原文】

  凯风自南①,吹彼棘心②。棘心夭夭③,母氏劬劳④。
  凯风自南,吹彼棘薪。母氏圣善,我无令人⑤。
  爰有寒泉,在浚之下③。有子七人,母氏劳苦。
  晛睆黄鸟⑦,载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

  【注释】

  ①凯风;催生万物的南风。
  ②棘:酸枣树。
  ③夭夭:茁壮茂盛样子.
  ④劬(qu):辛苦、劬劳。
  ⑤令;善,美好。
  ⑥浚:卫国的地名。
  ⑦晛睆(xuanhuan):鸟儿婉转鸣叫的声音。

  【译文】

  和风吹自南方来,吹拂酸枣小树苗。树苗长得茁又壮,母亲养子多辛劳。
  和风吹自南方来,吹拂枣树长成柴。母亲贤惠又慈祥,我辈有愧不成材。
  泉水寒冷透骨凉,就在浚城墙外边。养育儿子七个人,母亲养子多辛劳。
  清脆婉转黄鸟叫,黄鸟叫来似歌唱。养育儿子七个人,无谁能安母亲心。


  【赏析】

  关于《凯风》的主题,说法不一。《毛诗序》说:“《凯风》,美孝子也。卫之淫风流行,虽有七子之母,犹不能安其室。故美七子能尽其孝道,以慰母心,而成其志尔。”认为是赞美孝子的诗。朱熹《诗集传》承其意,进一步说:“母以淫风流行,不能自守,而诸子自责,但以不能事母,使母劳苦为词。婉词几谏,不显其亲之恶,可谓孝矣。”这种说法在我们看来显然有些牵强。而魏源、皮锡瑞、王先谦总结今文三家遗说,认为是七子孝事其继母的诗,则比较通达。现代闻一多认为这是一首“名为慰母,实为谏父”的诗(《诗经通义》)。笔者认为这是一首儿子歌颂母亲并作自责的诗,这样比较宽泛的理解,似乎更稳妥一些。

  诗的前二章的前二句都以凯风吹棘心、棘薪,比喻母养七子。凯风是夏天长养万物的风,用来比喻母亲。棘心,酸枣树初发芽时心赤,喻儿子初生。棘薪,酸枣树长到可以当柴烧,比喻儿子已成长。后两句一方面极言母亲抚养儿子的辛劳,另一方面极言兄弟不成材,反躬以自责。诗以平直的语言传达出孝子婉曲的心意。

  诗的后二章寒泉、黄鸟作比兴,“言寒泉在浚之下,犹能有所滋益于浚,而有子七人,反不能事母,而使母至于劳苦”,“言黄鸟犹能好其音以悦人,而我七子独不能慰悦母心”,“其自责也深矣”(朱熹《诗集传》)。寒泉在浚邑,水冬夏常冷,宜于夏时,人饮而甘之;而黄鸟清和宛转,鸣于夏木,人听而赏之。诗人以此反衬自己兄弟不能安慰母亲的心。

  诗中各章前二句,凯风、棘树、寒泉、黄鸟等兴象构成有声有色的夏日景色图。后二句反覆叠唱的无不是孝子对母亲的深情。设喻贴切,用字工稳。钟惺评曰:“棘心、棘薪,易一字而意各入妙。用笔之工若此。”(《评点诗经》)刘沅评曰:“悱恻哀鸣,如闻其声,如见其人,与《蓼莪》皆千秋绝调。”(《诗经恒解》)

  古乐府《长歌行》为游子颂母之作,诗云:“远游使心思,游子恋所生。凯风吹长棘,夭夭枝叶倾。黄鸟鸣相追,咬咬弄好音。伫立望西河,泣下沾罗缨。”命意遣辞全出于《凯风》。唐孟郊的五言古诗《游子吟》的名句“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实际上也是脱胎于《凯风》“棘心夭夭,母氏劬劳”两句。蒋立甫指出:“六朝以前的人替妇女作的挽词、诔文,甚至皇帝下的诏书,都常用‘凯风’‘寒泉’这个典故来代表母爱,直到宋代苏轼在《为胡完夫母周夫人挽词》中,还有‘凯风吹尽棘有薪’的句子。”(《诗经选注》)(朱杰人龙向洋)

  【读解】

  由血缘关系推演出一套社会道德伦理关系、政治体制等,是政治家和理论家们事。由亲身体验到血缘关系中的母爱亲情,表达对母爱亲情的感念和内心的愧疚,是普通人出于天性的表现。前者用规则来约束个人的言行举止,后者则是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千百年来,人们对母爱倾注了极大的关注,以各种方式礼赞它,讴歌它。重视血缘关系的中国人是这样,孟郊的一首《游子吟》唱出了中华民族的共同心声。金发碧眼的西洋人也不例外。莎士比亚《哈姆莱特》中丹麦王子复仇时的犹豫不决,同母子余情大有关系。后来弗洛伊德竟想出“恋母情结”来解释母子亲情,让人在开眼界之时有些惊异。

  不管怎么说,母爱亲情是人类当中永恒的、不可磨灭的主题之一。它与其它东西不一样的是,我们每个人自幼时起都有切身的体验,而用不着别人的说教开导。它也是人与人之间联结得最为牢不可破的纽带。常言说,虎毒不食子。这是由天性决定的。传说中固然有种种大义灭亲、恩将仇报的故事,应当看作是例外的异常现象。血总是浓于水,可以说是千古不易的,所以有“儿不嫌母丑”的说法。对于母亲来说也一样,“娃娃总是自己的乖”。但愿天地间永恒的母爱亲情,真正能够不随时而变地永恒下去。

 

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更多E书“主题阅读网——经典阅读新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