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国风·郑风.叔于田






  叔于田

  题解:赞美一位青年猎手仁爱、英俊而勇武,无人可比

  【原文】

  叔于田①,巷无居人。岂无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仁②。
  叔于狩③,巷无饮酒?岂无饮酒,不如叔也,洵美且好。
  叔适野④,巷无服马⑤。岂无服马?不如叔也,洵美且武。

  【注释】

  ①田:田猎。
  ②洵:实在,确实。仁:仁爱。
  ③狩:冬猎。
  ④适:往。野:郊外。
  ⑤服马:驾马。

  【译文】

  阿叔外出去打猎,大街小巷没有人。难道真的没有人,却是无人比阿叔,
  实在英俊又敦诚。

  阿叔外出去狩猎,街巷无人来饮酒。难道真无饮酒人,却是无人比阿叔,
  实在英俊又清秀。

  阿叔外出去打猎,街巷无人驾车马。难道真无人驾马,却是无人比阿叔,
  实在英俊又勇武。

  【解读】

  本诗的主旨,古今因对“叔”一词特指与否的不同理解,而明显地分为两派。一派认为“叔”是特指郑庄公之弟太叔段。《毛诗序》云:“《叔于田》,刺庄公也。叔处于京,缮甲治兵,以出于田,国人说而归之。”欧阳修《诗本义》云:“诗人言大叔得众,国人爱之。”虽两者有“刺郑庄公说”与“赞美叔段说”的不同,但对本诗“悦”、“爱”叔段的内容并无歧解。另一派认为“叔”非特指。今人陈子展《诗经直解》说:“《叔于田》,赞美猎人之歌”,程俊英《诗经译注》说:“这是一首赞美猎人的歌”。

  据《左传·隐公元年》记载,太叔段勇而有才干,并深得其母武姜的宠爱,被封于京地后,整顿武备,举兵进攻郑庄公,最终失败外逃。若诗中之“叔”为太叔段,则此诗当为其拥护者所作,但按验文本,并无明证。至于说诗中含“刺”,更属无稽之谈。因此今人多不取《毛诗序》之说,实为顺理成章之事。笔者以为,从文本本身看,“赞美猎人说”应是最站得住脚的,虽然本事不可考,但惟其不受具体人事限制,兴发感动力才不需激发便具有超越时空的动量。

  【读解】

  这是一幅英武的男子汉的画像。古人尚且知道男子汉当力扛千斤:血战沙场,醉里挑灯看剑,不斩楼兰誓不还;如今的男子汉变成了大男孩儿,男孩儿除了像小公鸡似地打几个五音不全的鸣之外难有骑马射箭的英雄气概和情怀。古人尚且知道男子汉志在四方建功立业壮志冲天;如今的男孩儿只会在父母和女人的褓褓中撒娇卖乖。

  莫非人种真的退化了?我们真的已经不如古人?

 

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更多E书“主题阅读网——经典阅读新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