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 国风·郑风.蘀兮






  蘀兮

  题解:写男女欢乐唱和的场面。

  【原文】

  萚兮萚兮,①风其吹女。②叔兮伯兮,倡予和女。③
  萚兮萚兮,风其漂女。④叔兮伯兮,倡予要女。⑤

  【译文】
  枯叶呀枯叶,风吹动了你。兄弟们呀,唱起你的歌,我来应和!

  枯叶呀枯叶,风吹落了你。兄弟们呀,唱起你的歌,我来收束。

  【注释】

  ①萚(tuò拓):脱落的木叶。
  ②女(rǔ汝):同"汝"。
  ③倡:同"唱"。一说倡导,
  ④漂:同"飘"。
  ⑤要(yāo腰):成也,和也,指歌的收腔。

  【赏析】

  有一年秋末,笔者在北京郊外的香山住了几日。满山红叶已经衰残,但当着正面的日照,犹然显出浓烈的色泽。山脚的草地上孤立着一株高大的古银杏,则是满树黄叶,好像染过似的。山风吹过,听到一片簌簌轻响;而当风吹得猛烈的时候,就见银杏叶如成千成万的黄蝶离树飞舞,然后纷纷地飘落在草地上,铺作薄薄的一层。伫立于秋日的风景中,想起《诗经》中的这首《萚兮》,心里写下一句“落叶飘飞正是古人唱歌的时节”。

  在《诗经》305篇中,《萚兮》该是最短小的之一,它的文辞极为简单。诗人看见枯叶被风吹落,心中自然而然涌发出伤感的情绪;这情绪到底因何而生呢?却也难以明说——或者说出来也没有多大意思,无非是岁月流逝不再,繁华光景倏忽便已憔悴之类。他只是想有人与他一起唱歌,让心中的伤感随着歌声流出。“叔兮伯兮”,恐怕也并无实指之人,不过是对于可能有的亲近者的呼唤罢了。

  但这种单纯的歌谣,虽然古老,却又是常新的。从《萚兮》之后,像楚辞《九歌·湘夫人》的“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像唐人王勃《山中》的“长江悲已滞,万里念将归;况属高风晚,山山黄叶飞”,直到现代徐志摩的《落叶小唱》,不知有多少相似的表述。因为在《萚兮》中,已经关联着人生最基本的两种情绪:对于岁月的留恋,以及在寂寞中对于亲友之情的渴望。这是人人都会有的情绪,每个人只是用不同的形式和语言来表述它。

  在我看来,《萚兮》因为单纯,而又有特别令人感动的地方。在“萚兮萚兮,风其吹(漂)女”之后,诗人不再说下去,让人觉着从落叶中看到的生命的流失,根本就是无奈的事情,不说也罢。而后“叔兮伯兮,倡予和(要)女”,又让人觉着人生的寂寞归根结蒂还是无从排遣。难道真的就有人应着你的呼唤唱出心心相印的歌来?难道寂寞真的会让人相互走近?呼唤也只是呼唤而已吧。如此想来,这种古老的歌子,浸着很深的悲凉。

  儒者说诗,常有奇怪的谈论。《毛诗序》说:“《萚兮》,刺忽(郑昭公忽)也。君弱臣强,不倡而和也。”这已是牵强附会,于诗无证。朱熹《诗集传》更谓:“此淫女之词。”实在诗中主人公性别为男为女,本无从辨别,“淫”字更不知从何说起。想要做圣贤的人,到处看见淫邪,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落叶的绝唱】:《蘀兮》

  《蘀兮》是《诗经.郑风》的一篇。写男女欢乐唱和的场面。
  秋末时,满山红叶已经衰残,但当着正面的日照,犹然显出浓烈的色泽。山脚的草地上孤立着高大的古树,满树黄叶,好像染过似的。山风吹过,听到一片簌簌轻响;而当风吹得猛烈的时候,就见树叶如成千成万地离树飞舞,然后纷纷地飘落在草地上,铺作薄薄的一层。在秋日的风景中,落叶飘飞,正是《蘀兮》唱歌的时节。蘀(tuò拓),即是脱落的木叶。
  在《诗经》305篇中,《蘀兮》该是最短小的之一,它的文辞极为简单。诗人看见枯叶被风吹落,心中自然而然地涌发出伤感的情绪;这情绪到底因何而生呢?却也难以明说--或者说出来也没有多大意思,无非是岁月流逝不再,繁华光景倏忽便已憔悴之类。他只是想有人与他一起唱歌,让心中的伤感随着歌声流出。「叔兮伯兮」,恐怕也并无实指之人,不过是对于可能有的亲近者的呼唤罢了。原诗如下:
  蘀兮蘀兮,风其吹女。
  叔兮伯兮,倡予和女。

  蘀兮蘀兮,风其漂女。
  叔兮伯兮,倡予要女。
  但这种单纯的歌谣,虽然古老,却又是常新的。从《蘀兮》之后,像楚辞《九歌.湘夫人》的「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像唐人王勃《山中》的「长江悲已滞,万里念将归;况属高风晚,山山黄叶飞」,直到现代徐志摩的《落叶小唱》,不知有多少相似的表述。因为在《蘀兮》中,已经关联着人生最基本的两种情绪:对于岁月的留恋,以及在寂寞中对于亲友之情的渴望。这是人人都会有的情绪,每个人只是用不同的形式和语言来表述它罢了。
  《蘀兮》因为单纯,而又有特别令人感动的地方。在「蘀兮蘀兮,风其吹(漂)女」之后,诗人不再说下去,让人觉着从落叶中看到的生命的流失,根本就是无奈的事情,不说也罢。而后「叔兮伯兮,倡予和(要)女」,又让人觉着人生的寂寞归根结蒂还是无从排遣。难道真的就有人应着你的呼唤唱出心心相印的歌来?难道寂寞真的会让人相互走近?呼唤也只是呼唤而已吧。这种古老的歌曲,便浸着很深的悲凉了。
  儒者说《诗》,常有奇怪的谈论。《毛诗序》说:「《蘀兮》,刺忽(郑昭公忽)也。君弱臣强,不唱而和也。」这已是牵强附会,于诗无证。朱熹《诗集传》更谓:「此淫女之词。」更不知从何说起。

 

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更多E书“主题阅读网——经典阅读新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