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国风·唐风.无衣






  无衣

  题解:览衣感旧或伤逝之作。

  【原文】
  岂曰无衣?七兮①。不如子之衣②,安且吉兮③?
  岂曰无衣?六兮④。不如子之衣,安且燠兮⑤?

  【译文】

  难道说我没衣服穿?我的衣服有七件。但都不如你亲手做的,既舒适又美观。
  难道说我没衣服穿?我的衣服有六件。但都不如你亲手做的,既舒适又温暖。

  【注释】

  ①七:虚数,言衣之多;一说七章之衣,诸侯的服饰。
  ②子:第二人称的尊称、敬称,此指制衣的人。
  ③安:舒适。吉:美,善。
  ④六:一说音路,六节衣。
  ⑤燠(yù玉):暖热。

  【赏析】

  此诗与下面《秦风》中的《无衣》题目及首句皆相同,然思想内容与艺术风格却完全两样。从字面上看,似觉并无深意,但前人往往曲为之说,《毛诗序》云:“《无衣》,美晋武公也。武公始并晋国,其大夫为之请命乎天子之使,而作是诗也。”朱熹《诗集传》云:“曲沃桓叔之孙武公伐晋,灭之,尽以其宝器赂周釐王。王以武公为晋君,列于诸侯。此诗盖述其请命之意”,“釐王果贪其宝玩,而不思天理民彝之不可废,是以诛讨不加,而爵命行焉。”(同上)这一说法今人多表示怀疑,如程俊英《诗经译注》就认为“恐皆附会”。

  从诗意来看,本篇似为览衣感旧或伤逝之作。诗人可能是一个民间歌手,他本来有一位心灵手巧的妻子,家庭生活十分美满温馨。不幸妻子早亡,一日他拿起衣裳欲穿,不禁睹物思人,悲从中来。诗句朴实无华,皆从肺腑中流出:“难道说我没有衣裳穿?我的衣裳有七件,可是拣了一件又一件,没有一件抵得上你亲手缝制的衣裳,那样舒坦,那样美观。”“难道说我没有衣裳穿?我的衣裳有六件。可是挑了一件又一件,没有一件抵得上你亲手缝制的衣裳,那样合身,那样温暖。”语言自然流畅,酷肖人物声口。感情真挚,读之令人凄然伤怀。

  对于诗中的句读,笔者的理解与旧说不同。旧说两段的起句都作六字句,然我觉得应标点为:“岂曰无衣?七兮。”前四字为一句,用以自问,后二字为一句,用以自答,诗人正是在这种自问自答中,抒写了一腔哀思。另外在一些字、词的解释上也颇多歧见。如“七”字、“子”字、“六”字,朱熹《诗集传》以为“侯伯七命,其车旗衣服,皆以七为节。子,天子也”。又云:“天子之卿六命,变‘七’言‘六’者,谦也,不敢以当侯伯之命,得受六命之服,比于天子之卿亦幸矣。”朱熹的解释,完全服从于他对于这首诗主题的理解。这首诗既然是述晋武公向周釐王请求封爵之意,那末他就必然把“七”解释为“诸侯七命”,把“六”解释为“天子之卿六命”,而把“子”解释为“天子”。前二者与晋武公的诸侯身份相当,后者则与周釐王的天子地位相称。其说固然言之成理,不失为一家之见,然与诗的本意可能相去甚远。

  从对此诗主题的理解出发,我们认为“七”和“六”俱为数词,也可以看作虚数,极言衣裳之多。而“子”则为第二人称的“你”,也即缝制衣裳的妻子。这样的理解,应该是符合诗的本意的。

  全诗分为两章,字句大体相同,唯两起变动一个字:“七”易为“六”;两结也变动一字:“吉”易为“燠”。这主要为的是适应押韵的需要。从全篇来说,相同的句式重复一遍,有回环往复、一唱三叹、回肠荡气之妙,我们在吟诵中自然能体会其中的情韵。

  【品 味】

  这是一首睹物思人的叙事诗,我们通过阅读可以想像,这个人一定是他生命中最珍贵的人,确切地说就是他的妻子,从我解读的第二首来看起码是红颜知己;人生之中得一知己者,足矣!然而这样的人已经离去,怎不叫人伤心?!作者没有流露半点的伤心语言,这种欲哭无泪、如噎在喉的感觉岂不是更加痛苦?!

 

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更多E书“主题阅读网——经典阅读新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