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国风·秦风.小戎






  小戎

  作者:庐夫整理

  『咀华庐』整理

  题解:妇人思念征夫。

  【原文】

  小戎俴收1,五楘梁辀2。游环胁驱3,阴靷鋈续4。文茵畅毂5,驾我骐馵6。言念君子7,温其如玉8。在其板屋9,乱我心曲10。
  四牡孔阜11,六辔在手12。骐骝是中13,騧骊是骖14。龙盾之合15,鋈以觼軜16。言念君子,温其在邑17。方何为期18?胡然我念之19!
  俴驷孔群20,厹矛鋈錞21。蒙伐有苑22,虎韔镂膺23。交韔二弓24,竹闭绲縢25。言念君子,载寝载兴26。厌厌良人27,秩秩德音28。

  【译文】

  轻型战车浅车厢,五条皮带扎辕上。马背有环胁有扣,引车带环白铜镶。虎皮褥子长车毂,花马驾车白蹄扬。思念夫君人品好,性情温和玉一样。他去从军住板屋,使我心乱真惆怅。
  四匹公马壮又高,手中缰绳攥六条。青马红马中间驾,黄马黑马两边跑。龙纹盾牌双合起,内侧辔绳铜环套。思念夫君人品好,温馨但恨边邑遥。几时才能回家来?怎能想他不心焦?
  四马合群披甲轻,三棱矛柄套铜镦。盾牌上面绘鸟羽,虎皮弓囊雕花纹。两弓相交插囊中,竹制弓架缠紧绳。思念夫君人品好,睡下坐起心不定。温良文静我夫君,明慧有礼传美名。

  【注释】

  1.小戎:兵车。因车厢较小,故称小戎。俴(jiàn剑)收:浅的车厢。俴,浅;收,轸。四面束舆之木谓之轸。
  2.五楘(mù木):用皮革缠在车辕成X形,起加固和修饰作用。五,古文作X。梁辀(zhōu周):曲辕。
  3.游环:活动的环。设于辕马背上。协驱:一皮条,上系于衡,后系于轸,限制骖马内入。
  4.靷(yìn印):引车前行的皮革。鋈(wù误)续:以白铜镀的环紧紧扣住皮带。鋈,白铜;续,连续。
  5.文茵:虎皮坐垫。畅毂(ɡǔ古):长毂。毂,车轮中心的圆木,中有圆孔,用以插轴。
  6.骐:青黑色如棋盘格子纹的马。馵(zhù住):左后蹄白或四蹄皆白的马。
  7.言:乃。君子:指从军的丈夫。
  8.温其如玉:女子形容丈夫性情温润如玉。
  9.板屋:用木板建造的房屋。秦国多林,故以木房为多。此处代指西戎(今甘肃一带)。
  10.心曲:心灵深处。
  11.牡:公马。孔:甚。阜:肥大。
  12.辔:缰绳。一车四马,内二马各一辔,外二马各二辔,共六辔。
  13.骝(líu留):赤身黑鬣的马,即枣骝马。
  14.騧(ɡuā瓜):黄马黑嘴。骊:黑马。骖:车辕外侧二马称骖。
  15.龙盾:画龙的盾牌。合:两只盾合挂于车上。
  16.觼(jué决):有舌的环。軜(nà纳):内侧二马的辔绳。以舌穿过皮带,使骖马内辔绳固定。
  17.邑:秦国的属邑。
  18.方:将。期:指归期。
  19.胡然:为什么。
  20.俴驷:披薄金甲的四马。孔群:群马很协调。
  21.厹(qíu求)矛:头有三棱锋刃的长矛。錞(duì队):矛柄下端金属套。  
  22.蒙:画杂乱的羽纹。伐:盾。苑(yūn晕):花纹。
  23.虎韔(chànɡ唱):虎皮弓囊。镂膺:在弓囊前刻花纹。
  24.交韔二弓:两张弓,一弓向左,一弓向右,交错放在袋中。交:互相交错;韔:用作动词,作"藏"讲。
  25.闭:弓檠。竹制,弓卸弦后缚在弓里防损伤的用具。绲(ɡǔn滚):绳。縢(滕):缠束。
  26.载寝载兴:又寝又兴,起卧不宁。
  27.厌厌:安静柔和貌。良人:指女子的丈夫。
  28.秩秩:有礼节,一说聪明多智貌。德音:好声誉。

  【赏析】

  关于本诗的主题思想,大致有以下几种看法:一、赞美秦襄公说(《毛诗序》等),二、赞美秦庄公说(魏源《诗古微》),三、慰劳征戎大夫说(丰坊《诗传》),四、伤王政衰微说(朱谋.《诗故》),五、出军乐歌说(吴懋清《毛诗复古录》),六、爱国思想说(陈铁镔《诗经解说》),七、怀念征夫说(刘沅《诗经恒解》等)。以怀念征夫说较为合理。

  东周初年,西戎骚扰不断,于是秦襄公奉周天子之命,率兵讨伐西戎,夺地数百里,既解除了西戎的威胁,又增强了秦国的势力范围。《小戎》所写内容,虽与上面所说史实有关,但不等于说本诗就是直接赞美秦襄公,二者不能混为一谈。

  这是一首妻子怀念征夫的诗。秦师出征时,家人必往送行,征人之妻当在其中。事后,她回忆起当时丈夫出征时的壮观场面,进而联想到丈夫离家后的情景,回味丈夫给她留下的美好形象,希望他建功立业,博得好名声,凯旋归来。字里行间,充满着仰慕之心和思念之情。

  这首诗体现了“秦风”的特点。在秦国,习武成风,男儿从军参战,为国效劳,成为时尚。正像本诗夸耀秦师如何强大,装备如何精良,阵容如何壮观那样,举国崇尚军事,炫耀武力,正是“秦风”一大特点。诗中描写的那位女子,眼中所见,心中所想,都带有“秦风”的烙印。在她心目中,其夫也是个英俊勇敢的男子汉,他驾着战车,征讨西戎,为国出力,受到国人的称赞,她也为有这样一位丈夫而感到荣耀。她思念从军在外的丈夫,但她并没有拖丈夫的后腿,也没有流露出类似“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陈陶《陇西行》)那样的哀怨情绪,即如今人朱守亮所说,“不肯作此败兴语”(《诗经评释》)。

  本诗采用了先实后虚的写法,即先写女子所见,后写女子所想。秦师出征那天,她前往送行,看见出征队伍的阵容,十分壮观:战车列阵,兵强马壮,兵器精良,其夫执鞭驾车,整装待发,仿佛一幅古代战车兵阵图。队伍出发后的情景是女子的联想,其中既有对征夫在外情景的设想,又有自己对征夫的思念。

  在章法结构上,作者对全诗作了精心安排。诗共三章,每章十句,每句四字。每章的前六句赞美秦师兵车阵容的壮观,后四句抒发女子思君情意。前六句状物,重在客观事物的描述;后四句言情,重在个人情感的抒发。从各章所写的具体内容看,各有侧重,少有雷同。先看各章的前六句:第一章写车制,第二章写驾车,第三章写兵器。再看各章的后四句,虽然都有“言念君子”之意,但在表情达意方面仍有变化。如写女子对征夫的印象:第一章是“温其如玉”,形容其夫的性情犹如美玉一般温润;第二章是“温其在邑”,言其征夫为人温厚,从军边防;第三章是“厌厌良人”,言其征夫安静柔顺。又如写女子的思念心理,第一章是“乱我心曲”,即想他时使我心烦意乱。第二章是“方何为期”,问他何时才能归来?盼夫归来的心情多么迫切!第三章是“载寝载兴”,辗转难眠,忽睡忽起,表明她日夜思念之情难以排除。作者这样安排内容,既不雷同,又能一气贯通。格式虽同,内涵有别。状物言情,各尽其妙。这就使得全诗的章法结构井然有序,又不显呆板。(殷光熹)
  【注】:玮,左王旁换土旁。

 

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更多E书“主题阅读网——经典阅读新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