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小雅·南有嘉鱼之什.采芑






  采芑

  题解:叙述周宣王卿士、大将方叔南征荆蛮。

  【原文】:

  薄言采芑1,于彼新田2,呈此菑亩3。方叔涖止4,其车三千。师干之试5,方叔率止。乘其四骐6,四骐翼翼7。路车有奭8,簟茀鱼服9,钩膺鞗革10。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于此中乡11。方叔涖止,其车三千。旂旐央央12,方叔率止。约軧错衡13,八鸾玱玱14。服其命服15,朱芾斯皇16,有玱葱珩17。
  鴥彼飞隼18,其飞戾天19,亦集爰止20。方叔涖止,其车三千。师干之试,方叔率止。钲人伐鼓21,陈师鞠旅22。显允方叔23,伐鼓渊渊24,振旅阗阗25。
  蠢尔蛮荆,大邦为仇。方叔元老,克壮其犹26。方叔率止,执讯获丑27。戎车啴啴28,啴啴焞焞29,如霆如雷。显允方叔,征伐玁狁,蛮荆来威30。

  【译文】:

  采呀采呀采芑忙,从那边的新田里,采到这边菑田旁。大将方叔来此地,战车就有三千辆,士卒舞盾操练忙。方叔统帅自有方,驾起战车驱四马。四马齐整气昂昂。大车红漆作彩饰,竹席帷子鱼皮箱,牛皮胸带与马缰。
  采呀采呀采芑忙,从那边的新田里,采到村庄的中央。大将方叔来此地,战车就有三千辆,龙蛇大旗鲜又亮。方叔统帅自有方,车毂车衡皮饰装,八个马铃响叮当。朝廷礼服穿在身,红色蔽膝亮堂堂,绿色佩玉玱玱响。
  鹰隼振翅疾飞翔,迅猛直上抵云天,忽而落下栖树上。大将方叔来此地,战车就有三千辆,士卒舞盾操练忙。方叔统帅自有方,鼓师击鼓传号令,摆阵训话军容壮。威风凛凛我方叔,击鼓咚咚阵容强,整军退兵气势壮。
  愚蠢无知那蛮荆,与我大国结仇怨。想那方叔为元老,谋划一定很谨严。方叔统帅自有方,俘虏敌军必凯旋。战车行进响隆隆,隆隆车声不间断,如那雷霆响彻天。威风凛凛我方叔,曾征玁狁于北边,也能以威服荆蛮。


  【注释】:

  1.薄言:句首语气词。芑(qí):一种野菜。
  2.新田:毛传:"田一岁曰菑,二岁曰新田,三岁日畬(yú)。"
  3.菑(zī)亩:见上注。
  4.涖(lì):临。止:语助词。
  5.干:盾。试:演习。
  6.骐:青底黑纹的马。
  7.翼翼:整齐严谨的样子。
  8.路车:大车。路,通"辂"。奭(shī):红色的涂饰。
  9.簟茀(diànfú):遮挡战车后部的竹席子。鱼服:鲨鱼皮装饰的车箱。
  10.钩膺:带有铜制钩饰的马胸带。鞗(tiáo)革:皮革制成的马缰绳。
  11.中乡:乡中。
  12.旂旐(qízhào):画有龙和蛇图案的旗帜。
  13.约軝(qí):用皮革约束车轴露出车轮的部分。错衡:在战车扶手的横木上饰以花纹。
  14.玱(qiānɡ)玱:象声词,金玉撞击声。
  15.服:穿起。命服:礼服。
  16.芾(fú):通"韍",皮制的蔽膝,类似围裙。
  17.有玱:即"玱玱"。葱珩(hénɡ):翠绿色的佩玉。
  18.鴥(yù):鸟飞迅疾的样子。隼(sǔn):一类猛禽。
  19.戾:到达。
  20.止:止息。
  21.钲人:掌管击钲击鼓的官员。
  22.陈:陈列。鞠:训告。
  23.显允:高贵英伟。
  24.渊渊:象声词,击鼓声。
  25.振旅:整顿队伍,指收兵。阗(tián)阗:击鼓声。
  26.克:能。壮:光大。犹:通"猷",谋略。
  27.执讯:捉住审讯。获丑:俘虏。
  28.嘽(tān)嘽:兵车行走的声音。
  29.焞(tūn)焞:车马众多的样子。
  30.来:语助词。威:威服。"蛮荆来威"即"来威蛮荆"。

  【赏析】:

  远去了,那亘古的旷野里回荡着的战鼓声;远去了,那历史的天幕上噪动着的赫赫军威。打开《诗经》艺术长廊之门,让我们欣赏《小雅·采芑》所描绘的周宣王卿士、大将方叔为威慑荆蛮而演军振旅的画面。从整体而言,此诗所描绘可分为两层。前三章为第一层,着重表现方叔指挥的这次军事演习的规模与声势,同时盛赞方叔治军的卓越才能。第四章为第二层,犹如一纸讨伐荆蛮的檄文,表达了以此众战、无城不破、无坚不摧的自信心和威慑力,也点明了这次演习的目的和用意。

  诗的开首以“采芑”起兴,很自然地引出这次演习的地点:“新田”、“菑亩”。紧接着一支浩浩荡荡的大军出现在旷野上,马蹄得得,敲不碎阵列中之肃穆严整;军旗猎猎,掩不住苍穹下之杀气腾腾。在这里,作者以一约数“三千”极言周军猛将如云、战车如潮的强大阵容,进而又将“镜头的焦距”拉近至队伍的前方,精心安排了一个主将出场的赫赫威仪。只见他,乘坐一辆红色的战车,花席为帘、鲛皮为服,四匹马训练有素、铜钩铁辔,在整个队伍里坐镇中央,高大威武而与众不同。真是未谋其面已威猛慑人。诗的第二章与上大体相同,以互文见义之法,主要通过色彩刻画(“旗旐央央”,“约軝错衡”),继续加强对演习队伍声势之描绘。在对方叔形象的刻画上则更逼近一步:“服其命服”的方叔朱衣黄裳、佩玉鸣鸾、气度非凡。同时也点明他为王卿士的重要身份。第三章格调为之一变,以鹰隼的一飞冲天暗比方叔所率周军勇猛无敌和斗志昂扬。接下来作者又具体地描绘了周师在主帅的指挥下演习阵法的情形:雷霆般的战鼓声中,战车保持着进攻的阵形,在响彻云霄的喊杀声中向前冲去;演习结束,又是一阵鼓响,下达收兵的号令,队伍便井然有序地退出演习场,整顿完毕后,浩浩荡荡地返回营地。(“伐鼓渊渊,振旅阗阗”)。第四章辞色俱厉,以雄壮的气概直斥无端滋乱之荆蛮(“蠢尔蛮荆,大邦为仇”)。告诫说,以方叔如此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之师旅讨伐荆蛮,定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摧敌之军,拔敌之城,俘敌之人,败之于谈笑挥手之间(“方叔率止,执讯获丑”)。

  统观全诗,有两点值得注意,其一是此诗并非实写战争,而是写一次军事演习。这从诗中“师干之试”等处可证。吴闿生《诗义会通》云:“皆误以‘蛮荆来威’为实有其事,不知乃作者虚拟颂祷词。”可谓得诗真义。其二,此诗从头至尾层层推进,专事渲染,纯以气势胜,正如清方玉润《诗经原始》所评:“振笔挥洒,词色俱厉,有泰山压卵之势。”

  这是一首赞美周宣王之大臣方叔南征讨伐荆蛮的诗。全诗四章。一、二章着重描述了方叔军队之强大、军容之壮观以及他个人的威仪赫赫。第三章写方叔陈列军队进行训令,布阵整齐的活动。第四章描述了方叔定计大获全胜的经过。
  这首诗主要突出方叔个人的描述,对他的训练有素乘马、他的路车、马具装饰、他的华贵服饰都做了形象生动的刻画,因而烘托出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形象。诗中没有对兵士作直接的描写,反映了古代统治阶级的“英雄创造历史”的意识,兵士只不过如同战马、战车一样是英雄配备的一部分。本篇是周宣王命令方叔讨伐南方荆蛮的诗。全诗四章章十二句,首章写军威,二章写将威,三章写出战,卒章写告捷回还。诗人在全诗中竭力运用了渲染和烘托的手法,展示了周邦国在宣王的统领下,力克四夷的伟大功绩,所以才会出现“中兴”之治,创下了周的一代历史的鸿篇巨制。写军威,必须有实力,“其车三千,师干之试”。“三千”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即十八个军旅,三十万众,说明军队是有防御实力的;必须有威武的气势,“乘其四骐,四骐翼翼。路车有奭,簟笰鱼服,钩膺鞗革”,战马强壮,战车煌煌耀眼。写将威,“方叔涖止,其车三千,旂旐央央”先写方叔统帅三十万众的军旅,红旗招展,队伍浩浩荡荡。“方叔率止,约軧错衡,八鸾玱玱”,写军队在方叔的统帅下出发了;花车毂红,铃铛响!写出了大军的威势。“服起命服,朱芾斯皇,有玱葱珩”,又落脚于帅的身上,穿着命服,红色敝膝闪闪发光,走起路来玉佩叮咚,写出将军的威武。写出战,“钲人伐鼓,陈师鞠旅”,执行号令的钲人、鼓人已经作好准备,列队誓师,兵士个个擦拳摩掌,嗷嗷直叫,鼓舞了军队士气。接着诗人又补上一笔“伐鼓渊渊,振旅阗阗”,鼓人催鼓阵阵,钲人鸣金霍霍。进退有制,纪律严明。三十万众,没有严明的纪律、进退没有节制,那便是一群“乌合之众”,哪里会有力量作战。写告捷,“戎车啴啴,啴啴焞焞,如霆如雷”,写战车众多而发出的轰鸣声,大军浩浩荡荡,告捷而还。“显允方叔,征伐玁狁,蛮荆来威”,值得信赖的将军方叔,早先讨伐过玁狁,如今蛮荆听说方叔来了,早已吓破了胆,望风而逃,不战而降。然而,我们还应该说,是渲染,也是颂美之辞,一语双关,既显示了实力,也颂扬了统率方叔。可是我们纵观全诗,即从字里行间、特别是三、四章看到,本诗是非写实战的诗,而是诗人虚拟的。如果是实写,为什么无端地渗入“征伐玁狁”一句?熟玩诗义,则嫌文义支离,实为虚拟则可见出。应该说,大军南讨蛮荆非为实战的描绘,这就是诗人为什么没有正面写战争场面的一个原因吧!

 

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更多E书“主题阅读网——经典阅读新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