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大雅·文王之什.皇矣






  皇矣

  题解:叙述周太王、王季的事迹以及文王伐崇伐密的武功。

  【原文】

  皇矣上帝1,临下有赫2。监观四方,求民之莫3。维此二国4,其政不获5。维彼四国6,爰究爰度7。上帝耆之8,憎其式廓9。乃眷西顾10,此维与宅11。
  作之屏之12,其菑其翳13。修之平之14,其灌其栵15。启之辟之16,其柽其椐17。攘之剔之18,其檿其柘19。帝迁明德20,串夷载路21。天立厥配22,受命既固23。
  帝省其山24,柞棫斯拔25,松柏斯兑26。帝作邦作对27,自大伯王季28。维此王季,因心则友29。则友其兄30,则笃其庆31,载锡之光32。受禄无丧,奄有四方33。
  维此王季,帝度其心。貊其德音34,其德克明35。克明克类,克长克君36。王此大邦37,克顺克比38。比于文王39,其德靡悔40。既受帝祉,施于孙子41。
  帝谓文王:无然畔援42,无然歆羡43,诞先登于岸44。密人不恭45,敢距大邦,侵阮徂共46。王赫斯怒47,爰整其旅48,以按徂旅49。以笃于周祜50,以对于天下51。
  依其在京52,侵自阮疆。陟我高冈53,无矢我陵54。我陵我阿55,无饮我泉,我泉我池。度其鲜原56,居岐之阳57,在渭之将58。万邦之方59,下民之王。
  帝谓文王:予怀明德,不大声以色60,不长夏以革61。不识不知,顺帝之则62。帝谓文王:訽尔仇方63,同尔弟兄64。以尔钩援65,与尔临冲66,以伐崇墉67。
  临冲闲闲68,崇墉言言69。执讯连连70,攸馘安安71。是类是禡72,是致是附73,四方以无侮。临冲茀茀74,崇墉仡仡75。是伐是肆76,是绝是忽77。四方以无拂78。

  【译文】

  上帝伟大而又辉煌,洞察人间慧目明亮。监察观照天地四方,发现民间疾苦灾殃。就是殷商这个国家,它的政令不符民望。想到天下四方之国,于是认真研究思量。上帝经过一番考察,憎恶殷商统治状况。怀着宠爱向西张望,就把岐山赐予周王。
  砍伐山林清理杂树,去掉直立横卧枯木。将它修齐将它剪平,灌木丛丛枝杈簇簇。将它挖去将它芟去,柽木棵棵椐木株株。将它排除将它剔除,山桑黄桑杂生四处。上帝迁来明德君主,彻底打败犬戎部族。皇天给他选择佳偶,受命于天国家稳固。
  上帝省视周地岐山,柞树棫树都已砍完,苍松翠柏栽种山间。上帝为周兴邦开疆,太伯王季始将功建。就是这位祖先王季,顺从父亲友爱体现。友爱他的两位兄长,致使福庆不断增添。上帝赐他无限荣光,承受福禄永不消减,天下四方我周占全。
  就是这位王季祖宗,上帝审度他的心胸,将他美名传布称颂。他的品德清明端正,是非类别分清眼中,师长国君一身兼容。统领如此泱泱大国,万民亲附百姓顺从。到了文王依然如此,他的德行永远光荣。已经接受上帝赐福,延及子孙受福无穷。
  上帝对着文王说道:“不要徘徊不要动摇,也不要去非分妄想,渡河要先登岸才好。”密国人不恭敬顺从,对抗大国实在狂傲,侵阮伐共气焰甚嚣。文王对此勃然大怒,整顿军队奋勇进剿,痛击敌人猖狂侵扰。大大增加周国洪福,天下四方安乐陶陶。
  密人凭着地势高险,出自阮国侵我边疆,登临我国高山之上。“不要陈兵在那丘陵,那是我国丘陵山冈;不要饮用那边泉水,那是我国山泉池塘。”文王审察那片山野,占据岐山南边地方,就在那儿渭水之旁。他是万国效法榜样,他是人民优秀国王。
  上帝告知我周文王:“你的德行我很欣赏。不要看重疾言厉色,莫将刑具兵革依仗。你要做到不声不响,上帝意旨遵循莫忘。”上帝还对文王说道:“要与盟国咨询商量,联合同姓兄弟之邦。用你那些爬城钩援,和你那些攻城车辆,讨伐攻破崇国城墙。”
  临车冲车轰隆出动,崇国城墙坚固高耸。抓来俘虏成群结队,割取敌耳安详从容。祭祀天神求得胜利,招降崇国安抚民众,四方不敢侵我国中。临车冲车多么强盛,哪怕崇国城墙高耸。坚决打击坚决进攻,把那顽敌斩杀一空,四方不敢抗我威风。

  【注释】

  1.皇:光辉、伟大。
  2.临:监视。下:下界、人间。赫:显著。
  3.莫:通"瘼",疾苦。
  4.二国:有谓指夏、殷,有谓指豳、邰,皆不确。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引或说:"古文上作二,与一二之二相似,二国当为上国之误。"此说是,上国系指殷商。
  5.政:政令。获:得。不获,不得民心。
  6.四国:天下四方。
  7.爰:就。究:研究。度(duó):图谋。
  8.耆:读为"稽",考察。
  9.式:语助词。式廓:犹言"规模"。
  10.眷:思慕、宠爱。西顾:回头向西看。西,指岐周之地。
  11.此:指岐周之地。宅:安居。
  12.作:借作"柞",砍伐树木。屏(bǐnɡ):除去。
  13.菑(zī):指直立而死的树木。翳:通"殪",指死而仆倒的树木。
  14.修:修剪。平:铲平。
  15.灌:丛生的树木。栵(lì):斩而复生的枝杈。
  16.启:开辟。辟:排除。
  17.柽(chēnɡ):木名,俗名西河柳。椐(jū):木名,俗名灵寿木。
  18.攘:排除。剔:剔除。
  19.檿(yǎn):木名,俗名山桑。柘(zhè):木名,俗名黄桑。以上皆为倒装句式。
  20.帝:上帝。明德:明德之人,指太王古公亶父。
  21.串夷:即昆夷,亦即犬戎。载:则。路:借作"露",败。太王原居豳,因犬戎侵扰,迁于岐,打败了犬戎。
  22.厥:其。配:配偶。太王之妻为太姜。
  23.既:犹"而"。固:坚固、稳固。
  24.省(xǐnɡ):察看。山:指岐山,在今陕西省。
  25.柞、棫:两种树名。斯:犹"乃"。拔:拔除。
  26.兑(duì):直立。
  27.作:兴建。邦:国。对:疆界。
  28.大伯:即太伯,太王长子。次子虞仲,三子季历。太王爱王季,太伯、虞仲为让位于季历,逃至南方,另建吴国。太王死后,季历为君,是为王季。
  29.因心:姚际恒《诗经通论》:"因心者,王季因太王之心也,故受太伯之让而不辞,则是能友矣。"友:友爱兄弟。
  30.则:犹"能"。
  31.笃:厚益,增益。庆:吉庆,福庆。载:则。
  32.锡:同"赐"。光:荣光。丧:丧失。
  33.奄:全。尽。
  34.貊(mò):《左传·昭公二十八年》及《礼记·乐记》皆引作"莫"。莫,传布。
  35.克:能。明:明察是非。类:分辨善恶。
  36.长:师长。君:国君。
  37.王(wànɡ):称王,统治。
  38.顺:使民顺从。比:使民亲附。
  39.比于:及至。
  40.悔:借为"晦",不明。
  41.施(yì):延续。
  42.畔援:犹"盘桓",徘徊不进的样子。
  43.歆羡:犹言"觊觎",非分的希望和企图。
  44.诞:发语词。先登于岸:喻占据有利形势。
  45.密:古国名,在今甘肃灵台一带。
  46.阮:古国名,在今甘肃泾川一带,当时为周之属国。阻:往,至。共(ɡōnɡ):古国名,在今甘肃泾川北,亦为周之属国。
  47.赫:勃然大怒的样子。斯:犹"而"。
  48.旅:军队。
  49.按:遏止。徂旅:此指前来侵阮、侵共的密国军队。
  50.笃:厚益、巩固。祜(hù):福。
  51.对:安定。
  52.依:凭借。京:高丘。
  53.陟:登。
  54.矢:借作"施",陈设。此指陈兵。
  55.阿:大的丘陵。
  56.鲜(xiǎn):犹"巘",小山。
  57.阳:山南边。
  58.将:旁边。
  59.方:准则,榜样。
  60.大:注重。以:犹"与"。
  61.长:挟,依恃。夏:夏楚,刑具。革:兵甲,指战争。
  62.顺:顺应。则:法则。
  63.仇:同伴。方:方国。仇方,与国、盟国。
  64.弟兄:指同姓国家。
  65.钩援:古代攻城的兵器。以钩钩入城墙,牵钩绳攀援而登。
  66.临、冲:两种军车名。临车上有望楼,用以瞭望敌人,也可居高临下地攻城。冲车则从墙下直冲城墙。
  67.崇:古国名,在今陕西西安、户县一带,殷末崇侯虎即崇国国君,《尚书大传》有"文王六年伐崇"的记载。墉:城墙。
  68.闲闲:摇动的样子。
  69.言言:高大的样子。
  70.汛:读为"奚",俘虏。连连:接连不断的状态。
  71.攸:所。馘(ɡuó):古代战争时将所杀之敌割取左耳以计数献功,称"馘",也称"获"。安安:安闲从容的样子。
  72.是:乃,于是。类:通"禷",出征时祭天。祃(mà):师祭,至所征之地举行的祭祀;或谓祭马神。
  73.致:招致。附:安抚。
  74.茀茀:强盛的样子。
  75.仡(yì)仡:高崇的样子。
  76.肆:通"袭"。
  77.忽:灭绝。
  78.拂:违背,抗拒。

  【赏析】

  这也是一首颂诗,是周部族多篇开国史诗之一。它先写西周为天命所归及古公亶父(太王)经营岐山、打退昆夷的情况,再写王季的继续发展和他的德行,最后重点描述了文王伐密、灭崇的事迹和武功。这些事件,是周部族得以发展、得以灭商建国的重大事件,太王、王季、文王,都是周王朝的“开国元勋”,对周部族的发展和周王朝的建立,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所以作者极力地赞美他们,歌颂他们,字里行间充溢着深厚的爱部族、爱祖先的思想感情。《毛序》说:“《皇矣》,美周也。天监代殷莫若周,周世世修德莫若文王。”全诗八章,有四章叙写了文王,当然是以文王的功业为重点的。但谓诗意乃“周世世修德莫若文王”还是值得推究的。朱熹《诗集传》说:“此诗叙太王、太伯、王季之德,以及文王伐密伐崇之事也。”比较客观和全面,比较准确地掌握住了本篇诗歌的主题。

  全诗八章,章十二句。内容丰富,气魄宏大。前四章重点写太王,后四章写文王,俨然是一部周部族的周原创业史。

  首章先从周太王得天眷顾、迁岐立国写起。周人原先是一个游牧民族,居于今陕西、甘肃接境一带。传说从后稷开始,做了帝尧的农师,始以农桑为业,并初步建国,以邰(今陕西武功一带)为都(见《大雅·生民》)。到了第四代公刘之时,又举族迁往豳(邠)地(今陕西旬邑一带),行地宜,务耕种。开荒定居,部族更加兴旺和发展(见《大雅·公刘》)。第十三代(依《史记·周本纪》)为古公亶父(即周太王),因受戎狄之侵、昆夷之扰,又迁居于岐山下之周原(今陕西岐山一带),开荒垦田,营建宫室,修造城郭,革除戎俗,发展农业,使周部族日益强大(见《大雅·緜》)。本章说是天命所使,当然是夸张的说法。但尊天和尊祖的契合,正是周人“君权神授”思想的表现。

  第二章具体描述了太王在周原开辟与经营的情景。连用四组排比语句,选用八个动词,罗列了八种植物,极其生动形象地表现太王创业的艰辛和气魄的豪迈。最后还点明:太王赶走了昆夷,娶了佳偶(指太姜),使国家更加强大。

  第三章又写太王立业,王季继承,既合天命,又扩大了周部族的福祉,并进一步奄有四方。其中,特别强调“帝作封作对,自大伯王季”。太王有三子:太伯、虞仲和季历(即王季)。太王爱季历,太伯、虞仲相让,因此王季的继立,是应天命、顺父心、友兄弟的表现。写太伯是虚,写王季是实。但“夹写太伯,从王季一面写友爱,而太伯之德自见”(方玉润《诗经原始》),既是夹叙法,亦是推原法,作者的艺术用心,是值得深入体味的。

  第四章集中描述了王季的德音。说他“克明克类,克长克君;王比大邦,克顺克比”,充分表现了他的圣明睿智,为王至宜。其中,用“帝度其心,貊其德音”,以突出其尊贵的地位和煊赫的名声;而“比于文王,其德靡悔”,既说明了王季的德泽流长,又为以下各章写文王而做了自然的过渡。

  《皇矣》在《大雅·文王之什》,当然重点是在歌颂和赞美文王。因而本诗从第五章起,就集中描述文王的功业了。

  第五章先写上帝对文王的教导:“无然畔援,无然歆羡,诞先登于岸。”即要文王勇往直前,面对现实,先占据有利的形势。虽不言密人侵入和文王怎么去做,但其紧张的气氛已充分显示了出来。接着作者指出“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一场激烈的战争势在难免了。密人“侵阮阻共”,意欲侵略周国,文王当机立断,“爰整其旅,以按徂旅”,并强调,这是“笃于周祜”、“对于天下”的正义行动。

  第六章写双方的战斗形势进一步发展。密人“侵自阮疆,陟我高冈”,已经进入境内了。文王对密人发出了严重的警告,并在“岐之阳”、“渭之将”安扎营寨,严正对敌。写出情况十分严峻,使读者如临其境。

  第七章写战前的情景,主要是上帝对文王的教导,要他“不大声以色,不长夏以革”,就是不要疾言厉色,而要从容镇定;不要光凭武器硬拼,而要注意策略。要“顺帝之则”、“询尔仇方,同尔兄弟”,即按照上帝意志,联合起同盟和兄弟之国,然后再“以尔钩援,与尔临冲”,去进攻崇国的城池。崇国当时也是周国的强敌,上言密,此言崇,实兼而有之,互文见义。

  最后一章是写伐密灭崇战争具体情景。周国用它“闲闲”、“茀茀”的临车、冲车,攻破了崇国“言言”、“仡仡”的城墙,“是伐是肆”,“执讯”、“攸馘”,“是致是附”、“是绝是忽”,取得了彻底的胜利,从而“四方无以拂”,四方邦国再没有敢抗拒周国的了。

  由此可见,《皇矣》在叙述这段历史过程时是有顺序、有重点地描述的。全诗中,既有历史过程的叙述,又有历史人物的塑造,还有战争场面的描绘,内容繁富,规模宏阔,笔力遒劲,条理分明。所叙述的内容,虽然时间的跨度很大,但由于作者精心的结构和安排,读者读起来.却又感觉是那么紧密和完整。特别是夸张词语、重叠词语、人物语言和排比句式的交错使用,章次、语气的自然舒缓,更增强本诗的生动性、形象性和艺术感染力。孙鑛说,这这样的诗篇“有精语为之骨,有浓语为之色,可谓兼终始条理,此便是后世歌行所祖。以二体论之,此尤近行”(陈子展《诗经直解》引),是有一定道理的。(霍旭东)

 

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更多E书“主题阅读网——经典阅读新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