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大雅·荡之什.江汉






  江汉

  摘自咀华庐

  题解:周宣王命令召虎讨伐淮夷。

  【原文】

  江汉浮浮,武夫滔滔1。匪安匪游2,淮夷来求3。既出我车,既设我旟4。匪安匪舒,淮夷来铺5。
  江汉汤汤6,武夫洸洸7。经营四方,告成于王。四方既平,王国庶定8。时靡有争,王心载宁9。
  江汉之浒10,王命召虎:式辟四方11,彻我疆土12。匪疚匪棘13,王国来极14。于疆于理15,至于南海。
  王命召虎:来旬来宣16。文武受命,召公维翰17。无曰予小子18,召公是似19。肇敏戎公20,用锡尔祉21。
  釐尔圭瓒22,秬鬯一卣23。告于文人24,锡山土田。于周受命25,自召祖命26,虎拜稽首27:天子万年!
  虎拜稽首,对扬王休28。作召公考29:天子万寿!明明天子30,令闻不已31,矢其文德32,洽此四国。

  【译文】

  长江汉水波涛滚滚,出征将士意气风发。不为安逸不为游乐,要对淮夷进行讨伐。前路已经出动兵车,树起彩旗迎风如画。不为安逸不为舒适,镇抚淮夷到此驻扎。
  长江汉水浩浩荡荡,出征将士威武雄壮。将士奔波平定四方,战事成功上告我王。四方叛国均已平定,但愿周朝安定盛昌。从此没有纷争战斗,我王之心宁静安详。
  长江汉水二水之滨,王向召虎颁布命令:"开辟新的四方国土,料理划定疆土地境。不是扰民不是过急,要以王朝政教为准。经营边疆料理天下,领土直至南海之滨。"
  我王册命下臣召虎,巡视南方政令宣诵:"文王武王受命天下,你祖召公实为梁栋。莫说为了我的缘故,你要继承召公传统。全力尽心建立大功,因此赐你福禄无穷。
  "赐你圭瓒以玉为柄,黑黍香酒再赐一卣。秉告文德昭著先祖,还要赐你山川田畴。去到岐周进行册封,援例康公仪式如旧。"下臣召虎叩头伏地:"大周天子万年长寿!"
  下臣召虎叩头伏地,报答颂扬天子美意。作成纪念康公铜簋,"敬颂天子万寿无期!"勤勤勉勉大周天子,美名流播永无止息。施行文治广被德政,和洽当今四周之地。

  【注释】

  1.首句当作"滔滔",下句当作"浮浮"。浮浮:众强的样子。
  2.匪:同"非"。
  3.来:语助词,含有"是"的意义。求:通"纠",诛求,讨伐。
  4.旟(yú):画有鸟隼的旗。
  5.铺:止,驻扎。
  6.汤(shānɡ)汤:水势大的样子。
  7.洸(ɡuānɡ)洸:威武的样子。
  8.庶:庶几。
  9.载:则。
  10.浒(hǔ):水边。
  11.式:发语词。辟:开辟。
  12.彻:治。
  13.疚(jìu):病,害。棘:"急"的假借。
  14.极:准则。
  15.于:意义虚泛的助词,其词义取决于后面所带之词。
  16.旬:"巡"的假借。
  17.召(shào)公:召公奭,文王之子,封于召。为召伯虎的太祖,谥康公。维:是。翰:桢斡。
  18.予小子:宣王自称。
  19.似:"嗣"的假借。
  20.肇敏:图谋。戎:大。公:通"功",事。
  21.用:以。锡:赐。祉(zhǐ):福禄。
  22.釐(lài):"赉"的假借,赏赐。圭瓒(zàn):用玉作柄的酒勺。
  23.秬(jù):黑黍。鬯(chànɡ):一种香草,即郁金,姜科,多年生。卣(yǒu):带柄的酒壶。
  24.文人:有文德的人。
  25.周:岐周,周人发祥地。
  26.自:用。召祖:召氏之祖,指召康公。
  27.稽(qǐ)首:古时礼节,跪下拱手磕头,手、头都触地。
  28.对:报答。扬:颂扬。体:美,此处指美好的赏赐册命。
  29.考:"簋(ɡuǐ)"的假借。簋,一种古铜制食器。
  30.明明:勉勉。
  31.令闻:美好的声誉。
  32.矢:"施"的假借。

  【赏析】

  《江汉》一诗,《毛诗序》以为尹吉甫所作。今人以其无据多不相信。细读诗本文,实为召伯虎所作。其第一章诗人自称“我”,显然为第一人称手法写成;而第三章云:“江汉之浒,王命召虎。”说到周王之命,又自称“召虎”。第四、五、六章也有“王命召虎”、“虎拜稽首”等语。一般如果自称为“我”,而同周天子联系起来则称“召虎”、“虎”,则可以肯定作者为召伯虎。此诗同传世的周代青铜器召伯虎簋上的铭文一样,都是记叙召伯虎平淮夷归来周王赏赐之事。

  据《后汉书·东夷传》,周厉王之时因为政治昏乱,东方的淮夷入寇,虢仲征之,未能取胜。宣王之时,首先消除玁狁之患,然后宣王亲征,平定淮夷之乱。宣王驻于江汉之滨,命召伯虎率军征之。召伯虎取胜归来,宣王大加赏赐,召伯虎因而作铜簋以纪其功事,并作此诗,以颂其祖召康公之德与天子之英明。

  淮夷在淮北,以徐国为主,故平淮夷也即《常武》所说之征徐国。因为此次伐淮夷,宣王亲征,驻于江汉之滨,召公的受命、誓师、率师出征俱在此,所以诗的前二章均以“江汉”为喻,借长江、汉水的宽阔水势,喻周天子大军浩浩荡荡的气势。也同样因为天子亲征,故曰“匪安匪游,淮夷来求”,“匪安匪舒,淮夷来铺”。意思是天子到此不是为了游乐,而是为了平定叛国。这几句前人未能明其深意,故或以为作为一个受命出征的大臣这样说有些多余。关于开头二句,王引之、陈奂都以为当作“江汉滔滔,武夫浮浮”,“浮浮”为众强之貌。这样与《风俗通义》引作“江汉陶陶”及《小雅·四月》“滔滔江汉”之语皆相合,其说颇为有理。

  此诗着重颂扬宣王之德,不在纪事,故关于淮夷战事未作具体描述。伐淮夷在尹吉甫和南仲伐玁狁之后,故诗中以“经营四方”一句,概括南征北讨之事而带过。盖因与淮夷作战为召伯之事,召伯不能自己夸耀自己的武功。以下由“告成于王”引起对赏赐仪式特别是宣王册命之词的纪述。由“式辟四方,彻我疆土;匪疚匪棘,王国来极;于疆于理,至于南海”可以看出一个打算有所作为的英明君主的雄才大略。由“文武受命,召公维翰;无曰予小子,召公是似”,又见其对朝廷老臣说话时恰如其分的谦虚和鼓励的语气,通过表彰召康公的业绩来表彰召伯虎,并激励他再建大功。第五、六章写宣王对召伯虎赏赐规格之高和召伯虎的感戴之情。全诗以“矢其文德,洽此四国”作结,表现出中兴君臣的共同愿望。

  诗中有些句子看似语意相似,其实却表现了不同的意思。如第一章“匪安匪游,淮夷来求”等,出于召伯之口,是说:宣王不求安乐,而勤劳于国事。第三章“匪疚匪棘,王国来极”,出于宣王之口,则是说:不是要给百姓造成骚扰,也不是急于事功,四方都必须以王朝政令为准,这是大事。第二章“四方既平,王国庶定;时靡有争,王心载宁”,同样表现了臣子对天子的体贴。而第三章“式辟四方,彻我疆土”,则出之周王之口,体现着“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观念。

  召伯虎救过太子静(宣王)的命,又扶其继位,辅佐宣王化解宗族矛盾,和合诸侯,平定外患,其功盖世。然而,正因为这样,他更要注重君臣之礼,以身作则地维护周朝统治阶级的宗法制度。这首诗就表现了老功臣的这样一种意识。前人评此诗“意深笔曲,高词媲皇典”,“通篇极典则,极古雅,极生动。退之《平淮西碑》祖此而词意不及”。吴闿生《诗义会通》评此诗说:“以美武功为主,而无一字铺张威烈。后半专叙王命及召公对扬之词。雍容揄扬,令人意远。”虽不无溢美,但也确实看到了此诗的特色。
  (作者:赵逵夫 编辑:秋痕)

  【赏析】:
  《江汉》叙写周王命令召虎率兵平定淮夷,开辟疆土,赏赐召虎。召虎又制作铜簋,告其先祖,颂扬天子,宣扬文德。诗以江汉起兴,衬托军士的威武,构造必胜的声势。但诗并不正面描写战争,却着重描写成功的赏赐和纪念,并不赞扬颂武功,而宣扬文德,立意又另成一境界。叙事中插以对话,见出变化,又避免呆板。

 

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更多E书“主题阅读网——经典阅读新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