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周颂·闵予小子之什.桓






  桓

  题解:武王克商后在举行阅兵仪式前的祷词。

  【原文】

  绥万邦1,屡丰年2。
  天命匪解3,桓桓武王4。
  保有厥士5,于以四方6,克定厥家7。
  于昭于天8,皇以间之9。

  【译文】

  万国和睦,连年丰收,
  全靠上天降福祥。威风凛凛的武王,
  拥有英勇的兵将,安抚了天下四方,周室安定兴旺。
  啊,功德昭著于上苍,请皇天监察我周室家邦。

  【注释】

  1。绥:和。万邦:指天下各诸侯国。
  2。娄(lǚ):同“屡”。
  3。匪解(fēixiè):非懈,不懈怠。
  4。桓桓:威武的样子。
  5。保:拥有。士:指武士。
  6。于:往。以:有。有四方,即征服四方之国而拥有天下。
  7。克:能。家:周室,周王宗室。
  8。于(wū):叹词。昭:光明,显耀。
  9。皇:皇天。间(jiàn):通“瞷”,监察。

  【赏析】

  据《左传·宣公十二年》“楚子曰:‘武王克商,作《颂》曰:……又作《武》,……其六曰:‘绥万邦,屡丰年。”’可知《桓》是乐舞《大武》六成(第六场)的歌诗(关于《大武》的详细介绍,见前面《我将》一诗的赏析文字)。据《礼记·乐记》,孔子对《大武》六成所表现的历史事件作有如下说明:“始而北出;再成而灭商;三成而南;四成而南国是疆;五成而分,周公左,召公右;六成复缀,以崇天子(按,旧读“崇”下断句,非)。”郑玄注解“六成”为“六奏象兵还振旅也”。而《毛诗序》云:“《桓》,讲武类祃也。桓,武志也。”孔颖达疏云:“《桓》诗者,讲武类祃之乐歌也,武王将欲伐殷,陈列六军,讲习武事,又为类祭于上帝,为祃祭于所征之地,治兵祭神,然后克纣,至周公、成王大平之时,诗人追述其事,而为此歌焉。”则所述与《礼记》所引孔子之言不合。按谥法辟土服远曰桓,本篇文字又有“于以四方,克定厥家”之句,表明周王朝已经统有四方,则毛序孔疏谓此诗为武王伐殷讲武类祃之乐歌与原诗文本不合。今按:《大武》六成的乐舞表现的是周公带成王东伐奄国之后,回到镐京,大会四方诸侯及远国使者,举行阅兵仪式,即所谓“兵还振旅”,以扬天子之威的史实,《桓》诗即为举行阅兵仪式前的祷词。
  诗的前三句,是以“绥万邦,娄丰年”来证明天命是完全支持周朝的。“娄丰年”在农耕社会对赢得民心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百姓对能致物阜年丰的王朝总会表示拥护;而获得农业丰收,在上古时代离不开风调雨顺的自然条件,“娄丰年”便理所当然地成为天意的象征。中间四句歌颂英勇的武王和全体将士,并告诉全体诸侯,武王的将士有能力征服天下、保卫周室。叠字词“桓桓”领出整段文字,有威武雄壮的气势,而“于以四方”云云,与首句“绥万邦”上下绾合,一强调国泰民安,一强调征服统治,而都有周室君临天下的自豪感。最后两句是祷告上苍、让天帝来作证,以加强肯定,同时也是对第三句“天命匪解”的呼应。诗的核心就是扬军威以震慑诸侯,从而达到树立周天子崇高权威的目的,其内容正与《尚书·周书·多方》一致。诗名为《桓》,“桓”即威武之貌,正点明了主题。诗的语言雍容典雅,威严而出之以和平,呈现出一种欢乐的氛围,涌动着新王朝的蓬勃朝气。(汤斌杨晓斌)

 

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更多E书“主题阅读网——经典阅读新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