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惟信词作鉴赏

 

  生平简介

  孙惟信(1179-1243)字季蕃,开封(今属河南)人。以祖泽调为监当官,不乐,弃去,游四方,留苏杭最久。自号花翁,名重浙江公卿间。淳祐三年客死钱塘,年六十五。与杜范、赵师秀、翁定、刘克庄等交厚。刘克庄为撰墓志铭,称其“倚声度曲,公瑾之妙。散发横笛,野王之逸。奋神起舞,越石之壮也”。

  方回《瀛奎律髓》卷四二谓“孙季蕃老于花酒,以诗禁仅为词,皆太平时节闲人也”。《直斋书录解题》著录有《花翁集》一卷,注云:“在江湖中颇有标致,多见前辈,多闻旧事,善雅谈,长短句尤工。尝有官,弃去不仕。”又沈义父《乐府指迷》云:“孙花翁有好词,亦善运意,但雅正中忽有一两句市进话,可惜。”

  有《花翁词》一卷,已佚。赵万里《校辑宋金元人词》有辑本。

  ●烛影摇红

  孙惟信

  一朵鞓红,宝钗压髻东风溜。

  年时也是牡丹时,相见花边酒。

  初试夹纱半袖。

  与花枝、盈盈斗秀。

  对花临景,为景牵情,因花感旧。

  题叶无凭,曲沟流水空回首。

  梦云不入小山屏,真个欢难偶。

  别后知他安否。

  软红街、清明还又。

  絮飞春尽,天远书沉,日长人瘦。

  孙惟信词作鉴赏

  女子总是与多情相伴。而娇美女子的多情,则更有多少清雅之士为之咏叹。这就是一首抒发一位娇美少女的闺怨之词,似怨春光,又盼春光。词中的女主人公与情人初次相见是在牡丹花盛开的季节,而她又正值妙龄,楚楚娟秀,柔媚多情。那正是花好人秀,景美情深,故上片开头连写六句,工笔细描。“一朵鞓红,宝钗压髻东风溜”,鞓(ting厅)红,是牡丹花的一种,这句是写女子的发饰之美。她发髻高绾,宝钗对插,再戴上一朵红艳艳的牡丹,在和煦的东风中,流光溢彩,显得格外窈窕多姿。这种以物见人的手法,含蓄而又传神,一位妩媚娟秀的女子形象已隐约可见。“年时也是牡丹时,相见花边酒”,写年华和幽会情景。女主人公如花似玉,貌美而又年轻,正如艳丽的牡丹,国色天香,又恰值牡丹花开时节,与情人花边相会,良辰美景,情欢意洽,有说不尽的柔情蜜意。作为佳冶窈窕的女主人公,“初试夹纱半袖”。从这句可知她只是身着轻柔细软的短袖夹纱,淡雅朴素,更显得体态轻盈,容姿清秀。

  以上五句,栩栩如生地刻画出一位婷婷玉立的妙龄女子形象,但作者似乎还嫌该女子不够妖艳动人,又添上“与花枝、盈盈斗秀”一句。这一句如妙笔生花,秀出意表。“盈盈”二字,形象揭示其体态之美、风韵之美。而“斗秀”二字,则不仅描写出一位女子正值芳年的闭花羞月之貌,而且点带出俊俏活泼的情采。花美人更美,花秀人更秀的意蕴全在“斗秀”二字中表现出来。然而接下去转回眼前情景的描述。情人远别了,几度东风,只留下她“对花临景,为景牵情,因花感旧”。这三个四字句都是口语入词,不加雕琢,但信笔拈来,圆转如珠,然而在词情上却是一步一跌,怀旧伤别之情愈转愈深。通观上片,以牡丹花起、结,一次用鞓红,一次用牡丹,而花字则反复出现四次,花虽是陪衬映照,但景以花成,姿借花显,情为花引,又头戴以花、相见以花,可见其构思运笔确有韵味。

  “题叶无凭,曲沟流水空回首”,反用唐人卢渥得红叶题诗典故,表达了人们对爱情幸福的渴望和追求。可是,词中的女主人公却说“题叶无凭,曲沟流水空回首”,意思是无法传递自己的浓情,只能借流水之逝而表达自己的凄凉之感。“梦云不入小山屏,真个欢难偶”,将凄凉的词情再深入一层,诉说出女主人公相思的苦楚。她非但得不到红叶题诗的机缘,连在枕边的山水画屏前做一个甜蜜的梦也不成,因此只能忍受着离恨别苦的折磨,但没有只想着自己,而是惦念着远别的情人,于是写出“别后知他安否”一句。虽只短短一句,却是牵肠挂肚,思念之切,一语道破。词的最后四句:“软红街、清明还又。絮飞春尽,天远书沉,日长人瘦”,回应上片最后三句的临景、牵情、感旧。软红街,指临安城。繁华的临安,又到了清明时候,柳絮飘飞,春已归去,而远在天外的情人,音讯杳然,朝思暮想,永昼难度,真是“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刻骨的相思使她形容憔悴。

  写到这里,词虽收结,但辞尽而情未绝,离愁郁结,幽思渺渺,不允卒结。

  古代诗词中写怀旧伤别的作品,非常繁多。而这首词却以朴素洗炼的语言形象勾勒出悲欢离合的真实情感。从上片到下片,愈写愈深,读罢全词,给人哀婉曲折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