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长庚词作鉴赏

 

  生平简介

  葛长庚(1194 -?)字白叟,号白玉蟾,闽清(今属福建)人。入道武夷山。嘉定中,诏征赴阙,馆太乙宫,封紫清明道真人。善篆隶草书,有石刻留惠州西湖玄妙观。所著《海琼集》,附词一卷。杨慎《词品》卷二谓其《念奴娇。武昌怀古》云:“此调雄壮,有意效坡仙乎。”又称其他所作“亦有思致,不愧词人”。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二:“葛长庚词,一片热肠,不作闲散语,转见其高。其《虞美人》诸阕,意极缠绵,语极俊爽,可以步武稼轩,远出竹山之右。”又卷八:“葛长庚词,脱尽方外气,李易安词却未脱尽闺阁气。然以两家较之,仍是易安为胜。”

  ●水调歌头

  葛长庚

  江上春山远,山下暮云长。

  相留相送,时见双燕语风樯。

  满目飞花万点,回首故人千里,把酒沃愁肠。

  回雁峰前路,烟树正苍苍。

  漏声残,灯焰短,马蹄香。

  浮云飞絮,一身将影向潇湘。

  多少风前月下,迤逦天涯海角,魂梦亦凄凉。

  又是春将暮,无语对斜阳。

  葛长庚词作鉴赏

  葛长庚的词最显著的特点,是语言讲究,工于推敲。开头的“江上春山远,山下暮云长”二句,选用江、山、云这些巨幅背景入词,同时用“远”字、“长”字预示行人辽远的去向,用“春”字、“暮”字勾勒出最叫人伤神的时令。因此,起首十字在点明“相留相送”之前,就已饱含了惜别的全部情绪。这首词的开头纯用景语,由于一二句意境高远,所以词篇刚一开始就将离别的愁绪,渲染得分外的浓烈,接着就有“相留相送”一句,似乎感情的即将汹涌而出了。谁知刚说完了这四个字,作者却突然打住,来了句“时见双燕语风樯”。“相留相送”的心情如何?

  作者反而欲说还休,这种写法既写出情之切,难以表达,同时又使文势跌宕,于一张一弛之中显出了作者炼句谋篇的功夫。“双燕语风樯”是借物写人,从侧面补叙“相留相送”中的情意。“满目”以下三句分别将别时所见、分手远去、别后独处三个环节写了出来。

  词篇写别离,但离别情绪却没有用一个字来正面点染,只用当时所见的江、山、云、双燕、飞花烘托离人的辛酸,这在古人诗词中已属少见;至于将别去的速度写得那么迅疾,近乎是叠用由言别到分手到孤单的一个个镜头,则无疑又是抒写离人凄苦最有效的手段。用“千里”明提两地遥远的距离,用“沃”反衬愁肠回绕的痛楚,都极有分量。“回雁峰前路”是设想中的来日前程。回雁峰为衡山七十二峰之首,相传秋雁南飞,至此而返。但是作者到了那里,返得了还是返不了呢?“烟树正苍苍”便暗示:那里渺茫难测,何从预料归期!可知,前途中山、水正多,词中独写“回雁峰”是有讲究的。

  下半阕,作者用三个字的短句,选取漏、灯、马三种事物表现行人单调的旅途生涯。其中,写漏声用“残”,写灯焰用“短”,是在暗示作者经历着一个不眠之夜。“马蹄香”是用马蹄尚有踏花余香,来说明主人公驻足不久。然而漏残焰短,天亮在即,新的跋涉又将开始。“浮云飞絮,一身将影向潇湘”写的是未来的旅程。词用“浮云飞絮”比喻旅人,是古人诗文中较为常见的;而“一身将影”用上“将”字,把“形只影单”的意思予以翻新,就开始露出逋峭之势;至“向潇湘”三字虽只引入地名,但潇湘为湘江的别称,位置在衡山之,连系上半阕中“回雁峰前路”一句,将词人心中的留连眷念之情刻画了出来。

  “多少”以下三句写“一身将影向潇湘”时的情绪,其中“多少风前月下”即叙述自己的孤独,又比照往日风前月下的幸福与团聚,在对比中写尽思念,写透凄切。“迤逦天涯海角”从回雁峰、潇湘再往极远推开,并从“多少风前月下”的美好回忆中惊醒,于是自然吐出了“魂梦亦凄凉”这一撕裂肝肺的呼声。以“又是春将暮”结尾,既呼应“江上春山远”,又挽住不尽的跋涉:“无语对斜阳”既呼应“山下暮云长”,又挽住无穷的凄凉。有了这两句,就能总揽全篇大旨,使词作首尾连贯,浑然一体。此外,结处出现“无语对斜阳”的人形象,将所有的情思全凝聚在他那深沉的眼神里,也极耐寻味。

  葛长庚有云游四方和道士生活的薰陶,因而他的作品清隽飘逸。这阕词赋离愁,从“春山”、“暮云”以下,选用一连串最能叫人愁绝的景物,间用比兴与直接抒写之法,多方面渲染个人情绪,写得愁肠百转,深沉郁结。然而词篇从“相留相送”写起,一气经过回雁峰、潇湘,直至天涯海角,又似江河流注,虽千回百转,却能一往直前。气脉贯通,气韵生动,实是词中珍品。

  ●行香子·题罗浮

  葛长庚

  满洞苔钱。

  买断风烟。

  笑桃花流落晴川。

  石楼高处,夜夜啼猿。

  看二更云,三更月,四更天。

  细草如毡。

  独枕空拳。

  与山麋野鹿同眠。

  残霞未散,淡雾沈绵。

  葛长庚词作鉴赏

  是晋时人,唐时洞,汉时仙。(原注:洞府自唐尧时始开,至东晋葛稚川方来。及伪刘称汉,此时方显,遂兴观。)葛长庚因有道人的风骨,其作品自然脱俗超尘。

  在这首词中,词人以清新的笔调,为人们展示了一幅道家生活的画卷。

  罗浮山在广东境内,据传说,浮山为蓬莱之一阜,唐尧时,浮海而至,与罗山并体,故称“罗浮”。旧说山高三千丈,有七十二石室,七十二长溪,有玉树朱草,神湖神兽,道家列为第七洞天。

  “满洞苔钱,买断风烟。笑桃花流落晴川。”满洞苍苔,可见历时已久,人迹罕至。“买断”即买尽。苔虽形如钱,只能点缀风烟。但它代表了一种清贫自赏自然超俗的情趣。“买断风烟”即占尽风烟,独得自然景致之胜。古洞苍苔,高人逸士独来独往,片片桃花随溶溶川水流出,向人间传送出一丝洞天的消息。世外人并不知道此处别有桃源仙境,故“笑”之,笑桃花多情,笑世人无识。“石楼高处,夜夜啼猿。

  看二更云,三更月,四更天。“据《嘉靖惠州府志》卷五《地理志》载,罗浮山”上山十里,有大小石楼。二楼相去五里,其状如楼。有石门,俯视沧海,夜半见日出“,可见其高。夜深人静,万籁俱寂,唯有空山声声猿啼,使人警省。此时此地,修道之人,静坐默想,独观云月,拥抱宇宙,体悟宇宙奥秘,直观生命真谛,自得其乐,意静神旺。这几句将道家山中生活的自然环境与辞别尘世,静处修炼而至内心聪慧的生活情趣勾画了出来。所谓”二更云,三更月,四更天“,实际上写的是消除尘念的修炼过程。开始犹存世念,如行云蔽月,继而虚室生白,表里空一,终而至人无己,湛然空明,如片云除尽,空中唯皎皎孤轮。

  “细草如毡,独枕空拳。与山麋野鹿同眠”,这几句写“同与禽兽居,族与万物并”的山中生活。在这种时空的交错中,人似乎回到大自然中,回归到太古时代,枕拳卧草,幕天席地,遗世独立,鸟兽相亲,没有荣辱得失,没有人我差别,甚至没有人与物的差别,一切均与自然相融。

  “残霞未散,淡雾沈绵。是晋时人,唐时洞,汉时仙”,又是一天开始了,晨霞未收,群峰淡雾绵延不尽,千姿百态,山中风光,洞中岁月,自有一种绵绵不尽、长久不变的实在感,显示出大自然永恒的风貌。结尾三句写罗浮山的悠悠岁月,显示出山中人“不知魏晋,无论汉唐”的优越感,山中人在寂寞之中感受着精神上的超脱和欣慰。

  总之,这首词将山中风光的悠长,洞中岁月的洒脱,自然的美好和永恒,以及摆脱人世负担后的轻松,一一展示出来,富有野趣。

  ●水龙吟·采药径

  葛长庚

  云屏漫销空山,寒猿啼断松枝翠。

  芝英安在,术苗已老,徒劳屐齿。

  应记洞中,凤箫锦瑟,镇常歌吹。

  怅苍苔路杳,石门信断,无人问、溪头事。

  回首暝烟无际,但纷纷、落花如泪。

  多情易老,青鸾何处,书成难寄。

  欲问双娥,翠蝉金凤,向谁娇媚。

  想分香旧恨,刘郎去后,一溪流水。

  葛长庚词作鉴赏

  这首词虚实结合,将现实、幻想和回忆融为一体,构造出一片神奇的世界。葛长庚所处的时代有太多的动乱和灾难,诗人和道士的想象力都带上了悲凉的色彩。在报国之志实现不了的时候,只有望北长叹,以幻想的翅膀,迷醉自己。

  葛长庚,又名白玉蟾,在游历名山,隐居学道中,渡过了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云屏漫锁空山,寒猿啼断松枝翠。芝英安在,术苗已老,徒劳屐齿”。屏峰矗立,空山云绕,寒猿悲啼,松枝青翠,但青山不老,人颜已改,年岁徒增,灵芝花已找不到了,赤术苗也已老而不能摘了。翻山越岭,无所收获,所以说“徒劳屐齿”。“空山”、“寒猿”,一派凄清色彩。此词将前世的梦幻,设想得非常细致,逼真。

  作者在词中常常描写“记忆”中的前身之事:“手折琪花今似梦,十二楼台何处,犹记得、当时伴侣”(《虞美人》“极目神霄路”)。“遥想十二楼前,琪花开已篇,鸾歌鹤舞”(《酹江月》“当初误触”)。白日做梦,无非是强烈欲望的曲折反映,而梦醒以后一无所有,就会产生更沉重的失落感:“怅苍苔路杳,石门信断,无人问,溪头事。”再没有仙女候于溪头,引入仙山。桃源一别,旧径苔封,仙境难寻。“我何缘、清都绛阙,遽成千古。白鹤青乌消息断,梦想鸾歌凤舞”。(《虞美人》“极目神霄路”)。虽然,词人一直自信“吾家旧在瑶京”,坚信自己是宿植仙胎,谪下尘世,但他终不能理解,为何一离清都,回玉京,成仙之路终是遥遥无期。写到这里,失望已超过希望。

  “回首暝烟无际,但纷纷,落花如泪。”这几句既是现实中的暮春景色,又暗寓怀抱;由此而引出下面“多情易老,青鸾何处,书成难寄”的感叹。青鸾本是仙家信使,不见青鸾,也就是不得成仙的消息。

  类似的喟叹在他的词里一再出现。“长念青春易老,尚区区、枯蓬断梗”(《水龙吟》“层峦叠巘浮空”)。“青鸟无凭,丹霄有约,独倚东风无限情”(《沁园春》“嫩雨如尘”)。“叹未有紫云梯;绛阙消息子,也无一二,枉垂涕”(《菊花花》“十二楼台”)。不见青鸾,音讯难通,只有沉思暗想:“欲问双娥,翠蝉金凤,向谁娇媚。”这几句表明的是求仙心愿。仙家美景本只是放大了的人间乐事。在道教徒的心目中,神仙世界无非是:“于中青鸾唱美,丹鹤舞奇。有粉娥琼女,齐捧芳卮,天真皇人陈玳席。”(《菊花新》“渺渺烟霄风露冷”)长寿加美女就意味着成仙,因此,刘晨、阮肇入天台得艳遇获长生也就成了道家美谈,这首词也一直隐隐串用此典,在此更为显明。“双娥”以刘、阮所遇二仙女比喻自己追求的目标,因自己成仙无路,难归洞府,所以不知“双娥”又“向谁娇媚”,不知何人逍遥于洞府仙境。想分香旧恨,刘郎去后,一溪流水。“”分香“用曹操临死分香与诸夫人这一典故,以写幽明殊途,仙凡阻隔。而自刘、阮离开仙境后,云遮雾绕,难觅归路,唯有一溪流水,依然带出桃花片片。结尾景物虚实结合,显得十分空灵。

  这是一首迷离情感的渲泻之作,别有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