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观音词作鉴赏

 

  生平简介

  萧观音(1040-1075)辽道宗(1050-1100年在位)耻律弘基后,枢密使萧惠之女。清宁初立为懿德皇后。工诗,善谈论,能自制歌词,尤善琵琶。有《回心院》词十首。

  ●回心院

  萧观音

  扫深殿,闭久金铺暗。

  游丝络网尘作堆,积岁青苔厚阶面。

  扫深殿,待君宴。

  拂象床,凭梦借高唐。

  敲坏半边知妾卧,恰当天处少辉光。

  拂象床,待君王。

  换香枕,一半无云锦。

  为是秋来展转多,理有双双泪痕渗。

  换香枕,待君寝。

  铺翠被,羞杀鸳鸯对。

  犹忆当时叫合欢,而今独覆相思块。

  铺翠被,待君睡。

  装绣帐,金钩未敢上。

  解却四角夜光珠,不教照见愁模样。

  装绣帐,待君贶。

  叠锦茵,重重空自陈。

  只原身当白玉体,不愿伊当薄命人。

  叠锦茵,待君临。

  展瑶席,花笑三韩碧。

  笑妾新铺玉一床,从来妇欢不终夕。

  展瑶席,待君息。

  剔银灯,须知一样明。

  偏是君来生彩晕,对妾故作青荧荧。

  剔银灯,待君行。

  熏炉,能将孤闷苏。

  若道妾身多秽贱,自沾御香香彻肤。

  熏炉,待君娱。

  张鸣筝,恰恰语娇莺。

  一从弹作房中曲,常和窗前风雨声。

  张鸣筝,待君听。

  萧观音词作鉴赏

  萧观音,辽道宗耶律洪基的皇后,工书能诗,善弹筝、琵琶,能自制歌词,甚得辽道宗宠爱。但后因辽道宗荒于时政,溺于游猎,萧后讽诗切谏,因而被疏失宠。为感君恩,遂作《回心院》词十首,后被收于辽王鼎所作《楚椒录》。

  这十首词,几乎是同一格调,都是以日常生活的细节——从宴寝欢娱诸方面,联章铺叙,反复咏叹,使十首词不可分割,组成一个完整统一的整体。十词中心明确,意向归一,即希望能重获宠幸。其中反映心情之迫切,失宠之寂寞苦闷,情感非常细腻,表达也极其婉转。在每词的首句所提“深殿,象床,香枕,翠被”等无一不能掠起女主人公相思之情。女主人公费尽心思:扫深殿,拂象床,换香枕,张呜筝等等,为什么呢?却原来只为待“君”。词句不惜笔墨联章铺叙,反复咏叹,把一个被君所弃,为爱所困那种缠绵悱恻的感情表现得淋漓尽致。这可称是词的第一大特点。

  第二个特点是表现手法细腻,描写手段之高明。第一首表现了女主人公由于被弃,心情索然,终日苦闷,无心打扫殿堂,以致游丝网成堆,青苔厚阶面,一座富丽豪华的殿堂却成了荒凉幽暗的世界。但女主人公着意点显然不仅仅是表现自己凄苦哀愁,而是借此来打动“君王”,“扫深殿,符君宴”。此后九首词基调与此一致,都是通过描写女主人公的所作所想,用来感动君恩复返。词中用词达意十分巧妙。如第一首形容殿用“深”、“暗”二字,使荒凉之景顿现,凄苦之情顿生。又如第二首中,象风却“半边卧”,第三首中,香枕边“一半”无云锦,第四首中鸳鸯对却被“羞杀”,用美好的事物与不幸的现实相对照,使人印象极为深刻。写当时情景之苦,所用动词传词达意也极其生动。如象床之上不言君王未临半床空,而言“敲坏半边知妾卧”,一个敲字表现急切的心情,以至象牙床都被敲坏。又如在香枕旁边不言女主人公泪眼如雨,愁肠满腹,而言“双双泪痕渗”,一个渗字又包含了多少女主人公长夜难眠,孤枕而泣的情感。

  第三个特点是情感凄丽哀婉,感情的复杂多变象是在不禁意中流露。一面是“游丝络网尘作堆”的愁量,而另一方面却有“扫深殿,待君宴”的美好期望。一方面明知“银灯一样明”,偏偏又说“偏是君来生彩晕”,使女主人公的被君遗弃时的苦闷愁怨与对重获君恩的希冀同时表现出来,使女主人公一颗纯正的爱心,为爱所痴,所迷,所困的情景跃然纸上。

  十词虽语句较长,但词意鲜明,情感动人,是辽词中并不多见的佳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