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激词作鉴赏

 

  生平简介

  吴激(?——1142)字彦高,号东山,建州(今福建建瓯)人。吴栻子,米芾婿。宣和四年(1122)至钦宗靖康二年(1127)间,使金被留,仕至翰林待制。皇统二年(1142)出知深州(今河北深县),到官三日卒。《金史》卷一二五有传。工诗文,书法俊逸,绘画得米芾笔意。尤精乐府,与蔡松年齐名,时号“吴蔡体”。有《东山集》,已佚。赵万里《校辑宋金元人词》辑为《东山乐府》一卷。吴激词多作于留金以后。篇数虽不多,皆精微尽善,虽多用前人句,其剪裁点缀,若皆天成。好问《中州集》卷一:“彦高北迁后,为故宫人赋此。时宇文叔通亦赋《念奴娇》,先成而颇近鄙俚,及见彦高此作,茫然自失。是后人有求乐府者,叔通即批云:”吴郎近以乐府名天下,可往求之。“又云:”(东山)乐府:“夜寒茅店不成眠‘、’南朝千古伤心事‘、’谁挽银河‘诸篇,自当为国朝第一手,而世俗独取’春从天上来‘,谓不用他韵;《风流子》取属对之工,岂真识之论哉!

  ●春从天上来

  会宁府遇老姬,善鼓瑟。自言梨园旧籍,因感而赋此。

  吴激

  海角飘零。

  叹汉苑秦宫,坠露飞萤。

  梦里天上,金屋银屏。

  歌吹竞举青冥。

  问当时遗谱,有绝艺鼓瑟湘灵。

  促哀弹,似林莺呖呖,山溜泠泠。

  梨园太平乐府,醉几度春风,鬓变星星。

  舞破中原,尘飞沧海,飞雪万里龙庭。

  写胡笳幽怨,人憔悴、不似丹青。

  酒微醒。

  对一窗凉月,灯火青荧。

  吴激词作鉴赏

  此词又是吴激咏事抒怀的一篇佳作。从小序可知,此词的创作动机与前文相仿,也因为在会宁府遇见流落在金的旧时南宋歌女,又由此勾起作者不由而发旧君之恩与今朝飘零之恨的情感。

  全词以听老姬鼓瑟开头。一句“海角飘零”开头,突兀而深重,既是写老姬又是写作者自己,不由使人有“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叹汉苑”以下四句以一声慨叹回顾了旧时徽、钦二帝北虏难归的国难,又展现故国旧时歌舞生平,只不过只能是梦里天上。“”致吹“以下六句,不惜笔墨,描述老姬鼓瑟技艺的高明。此是上片。

  下片,以此抒发情怀。宛转琴声使人神游故国,瞬间国难家恨顿上心头。曲虽仍是昔日太平曲,而国却破,鬓已白,人也流落,闻听此曲怎不令人黯然神伤呢“”舞破中原“化用杜牧《过清华宫》中”霓裳一曲千峰上,舞破中原始下来“之句。其中不无包含对风流皇帝宋徽宗亡国败家的委婉谴责。”写胡笛“五句,回到现实,岁月的无情,事实的残酷使老姬憔悴,已失去昔日容姿。面对青灯凉日,词人耳边仿佛仍环绕着老姬的琴声,家国之痛,难以忘怀。

  这首词的手法高超,表现手法多样而又浑然一体。虚与实,今与昨,交替出现,融为一体。画面连续叠印,如同电影中的蒙太奇镜头。汉苑秦宫“是悬想;”金屋银屏“是梦境:”歌吹竟举“则是眼前实景,但与”梨园太平乐府“相映,虚虚实实,让人难辩高下。作者对于词的把握非常准确,以老姬之人,之乐作为串连画面的线索,前后相叠交替出现却毫无拙迹,使人叹服。而结尾文处更显高明,本以为回转到老姬弹瑟已是终极,未想到一句轻飘之言,又把我们带到真正的现实,凉日、轻灯,一切都已成阵迹,恍然如一场春梦。

  此词最大的特点是运笔巧妙,对比强烈。梦里天上,金屋银屏,而现实却是国破家亡,今昔难比。往日美姬成憔妇,昔日佳音为遗曲,此时此景怎不令人感动伤怀。强烈的对比、强烈的情感,给人带来强憾的艺术感染力。

  ●人月圆

  吴激

  南朝千古伤心事,犹唱后庭花。

  旧时王谢,堂前燕子,飞向谁家?

  恍然一梦,仙肌胜雪,宫髻堆鸦。

  江州司马,青衫泪湿,同是天涯。

  吴激词作鉴赏

  吴激,北宋末年著名的才子,当时与宇文虚中齐名。后北宋灭亡前后,吴激等人以宋臣留仕于金。但其时吴激等人心念大宋,因此虽化子金,而内心却是矛盾而痛苦的。

  这首人月圆的词,有一个故事。据刘邦记载;一次宇文虚中与吴激等在张侍御家饮酒会宴,座中发现一位佐酒歌妓原是大宋宗室之后,如今却也流落异乡,沦为歌妓。坐中诸公感慨万千,遂皆作乐章一首。其中宇文虚中首作《念奴娇》,次及吴激,乃作这首《人月圆》。宇文虚中的《念奴娇》全篇如下:疏眉秀目,看来依旧是,宣和妆束。

  飞步盈盈姿媚巧,举世知非凡俗。

  宋室宗姬,秦王幼女,曾嫁钦慈族。

  干戈浩荡,事随天地翻复。

  一笑邂逅相逢,劝人满饮,旋旋吹横竹。

  流落天涯俱是客,何必平生相熟。

  旧日黄华,如今憔悴,付与杯中醁.兴亡休问,为伊且尽船玉。

  从两首词来看,宇文虚中的词是写实性的,具体而不夸张,对这位女子的妆束,风采,出身遭遇写得一清二楚,而后又写宴会偶遇;其吹笛劝酒,全无悲伤之色,不由使人感生感恨万千。全词直说其事,直抒其情,笔调硬拙。

  而吴激这首词则笔姿盘旋空灵,全篇化作唐人诗句典故,使全词意境深远。全篇引用三个典故:其一是“犹唱后庭花”化用杜牧“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泊秦淮》)以小诗意,发今人伤怀之感。“南朝”借指被灭亡的北宋。“后庭花”则意指宋皇宫中传唱的旧时乐曲。其二是“旧时王谢”化用刘禹锡《乌衣苍》诗中“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堂百姓家。”“王谢”都是南朝有身份有地位的士族名家。“一句”飞向谁家“使人感慨世事的变迁,王朝的更替,覆巢之下,燕子何存,因此只能发出”飞向谁家“的感慨。其三是”江州司马,青衫泪湿“化用白居易《琵琶行》中白居易贬居浔阳江头遇琵琶女所感:”同是天涯论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借意抒怀,抒发自己和眼前的歌姬不正如同白居易之与琵琶女的境况相似吗?

  两者一相比较,高下立见。宇文词平铺直叙,无起无伏,平淡如水;而吴词则巧妙地上引用前人词句典故,使之浑然一体,又使其借故出新,另有深意,自是高出一筹。传说两文一出,时为文坛盟主的宇文虚中也从此对吴激推崇备至,刮目相看。

  本词以引用前人诗句填词见长正符当时风气,周帮彦、吴文英、陆游并皆长此道。而其中吴激此文将其融为一体,如自天成,不愧是一首成功的隐括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