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松年词作鉴赏

 

  生平简介

  蔡松年(1107-1159)字伯坚,号萧闲老人,真定(今河北正定)人。宣和末,从父蔡靖守燕山府,败绩降金。天会年间,授真定府判官,尝随完颜宗弼(兀术)攻宋。累官至右丞相,封卫国公。正隆四年卒,谥文简。《金史》卷一二五有传。松年能诗,“文词清丽尤工乐府”(《金史》本传)。其词作《萧闲老人明秀集》六卷,有魏道明注本,今存三卷。有道光间张蓉镜小女嫏嬛阁影钞金源旧椠本,王鹏运《四印斋所刻词》本,吴重熹《吴氏石莲庵汇刻九金人集》本。《全金元词》复据《中州乐府》、《阳春白雪》等辑补,凡八十四首。多赠答、感时、抒怀,常流露身宠神辱、违已交病的矛盾心境。元好问称其《念奴娇》(离骚痛饮)为“公乐府中最得意者。读之则其平生自处,为可见矣”。“百年以来,乐府推伯坚与吴彦高,号吴蔡体”(《中州集》卷一)。

  ●相见欢

  蔡松年

  九日种菊西岩,云根石缝,金葩玉蕊遍之。夜置酒前轩,花间列蜜炬,风泉悲鸣,炉香蓊于岩穴。故人陈公辅坐石横琴,萧然有尘外趣,要余作数语,使清音者度之云闲晚溜琅琅。

  泛炉香。

  一段余川松菊瘦而芳。

  人如鹄,琴如玉,月如霜。

  一曲清商人物两相忘。

  蔡松年词作鉴赏

  这是蔡松年退隐山林之后所作出的一首小令。种菊西岩,夜置酒,与友人陈公辅对钦赏乐。花香,泉清,炉香使人陶醉,于是作词一首。

  小词字不多,仅36字,然而却给人留连其中,周而忘返的迷人境界。一个“清”字概括了这一境界的特点:泉水清澈,月光清凉,其清在色,在感。水流琅琅,琴质如玉,其清在声在乐。青松黄菊,炉香菊气无一不使人感到清新、淡雅,使人陶醉于纯朴清澈的自然中,超脱出纷乱烦杂的世界。

  作者对退隐山林,种菊南山的陶渊明十分敬仰,字里行间透出到陶的倾佩。“斜川松菊”似与陶渊明“与二三邻曲,同游斜川”同趣。陶渊明的清旷高古的精神,与陶借松菊抒发的那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悠闲自得的心境,无一不令作者折服,不自觉地便流露纸端,见于词上。

  这首词与平常不同,它最大的特点在于抒情而不露痕迹。表面看上去纯乎写景,不言世事人情,以白描的手法描写了闲云菊芳的外在展现。但实际上闲云松菊,此情此景不正是人们追求的那种陶渊明式的境界吗?

  ●念奴娇

  还都后,诸公见追和赤壁词,用韵者凡六人,亦复重赋

  蔡松年

  离骚痛饮,笑人生佳处,能消何物。

  皇甫当年成底事,空想岩岩玉壁。

  五亩苍烟,一丘寒碧,岁晚忧风雪。

  西州扶病,至今悲感前杰。

  我梦卜筑萧闲,觉来岩桂,十里幽香发。

  嵬隗胸中冰与炭,一酌春风都灭。

  胜日神交,悠然得意,遗恨无毫发。

  古今同致,永和徒记年月。

  蔡松年词作鉴赏

  蔡松年,北宋末年词人,曾为地方官,因不满官场的腐败后,退隐山林,清淡赋诗,在住所建有萧闲堂,自号萧闲老人。

  这首词表现词人对现实不满和对官场的厌倦,以及由此引发的隐居避世的向往。词人的上片主要表达了对现实和官场黑暗的不满。开头三句“离骚痛饮”是说人生得意无过于饮酒、读《离骚》。一“痛”一“笑”,激越旷放,但隐含避世之心。(皇甫当年“二句,用麦甫故事。麦甫是东晋名士王衍,其字麦甫,人称”岩岩清峙,壁立千仞。“)顾恺之《麦甫画赞》(五衍清才气过人,处事异于常人,崇尚老庄之道,后为石勒所害。死前犹言:”呼呜,吾曹虽不如古人,向若不祖尚浮虚,戮力以匡天下,犹不可至今日。“表现其对现实的回避。”王亩苍烟“三句用二典故,”五亩苍烟“化用白居易《池上篇》中退老之地曰:”十亩之宅,五亩之园,……“”一丘“化用《汉书。叙传》中”渔钓于一壑,则万物不奸其志;栖迟于一丘,则天下不易其乐。“在此一丘也指退居之地。”西州扶病“二句,引谢安故事。谢安为东晋名臣,文武兼备,有天下之志,淝水大捷后乘胜追击,一度收复河南失地。然终因位高风大招人忌,被迫出镇广陵,不问朝政。太元十年,谢安扶病舆入西州,不久病逝。

  此处用谢安故事表达作者对成就大业的向往。上片引用玉衍与谢安故事,一出世一入世、两种情怀,表现作者犹豫徘徊,只能发出“岁晚忧风雪”的忧患之句。

  下片定归隐之志和超脱避世之乐。“我梦卜筑”三句以梦抒怀,在理想中作者避居镇阳别墅,建起萧闲堂,终日饮酒相会,不关世事。“嵬隗胸中”以下五句,表达出作者胸中自相矛盾喜惧之情,不平之气,遇酒都归于消灭,无喜亦无忧。无奈一切只是空,回想只不过是诸公相聚相和饮酒后的妄想。最后两句,写胜日神交,古今同致,王羲之又何必在《兰亭集序》中记什么“永和九年,岁在癸丑”呢?

  本词借用三个人物,王衍、谢安,王羲之三人经历,三种情怀。欲避世却对王衍回避现实尚慕不满,欲入世却由于谢安的不幸深表同情。胸中有雄志却只能用酒来浇灭,最后只能说出如王羲之作序般象写上什么“永和九年”之类的话语,无奈之情溢于言表。

  这首词用典巧妙,言志涤远,用韵清雄顿错,别有铿锵之意。张宗橚《词林纪事》引范文白语曰:“此公乐府中最得意者”,确实不假。

  ●鹧鸪天

  蔡松年

  秀樾横塘十里香,水花晚色静年芳。

  胭脂雪瘦熏沉水,翡翠盘高走夜光。

  山黛远,月波长,暮云秋影蘸潇湘。

  醉魂应逐凌波梦,分付西风此夜凉。

  蔡松年词作鉴赏

  这首咏荷词描写的初秋时节,黄昏月下的荷塘月色。月下荷塘,清虚骚雅,暗香袭人,天光云影间,山容水态貌给人一种幽静温馨的氛围。

  全词运笔极有层次。先写出了荷塘的总体风貌,“秀樾横塘十里香,水花晚色静年芳。”“秀樾”指稀疏的树影,“水花”则是指水中的荷花。清秀稀疏的树影环绕着十里横塘,入晚的荷芳幽静独立散发着芳香。本句在用杜甫《曲江对雨》诗中“城上春云覆苑墙,江亭晚色静年芳”,荷塘美景不禁让人留连不舍。“胭脂雪瘦熏沉水,翡翠盘高走夜光。”这句拉近了人们的视野,由远及近。写水中荷花,写花下荷叶。“胭脂雪”,苏有诗云“卧闻海棠花,泥污燕脂雪。”意红白相杂之色。“沉水”即沉香,闺房熏用。“夜光”借指荷叶上滚动的水珠。荷花飘香,水珠着色,不由使人向往如这般皎洁秀美的姑娘。这为上片。

  下片则立意颇新,拉开镜头。写水边群山,写荷上明月,山黛空濛,月波流转,倒蘸波间,融成一个清幽朦胧的境界。“山黛远,月波长,暮云秋影蘸潇湘。”黄庭坚有《西江月》,曰:“远山横黛蘸秋波”似与此同情。不由使人觉之“山眉水目,顾盼含情”的女子袅袅出现。“醉魂应逐凌波梦,分付西风此夜凉。”荷花又称为凌波仙子,语出曹植《洛神赋》,“灼若芙蓉出绿波,”“凌波微步,罗袜生尘,”故得名。面对荷花香艳,凉夜清风的美景,作者不由发概叹,良宵美景君应赏,别负青春美少年。

  这首赏荷词,词风清韵,如月下荷塘,清新雅舒,暗香袭人。赏荷而不仅见荷,天光云影,山容水态皆入眼帘,而处处都烘托出一种赏荷时的恬淡温馨的气氛。遣词造句中,精挑细拣,“秀、静、瘦、远”字字含情。有人谓“莲体实肥,不宜言瘦”,(王若虚《滹南诗话》)并尝易“腻”字,意虽同物,而词境界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