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可词作鉴赏

 

  生平简介

  赵可(生卒年不详)字献之,号玉峰散人。泽州高平(今山西高平)人。贞元二年(1154)进士。累官至翰林直学士。《金史》卷一二五有传。刘祁《归潜志》卷七云:“献之少轻俊,文章健捷,尤工乐章,有《玉峰闲情集》行于世。”已佚。

  ●浣溪沙

  赵可

  抬转炉熏自换香。

  锦衾收拾却遮藏。

  二年尘暗小鸳鸯。

  落木萧萧风似雨。

  疏皎皎月如霜。

  此时此夜最凄凉。

  赵可词作鉴赏

  这是一首反映爱情生活的小令。以词意看是一位女子思念情人的描写之作。但女主人公闪闪烁烁、遮遮掩掩的动作中表明两人不是正式的夫妻。然而两年前,她与情人度过的一段美好爱情生活却铭刻在心。

  词作艺术手段高超,短短的小令,一件事,一个情景,就把女主人公那复杂难言的感情浓缩在里面。

  上片言在一秋季的夜晚,或许是两人有特定纪念意义的日子,女主公又回想起往日的情景。“抬转炉熏自换香。锦衾收拾却遮藏!”也许两年前这是两人定情之日。为纪念它,女主人公搬来香炉,亲自上香,又把锦被收拾妥贴干净,等待情人的到来。可是两年过去了,他不会再来,因而只能“收拾却遮藏了。”特定的环境,特殊的心理一眼可见。“二年尘暗小鸳鸯。”在这床锦被上女主人公可能度过无数美好的时光,锦被也成为她与恋人当年欢好的信物和见证,而锦被上的小鸳鸯不知伴随他们多少时光。可岁月无情人无情,那日鲜艳的小鸳鸯也被无情的尘土遮盖,显得暗淡无光。“二年尘暗”既指岁月的无情又暗示与恋人的爱情难以复萌,暗淡的心里使她感受到的只是凄凉。

  下片写在这孤寂的月夜,一切都是那么凄凉。“落木萧萧风似雪。疏皎皎月如霜。”杜甫的“无边落木萧萧下”(《登高》)使人感到的是悲壮,而此册“落木萧萧”却让人备感凄凉。即根,窗户的格子。

  “月如霜”,李白曾有“床前明月光,凝是地上霜”(《静夜思》)之喻。风吹叶落让她感到是风雪无情,月照窗使她又觉冰冷如霜。两年前两相恩爱,情意绵绵,两年后孤寂惆怅愁情万千,于是有“此时此夜最凄凉。”用移情的手法把人的主观情感移入客观景物之中,使风也含情月也有感。

  小词虽短,但在作者精细的观察,精巧的构思之下,再加以对词语的精雕细琢,丰富的表现手法,使小令诗味隽永,言浅意深。

  ●雨中花慢·代州南楼

  赵可

  云朔南陲,全赵幕府,河山襟带名藩。

  有朱楼缥缈,千雉回旋。

  云度飞狐绝险,天围紫塞高寒。

  吊兴亡遗迹,咫尺西陵,烟树苍然。

  时移事改,极目伤心,不堪独倚危栏。

  唯是年年飞雁,霜雪知还。

  楼上四时长好,人生一世谁闲。

  故人有酒,一尊高兴,不减东山。

  赵可词作鉴赏

  赵可,原为北宋词人,后金灭宋后入仕金朝。但赵可作为一个汉族词人,入仕异族,目睹故国灰飞烟灭,山河沦丧,百感交集。登临代州故景不禁词情顿发,故国之思,民族之情借古迹倾泻在文中,使全词充满一种悲凉苍桑,哀愁怨恨之情调。

  上片登临古迹,描写了词人对历史名藩的怀旧,凭吊,笔端流露对远古时代英雄业绩的缅怀之情。“云朔南陲,全赵幕府,河山襟带名藩。”云,云中郡;朔,朔方郡,皆汉代北方边郡。“代州”,即宋之雁门郡,金曰代州,治所在雁门(今山西代县)。代州在云朔的南边,战国时属赵,因此有“全赵幕府”之句。起首几句分述代州的地理位置,历史沿革、河山形胜。“有朱楼缥缈,千雉回旋。”在充满沧桑变化的代州郡,一幅幅雄奇的画面,扑面而来:历尽风吹雨打,朱楼遗迹显得那么高远,在云雾中时隐时现;绵绵不绝的古墙透迄盘旋伸向天际。雉,长三丈高一丈为一雉,古时计算城墙面积的单位,这里引申为城墙。“云度飞狐绝险,天围紫塞高寒。”承接上句,仍展现苍茫雄奇的雄美景象。“吊兴亡遗迹,咫尺西陵,烟树苍然。”“西陵”意指西陉山,又曰陉岭,也即是雁门山,古称天下九塞之一,为北方天险,汉高祖伐匈奴,北宋杨业破辽兵,皆由此进兵。回想旧时英豪事业,作者不禁又怀念起故国山河之景。

  下片起由写景转入抒情。“时移事改,极且伤心,不堪独倚危栏。”世事沧桑变迁,人事兴衰不定,怎不令人感慨万千?昔日霸业已成空,即令山河依旧却早已易主,神伤黯然,怎能忍心独立倚栏。追怀故国追想故事,满腹哀愁无处可诉,无人能知,此情此境,故曰“不堪”。“唯是年年飞雁,霜雪知还。”此时作者不由想到,只有凌空的飞雁才不惧霜雪知还故乡,而词人自己呢?却只能远离故乡,欲归不能,竟连只飞鸟也不如。无可奈何之情,痴盼故乡之感油然而起。“楼上四时长好,人生一世谁闲。”

  承接上句,词人不禁概叹,异乡虽好,可终生辛劳无闲期,毕竟可哀。“楼上”意指代州。结尾三句,“故人有酒,一尊高兴,不减东山。”“一尊”即“一樽酒”。“东山”,谢安曾隐居东山。表面上看,作者有美酒作伴,有退隐之闲,令人艳羡。而其实满腹哀愁却只能借酒消愁,退隐东山也不过是酒后的一种幻想。明明是内心悲痛万千,却仍要以达观旷逸视之,令人知欢乐之句,实尽为悲痛之歌。全词读后,使人备感伤感。雄关美景也难隐内心之痛,情感至深令人难以抑制。以景抒情,以情动人,此乃本词一大特色。

  其二词人善于写景,善用修辞,且善于静中生动,把一个沉静的楼关活生生地呈现在我们面前,使之神采飞扬,构成一种雄奇壮丽的艺术境界。楼“乐”,且“缥缈”,顿显其壮大,如出亏霄,雉“千”,饰以“回旋”顿觉气势飞扬。此类词句笔笔皆是。字里行间,虽有一种哀愁,但读来更使人感到一种鲜明强度的“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