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读书网-读书人家园

whttp://ds.eywedu.com/

 
 

中国现代散文集粹(上册)

待月听雨阁主(iczh) 辑录整理

 

 


南京的歪风

  在南京住了一个月,这是紧张的夏天。六月,大自然界虽然大体上平静,六月下旬曾经到过福建的飓风,只有它的边缘震荡过南京的上空,没有给南京人留下翻天覆地的迹印。

  可是,从政治的南京来说,几股大歪风却从南京吹到四方。

  到南京第一个印象是当局的“骄风”。“唯我独尊”、“盛气凌人”等等“气概”,使过惯了解放区平等自由民主生活的人,感到很不舒服,感到屈辱。因为我们是以平等待人的,国民党的代表到我们解放区,我们是以上宾之礼相待的。给他们以物资上的优厚待遇,人情上以必要的照顾,工作上以应有的便利。然而,我们的代表团在南京住的房子,不如国民党七十四军一个营部,交通工具只给了一部吉普车,民主同盟的办事处房子更少。谈判也不很好用协商的办法,动辄单独下命令,不是互尊互让,而是要我们“最后觉悟”。不允许人家出报纸杂志,封了人家嘴巴,还说人家“造谣”。迷信美国武器,动辄就要“戡乱”。

  第二股大歪风是“奴风”。把美国人奉为太上皇,美国顾问薪水比百把个中国公务员还高。见了中国人也以说英语为荣,内河航行权自己奉赠,海关又交给洋人管理,美军无条约根据驻在中国领海、领空,让他们任意横行。更出人意外的是,对于中国内政问题要把“最后决定权”交给美国人。这不仅出之于口,而竟正式出之外交文件。中共和各界人士都不同意时,竟再三用备忘录来催促,要中共赶快承认。这断送主权的办法最后遭到大家反对后,国民党的报纸上竟拿“马帅”来吓人,说马帅都已同意的事,中共竟敢反对,好像“大逆不道”。

  第三是“打风”。“六·二三”下关惨案就是代表。上海有一家报纸说“打风还都”,真是一针见血。打手们越来越有进步,几百个人可以围殴十几个手无寸铁的老人与妇女,连打至四次之多,自由打人可达五小时之久,可见“勇气”与“组织”均很可观。手法上也高明多了,打手们可以自称“苏北难民”,打了也可以不负责。打人的调查研究也有进步,打大公报高集先生的人说:“我晓得你是大公报记者,你在重庆的言论就是吊儿郎当”,意思是早就该打。而打新民报浦熙修先生的打手说:“你民国二十六年进新民报时,我就认得你浦小姐了。”可见他十年前已经在下关作难民,苏北未建立民主政权时,他已经预作“难民”以便打人了。六月二十五日,上海人民代表在南京的招待记者会上,打手们也布置得很好,总算葛延芳老先生等修养好,没有打起来。“难民们”本来还决定在六月二十六日大游行,声言还要打几家报馆和中共与民盟的机关,后来各方坚决反对,他们在“发狠”的引诱下,也只集合了百把人,才算决定延期游行。

  南京的歪风正吹得起劲,从华盛顿那边也正吹来了不正常的气流,它更加重了南京的歪风。这些歪风不制止,中国要遭大殃;纠正这些歪风,主要只有依靠解放区。因此,保卫和建设解放区,成为目前全国最首要的工作。

  (七月二日自南京发)1946年7月11日《新华日报》

 

 

本书由luodu、iczh免费制作

更多好书尽在在线读书网(http://ds.eyw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