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东方.细说元朝.五三.惠宗(顺帝)妥欢帖睦尔【完】



  燕帖木儿死了以后,妥欢帖睦尔才在六月初八日顺利即位,此人被明朝君臣称为“顺帝";元朝君臣给他的庙号是“惠宗”,谥他为“乌哈克图可汗”,汉文的谥法不详。

  惠宗在位有三十八年之久(从1332年至l370年),比世祖忽必烈多四年,是元朝在位最久的君主。

  明朝的官方史料把他形容为典型的昏君;蒙古人自己,以(蒙古源流)的著者为例,并不认为他是一个应该亡国的坏皇帝。 为了叙述的便利,我们不妨把他在位的时代,分作三个时期:第一是蔑儿乞惕伯颜当权的时期,第二是脱脱当权的时期,第三是脱脱死后的时期。

  篾儿乞惕伯颜.与世祖时代的巴阿邻氏伯颜及成宗时代的赛典赤伯颜同名而不同氏。蔑儿乞惕伯颜的祖父叫做称海,随从宪宗窝阔台伐宋,死在四川。父亲叫做谨只儿,当了太子真金之妃、成宗之母隆福太后(阔阔真)的宿卫。篾儿乞特伯颜跟随武宗海山北征,于海山即了皇帝之位以后,历官吏部尚书、御史中丞、尚书省平章政事兼领右阿速卫亲军都指挥使司达鲁花赤;在仁宗之时,历官南台御史中丞、江浙省平章政事、西台御史大夫、南台御史大夫;在泰定帝之时,历官江西与河南的行省平章政事。燕帖木儿迎立文宗图帖睦尔,篾儿乞惕伯颜以河南行省平章政事的地位与权力,赞成燕帖木儿的密谋,杀了同僚的平章政事曲烈与右丞别铁木儿,募兵护送文宗到大都。文宗即位以后,先后任他为御史大夫,加太尉衔、进位太保,加储庆院使、兼领忠翊侍卫亲军都指挥。文宗让位给明宗,退为“皇太子",篾儿乞惕伯颜的官位仍旧,只是把储庆院使政为詹事院太子詹事。明宗死,文宗再度即位,篾儿乞惕伯颜升任中书左丞相,不久,改为“知枢密院事”,封浚宁王,由太保晋位太博。

  惠宗妥欢帖睦尔即位,篾儿乞惕伯颜由太傅晋位太师,拜中书省右丞相、上柱国、监修国史、蒹奎章阁大学士,领学士院太史院,兼领司天监,加“知经筵事”。元统元年(1333年),由浚宁王进封为秦王(“一字王”)提调彰德威武卫事,不久又兼领太禧宗禋院、中政院、宣政院、隆祥使司,总领蒙占、钦察、阿速、斡鲁速诸卫亲军都指挥使司。

  总而言之,他集文武大权于一身,比起他的前任燕帖木儿,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他当权八年多的时期,燕帖木儿的儿子唐其势、女儿答纳失里(妥欢帖睦尔的皇后)、弟弟答憐答里,先后被杀。地方上,从至元三年开始,有广东人朱光卿、河南人胡闰儿、四川人韩法师、福建漳州人李志甫、江西袁州人周子睦,等等,先后造反。 篾儿乞惕伯颜在至元六年(1340年)阴历二月失势。他之所以失势,原因是“树大招风”,引起了年龄渐大的惠宗妥欢帖睦尔的不满。他作威作福,办范孟端刺杀河南行省平章月禄帖木儿的案子,牵连了五百余家。他诬杀郯王彻彻秃,贬逐宣让王帖木儿不花与威顺王宽彻不花。他在至元五年十月,自称所谓“大丞相",破坏了元朝历代相传的官制,正如汉朝异姓只能封侯,而王莽曹操前后“自封”为“公",显然有“不臣”之心。连他的亲侄儿脱脱,也看他看不顺眼。

  脱脱的父亲马札儿台,是伯颜的同胞弟弟。马札儿台于伯颜入主中枢以后官居御史大夫,改知枢密院领岭北分院院事。脱脱作了惠宗妥欢帖睦尔的宿卫,于元统二年兼“同知枢密院事",至元元年改兼御史大夫。

  脱脱是吴直方的学生,颇有儒家思想,常常“袒护"汉人南人,而渐渐引起伯颜的疑忌。脱脱在伯颜与惠宗之间,又选择了惠宗作为效忠的对象,更增加伯颜对他的恶感。他为了自救,同时也为了救惠宗,救自己的父亲、兄弟、全家,以免予因伯颜擅权而可能惹来的“灭门之祸",便在至元六年二月乘着伯颜去柳林打猎,把大都的城门关了,不让伯颜进城,请惠宗下诏免伯颜的本兼各职,调任河南行省左丞相,次月,请惠宗下诏贬谪伯颜于南恩州(广东阳江)。伯颜走到中途,“病死”在龙兴路(江西南昌)。

  脱脱于推翻伯颜以后,由御史大夫转任“知枢密院事”。他的父亲马札儿台,继伯颜为右丞相。

  马札儿台作右丞相作了八个月,辞职,由脱脱继任。

  脱脱作右丞相,作到了至正四年(1344年)阴历五月,辞职。继任的是孛斡儿出的玄孙阿鲁图。阿鲁图作到了至正六年十二月,被惠宗免职。惠宗叫成宗时代左丞相阿忽台的儿子别儿怯不花作右丞相,别儿怯不花谦逊,只肯作左丞相,作了三个多月,惠宗仍旧叫他作右丞相,他勉强作了不到一个月,辞职。右丞相的位置于是又虚悬到(至正七年)十二月,才由木华黎的五世孙朵儿只继任。朵儿只干到至正九年七月。

  次月,闰七月,脱脱东山再起,作右丞相作到至正十四年十二月,被贬谪而死。

  总结脱脱两度当权,从至元六年六月到至正十四年十二月,减去从至正四年五月到至正九年七月他家居的时期,一共为十四个半年头,减去五年零两个月,足有九年又四个月,可以分作三段:

  第一段,他第一次当权,从至元六年六月到至正四年五月。他叫惠宗废去“皇太子”文宗的儿子燕帖古思。惠宗也把文宗的牌位(木主)移出了太庙,下诏指斥文宗杀害(惠宗的父亲)明宗之罪。脱脱也叫惠宗恢复了伯颜所停掉的科举,放松了不许汉人南人骑马养马的禁令,蠲免了人民所欠缴的田赋,设局纂修辽金宋三朝的正史。

  第二段,从至正四年五月到至正九年七月,阿鲁图、别儿怯不花与朵儿只当权的时期。阿鲁图是脱脱所推荐的,为政颇知大体,却被别儿怯不花排挤了走。别儿怯不花先当过行省的官吏,富有行政经验,可惜为了小事而与脱脱发生误会,恨脱脱,连带也恨阿鲁图,恨脱脱的父亲马札儿台,把马札儿台贬死在甘肃。朵儿只与汉人贺惟一很好,向惠宗要求以贺惟一为左丞相,惠宗照准。贺惟一以前作过御史大夫。依例,御史大夫非蒙古色目人不能充任,惠宗特地赐贺惟一以“蒙古"二字为氏,“太平"二字为名。太平作了左丞相以后,颇能与右丞相朵儿只合作,提拔了若干正人君子,却得罪了脱脱左右的一个小人:汝中柏。汝中柏用挑拨离间的手段,弄得脱脱对太平如水火之不能相容。 在阿鲁图当政的时期,值得记载的大事,是《大元通制》被删修成功,改名《至正条格》。这是中国法制史的极好史料。

  在别儿怯不花当政的时期,吴天保于至元七年二月在沅州起兵,五月攻破武冈,七月攻破溆浦辰溪,九月再破武冈,十一月三破武冈。

  在朵儿只与太平当政的时期,黄河决口,惠宗叫贾鲁作“都水监",设法应付。吴天保在至正八年十一月以六万人打到广西全州,九年二月回攻沅州。方国珍也在至正八年在浙江黄岩起事。

  第三段,亦即脱脱再度当权的时代,是从至元九年闰七月到至元十四年十二月。脱脱在至元十年十一月,铸“至正通宝”铜钱,准许人民以历代铜钱与至正通宝同时使用。贾鲁动员了十五万伕子,两万兵士,开了一条“贾鲁河¨。有不少已被征召或恐惧被征召的伕子,加入了革命的队伍。刘福通在至正十一年(1351年)五月起事于(安徽)颍州,在六月间连破(河南)罗山、真阳(正阳)、确山、上蔡。八月,李二(芝麻李)起兵于徐州,徐寿辉起兵于(湖北)蕲水。九月,刘福通攻破汝宁(汝南)、光州(潢川)、息州。徐寿辉攻破蕲水、黄州(黄冈)。十月,徐寿辉在蕲水称帝,国号“天完",年号“治平"。至正十二年正月,孟海马攻破襄阳、荆门。丁普郎攻破汉阳,邹普胜攻破武昌,鲁法兴攻破安陆,倪文俊攻破沔阳。二月,徐寿辉的兵又攻破江州(九江)、南康、(湖南)岳州。郭子兴起兵于濠州(安徽凤阳东北)。闰三月,朱元璋来到濠州,向郭子兴投效。

  此后,各方面的武力,风起云涌。详细情形,我在“细说明朝”中已经有所叙述。

  脱脱在至正十二年亲自带兵,击败李二,屠杀徐州全城的百姓。他的令名与他的事业,从此也走向下坡。

  至正十三年六月,惠宗立自己的儿子爱猷识理达腊为皇太子,叫爱猷识理达腊作“中书令"兼枢密使,叫脱脱以中书右丞相的原官兼“太子詹事"。

  在此一个月以前,至正十三年(1353年)五月,张士诚起兵于(江苏)泰州。不久,便占领了泰州、兴化、高邮。十四年正月,张士诚在高邮自称“诚王",国号“大周”,年号“天祐"。

  脱脱在十四年十一月,率兵南至高邮,围城。十二月,惠宗以康里定住为中书左丞相,哈麻为平章政事。哈麻向惠宗说,脱脱师出无功,“倾国家之财为己用,半朝廷之官以自随"。惠宗轻信哈麻的谗言,一怒而免去脱脱本兼各职,“安置淮安”。不久,改贬脱脱于亦集乃路(宁夏居延);至正十五年三月,再改贬于(云南)大理。至正十五年十二月,哈麻矫诏,令脱脱饮鸩自尽。

  元朝于脱脱再度当权之时,大势已去,本无可为。脱脱即使不被哈麻推翻,也未必能挽回狂澜。

  继脱脱而充任右丞相的,是汪家奴。此人当右丞相,只当了两个月,过渡给康里定住。康里定住当了七个月,休息一个月,又当了一年又五个月。然后,从至正十七年五月起,到十八年十月,右丞相是搠思监。(太不花在十八年三月以右丞相的名义,总兵山东,干了两个月,无功,被惠宗处斩。)搠思监休息了四个月,又作右丞相,从至正二十年二月作到二十四年四月,被贬赴岭北,不曾启程,为孛罗帖木儿所杀。孛罗帖木儿继为右丞相,在二十五年七月被惠宗叫人打死。其后,迄于二十九年正月,先后充任右丞相的,是伯撒里、完者帖木儿、也速。这三人皆无能力。最后的一个右丞相,是汉人扩廓帖木儿,原名“王保保¨。王保保于至正二十九年正月受任命,那时候惠宗已经丢掉了大都有一年零四个月了。

  王保保是李察罕的养子。孛罗帖木儿的对头。李察罕,号庭瑞,生长河南沈邱,原名察罕帖木儿,祖籍西夏。李察罕于至正十一年,招募沈邱子弟,号为“义兵”,对刘福通作战,屡屡获胜,打到至正二十二年六月他本人遇刺身亡之时,已经掌握了河南山东与陕西三省的地盘,官居“中书平章政事,兼知河南山东行枢密院事、陕西行台御史中丞”。

  刺死李察罕的,是刘福通的部下田丰王士诚。王保保把田丰王士诚击败,处死,替李察罕报了仇。

  孛罗帖木儿是蒙古人,成吉思可汗侍卫孛罗带的六世孙,官居河南行省平章政事,颇有战功,驻军在大同。

  孛罗帖木儿对王保保很看不起,于至正二十年九月开始打王保保,想夺取王保保所驻扎的大同;打到至正二十三年正月,抢到了王保保的真定(河北正定)。

  这时候,惠宗与“第二皇后"高丽女子奇氏有了意见。奇氏皇后是太子爱猷识理达腊的母亲,想联络王保保,逼迫惠宗退居为太上皇,让爱猷识理达腊作皇帝。拥护奇氏皇后的是右丞相搠思监,反对她的是御史大夫老的沙。奇氏皇后准备杀老的沙,老的沙逃到孛罗帖木儿的军营,鼓动孛罗帖本儿带兵进京。孛罗帖木儿于至正二十四年四月及五月两度进京,第一次获得高官,“太保、中书平章政事、兼知枢密院事",第二次杀掉搠思监,幽禁奇氏皇后。皇太子逃走,逃到王保保的营里。

  王保保在二十五年七月也带兵进抵京城城下,惠宗叫人把孛罗帖木儿打死,劝王保保不必进城。两个月以后,王保保又带兵来,进了城,把皇太子送回,受拜为太傅、左丞相,释放了奇氏皇后,却不肯依照奇氏皇后的意旨,逼迫惠宗让位。

  其后,王保保的部下貊高等人对王保保叛变,惠宗于奇氏皇后的影响之下,设立“大抚军院",叫皇太子主持,“悉总天下军马",同时免了王保保的本兼各职,令他“退居"河南(洛阳)。 王保保既气愤而又灰心,坐视朱元璋的军队席卷山东河南河北,而毫不抵抗。于是,惠宗丢掉了大都,退回蒙古。其后,王保保才在(甘肃)定西与太原和朱元璋的军队打了两仗,失败,走去沙漠以北,于洪武八年死在库伦。

  惠宗于至正三十年(洪武三年,1370年]四月死在应昌。皇太子爱猷识理达腊继位,于洪武十一年(1378年)病故。“北元”的君臣谥他为“必里克图可汗”,庙号“昭宗"。

  再其后的北元历史,我在《细说明朝》中已有四章加以叙述:第十六章,深入沙漠,第十七章,北元概略,第五十五章,北元和战;第五十六章,北元世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