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期

汉族姓名语音修辞考察

作者:郑燕萍







  提 要 姓名作为个人代码首先是被称呼的,其次才是被书写记录的,因此,探讨姓名语音修辞问题就成为-姓名文化研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本文以实际的姓名调查为据,分析其在声韵、字调、谐音、叠名四方面的应用情况,探究其美感性能。
  关键词 姓名 语音 修辞 考察
  一个人取了名字,首先是被称呼的,其次才是被书写记录的,而且用于称呼的频度远远超过书写记录。既然如此,姓名的读音问题就很有探讨的必要。取名不仅要追求意义的高雅、隽永,写法的简洁、明快,还要顾及读音的响亮、悦耳.而这后一方面,往往最易为人所忽视。为此笔者特意就现实中的姓名语音修辞做了一次调查。
  
  一、调查方法说明
  汉语的语音系统别具一格,作用于人名既有声韵的区别,又有字调的参差、平仄的讲究,还有谐音叠字的应用,因此,我们的调查首先从这四个方面的内容人手。
  调查对象为莆田学院03、04、05级学生,人数共计7400人,其中,男生3690人,占49.87%;女生3710人,占50.13%。姓名格式有两字名1398个,三字名6002个。调查对象分别来自福建、江西、安徽、河南、河北、四川、黑龙江、新疆八个省,其中以福建省学生居多。为统计方便起见,韵母使用情况和声调搭配采用抽样诃查,韵母使用情况的调查样本在三字格的姓名中抽取,1000个姓名只统计名字不统计姓氏;声调搭配的样本分别来自两字名和三字名,包括姓氏,前者400个后者600个;谐音名、叠音名等其他语音要素的调查则在全部样本中进行。
  
  二、调查结果分析
  (一)声母和韵母
  鲁迅说“取名需读音响亮、好听,易于传播”。而一个音节声音是否响亮关键在于韵母。普通话有39个韵母,一般说来,主要元音舌位低的声音响度大,舌位高的声音响度小,据此可以把7个舌面元音按照发音响亮度作以下排序:a>o、e>i、u、n,然后进一步把普通话38个韵母(e除外)按主要元音的发音状况加以分类:
  1、以a为主要元音的韵母,声音最为响亮:a、ai、ao、an、ang、ia、iao、Jan、iang、ua、uai、uarl、uang、fian。这类韵母14个,可命名为A类。
  2、以o、e、e为主要元音的韵母,声音次之响亮:o、e、er、ei、en、eng、ie、uei、0u、ong、iou、iong、u0、Hen、ueng、ue。这类韵母16个,可命名为B类。
  3、以i、u、ti、-i(前)(后)为主要元音的韵母,声音不响亮:i、in、ing、u、n、nn、-i(前)(后)。这类韵母8个,可命名为C类。
  分清韵母的响亮程度之后,再来看姓名的用韵情况。调查样本在三字格姓名中提取,去掉姓,1000个名字(不含叠音名和重名)一共2000个音节,男女人数各占一半。三字格的姓名把姓去掉可更好地观察命名时的用韵情况,因为姓是继承来的不可变更,而名的用字则是自由选取的,再者,现实生活中的三字格姓名一般也只叫名不叫姓。请看调查结果:
  38个韵母共出现36个,还有er、ueng两个韵母缺失,从姓名韵母的分布看,呈不平衡状态,使用频率最低的是o(5)、ou(4)、uai(1)三个韵母,“o”的用字只有“波”一个,“OH"的用字有“舟、厚”两个,“uai”的用字也只有“怀”一个,这三个韵母所辖字数本来就少,加之少份额的用字里还有一些是贬义词,如:“破、怪、坏、狗、苟”等,所以出现得少不足为怪。出现频率最高的韵母是ing(197)、in(145)、i(144),总共出现486次,占总数的24%,这个比例相当高。我们再来看看A类、B类、C类三大类韵母总体的用韵情况,A类共有韵母14个,出现次数为600次;B类共有韵母14个,出现次数为694次;c类共有韵母8个,出现次数为706次,三者比较A类最少,B类居中,C类最多。从韵母个体的比较看,ing(197)、in(145)、i(144)也远远超过大开口度的ang(43)、an(52)、a(25),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是多方面的,不同性别用字不同——男尚阳刚女求阴柔,女性命名中的高频用字,诸如“婷、玲、婧、静、萍、晶、瑛、敏、琴、琳、艳、丽”等大多都是小开口度的韵母,即使是男性在和平年代里取名的价值取向也慢慢由高亢激昂转为浪漫温馨,这样,一些小开口度韵母字诸如“松、清、明、健、彬、俊”等自然就出现得多些,当然,大开口度的韵母出现得少主要还是因为取名时人们关注字义、忽视字音的缘故,现实生活中取名能够有意识进行语音修辞的人很少。其实,在追求男女名字不同性别色彩的前提下,在讲究义美形美的同时廉顾音美应该成为命名的一种自觉追求。同样是男性用名或女性用名,“春阳——春喜、福祥——福兴、丽珊——丽敏”,前者比后者声音响亮,因为“阳、祥、珊”都含有大开口度的a;同样的主要元音,“海洋——海岩、宝刚——宝竿、育婷——育芹”,两者相比后鼻韵母比前鼻韵母音域宽广;同样的发音部位,“建军——建金、少鸿——少锋、爱群——爱琴”,两者相比撮口呼韵母比齐齿呼韵母声音浑厚;同样声音的音节用字,“庆国——国度、福华——华福,烨丹——丹烨、美珍——珍美”,排序不同音响效果不同,前者的尾字“国、华珍”比后者的尾字“庆、福、美”不仅开口度大,而且“珍”比“美”声调也高,因而叫起来声音平稳、悠长,特别响亮。调查结果所呈现的开口呼韵母出现比率相对较低,和人们的音韵常识缺乏有关,命名时多遴选A类韵母字无疑会增强声音的响亮程度,诸如:“张远昌、赵宝刚、张涛、潘亮、马超”这样的名字因为韵母开阔有力,叫起来响亮悦耳;而C类韵母字姓名,诸如“纪艺禄、余宇静、吴洪富、于舒荣、易斌、徐萃、邱凇、秦曦”等等,因为主要元音都是高元音,发音开口度很小,响亮度逊色了许多。名字是供人称呼的,易念叫得响传得远才是好名字。
  姓名除了声音响亮,还要求清晰,否则,交际功能就不能很好地实现。因此,取名时除了应尽量避免使用声韵哑仄的字眼外,对声母、韵母的搭配也要多加注意,尤其不要把难音安排在一起,以免造成发音困难。下面的例子在发音难易度方面就考虑欠周,因而出现两类或三类声韵难点纠结的现象,如:
  1、平舌和翘舌:郑祖周、张愫诗、祝梓杉、苏春早、蔡舒姿、朱子贤、朱灶、施斯。
  2、f和h:严飞辉、张芙华、郑福辉、冯惠、胡福。
  3、n和l或r和l:吕丹妮、廖铃锋、林娜玲、禄冉、罗荣、林蕊。
  4、前后鼻韵母:陈自成、陈征然、兰琅琳、曾圳承、闵程铭、孙文凤、程晨、王寰、宁林、林静。
  5、齐撮口呼:余俊吉、俞丽玉、颜远连、易玉梅、徐烨、许莉、伊俊。
  这些姓名佶屈聱牙,不仅说起来费劲拗口、容易读错,听起来也颇感不适。因此,取名时必须把名字和姓组合起来加以推敲,使声音顺口、和谐。

[2] [3]


本文为全文原貌 请先安装PDF浏览器  原版全文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