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期

《金瓶梅词话》词语语用的吴越地方色彩(二)

作者:谭兰芳







  关于《金瓶梅词话》中词语的吴越地方色彩问题我在《修辞学习》2006年第3期上已经谈了第一至十回的相关内容,这里再谈谈第十一回至二十四回的内容。
  第十一回
  孙雪娥道:“娘,你看他嘴似淮洪也一般,随-'问谁也辩他不过[二]。他又在汉子根前戳筹舌儿,转过眼就不认了。……”
  [二]“也辩(辨)他不过”,原作“他办不过”,从崇本改。按:原作“他办不过”的“办”(繁体字当写成“辨”),现代汉语中,“办,拌”同音,我疑作者是以“办(辨)”代“拌”,是“拌嘴”的“拌”。金莲是拌嘴的高手,不管是谁,他拌不过?如果将原作的标点改成:“随问谁,他办不过?”这就通了。崇本将其改成“辩(辨)”,拌嘴吵架的味道就不浓了。
  第十二回
  丢的家中这些妇人都闲静了。别人[一]犹可,惟有潘金莲这妇人,青春未及三十岁,欲火难禁一丈高,……。
  [一]“别人”上原有“到”字,从崇本删。按:原作“别人”上的“到”字,有“挨”到“轮到”“碰到”的意思,这是浙江萧山口语中常用的词。崇本不知其意,将它删去了。
  ……走来花园中,款步花台[二],月漾水底……
  [三]“月漾”,原作“月洋”,径改。按:此例原作以“月洋”代“月漾”。第92回又以“供样”代“供养”,都是同音替代。吴语“洋、漾、样、养”同音(参见1988)。
  (潘金莲)唬得战战兢兢,浑身无了脉息,小心在旁扶持接衣服。被西门庆兜脸一[一四]个耳刮子,把妇人打了一交。
  [一四]“一”原作“了”,从崇本改。按:据第7回“了、膫”混用的情况看,原作的“了”恐怕是“摷”。《上海话音档》将与“揲”“撩”列为同音,并注“摷”谓:“揲伊一记,打”。例中“扶持”即“服侍”又是同音替代,其中“持、侍”上海话同音。“脉息”、“兜脸”也是吴语。
  第十三回
  西门庆留心把子虚灌的酩酊大醉,又因李瓶儿央浼之言,相伴[六]他一同来家。
  [六]“相伴”上原有“顿得”二字,从崇本删。按:“相伴”上原有的“顿得”,当是“等得”。吴语“顿、等”同音。崇本不知“顿”即“等”,又将其删去。例中“留心”也为吴语。《简》收有“留心”条。
  西门庆道:“……若是我在那里,有个不催促哥早早来家的[一一],恐嫂子担心。”
  [一一]“有个不催促哥哥早早来家的”,原作“有个不权促哥哥早来家的”,从崇本改。按:原作“有个不权促哥哥早来家的”中的“权”当是“劝”。…虽然没有将“权、劝”列为同音。却将“权”与“劝”同音的“圈”列在一起。崇本不知吴音混用,又改掉了。其实,还是“权(劝)”比较妥当。“催促”显得强硬了些。例中“有个”是吴语现象。
  第十四回
  ……到明日没的把这些东西儿吃人暗算明夺[七]了去,坑闪得奴三不归。
  [七]“明夺”,原作“於夺”,径改。崇本删此二字。按:原作“於夺”,当为“与夺”,吴语“於、与”同音。“吃人暗算与夺了去”,这就很容易理解了。闪崇本不解,删此二字,[校]改成“暗算明夺了去”,这恐与原意不合。
  当日杨府尹升厅,监中提出花子虚来。一干人等[九]上厅跪下,审问他家财下落。
  [九]“一干人等”原作“等一干人”,径改。崇本删“等”字。按:原作“等一千人”,“等”即等到,“一千人”,指花子由等。“等一干人上厅跪下”,无错。不知[崇]为何要删,[校]为何要改?
  [一九]“已吃”,原作“已却”,径改。崇本作“也都”。
  李瓶儿道:“奴在三娘手里吃了好少酒儿?已吃[一九]勾了。”按:原作“已却”即“已吃”,【校】改对了。【崇】改“也都”也通。但不如【校】符合原意。从例句中我们可以知道这样一个事实:原作者读“吃”为“却”。所以,自然地写上“却”。宁波话“吃、却”音近。北方人是不可能这样写的。
  第十五回
  惟有潘金莲、孟玉楼同两个唱的,只顾搭伏着楼窗子,往下观看[一一】。
  [一一]“往下观看”,原作“型下人观看”,从崇本改。按:原作“型下人观看”中的“型”当是“引”。作者将声、韵、调完全不同,字型、意思也无关的两个字混用,这在北方人是不可能的,而吴语却是同音。作者又是同音替代。本人已曾有论及。崇本不解其意,将“型(引)下人观看”改成“往下观看”,就不是作者原意了。一是“引”的味道没有了,二是下面的人抬头往上看的生动场面也不存在了。
  好大娘,奴没敬心也是的。今日大娘来,奴【一二】没好生拣一箸儿。
  [一二]“奴”,原作“儿”,径改。按:原作“儿”,我疑作者在“儿”字前漏写了“菜”。“菜儿没好生拣一箸儿”是没有吃什么菜的意思。[校]改成“奴”似不大符合原意。
  西门庆向袖中掏出三两银子来递与桂卿[一六]:“大节间,我请众朋友。”
  [一六]“桂卿”下原有“哄道我”三字,从崇本删。按:原作有“哄道我”是对的。因为前文是应伯爵等说了西门庆“叙了新婊子”的事,西门庆怕桂卿生气,所以要“哄道”。“递与桂卿哄道”让我们似乎看到了西门庆边递银子,边软语细声哄桂卿的生动场面。“大节间”前的“我”虽有点多余,但因为是口语,也还是保留为好。
  第十七回
  亲党:董升、卢虎。杨盛、庞宣、韩宗仁、陈洪、黄玉、贾廉、刘成[四]、赵弘道等,……。
  [四]“刘成”,原作“刘盛”,崇本同,据下文第18回改。按:原作写“刘盛”,第十八回又写“刘成”,说明作者“盛”“成”混用。这又是吴音同音替代。(参见1988)
  第十九回
  妇人道:“奴说不得[一一],悔也迟了。……”
  [一一]“奴说不的”,原作“奴不说的”,崇本同,参酌文意改。按:原作“奴不说的”无错,因为,在此之前,就在玳安处说过一些后悔的话,所以这里讲“我不说的”,没有错。只是“说的”下面当用问号,意思是“我不是说过了吗?”[校]改成现在这样,恐怕不符原意。
  第二十回
  下去,李铭、吴惠两个小优上来弹唱,间着[一O]清吹。
  [一0]“间着”,原作“间省”,从崇本改。按:原作“间省”的“省”,当与“反省”的“省”同音(作者有时“醒、省”混用),是“些”的意思。“间”,疑其是“拣”,因为吴语“问、拣”同音。原作的“间省”当为“拣些”。本书第63回的“拣省热闹处唱罢”中的“拣省”也是“拣些”。杭州、萧山口语。本回例中,是两个小优上来弹唱,拣些清吹是说得通的。关于“省”。第28回还有一例:“妇人道:‘你没这个心,你就赌了誓。淫妇死的不知往那去了,你还留着他鞋做什么?早晚看着[一五],好思想他……”’该回[一五]条【校】从张本,将原作“有省”,改为“看着”。其实,原作“有省”的“省”字,也与第63回“拣省”的“省”是同

[2] [3]


本文为全文原貌 请先安装PDF浏览器  原版全文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