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期

文艺语体词的审美属性

作者:张 礼







  提 要 所谓文艺语体词,是指那些运用于文学作品,在其他语体中很少或几乎不出现的词。它们之所以能成为文艺语体的专用词或常用词,与语词自身所具有的典雅性、形象性、情感体验性、音乐性等审美特性有着必然的联系,而其中的情感体验性又有优美、壮美、凄美之分。
  关键词 文艺语体 文艺语体词 审美 词汇
  关于文艺语体词,我们曾撰文对其内涵与外延,语音、词汇、语法特点,与语言风格的关系等进行过论述。作为一类因功能分化而形成的词的聚合,这类词所具有的审美属性也值得我们关注。文学语言是一种美的语言,这种美来自于作品的内容、语言或者结构。就语言来说,又有词、短语、句子等多个方面。这其中,文艺语体词所具有的美的基因对文学语言美的形成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这里“美的基因”即文艺语体词的审美特性,主要有典雅性、形象性、情感体验性、音乐性等。
  
  一、典雅性
  
  文艺语体词是一种书面语词。与口语词的通俗性相比,它们具有较为典雅的风格特色,其中的文言成分更能体现其典雅性。
  首先,在现代汉语的文艺语体词中,文言词数量较多。文艺语体是一种历史悠久的语体,曾经出现过大量的打着自己烙印的语体词,这其中仍有一部分现在还被其继续使用。例如:
  斑斓 北国 秉烛 柴扉 潺湲 嵯峨砥砺 汩汩 瀚海 挥斥 岿然 阑珊 嶙峋
  弥望 嗫嚅 披拂 蹁跹 轻舟 穹隆去日 桑梓 吐翠 熹微 邂逅 夜阑 氤氲在《现代汉语词典》中,这样文言性的文艺语体词就有500多个,它们在现当代文学作品中的运用通常会给人一种典雅的感觉。例如:
  (1)嵯峨的山巅上是蜿蜒千回的城墙,是碉堡,是看上去穹窿似的苍天。山下是乱石,是谷壑,是秋后的蔓草婆娑。(吴伯萧《我还没有见过长城》)
  (2)悬崖凌增,石缝滴滴答答,泉水和雨水混在一起,顺着斜坡,流进山涧,涓涓的水声变成訇
  訇的雷鸣。(李健吾《雨中登泰山》)例(1)中的“嵯峨”“蜿蜒”“穹窿”“婆娑”,例(2)中的“峻螬”“涓涓”“訇訇”都是历史上传统的文艺语体词,它们在这里的使用取得的典雅效果是十分明显的。倘若换成其他的同义词或短语,如“高险”“弯曲”“高起或拱形的…‘纷乱”等,这种典雅效果便大大削弱了。
  其次,在现代汉语的文艺语体词中,很多文言语素也参与了构词。例如:
  安谧 遨游 翱翔 盎然 晨曦 矗立干涸 瑰丽 款步 狂飙 暮霭
  热忱 倏忽 悚然 曙光 湍急 宛如兀立 旭日 炫目 喑哑 萦怀以上各词中,“谧”“遨”“翱”“盎”“然”“曦…‘矗”“涸”“瑰”“款”“飙”“暮”“霭”“忱”“倏”“悚”“曙”“湍”“宛”“兀”“旭”“炫”“喑”“萦”等,在古代都可以成词,但现代一般仅作为书面语词的构成成分而存在,我们称之为文言语素。这样的语素在汉语中为数较多,由它们参与构成的文艺语体词也能带给读者一种典雅美。例如:
  (3)蓝蓝的天穹宛如一个硕大的炉膛,渐渐变大的夕阳宛如吐着红红焰火的炉口。(李贯通《洞天》)
  (4)那时候,朔风凛冽,周天寒彻.我们这个世纪埋在坚冰底下,气息奄奄。人间是喑哑的.欢乐和树林一起凋零了。(岑桑《残雪断想》)将例(3)中的“天穹”换成“天空”、“宛如”换成“如同”,将例(4)中的“朔风”换成“北风”、“暗哑”换成“沙哑”,两例的典雅格调都明显降低了。“天穹”“宛如”“朔风”“喑哑”是它们典雅美的重要来源,其中“穹”“宛”“朔”“喑”等文言语素更是起到了主要作用。
  
  二、形象性
  
  相当多的文艺语体词在传达概念意义的同时,还能让人们对语词的“所指”产生一种生动、真切的感受,这就是形象性,如见其形、如触其物、如闻其声、如嗅其味是对这种特性极为准确的概括。在现代汉语中,具有形象性的文艺语体词主要有以下情形:
  A:苍苍 勃勃 愤愤 滚滚 缕缕 茫茫默默 翩翩 茸茸 闪闪 纤纤 碧油油恶狠狠 黑压压 怒冲冲 热辣辣 甜津津雾茫茫 香喷喷 笑眯眯
  B:昂然 灿然 愕然 哄然铿然 喟然巍然 怡然 跃然 霍地 蓦地
  C:睁(王丛) 淙淙 滴沥 呱呱 琅琅 玲玲隆隆 飒飒 簌簌 索索 咻咻
  D:林立 鹊起 兔脱 剑眉 柳腰 爱巢火花 雨丝 眼帘 怒火 熬煎 须眉 红颜咋舌 含羞 吐絮 饮弹 寒星 悲凉 火热夺目 彻骨
  E:白日 碧波 长空 层林 丛山 大漠繁星 浮云 皓月 落日 斜阳 昂首 把酒长叹 驰骋 当空 荡漾 哽咽 欢腾 回眸明灭 蹒跚 斑驳 碧绿 灿烂 晶莹 褴褛潋滟 袅娜 澎湃 巍峨 逶迤 窈窕A组词运用了叠连法,或者包含重叠成分;B组词运用了附加法,含有后缀“然”或“地”;C组是拟声词;D组词构造时结合了比喻、比拟、借代、夸张等修辞手段;E组词没有采取上述构造方式,但语词的“所指”很有特色,或者是特征鲜明的事物,或者是比较具体的动作、状态,它们的形象性伴随着人们对这些较为特殊的“所指”的认知而被感受。这些类型的文艺语体词其形象色彩是十分明显的。
  根据人们不同的感知途径,形象性又有视觉形象性、听觉形象性、触觉形象性、味觉形象性、嗅觉形象性之分。现代汉语的文艺语体词涵盖了这诸多方面,例如:
  视觉:皑皑 灿然 矗立 叠翠 夺目飞身 绯红 滚滚 汗颜 火红 流萤 怒放雀跃 天幕 蜿蜒 汹涌 熊熊 振臂绿莹莹 笑眯眯
  听觉:潺潺 啾啾 啾唧 啁啾 长叹雷鸣 悦耳 轰然 铿然 静悄悄
  触觉:火热 刺骨 寒秋 拂拂 沉甸甸软绵绵 暖融融 冷森森 湿漉漉
  味觉、嗅觉:甜津津 咸津津 甘露香喷喷 香馥馥视觉是人类最主要的感知途径,客观世界中很多颜色、性状、动作、事物等都是通过人眼被感知的,因此,具有视觉形象性的文艺语体词数量最多,其他的相对较少。
  文艺语体词中具有形象色彩的词十分常见,其形象性在文学作品中通常会得到更加充分的体现。例如:
  (5)“漏斗户主”陈奂生,今日悠悠上城来。(高晓声《陈奂生上城》)
  (6)天色灰蒙蒙的,外面白雾汹涌,弥漫着犹如传说中的天堂气息。(迟子建《雾月牛栏》)
  (7)石龙为他戴好斗笠。他将信将疑地点一点头,脚步蹒跚消失在烟雨中。(李贯通《洞天》)例(5)中“悠悠”一词,写出了陈奂生上城时轻松悠闲的神态,很有神韵;例(6)中“灰蒙蒙”“白雾”“汹涌”“弥漫”等词,将一幅无比浓厚的大雾的景象如画般呈现在读者面前;例(7)运用了“蹒跚”“烟雨”,勾画出一幅动态的雨中人行图:如烟的细雨中一个人在缓慢、摇摆地走着。以上语句都取得了生动、逼真的

[2] [3]


本文为全文原貌 请先安装PDF浏览器  原版全文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