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6期

普通话军政职务称谓状况及其语言文化意义

作者:薛宏武 闫梦月







  提要 普通话军政职务称谓20世纪80年代前是单一的权势凸显型,之后发展呈现为以之为轴心与以有限共聚式为辅的双轴线表迭系统。该变化直接反映的是军政界人际构成的语域变化,折射的却是深层社会文化之重构:权势一元心理在多元文化背景下,低职位被双向生活化而呈现出分层取向。
  关键字 职务称谓 面称 规范权势 有限共聚 社会文化意义
  
  普通话军政职务称谓的变化已经引起了个别学者的关注,但其相关研究仅是个案考察。这与目前称谓本身由于复杂化系统化而呈现的状况及其带来的使用条件、人际功能与社会文化意义等的变化存有距离。鉴于此,本文首先历时刻画职务称谓在不同阶段呈现的形式、使用条件与人际功能;然后考察它所折射出来的社会文化意义。为使研究集中与典型,本文职务称谓的使用考察仅限于“面称”。
  
  1 普通话职务称谓历时状况
  
  1.1 1980年代前,普通话军政职务称谓是单一的“姓+职务名词”与“姓+副+职务名词”。为表达方便,下面码化为:
  ⅠIa、x PZ
  Ⅱa、X FPZ
  x代表姓氏,它有一定的选择性(optional)。F代表区别词“副”,Pz是双音节职务名词,P是表职务的语素,z是代表“长”。军政职务名词都可进入Ⅰa与Ⅱa,如:
  政界Ⅰa:周省长 谭部长 于处长 张局长 孟队长
  Ⅱa:周副省长 谭副部长 于副处长 张副局长 孟副队长
  军界Ⅰa:薛军长 赵师长 王团长 于营长 李连长
  Ⅱa:薛副军长 赵副师长 王副团长 于副营长 李副连长
  称谓Ⅰa与Ⅱa有两个特征:一是,语形上PZ只有全式,没缩略式。如张三与李四分别是刑警队的正、副队长,面称一律为“张队长”“李副队长”,没有其他说法。同时,也一般不会用无标式Ⅰa(unmarked)来取代有标式Ⅱa(marked) 。横向职位上,正就是正,副就是副,泾渭分明,绝不会把“孟副队长”称作“孟队长”。即ⅠaⅡa是客观反映被称对象的,这是一种规范的权势称谓式(obligatory standard power)。
  第二,非正式场景下(free register)也有把Ⅱa所指称作Ⅰa的情况,记作Ⅱb。如把“张副营长”称为“张营长”。副营长也是营长,Ⅱb有客观基础。但营长一般默认的是正营长,因此把张副营长称作“张营长”有通过主观增加职务量级而取悦迎合被称对象的心理意识。与规范权势式比,有一定的主观僭构性。但Ⅱb使用是受限的,当Pz权势量级是“县处”之上时,它就很少见到了。因此,Ⅱb是有限的主观僭构式。
  ⅠaⅡa与Ⅱb共同点是凸显被称对象的权势量,即二者是权势凸显型的称谓语(power ofprominence),简称为PP。它构成了80年代前普通话职务称谓的内涵与方式。
  
  1.2 1980年代后,普通话职务称谓除PP外,其IaⅡa式还分别发展出了新表达式。特征是双向不平衡:横向的正、副职间,正职称谓Ⅰa发展式在数量与形式上远不及副职Ⅱa的为多;纵向的职务级别,县处级之下称谓变化活跃;之上,则极为稳定。
  1.2.11990年代Ⅰa与Ⅱa出现缩略式,且语形混同为一。表现是Ia脱落z把PZ简缩为一个职务语素P, x Pz双音化为x  P。Ⅱa还要脱落F,缩略后的语形也是x P。即PP缩略式呈现同一。分别记作Ⅰc与Ⅱc。其使用条件如下:
  第一,通常用在非正式场景下的同一言语社区内(community)。如电视剧《任长霞》,日常工作中公安局长任长霞被干警们称为“任局”;跨社区(eross-comnmnity)与规范场合却用“任局长”。“社区”应作相对理解,如公安是个行政部门,但它与检查与法院机关密切相关也可成为一区。正因为如此,电视剧《大雪无痕》里公安方雨林把检察院的“乔检察长”称为“乔检”(引自李成军:2001)。
  第二是,P的职务量级不仅低,而且与称谓者之间的势位级差小。P一般都在县处级之下(含县处)。超越此级别的很少见到,在本文语料范围内仅发现了一例:
  (1)省委书记:陈厅,你汇报一下(海河市治安情况)。(电视剧《公安局长Ⅲ》)
  第三,Ⅱc的使用还有一个要求,是其所指与Ⅰc不在同一现场。如电视剧《任长霞》刑警队长邢凯称公安副局长黄可力为“黄局”是在任长霞不在场的情况进行的。因为Ⅱc也带有僭构性,而Ⅰc不受此限。
  ⅠcⅡc都是受限语码,经济的语形削弱了PP的规范性与权势性,在人际功能上获得了随便平易亲切等表达效果,有了一定的共聚性。
  1.2.221世纪初,Ⅱa还发展出了将PZ全部脱落,仅留F区别记“位”的双音节称谓XF,记作Ⅱd。其比之Ⅰc与Ⅱc,权势量进一步削弱淡化,人际功能也更随便平易亲切。使用条件同样有三:
  第一,非正式交际中,用来称谓同言语社区内级别地位相同或接近的人;反之,则不可。
  (2)“张副很夸张啊。”郭凌说。(扬少衡《多来米骨牌》,载《小说月报》,2008.3)
  张子清说:“郭副你不懂,痛风很痛苦。”
  (3)孙庆明:张副市长有什么交代?(杨少衡《多来米骨牌》,载《小说月报》,2008.3)
  张子清开口训斥:“我交代你小心一点。”
  例(2)中的“郭凌”与“张子清”是两位平级位的地级市副市长。(3)的孙庆明是市政府办主任,称谓权势量大的副市长,当然得采用规范式“张副市长”。
  第二,用在关系近密的人之间。如:
  (4)小赵说:“又下雨了,张副进屋吧。”(杨少衡《多来米骨牌》,载《小说月报》,2008,3)
  例中“小赵”是副市长张子清的贴身秘书,关系极近。
  第三,被缩略掉的PZ权势量不大,如(2)那样超过地厅级的很少。
  1.2.3在Ⅱd之后,Ⅱa又发展出与之逆序的称谓式x PF,记作Ⅱe。人际功能与Ⅱd比,虽权势性略显增强,但随意亲切等共聚特性仍旧明显。使用条件为:
  第一,非正式场合下的同言语社区内,且称谓者与被称对象间权势级差量小,例如:
  (5)小坡:大队副。这是吃的。(电视剧《铁道游击队》)
  例中“小坡”是游击队员,“大队副”指王强。若上下级权势量大,则一般不会使用此称谓的。若用了,则对被称对象一定有消极义,如:
  (6)朱德:哦,王团副。(电视剧《八路军》)
  朱德是二战区司令,对国民党中央军的副团长用了“团副”称谓,这是对其溃退逃跑行径的讥讽鄙夷。 第二,被称对象权势量小,一般在县团级之下。如:
  (7)洪班长:王班副,跟你说点正经事。(电视剧《炊事班故事》)
  这两种情况之外,一般是不用Ⅱe。如跨社团称谓时,就用PP的规范权势式,分别如:
  (8)田六:大哥,这是我们副大队长王强。(电视剧《铁道游击队》)
  (9)高敬斋:王副大队长,您就跟刘大队长说说吧。(电视剧《铁道游击队》)

[2]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