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6期

《话语修辞理论与实践》:叙事范式的解读

作者:祝克懿 盛若菁







  西方叙事修辞批评的代表人物华尔特·菲希尔在他的《叙事范式详论》中极生动地表达了他对叙事行为社会文化功能的深刻感悟:“海德格尔为赫尔德林(Hlderlin)的一句诗大喝其彩:‘人诗意地栖居’(1971)。我想将这句诗稍作变动:‘人叙事地栖居”’。因为在菲希尔看来,“世界上的一切,不论是事实、还是经验,并不是以独特和零星的形式呈现给我们的,而是以某种叙事形式将这些经验和事实有机地串联起来的。正因为那些叙事形式,那些相象的原则、规定和观念才深入人心。”菲希尔关于叙事的论述给我们解读李军教授的新著《话语修辞理论与实践》以启迪,即:根据著作的叙事形式,我们可以很好地评析该作关于话语修辞理论建构的方法论原则和提供的调控策略系统,可以考察话语修辞调控理论是否建立了一种宏观交际活动的理论视角,是否提供了一种可靠的、科学的、适用的修辞理论描写框架和解释体系。于是,我们从最基础的叙事范式出发,力图勾勒出该作的理论体系。该作采用的基础叙事范式是修辞学的叙事范式。这种叙事范式我们理解为著述中稳定的、典型的、反复出现的对话语修辞现象的认知方式、叙事角度和整合结果。
  我们认为,著作之所以采用“话语修辞理论”为题,是希望对传统修辞注重静态话语技巧、辞格集合的研究模式有所突破,是希望通过研究整个言语交际领域的话语取效过程与规律,进入到动态的、广阔的言语交际领域,获取新的研究理念和多维研究论域。正如作者所言:修辞研究的领地应该进一步扩展到整个言语交际领域。“话语修辞的实质应该是言语交际中的话语效果调控行为,即发话人有效调控言语交际的进程和交际的各种参与因素,运用最具针对性的话语策略,最大限度地促使发话人所期望的话语效果的成功实现。”(李军,2008:60)
  我们对该作叙事范式的考察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
  
  1 构拟了具有学科新内涵的概念体系
  
  作者认为:修辞研究要拓展到整个话语交际领域,要从整个交际活动的视角建立理论学说,合适的修辞理论也必须要给整个话语交际活动提供描写框架和解释体系。而要提供“描写框架和解释体系”,建立起调控修辞理论,则首先要构拟一整套互相关联的概念体系和范畴理论体系。从这个理论目标出发,作者做出了相当的努力。
  从客观方面看,现代学科交叉融合的大背景,修辞学研究体系自身的复杂多元,都迫切需要从众多邻近学科中广泛吸取理论滋养来丰富发展自身的需求,这些成为修辞理论创新最大的推动力。
  从主观方面看,作者的知识结构使得调控修辞理论的构拟具有可行性。作者硕士阶段师从修辞学界前辈黎运汉教授攻读修辞学,毕业留校后也一直潜心钻研修辞学,打下了坚实的学科基础。博士阶段师从语用学界的著名学者何自然教授治语用学,拓展了研究的视野和领域。之后,顺应语言发展的时代趋势,积十余年研究之功,在话语修辞的命题下整合了修辞学、语用学理论中关于修辞与语境、修辞的控效和话语取效、语境操控、话语策略等方面的内容,从交际活动动态的双向互动性质和人际行事本质来探讨修辞的实质,有了相当的积累。
  主客观的因素决定了李军教授有理论准备在修辞学、语用学、言语行为理论、调控理论等领域间有所心得地构筑调控修辞理论的概念体系和范畴理论体系。考察下列概念便可知,这些概念既沉积了修辞学的理论基础,又渗入了其他学科概念的语义内涵和理性思维。如:
  交际用意、取效动机、交际取效、使役取效、修辞控效、话语效果
  话语策略、修辞策略、调控策略
  言语行为修辞、人际行事本质、行为构成性规则
  使役行为、道歉行为、修辞调控行为
  修辞取效手段、话语施为手段、话语使役手段、策略调控手段
  语境因素集、条件因素集
  语境驱使力、策略驱使力
  修辞性、效果预期性、双向配合性、动态发展性、主观创设性、认知参与性
  
  2 强化了修辞过程整体视角的动态分析
  
  著作认为:所有话语认知取效活动都有修辞活动的参与。修辞研究应扩展到整个话语活动领域。修辞学的任务就是要寻找人类有目的的话语活动实现其动因的整个运作过程、策略体系和内部机制,并从社会文化、认知等多维视角来阐释它的规律。
  鉴于作者的这种认知,我们把该作叙事的主体范式描述为:对修辞过程的整体观察,是一种循话语交际运作规律而拟定的动态分析。这种叙事范式不仅仅包括传统修辞观所言的表达一端,也不仅指发展修辞观所言的互动理解的一端。它强调修辞交际过程,是一个从表达控效开始到互动理解取效的循环,以调控策略作为实施方略的整个修辞交际过程。可以说,这种研究理念表现出对汉语修辞学转向的主动实践,是对从静态到动态,从微观到宏观,从修辞结构到修辞过程,从语句修辞到篇章修辞转向研究的积极呼应。
  需要补充的是,著作在表达叙事策略的理论部分突出了主体在修辞控效过程中的主导作用;在理解取效策略的阐释部分则力图强调修辞接受实为一种接受者与修辞主体互动取效的交际过程;而对交际活动过程的描述,著作确认语境“是一个随交际的进程与需要被选取、被延伸、被创设的系统。”(李军,2008:40)因此,叙事策略的实施过程就是在语境条件下对修辞策略的动态实施过程,对整体组织模式、形成机制与语用规律的分析过程。
  
  3 利用关键词凸显结构表征功能
  
  “调控”、“策略”、“话语效果”这三个关键词在著作中有着高频出现率。它们以阐述理论、分析语例时的索引功能和以约蕴博的表征功能,成为有标志功能、有涵量的概念性词语。结构表征功能为:其引领的、贯穿始终的表述语句自然形成著作理论叙述的核心;凸显了话语修辞控效理论最为抽象的叙事范式形式体系。试简析之。
  (1)由于“调控”行为贯穿在话语活动的每一环节与进程之中,所以“调控”关键词的管界是著作句法语义语用层面的全部论域。作为关键词,“调控”显而易见的结构语义功能是:视任何一个“调控”关键词都为语篇中的一个起始词语、中心词语,通过点击,可以激活并链接本章节与其他章节的“调控”词语,前后呼应,左右配置,由点而面,关联起以“调控”词语为结构中心形成的语句、语篇,全面施行话语修辞理论的修辞控效意义。
  (2)“策略”关键词与“手段”、“方法”术语本为可以置换的同义术语,正如作者阐述的:“修辞调控策略可以简称为修辞策略或话语策略,是为取得特定话语效果而服务的话语手段。”该作在大大小小的标题中、在具体阐释中一以贯之地使用“策略”术语,高频地运用于各个论域,在动态话语交际的整个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调控功能。
  (3)“话语效果”的高频使用与著作的理论目标紧相联系。作者认定“修辞学是具有鲜明目的趋向性的话语效果调控科学”,是以交际反应效果为中心的综合性话语效果体系,包括“表意效果、交际效果和社会效果的协调统一”,并拟构建“言语交际中的话语效果调控行为的理论学说。”在这种特定语用目的的语域中,著作的叙事形式必不可少地会以“话语效果”作为最重要的指称信息之一。
  任何理论的优劣都取决于它是否能运用于实践,为解读实际文本提供令人信服的有效方法信息。综而观之,著作从宏观交际活动的理论视角,确实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话语修辞调控理论的描写框架和解释体系。但勿庸置疑,求发展、力创新的体系总是伴随着研究思路、研究方法尚有完善发展空间的信息,如“话语领域修辞”一章搭建了一个理想的叙事平台,阐释了“以交际领域为纲,综合研究各具体修辞行为特点与整体性的策略实施”的理论构想,就留下政治领域、传媒领域、司法领域、科学领域等诸多方面尚待研究的论题。我们期待着李军教授更多的研究成果问世,建立起话语修辞调控的一般性解释理论。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