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6期

从题旨情境、交际目的到外显的语言形式

作者:潭汝为







  修辞学研究在新时代必须持续发展。如何发展?笔者以为,寻找、开辟修辞学研究的新领域是继续推进修辞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这就是要不断寻找新课题,力求新突破,确立新思路。郑荣馨新著《语言交际艺术》(山西人民出版社,2007,9,)在这个方面作了很好的探索。
  
  1 关注修辞策略
  
  在修辞学研究领域中,还有不少尚未引起人们关注的新课题值得我们去发现和探讨。修辞策略就是其中的一个。修辞学的研究范围有宽、窄之分。从宽的学者主张将篇章结构、语体、风格等都纳入修辞学研究的范围。主张从窄观点的也有。例如,谭永祥的《汉语修辞美学》一书就主张:“修辞研究的主要内容就是辞格和辞趣,……。舍此,都不是修辞研究的对象和范围,而是属于别的学科。”不管是宽派还是窄派,现有的修辞学理论体系中都没有修辞策略的地位。就我们的视野所及,除有的论文、著作中偶尔涉及外,还尚未见到有哪一本修辞学专著设有专章、专节讨论修辞策略的问题。由此可见,郑先生的修辞策略研究是修辞学的一个新领域,是修辞学理论发展的一个新的增长点。其价值在于丰富了修辞学的研究内容,有利于构建更为完整的修辞学体系。
  郑先生是这样界定修辞策略概念的:“修辞策略是在语言交际活动中,说写者为顺利达到交际目的,努力适应听读者而选择和运用语言材料的一种谋略设计。”而且,将修辞策略定位为语言交际修辞活动中的重要中间环节,“大体上可以理解为从确立交际目的到语言形式外显之间的联结点,承上继下的枢纽。”修辞学都很重视题旨情境、交际目的核心,也很重视修辞手段的研究,那么在实际的语言交际活动中,从题旨情境、交际目的到语言形式外显,两者之间是直接到位,还是存在着衔接、转换的环节呢?郑先生发现了其中的空间,认为是修辞策略承担着上下的转换任务,这是一种创新的见解。
  
  2 探索实际发生的语言交际活动
  
  修辞学的研究方向大体上有两种,一种是偏重于理论,另一种是偏重于应用。两者归根结底都要求能够对语言交际实践起到直接或间接的指导作用。以往修辞学研究对修辞方法的总结概括、梳理辨正等,虽然不能否认其科学价值,但是仅仅满足于这些研究,已经不能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修辞学应该面对生动的现实生活,走向广阔的社会海洋。从本质上考察,修辞学是门实践性很强、富有生命活力的学科。其生命活力在哪里?就植根于语言交际现实生活之中。郑著追求理论与实践的紧密结合,表现出作者对修辞学实践性的高度重视。所揭示的规律,对语言交际具有切实有效的指导意义。作者在语料的搜集和选用上用力至勤,择取至严。它与一般的修辞学著作不同,在语料选用上重视第一手语料,基本上不是文学作品,而是采集自现实生活的实例,难能可贵。语料的择取,在注重典型性的同时,还注意一定的完整性,这与作者在观念上认为修辞策略存在、表现于语言交际全过程有关,这也利于读者结合语境更好领悟,受到启迪,深刻把握。
  修辞学研究最早侧重于书面表达,后来扩大到口头语言表达。修辞学的动态性逐步受到关注。动态研究大致可以分成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牢牢立足于说写表达者,侧重于虚拟的而不是现实的语言环境作为语言交际活动的制约、影响因素,制定修辞方法运用的规则。如文学作品中创设的语言环境,或者是经过研究者高度概括、抽象化了的语言环境,与现实生活之间存在较大距离。第二个层面是兼顾听读接受者,基本进入语言交际流程。但依然存在不足与缺陷,与实现生活贴得不够紧密,对语言交际过程的考察不够细致、全面。第三个层面是真正、完全进入语言交际流程。修辞策略的动态性特别鲜明,只有真正、完全进入语言交际流程,实实在在地关注语言环境的各种因素,特别是听读者的制约和影响,才有可能深刻认识修辞策略,揭示其功能价值和规律特征。郑著将视野扩展到第三层面,完整地考察语言交际活动,动态研究的特点鲜明,作者认为,修辞策略“只有在语言交际中才能存在,离开了语言交际活动就没有必要去制定和运用修辞策略。修辞策略是语言交际矛盾诸因素运动的产物,依托于错综复杂的联系,无法孤立存在。”该书概括的修辞策略动态性、适应性、控制性、人文性四个基本性质,也只有在语言交际全程中才能表现出来,才能真正理解。
  
  3 辩证地、多角度地开展修辞研究
  
  郑著在许多方面都力求在研究中贯穿辩证法的思想。作者认为,修辞世界是矛盾的世界,修辞策略是建立在语言交际矛盾的基础之上的。其矛盾基础,可以从三个方面来认识:语言交际矛盾的普遍性决定了修辞策略的必要性,特殊性决定了选择性,条件性决定了具体性。作者又进一步认为,尽管语言交际矛盾的普遍性决定了必须运用修辞策略,但运用则具有极大的开放性、选择性,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在于矛盾主体、角色关系、负载信息等矛盾的特殊性。这样考察,论析明了、透彻。第三章“修辞策略的基本类型”,论述到“趋同策略”“趋异策略”类型。其中“趋同”与“趋异”在理论和操作两个层面都是截然相悖的,一般的思维习惯倾向往往是关注“趋同”,但作者却在对立统一的思想方法指导下,发掘并详尽论述了“趋异策略”,富有新意。第四章着力揭示、描述了修辞策略一连串的对立统一特征:短时性和长时性统一,主动性和被动性统一,单项性和多项性的对立统一等,更是集中表现出辩证法思想。
  修辞学一方面需要开展扎实的纯语言形式、修辞手段的研究,这是修辞学的根基;另一方面又必须结合其他学科的知识进行多角度研究。这符合现代学科交叉研究的趋势,对植根于活生生的语言交际实践中的修辞策略课题来说,更为必要。这种立体化的研究思路,突破了微观语境研究的局限性,克服了平面研究的缺陷,使论述更具说服力、科学性。
  总之,《语言交际艺术》一书,选择了一个很有价值的课题,拓展了修辞学研究的新领域,在研究思路和方法等方面给人以有益的启迪。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