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之三国》在线阅读

 

第二卷 第九十四章 反击









  “吕布,你要护着这个家伙?”阎行喝道,魏续这个混蛋,竟然敢骂他卵子上没长毛!

  “是又怎样?”吕布阴声问道,这段日子,三路大军,另外两路都不把他当回事儿,他早就想杀人立威了!再加上许成又在如铜墙铁壁一样的包围之中一跃而出,更是让他暴怒欲狂,这些加起来,足够阎行成为他手下亡魂的理由了!

  “温侯,河对面有人过来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小兵过来对吕布说道。

  “有人?”吕布一怔,不再管阎行,收剑向渭水河岸走去!而其他人自然也是跟着他喽!

  “许成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所有人都在心中暗自想道。

  不一会儿,他们就看到了在渭水对岸,许成的一个亲卫小兵,对方见他们来了,也不说话,而是指了指渭水河面,又向渭水上游指了指,然后,撒丫子就向大部队所在的小山上跑去!

  “什么意思?”吕布等人不解!

  “……”

  渐渐地,众人脸色开始变了——渭水!

  “嘘,现在怎么会有水呢?许成这狗贼是吓人呢!”

  “可是,现在早已经入春了呀!春汛不是不可能到来吧!”

  “就算没来,这么长的时间,积的水也足够了吧!”

  你望我,我望你!

  “快跑!”为首的人们立刻转身就跑!

  “快去找一个高地!”高顺对着手下厮吼道。

  “救命呀!”

  “南边!南边有山!”

  “别顺着河跑,大水就要来了!”

  “快找个山!”

  “许成,我操你祖宗!”

  “我知道那里有座山!”

  ……

  各种说法,不一而足!但是,数十万大军集合起来不容易,可是,要是想让他们大乱的话,可实在是用不了多少劲!乱哄哄的大队军马之前,吕布骑着赤兔宝马,将所有人都给甩在了后面!

  “温侯,前面有座小山!”后面传来的大喊,吕布也来不及听了!只是向着地势高的地方使劲跑!

  终于,也不知道用了多久,在吕布的带领下(谁叫他最快!),雍凉联军发疯一样跑到了几座山上,山的坡势并不陡,连骑兵也能纵马而上,所以,就形成了这样的情景,在几座山上,骑兵居于上层,而步兵却是居于下层!骑兵们被自己的步兵给堵住了下山的路!而这几座山并不大,三十多万人实在是太多了,就算是有一些没有来到这几座山上,依然将几座山给塞得满满的!

  所以,山上情形之乱,简直不可以述说,而几个为首的人因为刚才疯跑之时,分了开来,如今山上的情形,他们想再聚在一起,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的!而又有谁敢保证身边这些早就跑得乱不可言的的小兵是自己的手下呢?

  所以,当他们看到突然出现的血红色的大旗,大旗上的“杨”、“厉”、“徐”等字,以及跟着他们在这几座山后面转出来的许成大军的时候,就算是想指挥大军突围,也办不到!而在许成军弓弩手的强行驱赶之下,他们的数十万大军不得不再加拥挤地挤在一起!

  随后,眼见着许成军不断地在弓弩手的掩护之下,将这几座山可以用兵的地方用栅栏、拒马给封起来!本来,看到这些情形的雍凉联军士兵也有想向山后跑的,可是,别说能不能挤过去,就算挤了过去,看到无数的沟沟壑壑,以及这些沟壑中的那些木签,也只有打掉这些主意了!

  ***********************

  吕布等人的雍凉联军陷入了绝望的境地!而此时,许成还悠闲地呆在他的羊皮沙发上打着瞌睡!而他的亲卫们却是不知道自己这方已经嬴了,他们都在紧张地等着预想中的渭河大水!

  “怎么还不来?”“小黑”咕囔道。

  “唉呀!吕布他们都跑了,这水还不来,岂不是白白浪费了我们这么多天的努力?”另外一人说道。

  “要不要问一下主公?”有人问道。

  众人看了一下许成,好像已经睡熟了!这当头还是不要把他叫醒了吧!

  等等……

  再等等……

  “主公!”“小黑”突然向许成叫了起来!

  “什……什么事?”许成被惊醒!问道。

  “主公!”“小黑”哭丧着脸,说道:“大水没有来!这可怎么办?难道咱们还要接着跑?”

  “什么……什么大水?”许成疑惑道!

  “主公,渭河大水呀!您不是布置人在渭水上游堵住了河道,等吕布他们一来就放水淹他们的吗?”“小黑”问道。

  “哪里有什么大水?”许成说道:“我什么时候让人上渭水上游堵水了?”

  “那您……?”一名亲卫问道。

  “再等一下,你们就知道了!我再多睡一会儿!”许成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又躺了下去,“真他妈的累!”

  “小黑”:……

  众亲卫:……

  虽然无奈,但是,见许成现在只想睡觉,他们这些当手下的自然也不能太过逼迫!想想如果真的是没有什么水,还是要跑的话,那还不如先休息好了再说!于是,留下十来个人继续放哨,其他们也学着许成那样,往各自的羊皮筏子上一躺,就这么睡了!

  就这么大概过了大半天的时间,等他们醒来的时候,却是见到了一幕让人很是吃惊的情景,他们留下的那十几名哨兵竟然早已经睡着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千余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自己这一方的将士,虽然是自己人,可是这也是无法让他们原谅自己的!所以,他们迅速的起来,整理好自己的仪容,在依然熟睡的许成身边站起岗来!

  “怎么主公反倒警觉性那么低呢?”带人来请许成的杨洱向身边的徐晃问道。

  “那当然,这些当兵的不知道具体情况,保持一定的警觉性那是应当的,而主公则不然,他睡得当然安稳了!”徐晃答道。

  “也是!”杨洱道。

  原来,许成那一次佯败之后,将手下不断分散,以避开吕布大军的追击,最终,这些被分散的士兵们被集中到了杨洱、厉方手下,许成自己则是成为了引动吕布等人的诱饵,剩下的,就是许成跑,吕布等人追了!

  不过,如果光是这样的话,在敌人的辖区内,将近十万大军想要无声无息的活动,根本就是不可能,更何况,为了让朱隽这个真正的兵法家老老实实的呆在长安,徐晃也出兵雍州了,为此,吕布等人在自己的周围可是布置了不知多少斥候!

  但是,许成他们还就真的做到了!这一切,就要归功于公冶乾了!

  公冶乾在吕布一开始追击许成之时,就毛遂自荐,得到了一个押运粮草的差事!而杨洱和厉方他们呢,就跟在他所率领的辎重大军的侧后方,就算偶尔有人发现了他们,为了吕布他们考虑,自然要首先通知公冶乾的辎重队了,要保住粮草嘛!

  可是,这些报信的人想不到的是,他们找到公冶乾之后,等待他们的,就将是死亡的命运!

  一开始,这种报信的人还少,公冶乾挥挥手就收拾了,可是,后来人数渐多,为了保密,于是,在经过一个比较“安全”的山谷的时候,这一支护卫粮草的大军被强行换成了许成军将士!足足两万人,全部“换”了!这或许不太可能,虽然公冶乾是主将,可是,其他将领也有他们的想法,怎么可能就这么容易地被公冶乾玩弄于股掌之上呢!那就要问另外一个人了,他就是吕布派给公冶乾的副将,确切地说是公冶乾向吕布要来的一员副将——包不同!

  而拥有这么两个人,吕布的粮草里面,也总有许成军的一份!反正公冶乾他们带的是足够吕布他们用好几个月的粮食!公冶乾不说,包不同不说,吕布那一方又有谁能知道粮食少了呢?

  保密的方面解决了,就剩下如何收拾雍凉联军了!

  这一切,就要靠另外一个人,这就是——贾诩!贾文和!

  整个大计划的制定者就是贾诩,本来,许成只是想着如何对付吕布,以及拿下长安,有公冶乾在,就可以清楚的知道敌军的计划,有包不同,他的手下可有不少是许成派去的人,就不怕攻打长安要费时太久!但是,贾诩却提出了这么一个并不需要耗费多少兵力,却能将雍州、凉州两地反对势力一网打尽的计策!

  计策很险!要不是许成知道贾诩一向喜欢傍大树的习惯,他也会与所有人一样将这当成是贾诩想要陷害他,饶是如此,他也是考虑了许久才同意了这个计划!

  先派人将雍州的地形考察清楚,特别是渭水两岸的地形,以找出一个能够适合这个计划的地形,而计划开始后,许成只需要带着雍凉联军,顺着渭水,一直向西跑就是了!直到见到那个”OK“的标记!

  ****************************

  许成军在雍州已经获得决定性的优势的时候,在其他各路战线,许成军对其他诸侯的战争也已经如火如荼的展开!

  打得最快`的,就是荥阳了!

  张辽和廖江他们的一把夜火,不仅将曹操的主营烧了个够呛,连大将李典也身受重伤!这让曹营众人无不火冒三丈,好在他们也都还算是人杰,没有被愤怒冲晕了头脑,为了预防这种情况的再一次发生,没等天亮,他们就派人全营搜索,结果,竟然在中营之中及其周围找出了八条地道。

  仔细的检查完自己身边,第二天,曹操就搬出了百余架“霹雳车”,带着大军,杀气腾腾地向荥阳进攻!

  而荥阳这边,见到这些大家伙,无不大吃一惊,当然,除了廖江!知道刘晔已经到了曹操手下,他怎么会不知道这投石车也将要出现了呢!至于张辽等人吃惊,完全是因为荥阳也有投石车!

  “前进!”于禁负责曹操一方的第一轮攻击,他指挥着“霹雳车”缓缓向荥阳城下前过,只要接近了护城河,他就可以命令这些大家伙抛石了,而且,许成军一向犀利的弓箭也将在这些“霹雳车”的坚固的护板下起不到丝毫作用!

  “准备!”张辽也开始下令!他在高处,虽然荥阳这边的投石车要小一些,可是,攻击的距离仍然要远远大于呆在地下的曹营“霹雳车”。

  于禁见张辽并不下令放箭以阻挡“霹雳车”,以为张辽是知道他们的弓箭对这些大家伙不管用,所以,他命令手下加快了速度!

  “放!”

  张辽一声令下,在于禁惊讶无比的眼神中,百多块巨石在空中做了一个优美的抛物线运动之后,直朝曹营的‘霹雳车“砸来!

  这是一场一面倒的战斗,于禁和他的手下只能毫无还手之力的挨打!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被他们倚为“秘密武器”的百多架“霹雳车”被荥阳城头扔出的巨石砸了个稀八烂!甚至还有不少手下也被砸成了肉泥!

  无奈之下,于禁只得从曹操的将令,撤退!

  而见到于禁被硬生生砸得撤了,荥阳城头则是一片欢呼之声!

  “妙妙妙!”张辽更是拍着一辆投石车大发感叹!他当然能知道要是没有这些投石车的话,这城墙是肯定难以守住的,就算守住,也不知道要损耗多少兵马!

  而廖江,则是一派趾高气昂的样子,脸上更是一副“多亏了老子吧”的恶心表情,惹得张辽哭笑不得,没好气地给了他一巴掌!

  与荥阳城内的欢快气氛想反,曹操一方则是垂头丧气,于禁来到曹操面前请罪,曹操只是随意安慰了他几句,并没有深责,转而就向身边众人问起该当如何对付荥阳城内的张辽!

  “投石车虽然威力颇大,可是杀伤力却不强,所以,我们可以不管城头的那些投石车,可以直接强攻!” 看过刚才的情形,程昱向曹操建议道。

  “真是谬论!”于禁没好气的打断他,说道:“许成军弓弩之强,天下无双,等我们攻上城头,他们最起码可以杀伤我们五万人!而且,投石车虽然杀伤力不强,可是威慑力极大,我军将士士气不足,又怎么能轻易地攻下这荥阳城墙?”

  “这……”程昱没有怪责于禁的无礼,但也一时说不上话来!

  他们没话,曹操也一时无话,连带着众人也是一副苦思的样子!

  这时,“主公,末将有一方法,或可一用!”

  “嗯?”曹操等人一惊,转头一看,竟然是刘延!这位昔日仅仅一个时辰就丢了荥阳的将军!

  “不知刘将军有什么方法可以一用?”程昱急切的问道。

  “弓弩手!”刘延一字一句地说道。

  “什么弓弩手?”于禁问道。

  “只要有数万弓弩手就可!”刘延答道。

  “我军哪来这么多弓弩手?”夏侯敦叫道:“谁不知道要多训练弓弩手才能对抗许成的箭阵,可是,我们有那个时间吗?接连数场大战,刚刚得以休养生息,许成这狗贼又开战了!再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有了弓弩手,我们的弓弩的射程也跟不上人家的,岂不是让那些弓弩手白白送死?还有,你当弓弩手好训练吗?”

  “弓弩手并不难训练!” 刘延吭声说道。

  “哦?我怎么不知?”曹操也是一愣!

  “主公,据末将观察所知,许成军的弓弩手,大部分只是懂得如何拉弓放箭而已,由于他们一次总要放出至少万余支箭,所以,不用担心射不到东西!这样一来,弓弩手就容易招募了!末将也是由此出发,只要我军能制出数万张强弓硬弩,我们就完全可以以箭破箭!”刘延道。

  “那射程怎么解决?”夏侯敦又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