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之三国》在线阅读

 

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害人









  “……”荀攸平复了一下突然见到荀谌这极为讨厌的人的激动心情,慢慢转过了身来:“荀谌,你来许昌做什么?为什么不呆在洛阳做你的侍中?难不成许成又把你给赶出来了不成?”

  “哈哈哈!”荀谌仰天大笑,他才不会为了荀攸话中对许成的不敬而不悦呢,在洛阳这么久,他对许成的了解还是有一点儿的,自己这个主公可从来都是不怕骂的,就算把他骂得猪狗不如,恐怕了难以激起他的什么反应!

  “你笑什么?”荀攸森然问道,他的脾气涵养本来是极好的,可他终究是一个文士,文士就有一个通病,不能相容!当然,这是指他们之间相敌对的人,面对这种敌人,任是脾气涵养再好,也是很难沉住气的,要不是荀谌占据优势,有备而来,而是跟荀攸掉换一下的话,表现的恐怕也差不多。(文士之间,脾气或是主张不对盘,老死不相往来,甚至于不共戴天的都有!)

  “我笑你荀攸荀公达枉自名满天下,却原来是个如此不通礼仪的家伙!”荀谌笑道。

  “哼!”荀攸敏锐地意识到自己的失利,不再接口,想先避过荀谌这一招。

  “怎么不说话了?难道认可了我的话?”荀谌向着荀攸走近了几步,荀攸的几个家人想拦在他面前,被荀攸拦住。其实在荀攸心里,荀谌是一名恶客,可并不是刺客,哪里用得着这么示弱!

  “……”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荀攸终于让自己的心情恢复了平静,“哈哈哈,既然阁下这么说,那荀攸我承认自己失礼就是!再请问一下,不知阁下来到鄙人府中,有何贵干?”

  “……”荀谌正要说话,却见到另外一人从荀攸府里走了出来,于是,他闭住了嘴。

  “原来是荀文若啊!好久不见,阁下一向安好?”荀谌没有说话,可一直旁听的董昭却开口了,原来,他与荀彧也是旧识。

  “董昭?你……啊?”荀彧先是看了看董昭,再一转目光,就看到了荀谌,一惊之下,急忙施礼:“弟荀彧,拜见兄长!”(诸葛亮在刘备那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见到只是孙权长史的长兄诸葛谨也要叩头行礼,可见封建礼仪是多么的……是吧!)

  “哈哈,你我兄弟,何必如此多礼?”荀彧与荀攸不一样,他跟荀谌并没有过什么冲突,荀谌也没有为难他,不过,他们的这番做为却让荀攸差点儿气歪了鼻子。

  荀氏是一个大家族,荀彧是荀攸的叔叔辈,可他却小荀攸七岁,从小就跟着荀攸玩,两人更是一起学习,一起事从曹操,所以平时也不分大小,荀彧也不在荀攸面前摆什么叔叔辈的架子,可荀谌不一样,他的年纪大过荀彧,荀彧自然要以兄长之礼拜见他,不过这样一来,荀攸就显得逊了一筹,难怪会生气。(家族大了就是麻烦啊!别说家族了,亲戚一大堆住在一起也是麻烦,小弟以前回老家,偶尔才知道自己小时候的好朋友居然比我长一辈,另外,还有个三十多岁的远房侄孙女,比小弟大多了,可这还不算,有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太太,论起来,竟然是我高祖奶奶辈,比曾祖母还高一辈,我妈要管她老人家叫“老祖”,汗!)

  “不知兄长来许昌,有何要事?”荀彧当然知道荀攸跟荀谌有矛盾,急忙转移话题。

  “奉我主骠骑将军之命,前来面见曹司空,文若啊!就要烦请你通报一下了!”荀谌笑着说道。

  “既如此,弟这就前去通报,烦请兄长和公仁兄(董昭)入府内稍事歇息!”荀彧招来家人,把荀谌往荀攸府里推了进去,然后,拉着荀攸逃也似的“跑”了!

  终于,在荀彧通报后,荀谌和董昭可以离开荀攸的府邸了,倒不是他们两个人多么想这么早就离开,实在是荀攸并不欢迎他们,尤其是荀谌老是拿出高荀攸一辈的架子,让荀攸浑身有火发不出,当然是巴不得早早赶他们走了。

  曹操在自己的府中议事大厅那时接见了荀谌和董昭,同时,他把许昌能招来的谋士几乎都叫来了!武将倒是没有几个,因为能说上话的都去打仗去了。

  倒不是曹操怕许成,实在是因为这两人的到来意义重大,第一次啊,这可是许成第一次派人到他这儿来!而且来的是名士荀谌和董昭,这两人的多大能耐他不清楚他的手下可清楚,更何况这两人现在是许成的近臣,而且他们趁现在这个敏感的时候来,谁知道会是为了什么,这其中有什么问题的话,人多也好商量不是?

  荀谌和董昭见到曹操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心下感到好笑,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主公找到自己的时候笑得那么奸了!他们两人来这里哪里有什么大事?根本就是借两人的地位和名气来耍人罢了!

  “荀谌(董昭)拜见司空大人!”两人首先向曹操施礼道。

  “哈哈,友若跟公仁二位先生来此,当真是篷筚生辉,来人啊,看座!”曹操表现的很大度,在自己的右侧,让人摆上来两个几案,请两人落座。本来,一个几案就够了,可是,怕这两个人从底下相互谈个什么东西之类,所以曹操才这么安排的,虽然这个安排有作用的可能性实在是很小很小,可总比没有强啊!

  荀谌和董昭谢了坐,各自安安稳稳地坐下了。

  “不知二位先生来此,是奉了许将军的什么号令?”程昱首先问道。

  “没有什么大事!我主只是派我二人前来问候一下司空大人!”董昭出口说道,而荀谌则是在一旁养精蓄锐,以防荀攸发难。

  “问候一下?那可真是谢过许将军啦!哈哈哈!”曹操大笑,转头跟自己的谋士们对视了一下,开什么玩笑,谁信呐?

  “司空大人为何发笑?”董昭故作不解地问道:“难道司空大人觉得我家主公的问候很可笑吗?”

  “哪里,哪里!”曹操慢慢止住了笑,说道:“只是曹某想不到骠骑将军居然会派人来问候于我,实在是感到惊奇啊!”

  “这有何可惊奇之处呢?”董昭是穷追猛打,绝不轻易放过,“司空大人与我家主公同为朝廷重臣,各自手握一方重权,如今,听说司空大人身体不适,派我等前来问候一声,实在很正常的事啊!”

  “那曹某就多谢骠骑将军啦!”曹操不想在这种小事上浪费精神,说道:“就凡请二位回到洛阳以后,代我向许将军表示一下谢意了!”

  说到这里,曹操心中又是一阵冷笑,问候?哼!是想来看一下这边是不是有空子可钻吧!要不然会派你们这种大牌出来?

  “我二人回去一定向主公转在司空大人的谢意!”董昭说完,就不再说话,低头对付起几案上的食物来。

  ……

  曹操跟手下等不及了,而且曹操的头又开始疼了!

  这俩人怎么不说话了?

  “公仁先生,你们此来难道就只是为了问候一个我家主公么?”看到荀攸想要说话,荀彧连忙开口问道,他可不想让荀攸跟荀谌在这大厅内闹起来,要是那样的话,不管最后占优的是谁,丢的都是老荀家的脸,他决不能让这事发生。就算荀攸跟荀谌都识大体,能认识到闹腾的时间跟地点都不对也不行,万一呢?要是两人闹出火来呢?

  “哦?噢!当然不是了!要是只需代表我家主公来问候一下司空大人的话,只需随意派出几个人来就行了,主公是不会派我们二人来的!”董昭又答道。

  “那不知两位还有什么事呢?”刘晔问道。

  “听说司空大人在荥阳归来之后,就惹上了头痛之症?不是可有此事?”董昭放低了声音问道,他暗自庆幸,好在自己的那个主公把时机选在曹氏武将几乎都出去了的时候,要是那些人有一两个在的话,谁知道自己这话会不会招来麻烦?

  “……”可是,就算曹氏的主要武将大都不在,不是出征就是重伤在卧,可董昭这话仍然让包括曹操在内的曹营众人感到一阵憋气!曹操禁不住抚住了额头,疼啊!

  “董公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程昱性情稍显刚戾,首先怒而发言。

  “哦,没有什么!”董昭笑了一笑,转而又说道:“不知司空大人对现在侵入徐州的江东军有何看法?”

  “嗯?”曹操等人又是一愣,不过,他们很快就提起了精神,看来这就是面前两人来的真正目的了,恐怕是想趁孙策攻伐徐州的空档来占点儿便宜,当然,更大的可能是来试探一下己方的虚实,虽然许成刚刚占据北方六州之地,需要时间来巩固战争果实,可在座的曹营众人也都知道,许成到现在为止,从来都没有拿出过全部的实力,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趁此时机发难?

  “江东孙策,小儿罢了,占据了江南几个无人之地,就自以为天下无敌,如今,他的江东军已经败于我军之手,孙策更是重伤难保,哼,像他这般想来趁火打劫的小人,我主只会给予迎头痛击,让他们有来无回!”程昱森然说道,其中意味,在座的都是聪明人,当然也都听得出来。

  “呵呵!”董昭跟荀谌互看了一眼,笑道:“孙策这么快就已然重伤难保,这倒是让人没有想到,不过,倒也在意料之中!”

  “哦?阁下竟然早已预料到孙策必败了么?”刘晔奇道。

  “不是我二人,而是我家主公,许成许伯功将军!”董昭对着洛阳的方向抱拳道。

  “哦?许伯功竟然早已料到了孙策之败?”曹操也问道:“他为何会有此把握?”

  “这个简单,莫说孙策有其致命之弱点,司空大人当世无双之帅才,更有郭奉孝、程仲德等谋士,孙策远途来攻,不败才怪!”董昭道,不过,他又是话音一转,“咦,怎么不见奉孝先生?”

  “啊!奉孝已前往徐州,以收服江东军!”曹操说道。

  “什么?司空大人莫不是要取了奉孝先生之命么?”荀谌突然说道,他憋不住了,怎么能只让董昭出风头?

  “荀友若,你大胆?”荀谌一出头,荀攸立即发动攻击!“奉孝去徐州领兵,只是为了早早平定江东来犯之敌,你为何胡乱说辞,莫非是你想离间我方主臣么?”

  “啊?岂敢岂敢?荀谌再无礼,也不敢在司空府上行如此卑劣之事!”瞧也不瞧荀攸,荀谌自我辩解道:“只是在下听说,郭奉孝一向身体不佳,如今又要自领大军,与江东百战之师对敌,岂不是劳心之外还要劳力?如此下来,他那羸弱身躯如何能够应付得来?郭奉孝当世奇才,天下无对,若是有个闪失,岂不可惜?所以,一时情急之下,才会有方才之语,望请司空大人莫怪!”说完,对着曹操抱拳就是一个大礼!

  “……”曹操陷入深思,他当然知道郭嘉的本领,这才会派他出去协领诸军,好早日平定进犯徐州的江东军,可听荀谌这么一说,虽然明知对方是想引起他的担心,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担心起郭嘉的身体来。

  “唉!孙策重伤难治,这倒是件好事,奉孝先生定然可趁此机会大破江东军,这样一来,时间只要不太久,他的身体想来不会有什么事的,友若,倒是你过于担心了!”董昭说道,可听他那口气,曹营众人总觉得不太对劲。

  “公仁所言倒也是!只是……”荀谌话头一转,(曹营众人:来了吧!早料到你会这么说!)说道:“据我所知,江东在小霸王孙策之下,虽然诸将中难有可能统帅全局者,可是,孙策之友周瑜,却是非同小可啊!若是他从江东赶至徐州,恐怕奉孝先生要大费一番手脚了!”

  “周瑜?”曹操问道,“他是何人?”

  “周瑜?这个人……我好像听过!”荀攸思索起来,“对了,他是前洛阳令周异之子,听闻年少之时便已有才名啊!”

  “不愧是公达,博闻广识,”荀谌笑道,“你所说的不错,这周瑜正是周异之子,而且他跟孙策还是同窗!想想,那周异卸任之时,公达正在洛阳任侍郎,不过你到现在还能记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