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之三国》在线阅读

 

第二卷 第一百五十八章 没准儿









  “不怪不怪,哈哈哈……”曹操替夏侯敦答道,“仲达呀,你刚才为什么不赞同朱灵将军的意见呢?”

  “呵呵,以主公的眼光,恐怕早就看出来这其中的端倪了吧!”司马懿先拍了拍曹操的马屁,然后,又接着说道:“只是,为了给夏侯将军,还有朱将军一个解释,小人就只好献丑了!”

  “其实,诸位也应当研究过高顺此人,此人性格刚强,用兵也是一样,一向最擅长的就是攻城掠地,两军对阵,而且兵风凶悍,罕有人能抵挡的住他的进攻,到现在为止,也不过只有许成在洛阳城下曾挡住过他一时罢了。”

  “可是,现在他却摆出这么一手,诸位,你们真的认为他只是依靠那个张绣吗?”

  “哼,当日,高顺渡河攻击臧霸,也没有跟他以前一样,可见,投降许成之后,他的用兵方法也改了许多……”夏侯敦心里还是有一点认同司马懿的话的,只是嘴皮子上不想服输。

  “夏侯将军此话差矣!”满宠好好看了一眼司马懿,这才又接着说道:“当日高顺破臧霸,身边尚有‘北地三杰’之二为辅,公孙止和赵云跟随庞沛日久,而那庞沛本就最为擅长长途奔袭的迂回作战,所以,高顺当日所用的方法,并不能说明他就是改变了一向用兵的风范!”

  “那依仲达之言,也就是说,高顺在张绣之外,仍有援兵?”朱灵又问道。

  “不是援兵!”曹操摸了摸额头,沉声说道:“是伏兵,而且,这高顺还不是主将,他只是一个诱饵!”

  “诱饵?”夏侯敦叫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岂不是我们要眼看着高顺呆在那里而不能有所行动了吗?”

  “当然不行,哼!这使计之人就是吃准了我们不能眼看着他在济南边上驻兵,所以才敢如此!他是不愁我们不出击啊!”满宠叹道。

  “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将计就计?”司马懿笑了起来。

  ********

  早上,济南城下,张颌刚刚起来。

  昨天,他又在济南城下叫了一天的阵,只是乐进和臧霸说什么也不出战,唯一的收获就是: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臧霸这一辈子也别想摆脱“兔子”的称号了。

  “‘兔子’将军?!”张颌自己想想也好笑,臧霸怎么说也是独霸青州多年,连曹操也不得不倚仗他才能占稳青州,如今却被自己给戴上了这么一顶帽子,还不知道他会怎么恨自己呢!

  “高将军有没有什么吩咐?”整理好一切,走出大帐,张颌又向身边的卫兵问道。

  “没有!”卫兵回答的很简洁。

  “嗯!”张颌抬头看了看天,很蓝!

  “唉,还要不要去叫阵?臧兔子,还有那个乐进,乐,乐,月,月,……哇哈哈!”张颌突然狂笑不已。

  济南城内,臧霸正带着极度郁闷的心情向城墙处走去,这也不怪他,任是谁成为了全城都知道的“兔子”,心情都不会好的,他现在只是郁闷,也是神经够坚韧的表现了。

  不过,他现在最怪的倒不是张颌,而是乐进和程昱,尤其是那个乐进,摆明的是要看笑话嘛!还不让自己出战,他听了好几天的“兔子”声难道还不嫌烦吗?

  “兔子,快出来!”城外的喊声又传进来了。

  臧霸权当没有听见,转身就想向自己的住处走去,可是,走了没两步,他又不得不再一次转了回来,谁叫今天是他轮值呢?

  一切如旧,上了城墙,臧霸就看到了张颌。

  “兔子,快下来跟本将军打上一场!”张颌也看到了臧霸,于是,他立即就发出了挑战。

  “……”臧霸没有表示,只是看了张颌两眼,就向城门楼那里走了过去,然后,在预先布置好的桌几前坐了下去,拿起桌上的酒,品了起来。

  “给我骂!”看到臧霸没有反应,张颌又向手下命令道。

  “兔子,快出来!”

  “兔子,别趴窝了,小兔子难道还没有生下来吗?”

  ……

  臧霸依旧没有反应。

  “兔子……”

  “兔子,兔子,坐月(乐)子!”

  “噗!”臧霸刚刚喝下一口酒,猛地就吐了出来,然后,他的两只眼睛就瞪的滴溜圆。

  “坐……坐月(乐)子?!”臧霸突然感到浑身发冷,这张颌实在是太毒了,简直比自己还要强上三分,他这一招,可真,真……

  “哈哈哈……”臧霸捂住嘴,闷声大笑起来,看你乐进还能怎么说,不让自己出战,这一回,看你该怎么办!

  果然不出所料,没过多久,乐进就风风火火地赶来了。

  “张颌,老子要宰了你!”臧霸远远的就听到了他的吼声。

  “乐将军,不能出战呀!”臧霸憋住想狂笑一场的冲动,赶紧就从城墙上面下来挡住了乐进。

  “我是主将,我说能出战就能出战!”乐进吼道,说完就想向城门处冲去。

  “乐将军,留守济南的都不是什么精锐,其他的也都只是一些壮丁罢了,再强悍也不是高顺大军的对手,守城还可以,要是出城野战,若是被对方给趁势杀入城中,我们如何向主公交待?”臧霸把前几天乐进劝他的话原原本本的奉还给了乐进。

  “臧霸,你给我闪开!”乐进如何能不知道这些,只是,张颌骂的实在是忒损了,“月子”!还不如直接骂他不是男人呢,至少,也不会这么难听。

  “乐将军,你不能出战!”程昱也赶来了,和臧霸一起阻挡起乐进来。

  “不行,我一定要扒了那张颌的皮,把他那张臭嘴撕个稀八烂!”

  “乐文谦,主公给你的将令是紧守济南,你敢不听吗?”程昱看到乐进发狂的样子,实在是无法,只好拿出曹操进行镇压。

  “我……,可是……”乐进气得直跺脚,可是,终究还是不敢违背曹操的将令,只得狠狠一拳打在旁边的墙上,致使右拳受伤,数天之内无法指挥军队。

  张颌虽然不知道他的那一场恶骂使得乐进无故受伤,可是,终究还是舒了数天之内的闷气,在骂了一阵之后,乐悠悠地回到了营地。

  “张将军,高将军有请!”刚回来,就有卫兵向他报告。

  于是,张颌又转向高顺的营帐而去。

  “刚刚接到斥候的消息,我们的左右两面都出现了曹军!”一见面,高顺就对他说道。

  “哦?领兵的是什么人?”张颌一惊,“好厉害的手段,居然出现之后才让我们发现!”

  “左面是曹军大将朱灵,右面,则是一个叫做毛介的!”高顺答道。

  “哼!”张颌冷哼了一声,“高将军,恐怕他们还会在我们后面也安上一支军队!”

  “当然,已经派人去查探了,不过,他们这支后军好像行动的慢了一些!”高顺说道。

  “对了,高将军,他们左右两军距我们大概有多远?”张颌突然又问道。

  “除了济南离我们较近之外,另外两支军队都在三十里之外!”高顺又答道。

  “三十里,不算远,可也不算近!只是,济南城四周虽然多山,可是都不是什么高山峻岭,他们只是围成了这么一个大圈,难道就不怕我们翻山而走吗?”张颌不解地问道。

  “当然不怕!”高顺直接回答道。

  “哦?为什么呢?”张颌反问道。

  “张将军,你忘了,现在是什么时候?”高顺看着张颌,问道。

  “什么时候……?”张颌皱起了眉头。

  “冬天,寒冬之季!天干物燥,北风阵阵,如果我们碰不到大雪,那么,一旦翻山而走,曹军只需放火烧山,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而且,还不用费曹军一兵一卒!”高顺说道。

  “烧山?”张颌头上微微有一些冒汗。

  “报……”外面突然传来斥候的叫声。

  “启禀将军,我军身后,曹军已经堵住了来时的路口,曹军营寨上空,主将大旗上写的是‘曹’字!”斥候大声说道。

  “‘曹’!?”听到这个字,高顺和张颌对视了一眼,居然是曹操来了吗?

  “妙啊!”张颌摆摆手,让斥候下去,这才兴奋地对高顺说道:“如果这一回来的是曹操,主公就可一战而定呀!”

  “这可不一定呀!”与张颌的兴奋相反,高顺反而是苦笑连连!

  “此话何解?”张颌问道。

  “现在,曹操是想杀主公而不可得,主公却是不想杀曹操!”高顺答道。

  “怎么会……”张颌更是感到不可理解。

  “俊义,合则力强,分则力弱呀!曹操若死,豫、兖、青、徐四州必乱,若是被江东以及荆州诸人趁虚而入,收其地,聚其兵,我们面对的就将不会是相互之间看不顺眼的三个势力,而是两个,甚至是一个强大的敌人,那时候,主公想要收服天下,将比现在更加难上十倍!何况,主公还没有准备好跟曹操决战,按主公的策略,他想做的,恐怕是要最后才对付曹操,先要收伏的,是荆州和江东才对!”高顺说道。

  “那样我们跟曹操交战,岂不是吃力不讨好?”张颌难受道。

  “谁说的?”高顺稍稍瞪了一眼张颌,又说道:“既然交战,自当尽全力,若是曹操倒霉,我们也不用留手,杀了便是!这是战场,不是朝堂,容不得任何懈怠的理由!”

  “是,末将晓得了!”张颌拱了拱手,小心应道。

  “既便是因曹操之死而又让四州陷入大乱之中,主公也可以调兵侵占之,只是,这事起仓促,就算能占据四州,夺取荆州,对付江东恐怕也要再等好些年了,因为,理顺这四州之地,也要费很大的功夫,我们的水军也没有训好,很难在长江之上跟他们争雄的!而且,长江也不是黄河,那水势也是不能比的,我们根本没法把用在这里的手段用到那里!”高顺又继续解释道。‘

  “水军不行也构不成不攻占江东的理由呀!”张颌不服道。

  “不错!”高顺赞赏地看了看张颌,对他不人云亦云感到很高兴,“那你认为,曹操死后,主公派拥占据四州,之后还能不能有余力进攻江东?”

  “若是想有更大把握,要等一段时间!而且,还要拿下荆州!”张颌想了一会儿,答道。

  “是啊!可是,你又认为,那么一段时间之内,主公能不能彻底的稳定原属曹操的四州之地?”高顺接着问道。

  “难!不过,至少应该能让他们不扯后腿吧!”张颌不确定道。

  “就算能行!主公打过了长江,如果你是孙权,你会怎么做?”高顺继续追击。

  “这个……末将不了解孙权,只是,听闻孙氏个个刚强……”张颌已经有一点心虚了。

  “你所说的不错,孙氏一族,几乎没有软蛋,再加上孙氏一门也极得江东武将之心,他们若是顽抗,以江南的广大,他们能跟我们缠斗不知道多久,这样也就罢了,若是他们把江东给弄得人怨沸腾,你认为我们能够同时坐稳北方四州和江南之地吗?后路不稳,不仅徒然消耗分散了我们的实力,还给了敌人可乘之机啊!”高顺用手指点了点桌子。

  “末将明白了,只是,此次我们被曹操围住,应当怎么办呢?”张颌又问道。

  “那就是主公的问题了,我们,只需要等着就是了!”高顺眯了一下眼睛。

  济南城内,乐进和臧霸心里一直都是很虚,虽然他们也很庆幸高顺不来攻打他们,可是,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也过得忒不踏实,不过,现在好了,刚刚得到消息,外面高顺的大军已经被自己人给完完全全地包围了,他们终于可以好好地出出气了。

  只是,这种好日子并没有能持续多久,就在他们眼巴巴地盼望着曹操赶紧派人来支援他们守城的时候,程昱又来了,他又带来了曹操的将令,这道将令让两人心里都感到有一种如覆薄冰的感觉。

  “外有大批许成军在侧,兵力不足,望二位将军能紧守济南,不可出战!——司空曹操!”

  “这个,仲德先生,还有许成军?”乐进小心地问道,语气中满是不甘。

  “从主公的将令来看,许成军一定还有埋伏,主公派人围住高顺,恐怕也是为了诱敌!”程昱答道。

  “看看这外面的情形,光围住高顺恐怕不用了不下十万大军,要是他的援兵来了,我们……”臧霸欲言又止,他有一些担心,毕竟,论起来,曹操的兵力永远也比不上许成多。

  “所以,两位一定要紧守此城,主公分不出兵力来支援我们了!”程昱不知道他的这句话对乐进和臧霸的打击有多深,让两个受了多日怨气的家伙进一步滑入了失望的深渊。

  “而且,为了预防高顺从济南突破,两位将军还要尽量做出济南有大军驻防的假象,万万不可让对方看出破绽呀!”程昱大有置身事外的意思,让乐进和臧霸两人听了这话之后更加的不爽。

  “难道又是公孙止或者是赵……赵云?”臧霸虽然尽量克制,可是,越想去克制就越难以克制,本来可以好好说出来的话,反而因此打了一个突。

  “不知道!”程昱摇头道。

  “主公这一次的行动怎么这么秘密?”乐进也有一些不耐烦了,以前曹操行军作战的时候可没有这么道道,哪一次会不把各种行动都告诉他?这次也太过分了,就算身边跟着一个臧霸,也不至于就这么让自己掉份儿吧!

  “其实,依我看来,主公这一次……”程昱看了看两个伸长了脖子的武将,说道:“主公这一次,恐怕也是走一步看一步,没个准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