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之三国》在线阅读

 

第二卷 第一百八十章 缺口









  由于江东兵力充足,加上也是武将辈出,又有周瑜、鲁肃一批人带领,所以,虽然连连得胜,可许成军却没有能够进一步打击江东的实力,徐晃却足荆南,徐庶兵临交州,廖江止步北荆州。

  然而,纵然如此,许成军却依然不依不饶。徐庶在带兵进入交州之后,并没有修整之意,反而大有绕过交州北上的意思,而徐晃也派出了阎行和太史慈向东进兵,其目的更是不言自明;同时,蔡瑁这个在长江两岸人人皆知的胆小之人也被廖江逼得拼了老命,可知北荆州兵马的战意有多么强劲。

  襄阳,廖江住所!

  “将军,为什么这些日子总是派太史慈出去,而不是派末将呢?难道末将比不过那个家伙不成?”魏延的抱怨声不住地在廖江耳边响起。

  “这你也不能怪我呀!文长,可是你说子义立的那些功劳都是人家送的,算不得数的,这么一来,就等于他太史慈没有立功了,我总得公平一点儿,给他一个立功的机会吧,要不然,他岂不是又要说我偏向你了?”廖江不温不火地回答道,这几年,他早已经知道怎么对付身边这两个好战狂了。

  “可……”魏延张了张嘴,无话可说,只能在心里连连怪自己嘴臭!可是,他不是那么容易就放弃的人。所以,他又接着跟廖江商量道:“将军,江夏现在刘备一伙逆贼手里,要不让我率军去攻打那里?怎么样?”

  “不行!”廖江回答得极为干脆,他并不知道此时诸葛亮已死。所以,虽然他已经没有了对诸葛亮的恐惧之心,可是,仍然不放心让魏延一个人去,他本来的打算是把荆州的事情收拾完以后,再把该打的仗都打完。然后,率全军以绝对的优势兵力再去攻打江夏,这样他才会有较大的把握。

  “为什么?”魏延并不知道诸葛亮的厉害。在他看来,诸葛亮的“卧龙”称号根本就是一个笑话,连给廖江做对手的资格也没有,也就是自己不顾身份才会去找他,这还是因为他身边有一个张飞的缘故,可廖江居然一直都不同意他这么干,这让他极为郁闷。

  “不为什么,不行就是不行!”廖江难得的在魏延面前板着脸说了硬话。“你放心,有你立功的时候。现在,你就好好把原来荆州的兵马整备一番,去芜存精,到时候,我让你去打先锋!”

  “是,末将遵命!”见到廖江显得不高兴,魏延也不敢真的惹火了他。毕竟,在他的心里,廖江可是正儿八经的主将,一个值得尊敬的人。再说了,一向都是笑嘻嘻的一个人如果突然间板起脸来,熟人可是最受吓的。

  “你先去吧!”廖江摆摆手,让魏延出去了。看着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廖江这才松了一口气,“好家伙,看来真得找个机会把这家伙送到外边玩玩儿,要不然,岂不是日后就有可能让他给套出底儿来了?可让他去哪儿呢?再说了,老子身边也要留几个信得过的武将呀,要不派他去樊城换李严过来?算了吧,现在曹操都快被压死了,哪敢出兵骚扰那里,没有战事,这家伙非得跟老子扛上不可!去帮蔡瑁?得了吧,那蔡瑁又不用他协助,再说了,他又哪里懂打水仗了?唉,难办呀……”

  廖江在那里费脑子想办法给魏延找点儿事做,可是,魏延却没有打算在那里干等!

  他可是一个闲不住的人,而且性子极为好强!眼见一直以来的竞争对手就要走到自己的前面,这是让他难以忍受的,所以,他决定,出去!

  廖江一开始的时候,由于没有领过大军,加上面对的又是魏延和太史慈这两个三国名将,所以,对他们一向比较放纵,另外呢,即使他们犯事儿,也是一向能帮忙遮掩就帮忙遮掩,待他们可以说是非常宽厚。这使得魏延和太史慈在感激他的同时也养成了一种敢于擅自行动的毛病,就像是上一次,魏延居然敢奔袭千里,去打跟他们毫不相干的曹仁,这就不能不说是廖江对他们过于放纵的结果。

  可是,廖江虽然知道这样有一些不妥,可终究没有狠下心来整治。毕竟,这么勇猛的两个手下,身为主将的他实际上也是引以为豪的。

  不过,这一回,魏延没有战事可打,又打起了擅自出战的心思。

  “去打哪里呢?”魏延在回营的路上,一直在心里想道,他倒不是不想去打江夏,可是廖江既然如此强烈的反对,他还是不敢去触霉头的。可除了江夏,一时半会儿倒还真的找不出哪里能打。

  “达达达……”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清脆的马蹄声从后面传来。

  他随意地回头一望,却被吓了一跳!

  “你,你们想干什么?”魏延看到身后跟来的那个人,心里立即直打突,心虚地问道。

  “呵呵,魏延将军,你怎么了?”来人一脸灿烂的笑容,可这笑容落在魏延眼中,却让他又是一阵心虚。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在太史慈放走李通的时候,强行用军法打了他六十军棍,并且还罚了一个月禁闭的那名典军校尉。而当时魏延帮太史慈瞒着,结果也被这人关了十五天。而这个人身为军法官,又是一个打不得骂不得的人物,要知道,谁敢打他一巴掌那可就是六十军棍,超过三巴掌就是死罪。所以,从那以后,这个人就成了魏延和太史慈心中的梦魇,一见到就掉头跑。现在,他居然追上来了,一看就没有好事儿。所以,本来就心里有鬼的魏延更是心里没底了。

  “我没什么事儿!倒是阁下……”魏延在这支军队中,也就曾经对廖江这么客气地说过话。

  “噢!刚刚接到廖将军的军令,他说我军有一名姓魏的将军有不稳的迹象,要我贴身监督。而在下想来想去,我们全军之中好像只有您一位姓魏的将军了,军令如山呐。所以,在下无奈,就只能跟着魏将军您过几天了!”这名典军校尉笑道。

  “不稳?不是吧?”魏延无语。他忘了,廖江虽然并不常常管束他和太史慈,可并不是说不了解他们。这些年,他们有什么毛病早就摸透了。所以,对魏延可能的行动,一猜一个准,并派出了一个强势人物将魏延的行动扼杀在萌芽状态之中。以前,有廖江帮忙顶着,这位军法官又不在现场,凡事儿也就没有怎么较真儿。可是,这回就跟在身边,就算廖江想帮忙也帮不上了,何况,人还是廖江招来的呢!

  “魏将军,您这是要上哪儿呀?我们走吧!廖将军说了,要您带兵去帮蔡瑁,他说让您防着周瑜派兵上岸搞袭击!”强势的典军校尉仍然带着他那如同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向魏延说道。

  “我找谁惹谁了?居然弄这么一个瘟神跟来?”暗自嘟囔着,魏延也不答话,只是无奈地向营地前进,而那名军法官则依然笑眯眯地跟在他的后面。

  摆平了魏延,廖江又把注意力转到了跟江东的战事上来了,只是,由于江东兵将的合力同心,无论怎么看,这场战事现在都是处于胶着状态。而且,北荆州方面,也只有蔡瑁的军队能够出击,可是,他很显然还不能打败周瑜,现在,也只是能够自保,要想打破这种僵局,看来没有几个月是不成的。

  “管他呢!反正荆州粮饷充足,还有人捐献,何必怕这仗打得久呢?再说了,以徐元直和徐晃的能力,江东陆军恐怕也挡不了他们多久吧!”带着这种想法,廖江喃喃自语道。

  一个多月之后,夜里!

  徐州,海边!

  看着渐渐在海天相连之处现身的庞大船队的淡淡影子,陈登差点儿就要骂娘!

  姥姥的!不是说就一个小船队吗?可是,这……这最起码也有两百条大船吧!就算一条船上只有一百人,也是两万人呀!好你个姓何的老头,居然敢这么摆老子一道,你行!你行!你真行!你可别怪本人给他们准备的粮草物资不够,到时候,吃不饱,可别怨我!可是,转念一想,陈登又不得不放弃了这种想法,何通是什么人?他能想不到这一点?就算他想不到,许成一方能想到这一点的可多的是!看来,人家也就是让自己给这支大军准备一个歇脚之地罢了,毕竟,长途的沿海航行实在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至于粮草,说不定是何通这个雁过拔毛的家伙顺便从这里抠去的一点儿补助呢!

  “算了,看在许成答应不追究那件事情的份儿上,就不说什么了,只希望日后家族能够好好发展吧。唉,这些人,不是我们能碰得过的!”想起了郭嘉算计了自己还要自己帮着数钱,陈登总是既感到怒不可遏,又感到阵阵心冷,再加上精心构置的一个局轻易就被人给破了,他心里早就没有了昔日的雄心壮志。

  三江口!

  跟蔡瑁又一次交战胜利之后,周瑜回到了水寨之中。

  “唉,这个蔡瑁越来越能打了,我们也越来越吃力啊!”蒋钦身为刚刚提拔的水军副都督,跟着周瑜来到他的大帐商议接下来的行动。

  “廖江这是想耗死我们,只是,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一些不太对劲儿!”周瑜的俊脸虽然也显得很疲惫,可是,精神却依旧健旺得很。

  “大都督,有什么不对劲儿?这些天您为什么总是这么说?”蒋钦问道。

  “我也不知道。虽然我们现在由鲁肃堵着徐晃,又由步子山带周泰防备交州,可是,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好像哪里有什么缺口一样!”周瑜皱眉道,他已经被这种感觉困惑好些天了。

  “缺口?大都督,您是不是在担心北面呢?我们在这三江口跟蔡瑁交战,其他各部也都派了兵。可是,如果那廖江派出一部兵马像以前那个魏延一样,再次奔袭千里,从扬州南渡,我们可是难以防范呀!”蒋钦提出了一种可能性。

  “那倒不是!所谓可一不可再,而且,如果廖江再来一招千里奔袭,就会受我孙曹两家夹击。而且,合肥有吕蒙把守,他也未必能够攻得下来!”周瑜摇摇头道。

  “那是哪里有缺口呢?”蒋钦站起来,走到周瑜身后,看向了他身后的地图。

  “……”周瑜回身看着他,并没有打断,他也希望能从蒋钦的推测中找出一点东西来。